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三百五十七章 都是废物

第三百五十七章 都是废物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平原城中,怎会出现这么一位绝色美人,还有这么多家兵誓死保护?

    陶商思绪飞转,目光死死盯着那张绝美的脸,久久不移。

    那少女被陶商这般肆意直视,脸畔顿生红晕,如水的眸中闪过一丝愠色,却又不敢发作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?”陶商蓦然猜到了几分,却仍旧要确认一下。

    华服少女轻吸一口气,不慌不惧,淡淡道:“民女甄宓,乃中山甄氏之女,袁三公子的未婚妻。”

    甄宓!

    果然是她。

    陶商脑海飞转,搜索着关于这个名字记忆。

    他首先想到的,就是曹植所写的那篇大名鼎鼎的《洛神赋》,其中所描写的那位绝世美人,据传就是眼前这女子。

    这位甄宓,本为袁熙之妻,袁绍的儿媳妇,历史中曹操攻破邺城之后,被曹丕强娶,成为后来的甄皇后。

    陶商事先已收到细作情报,汝颍士人在袁谭被杀之后,有意转拥袁熙,并劝说袁绍为其联姻河北甄家,以期获取河北士人的支持。

    陶商却没有料到,甄宓会在这个时候被送往平原,听她自称为“袁二公子”的未婚妻,应该是还没来得及跟袁熙完婚,就被自己所俘。

    “看将军装束,应该是梁公麾下武将,不知将军是哪位?”甄宓平静的问道,语气甚是淡定。

    不愧是名门之秀。

    陶商一笑,答道:“我就是梁公陶商。”

    听得“陶商”二字,甄宓本是镇定的俏脸,立时为之变色,涌起深深的惊惧。

    “你是陶……陶商?不可能,陶商身在安城,怎么可能杀到我平原?”

    甄宓语气发颤,那般惊异的表情,似乎不敢相信,威震河北的梁公陶商,竟然会从七八百里外的安城,如神兵天降一般,出现在她的眼前。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。”陶商却冷冷一笑,“你那未婚夫想袭我黎阳,乱我后方,我自然给他一个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,抄了他的老巢,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。”

    陶商语气霸道狂傲,毫不掩饰对袁熙的讽刺,甄宓秀眉微微一凝,明眸中掠过愠色,显然是恼于陶商蔑视她的未婚夫。

    却不想,她这么一怒,胸中气血翻滚,骤然感到呼吸不畅,头目一眩,身子便站立不稳,摇摇晃晃的歪倒下来。

    陶商不及多想,一伸手便将她揽在了臂弯中,那软绵绵的身子,柔弱无骨,顺势便倒入了怀中,淡淡的体香扑鼻而入,瞬间搅的陶商心中又是怦然一动。

    甄宓晕眩了一刻,勉强的睁开眼来,却惊见自己竟躺在陶商怀中,俏脸上不禁涌起羞怒之色。

    “我乃二公子未婚妻,你怎敢放肆,放开我。”甄宓羞恼的喝斥道。

    这般一喝,气息顿又不畅,不由大喘起来,似乎又有晕过去的征兆。

    “你说放我就放么,凭什么。”陶商也不理她,反而是笑眯眯的看着她,反将她搂得更紧。

    说着,陶商已抱着她跳上了战马,冷笑道:“袁熙想抄我后路,我却破了他老巢,抢了她的女人,痛快啊。”

    接着,他又用意念下令,扫描甄宓的四维数据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,对象甄宓统帅23,武力14,智谋33,政治25,隐藏天赋,旺夫。”

    旺夫!她的隐藏天赋,竟然是旺夫!

    陶商瞬间兴奋无比,没想到攻破平原,竟然有这等意外之喜。

    历史上,曹丕娶了甄宓之后,一路顺风顺水,羸得了储位之争,最后坐上了皇帝的宝座,这其中必有“旺夫”属性的暗中相助。

    旺夫再加祸水,就可以中和成为“天命”天赋,这也是说,只要陶商再召一个拥有“祸水”天赋的英魂,在甄宓的身上,又可以再拥有一个天命天赋。

    “非得是双英魂同体吗,旺夫和祸水分开就不能生成天命吗?”陶商忽然间灵机一动,提出了个新奇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只要拥有祸水和旺夫的女子,彼此结为姐妹,宿主同时迎娶她们,宿主身上同样可以生成‘天命’天赋。”

    “靠,竟然真的可以啊。”陶商是又喜又惊,抱怨道:“你个贱人啊,当初为什么不早说,早知道这样也行,我就不在貂蝉的肉身上召唤吕雉了,拥有两个分开的绝色美人,那得有多爽。”

    “嘀……本系统再次提醒,第一,本系统不叫贱人,我们系统也是有尊严的,请不要侮辱我们;第二,本系统没有义务提醒你一切注意事项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已没耐心听系统精灵的唠叨,看着怀中的美人,心中已有了想法。

    他已派人去寻找随机召唤到泰山郡的妲己,要知妲己的身上,可是具有祸水英魂,只要找到妲己,促使她们结为姐妹,再让她们心甘情愿的嫁给自己,就能够再次获得天命天赋。

    “袁熙啊袁熙,谢谢你给我留的这份大礼,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……”陶商越想越兴奋,不禁放声狂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……放开……”

    怀中的甄宓却是拼命挣扎,这般怒急攻心之下,气息不畅,突然间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陶商一惊,急去试她鼻息脉博,却发现她只
爱上野玫瑰sodu
是晕了过去,气息脉相倒是如常。

