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三百五十四章 勾 结

第三百五十四章 勾 结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城南,梁军大营。

    夜幕已然降临,灯火通明的大帐中,众文武们皆在感慨着袁尚那杀兄一幕。

    众人得出了一致的公认,袁家最狠的角色,不是袁谭,也不是袁绍,而是这些年一直名不见经传,不显山露水的这位袁家三公子。

    这些武将们纵然是风里血里杀出来的,他们都自问没有这个勇气,敢射杀自己的亲哥哥。

    袁尚这个几乎没怎么上过战场的小子,却做到了,其心肠之狠,实令众人惊叹。

    “袁绍的基业,就是给他这几个儿子斗光的,咱们还得感谢他的心狠手辣,若非如此,我陶商的铁蹄,又怎么有机会踏上河北的土地。”陶商却冷笑道,语气中透着讽刺。

    话锋一转,又道:“咱们现在与其感叹袁尚狠毒,倒不如说说如何速破安城吧,本公可没有这个耐心,再把安城也围五个月。”

    众文武们的思绪,这才从对袁尚的感慨中转回了正题。

    想要速破安城,并非易事。

    安城虽不及黎阳坚固,但也算是坚城一座,城中粮草充足,还有张合这样的大将统兵,想要破城,只有玩命的强攻。

    强攻,必然要大损士卒。

    难题却在于,眼下曹操已杀入汉中,攻灭张鲁势在必行,到时候实力爆涨,必挥师东进,倘若陶商把过多的兵力,消耗在围城战上,就算最终拿下河北,也是一场惨胜,介时反而不利于应对曹操的进犯。

    又要速破安城,又不能死伤太多,确实是个难题。

    “奶奶的,太难了,这也太难了吧……”樊哙挠着头破,嘟囔嚷嚷,以他的智谋,想破头皮自然也想不出来。

    闭目养神许久的张良,却忽然睁开眼来,瘦削的脸上,浮现出一抹运筹帷幄,志在必得的微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天后,安城。

    南门城楼上,张合正背负着双手,目光深沉如铁,凝视着前方。

    南面,梁军大营连绵起伏,战旗遮天,彰显着浩荡。

    梁军气势如虹,令张合狐疑的却是,自前日那场攻城之后,四天的时间里,梁军再无动静。

    梁军的按兵不动,反而令张合心里愈加不安,他清楚陶商诡计无比,对安城也是志在必得,不可能就这么无所作为,几万号人马空耗城前,白白浪费粮食。

    “陶贼,无论你玩什么诡计,有我张合在,我绝不会让你攻下安城,这一次,我不是为了袁尚,是为了我张合的荣誉。”

    张合拳头暗握,雄武的脸庞上,渐渐洋溢起丝丝傲色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,城外一骑从梁营驰出,飞马直抵城前,大叫道:“我乃梁公信使,奉命前来见张合将军,请放我入城。”

    陶商的信使?

    还是来见他张合?

    张合眉头一凝,眼中再起疑色,一时犹豫不定。

    身边副将马延却叫道:“张将军,下令一箭射死那厮便是,就当跟陶贼示威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,两军交战,不斩来使。”张合却一摆手,“打开城门,放他入内吧。”

    吊桥放下,城门大开,那一骑信使进入城中,在十余名袁军士卒的严密监视下,被押解上了城头。

    张合刚想要把他押解去给袁尚,那信使却道:“不必了,我此来是专程来见张将军,转呈我家梁公的一封手书,请张将军过目。”

    说着,信使从怀中取出一封帛书,很恭敬的双手递给张合。

    张合顿时一怔,却不明白陶商派了使者来,不见袁尚,却偏偏来见自己,还写了亲笔信给自己,这其中到底是玩的什么花样。

    看着那封帛书许久,张合犹豫再三,还是接了过来,区区一封书信而已,看一看又何妨。

    当张合打开那封帛书,亲眼看过一遍后,脸上却不由又添了一丝自傲。

    那是一封相当客气的招降书。

    信中,陶商以极为欣赏的语气,盛赞了张合的实力,表明想要招降于他的美意。

    能够得到敌人的赞赏,而且还是陶商这个天下第一大诸侯,足以令张合心中得意。

    “张将军,陶贼在信中说了什么?”马延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还能是什么,无非是恭维我一番,想要招降我罢了。”张合不屑的一笑,将手中那封帛书,随手给了马延。

    马延看过几遍,也讽刺的冷笑道:“陶贼这厮,这是见我安城固若金汤,无计可施之下,才想要招降起了将军,看来他已没有底气攻下安城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回去转告陶商,有我张合在,他休想攻下安城,想诱我归降,更是作梦!”张合傲然一喝,斥退了梁军使者。

    马延连连点头,又道:“那这封书信,要不要交给三公子过目。”

    张合开口就想答应,话到嘴边之时,却又摆手道:“算了,三公子跟主公一样素来多疑,把这封信给他看,只会徒自引起他的无端猜疑,就当这件事没发生过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张合遂是不以为然的将那书信交给了亲兵,继续巡视城防。

    看着张合离去的身影,马延迟疑了许久,思绪再三,悄悄下城而去,直奔县府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
我的冷艳总裁老婆无弹窗
巡视过城防,已是夜色降临,张合回到自己大帐,还没来得及吃口热饭,门外亲兵就来报,言是三公子袁尚到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,三公子来做什么?”张合心里嘀咕,却放下碗筷,立刻起身迎了出去。

    未等张合出帐,袁尚已经大步扬长而入。

    张合赶紧迎了进来,请袁尚上座,询问袁尚这么晚前来,有什么要紧事。

    袁尚则是一脸的闲然,态度相当的轻松,先问了一番有关城防之事,话锋忽然一转,说道:“本公子偶然听说,那陶贼今天竟然派了信使前来见张将军,可有此事?”

