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三百五十三章 杀 兄

第三百五十三章 杀 兄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叛贼?

    袁尚把袁谭斥为叛贼,竟然还要逼他张合亲自动手,把袁谭射死!

    “大公子只不过是兵败被俘,什么时候成叛贼了?”张合皱着眉头反问道。

    袁尚怒吼道:“他兵败被俘,不知自杀成仁,保全我袁家名声,却还苟活求全,充当陶贼攻我袁家城池的挡箭牌,他不是叛贼,谁是叛贼!”

    张合无语反驳,却又道:“就算大公子是反贼,三公子大可自己射杀,为何偏要我张合射杀?”

    张合也不傻,知道袁尚不想背负杀兄的名声,却又不堪袁谭的大骂侮辱,想要借自己之手除之。

    张合更清楚,以袁绍父子的性情,现在危难时刻,自己就算是射杀了袁谭,肯定是不敢有所追究,因为他们父子还要利用自己。

    倘若将来渡过难关,危机解除了,袁绍又念起骨肉亲情,顾及到天下人的诽议,让自己充当替罪羊,给他来个秋后算账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袁尚见张合竟敢抗令,愈加恼怒,喝道:“张合,你好大的胆子,你竟敢抗令不成?”

    “末将不敢。”张合不情愿的一拱手,“末将只知主公的命令乃是叫我们放箭,并没有叫末将亲自出手,去主动射杀大公子,三公子这道命令,请恕末将不能遵令,除非主公亲自下令。”

    张合也是和起了稀泥,他当然知道,袁绍是无论如何也不会下这种命令的。

    “张合,你——”袁尚气的面红耳赤,怒瞪向张合,却又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张合也不睬他,只专注的指挥士卒,应对梁军的逼近。

    “好,你们这些草包,都没有这个胆量是吧,我自己来。”袁尚被怒火冲昏了头脑,突然间夺过一张硬弓来,弯弓搭箭,竟是瞄准了对楼上的袁谭。

    沿城一线的袁军将士,瞬间惊到目瞪口呆,一个个都傻了眼。

    他们谁都没想到,这位袁三公子,不顾兄弟死活,下令放箭也就罢了,竟然还要亲自动手,射杀自己的兄长。

    三公子疯了吗?

    所有人的脑海中,不约而同的都迸出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袁尚自然是没疯的,虽怒火填胸,脑子里如明镜般透亮。

    他知道,自己如果不这么做,那些弓弩手们始终心存顾忌,不敢放开手脚跟梁军死磕。

    而且,就算袁谭今天没被射死,陶商也会三天两头的利用袁谭,来威胁他们,让他们束手束脚。

    万一有个闪池,安城有失,邺城就将直面陶商兵锋之下,袁家的基业就将有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他已被袁绍指定为未来的继承人,袁家基业有危,就等于是他自己的基业有危。

    所以,到了这个时候,他已顾不得什么世人的议论,为了自己的将来,他必须要除掉袁谭这个碍手碍脚的包袱。

    “三公子,你冷静下,那可是你的大哥啊!”张合吓了一跳,急是上前一步,拉住了袁尚。

    “你走开,休要拦着我,为了我袁家大业,我必须要除掉他。”袁尚决然道。

    张合长叹一声,默默道:“我知道这是为了大局,也知道三公子跟大公子间争斗多年,可那毕竟是兄弟之争,现在他已经输了,你何必非要致他于死地,他到底跟你是血浓于水啊,你要是这么做了,天下人会怎么议论你。”

    血浓如水!

    袁尚身形一震,紧紧拉开的长弓,渐有松开之势,一瞬间又犹豫了。

    下一秒钟,袁尚的脸上却燃起了更加冷酷的狰狞,长弓再次拉满,咬牙道:“我这么做,乃是为了大局,父帅说过,为天下者,不拘小节,我管他天下人如何议论。”

    弦已拉满,随时将发动。

    张合看不下去,还待再劝,袁尚猛将他的手甩脱,怒喝一声:“你给我滚开,今天谁敢阻我,我必杀谁!”

    袁尚如此铁血,喝得张合一震,不敢再劝,只得默默的退下一步。

    袁尚重新将弓拉满,一双冷绝的眼眸,死死的盯向几十步外的对楼,盯向自己的大哥袁谭。

    “袁谭,如果你识时务,早些放弃跟我争储,将来我若上位,念在兄弟之情,必会留你性命,让你一世富贵,可惜啊,你不自量力,非要跟我争下去,才沦落到今天这般地步,这都是你自找的,别怪我不顾兄弟之情……”

    袁尚默默的安慰过自己,眼眸一聚,握弦的手指猛然松开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夺命利箭,破风而出,穿越战场,直奔袁谭而去。

    此时的袁谭,已然看到了袁尚开弓搭箭,瞄准自己的画面,惊慌之下,他已停下了怒骂,希望袁尚能住手。

    他以为,他和袁尚毕竟是兄弟,他的三弟不会绝情到这般地步。

  
全知全能者小说5200
  袁尚的那一松手,却将他推向了绝望的深渊。

    眼前寒光一闪,一道流光便如电而至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一声闷响,鲜血飞溅,那支冰冷的利箭,已钉入了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袁尚……你不得好……好死……”