    他便向残存的几个陪嫁丫头,询问甄宓是怎么一回事,才知这甄宓自幼就气血不足,每每情绪过份激动紧张之时,就会晕蹶过去。

    “原来还是个病美人,幸亏你遇上了我,我有神医扁鹊在,不怕调理不好你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放宽了一心,怀抱着晕过去的甄宓,还往郡府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数百里外,馆陶城。

    “袁”字战旗在城头飞舞,刀枪如森,士气整肃。

    金甲的袁熙,扶剑立于城头,目光如灼,扫视着左右斗志饱满的士卒,眉宇中,流转着丝丝得意。

    “郭先生,陶贼的阻击之兵现在到哪里了?”袁熙负手问道。

    身边郭图忙一拱手,笑道:“禀二公子,据咱们斥侯回报,陶贼已派出六千骑兵,一路望馆陶方向而来,目下也应该快到清河了。”

    清河离馆陶城,不过二十余里,也就是说,梁军的铁骑,很快就会杀到。

    袁熙微微一点头,眉宇间却看不到一丝忌惮。

    他的一万五千大军,已经抢先一步进驻馆陶,据有坚城,粮草充足,区区六千梁军骑兵,又有何可惧。

    “陶贼只有骑兵,没有步兵,根本奈何不了我们,他若调太多兵马前来馆陶,便无足够兵力攻下安城,如此两头不能相顾,早晚必会撤出河北,到时候,这逼退陶贼,救袁家大业于危难的大功,自然就落在了二公子手上,还怕主公对二公子不刮目相看么。”

    听着郭图笑呵呵描绘出来的蓝图,袁熙眼角渐起笑意,表情愈加的自信,仿佛也已看到了自己光明的前途。

    “父帅,你一向只重视大哥和三弟,无视我这个二儿子的存在,我一定会让你知道,我袁熙才是你最优秀的儿子,只有我才配继承袁家的大业……”

    “甄家已经将甄小姐送往平原,只等着公子得胜之后,就可以回平原完婚,成就大功,又抱得美人归,图在这里提前恭喜二公子了。”郭图笑眯眯道。

    “甄宓,河北第一美人么……”袁熙舔了舔嘴唇,眼色扬起丝丝笑意,心中已有些迫不及待,想要早点回往平原,享受那传说中的美人。

    “报——平原急报!”一骑斥侯飞奔上城,惊慌的大叫声,打断了袁熙的神思。

    平原?

    平原可是大后方,远离战场,能有什么急报,难道说,青州的臧霸打过黄河了不成?

    袁熙和郭图对视一眼,二人的脸上皆露疑色,向着奔来的斥侯望去。

    “禀二公子,两日前陶贼亲率轻骑突袭平原,由北门攻入平原城,焦将军战死,平原城已被陶贼攻破!”

    一道惊雷,当空劈落。

    城头的袁军士卒,无不骇然惊变,袁熙和郭图二人的表情,也瞬间凝固成了惊骇的一瞬。

    “陶贼不是在赶来馆陶的路上吗,怎么会突然杀至平原城?”袁熙惊到声音都沙哑颤抖。

    同样惊悚的郭图,蓦然间惊悟,颤声道:“不好,我们中了陶贼的声东击西之计了,他是佯装要来争夺馆陶,阻击我们西击黎阳,暗中却突然改道,沿清河北上去偷袭平原去了,我们中计了啊!”

    袁熙身形剧烈一震,这才恍然惊悟,惊到目瞪口呆,完全失去了分寸,所有的蓝图,统统都瓦解在了这惊人的消息中。

    “甄小姐呢,她可逃出来?”袁熙猛又想起了自己那未及圆房的未婚妻。

    “禀二公子,事发突然,甄小姐来不及逃出平原,已陷落于陶贼之手。”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又是一道惊雷,轰到袁熙错愕变色,身形剧烈一震,摇摇晃晃的后退半步,险些没能站住。

    那可是自己的未婚妻,河北第一美人啊,他自己都来不及享受,竟然落入了陶商之手。

    袁熙是羞辱之极,肉痛之极,心中的羞愤如火山喷发般,无法克制的狂喷而出。

    “传我将令,全军回师平原,我要跟陶贼决一死战,夺回平原,抢回我的女人。”被愤怒冲昏头脑的袁熙,发狂的大叫。

    郭图吓了一大跳,忙劝道:“公子息怒啊,切不可冲动行事啊,平原失陷的消息很快就会传出去,到时军心必然大乱,何况我军多为步兵,就算杀回平原,只怕也不是陶贼铁骑的对手,公子千万要冷静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,我该怎么办?”袁熙本就是个没主见之人,给郭图这么一说,怒气顿时熄了大半。

    郭图皱了半天眉头,无奈叹道:“平原已失,无论如何是夺不回来了,更不用想攻取黎阳,逼退陶贼,为今之计,只有退往南皮,尽可能保存实力,肆机而动了。”

    退往南皮,保存实力……

    袁熙脸色阴沉,沉默不语,眼神中燃烧着羞愤和不甘,久久不做决断。

    苦心经营青州多久,却就此丢的一干二净,连自己的未婚妻也被抢走,更别提什么逼退梁军,争夺储位的宏图大业。

    袁熙心中是着实不甘啊,却又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犹豫许久,无奈许久,他只能一声无奈的长叹,摇着头道:“不想这陶贼这么难对付,一招棋错,满盘皆输,罢了,退往南皮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