    张合眉头暗皱,便知有人走漏了风声,向袁尚打了小报告。

    “陶商确实是派了人来,还写了一封信,不过是想招降末将罢了,我当场就断然拒绝,又想也不是什么大事,就没向三公子禀报,还请三公子见谅。”张合当即实话实说,不敢有所隐瞒。

    袁尚静静的听着,眉宇间却流转着疑色,微微一笑,“既然如此,但不知陶贼那书信何在,能不能让我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张合原本平淡的表情,陡然间掠起一丝愠色。

    袁尚索要书信观看,分明是不信他。

    袁尚这是在怀疑他,怀疑他这员河北大将,对他们袁家的忠诚,怀疑那封书信,乃是他暗通陶商的证据。

    想他张合,自袁绍取冀州之时就归顺,多少年来忠心耿耿,为袁家任劳任怨,自问乃袁家忠臣宿将。

    袁尚的怀疑,无异是对他忠诚的一种羞辱,他焉能不怒。

    “三公子,难不成,你是怀疑我张合暗通陶贼,想要反叛不成?”张合沉着脸反问道,却并未交出书信。

    “张将军千万别误会。”袁尚呵呵一笑,“张将军对我袁家的忠心,我袁尚从未怀疑过,不过眼下将士们都知道,陶贼给张将军送了一封私人密信,军中已有猜疑,只怕会引起军心不安,我这么做,也是想替张将军澄清,以安人心而已。”

    袁尚的借口冠冕堂皇,以军心为重,还主动为他澄清清白,让张合实在没办法拒绝。

    张合乃一介武夫,这文字上的游戏,自然玩不过袁尚这等饱读诗书的贵公子,心里越发窝火,沉着一张脸,久久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见得张合存有犹豫,袁尚的脸也阴沉了下来,不悦道:“只是让我看一看书信而已,有什么大不了的,张将军既然问心无愧,又何必这般犹豫。”

    张合暗暗咬牙,却无可奈何,毕竟人家是三公子,压在自己头上,就算明摆着不信你,又能如何。

    张合便从亲兵那里,要来了书信,往案上一扔,冷冷道:“三公子请便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张合愤然转身,负手而立,也不屑于看他。

    张合的态度,令袁尚眉头微微一皱,却也不发作,只将书信从案上拿起,拆开细细的读,反反复复的看了数遍。

    正如张合所说,信中并无什么可疑之处,无非是陶贼一些招降之词而已。

    袁尚脸上的疑,渐渐消失,笑道:“这封信本公子已看过,根本没什么可疑之处,那些无聊之人的议论,也可以就此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袁尚打算将那书信合上时,蓦然间,眼中却掠过一丝疑色,又重新将书信展开。

    他发现了可疑之处。

    “张将军,信中这几处,你为什么要将之涂抹掉,里面写了什么?”袁尚的语气,立时又阴沉起来。

    张合往信上瞥了一眼,不以为然道:“我怎么知道,这几处涂抹原来就有,也许是陶贼写错了,随手涂掉的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随手涂掉?”袁尚冷哼一声,脸上疑色更重,“陶贼想要招降张将军,信中对张将军是极尽的赞赏,却又在信中这般涂抹,明显是对将军不尊重,以陶贼的奸诈,他会犯这样的错误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,反正信中就是那样写的。”张合有点急了,向副将马延道:“马将军,这封信你也看过,你告诉三公子,那些涂抹之处,是不是原来就有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马延挠着头皮想了好一会,苦着脸道:“那封信末将也只是粗粗扫了几眼,至于有还是没有这些涂抹之处,末将真是没注意啊。”

    “马延,你——”张合脸都鳖红了,忽然间有种百口莫辩的感觉,一时不知该如何解释。

    看着张合的急迫样,袁尚也不说话,只是在冷笑。

    袁尚虽未明言,但言外之意却已明了,他分明已在怀疑张合跟陶商暗通,那封书信中暗藏着暗语,被涂抹之处,正是关键所在。

    被逼急的张合,终于被激怒了,厉声道:“信本来就是这样,我张合可以对天发誓,我从未涂过一字,更不可能跟陶贼有什么勾结,信不信由你。”

    怒罢,张合再无解释,愤愤不爽的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马延等几位将官还在场,张合竟然如此无礼的拂袖而去,分明是对袁尚的不悦,顿时惹得袁尚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“张将军也真是的,三公子乃全军统帅,只是好好问问他罢了,至于火气这么大,还对三公子这般不敬么。”马延在旁边嘀咕道。

    他这般一煽风点火,袁尚的脸色更加难看,几下将那封书信揉成一团,狠狠的扔在了地上,也转身拂袖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