    袁谭牙关紧咬,圆目斗睁到几乎爆裂,丑陋的脸上,扭曲出无尽的愤恨,最终僵硬不动。

    袁家的长子,就此被自己的三弟一箭射杀。

    看着垂下脑袋,一命呜呼的袁谭,张合大口大口的吸着凉气,怔怔的呆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直到这一刻,他仿佛也不敢相信,他所拥护的三公子,竟然真的亲手射杀了自己的兄长。

    左右士卒们也个个惊到目瞪口呆,竟忘了开弓射箭,忘了抵御城外的梁军。

    袁尚却长吐一口气,仿佛梗在喉咙里多年的一根刺,终于拔了出来,前所未有的如释重负。

    环顾左右将士愣怔,他将手中之弓一扔,血剑一横,肃杀喝道:“都傻站着做什么,给我继续放箭!”

    左右几千号的袁军,却没有被他喝醒,皆沉浸在这出杀兄的惊人一幕中,骇然惊诧的众军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谁敢再不力战,杀无赦!”袁尚又是一声怒喝。

    惊愕的袁军士卒们,这才被喝醒,失去了忌惮后,开始无所顾忌的向着梁军放箭。

    两百余步外,陶商见原本挣扎的袁谭,突然间不动了,忽然间感觉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禀梁公,袁尚亲手发箭射死了袁谭,敌军没有顾忌,箭袭更加密集了。”一骑斥候飞奔而归,将这惊人的消息报上。

    一众梁军将士们,无不哗然,皆被这消息所震惊。

    就连梁军众人也不敢相信,那位袁家三公子,竟然能心狠手辣到这般地步,竟忍心亲手射杀自己的大哥。

    “他奶奶的,原来这个袁尚才是袁家最狠的角色啊,袁谭跟他相比简直是太仁慈了。”樊哙唏嘘道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为了天下,可以六亲不认,这个袁尚,倒是比袁谭有几分枭雄的手段……”陶商却并未感到太过震惊,只喃喃感慨。

    历史上,袁绍病死之后,袁家两兄弟就兵戎相见,为了争夺袁家基业,彼此杀到你死我活的地步,可见袁家兄弟间,本就没什么兄弟之情,今袁尚亲手射杀袁谭,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。

    铛铛铛——

    这时,梁军阵中,退兵的金声正好响起。

    “袁谭啊袁谭,也算你倒霉,本来我都要撤兵了,你好歹还能多活几日,可惜啊,你那位好弟弟不肯让你活过今天……”

    远望一眼敌城,陶商扬鞭冷笑道:“全军撤退,就让袁尚给他亲手射死的大哥收了尸,他日再破城不迟。”

    说罢,陶商拨马转身,扬长而去,数万攻城的梁军得令,井然有序的徐徐退却,数万雄兵转眼尽退,只留下一座对楼,还有袁谭的尸体,孤零零的立在城前。

    袁尚眼看着梁军退去,终于暗松了一口气,可当看见对楼上,自己兄长的尸体时,却又暗暗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“该死,陶贼,你这是故意的吧……”袁尚的眉头再次深凝起来。

    他知道,陶商这是故意将袁谭的尸体留下来,就是要让他难堪。

    “三公子,大公子已死,末将请将大公子的尸体带回城,送往邺城交由主公安葬?”张合默默的拱手请求道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盯着他,准备看他如何处置。

    袁尚沉吟片刻,忽然间无奈的一叹,转身下城而去,下令打开城门,策马直奔向对楼。

    “还不快把我大哥弄下来。”袁尚站在对楼下,望着上面的尸体,悲愤的喝道。

    左右士卒一愣,赶紧争先恐后的爬上对楼,将袁谭的尸体,小心翼翼的放了下来,交到了袁尚手中。

    “大哥啊,为弟也是迫不得已啊,为弟若不这么做,咱们袁家的基业,河北四州百万军民的性命,就都要被陶贼毁于一旦,这一切都是陶贼造成的,你放心吧,愚弟在此发誓,终有一天会亲手杀了陶贼,用他的鲜血祭奠你的在天之灵……”

    袁尚怀抱着袁谭断臂的尸体,悲愤的哭了起来,泪泪满面,泣不成声,俨然射死袁谭的是陶贼,而不是他这个亲弟弟。

    身后等袁军士卒,一个个也渐渐被袁尚感染,一时间也忘了刚才发生的杀兄一幕,个个咬牙切齿,跟着袁尚一起骂起了陶商。

    袁尚哭了好一会,几次三番差点哭晕过去,直到再也挤不出一滴眼泪,方才抱着自己兄长的尸体,颤颤巍巍的还往安城。

    看着伤感悲愤的袁尚,耳听着身边的愤慨大骂声,张合却一言不发,眉头紧皱,并未有一丝动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