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三百五十二章 兄弟情谊值几钱

第三百五十二章 兄弟情谊值几钱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次日,袁尚带着袁绍的军令,带着张合和一万兵马,赶至了安城。

    这一座城,已是通往邺城的最后一道防线。

    邺城一线,袁绍尚留了近三万主力,由颜良和文丑这两员最亲信的将领统帅,他虽命袁尚代掌军权,实际上却并没有全部放权,袁尚也只能调动张合这员大将,以及一万安城守军而已。

    袁绍无视袁谭的命令,也随着袁尚被带往了前线,众将士无不震动,暗中皆为袁绍的铁石心肠而震动。

    两日后,攻陷内黄的陶商率领着七万大军,浩浩荡荡而至,于安城以南五里下寨,形成威逼之势。

    此城距邺城,已不足五十里,可以说已深入到冀州腹地。

    为了抵御陶商的进攻,自黎阳失陷兵,袁绍就大发百姓,花了一个月的时间,自安城到邺城之间,筑起了四十余座大小壁垒,彼此间又以壕沟连接,形成了一片方圆五十余里的防御网。

    这几十处坞壁中,大者屯兵三五千,小者屯兵七八百,星罗棋布的盘踞在整道防御网体系之间。

    安城,则是这个防御网的锁钥所在,其坚固程度,不逊于黎阳这等坚城。

    陶商却没有丝毫忌惮,因为他有杀手锏握在手中。

    梁军逼营下寨后,陶商继续采用相同的策略,令项羽统率三万精锐步军进攻,将袁大公子继续绑在对楼上,统当他攻城的挡箭牌。

    是日午后,天地肃杀。

    隆隆的战鼓中,三万梁军在项羽的指挥下,列成大大小小十余座军阵,向着安城南门一线,滚滚推辗而来。

    中军处,陶商则是立马横刀,欣赏着这场攻城之战。

    最前方处,巨大的对楼上,丑陋的袁谭仍被绑在上面,确保城头每一名敌卒,都能看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陶贼,你这卑鄙无耻之徒,你有种就杀了我啊……”对楼上的袁谭,依旧歇厮底里的大怒骂陶商。

    樊哙曾提议,把袁谭的舌头干脆割了,让这小子再也骂不出来,陶商却笑着拒绝了。

    他要的就是欣赏袁谭的抓狂,更要让城头的袁军士卒都听到,更能确信他们眼前所绑的丑八怪,就是他们的袁大公子。

    陶商脸上挂着淡淡的冷笑,兴致勃过的仰起头,笑看袁谭这张盾牌,缓缓的被推入袁军的弓弩射程之内。

    南门城楼前,张合眉头紧锁,默默的注视着逼近的梁军,看着对楼上的袁谭,眼中闪烁着复杂的神色。

    尽管他是河北一派的人,属于袁尚阵营,但看到袁谭这般惨状时,眼中却隐隐的流露出几分同情。

    银甲银盔的袁尚,就站他的旁边,一双冷峻的眼神中,却没有半分同情,只有熊熊燃烧的厌恶。

    对袁谭,对他这个大哥的深深厌恶。

    尽管袁尚奉袁绍之命,乃名义上的统帅,但他却很有自知之名,知道自己的用兵水平不及张合,想要守住安城,还得靠这位河北宿将。

    故今日他名为统帅,实际上只起监军作用,前敌的指挥者,依旧是张合。

    南面处,梁军已缓缓逼近,转眼进入弓弩射程之内。

    “袁家将士们听着,不用管我死活,向我放箭啊,我袁谭宁死也不会向陶贼屈服,向我放箭吧——”对楼上的袁谭,突然间出人意料的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这杂种怎么突然间胆子变大了,竟然吵着求死啊。”樊哙摸着后脑勺,一脸的不解。

    “吃货,你以为狗能改得了吃屎吗。”陶商却不屑的一声冷笑,“他不过是因为前番内黄城的经历,自以为袁绍顾及他的性命,严令士卒不许放箭,所以他才敢故意这么装慷慨。”

    樊哙一愣,脑子转了几转,顿时明白过来了。

    袁谭敢摆出不怕死的气势,大叫着求死,乃是明知袁军也不会向他放箭,这样的话,反而能羸得一个英勇无畏的名声。

    “奶奶的,真虚伪,我还以为他真不怕死呢。”恍然明白的樊哙,鄙视的呸了一口。

    陶商笑而不语,继续举目欣赏。

    沿城一线,万余号袁军士卒们,面对着慷慨求死的大公子,果然再一次陷入了进退两难,不知所措之中。

    张合大枪已握紧,眉头越皱越深,眼中复杂的神色,如潮澎湃。

    袁尚却没有一丝动容,见张合没有反应,便喝道:“张将军,你发什么愣,敌寇已入弓弩射程,为何不下令放箭?”

    “三公子,对面可是大公子,你是兄长啊。”张合声音微微颤抖,“我若是下令放箭,利箭无眼,极有可能射伤大公子,甚至是射死他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样!”袁尚一脸冰冷,“父帅已严令,叫我们该怎么办就怎么办,难道你这一次还想抗命,还想为自己弃城而逃找借口吗?”

    袁尚言语中,显然是对上一次,张合在内黄没有直接下令放箭,射死袁谭而记恨。

    张合身形微微一震,眼中掠过一丝无可奈何,只得深吸一口气,缓缓扬起枪来,准备下令。

    袁谭已越来越近,转眼已逼近八十步,张合大枪举了许久,却迟迟难下决定。

    “父帅军令说的很明白,敢抗命不从者,满门抄斩,张合,你难道真的想找死吗?”袁尚急切的喝斥道。

    张合身形剧烈一震,在此威胁之下,眼中顿现惧色。

    他知袁绍因为他失内黄,已经心中恼怒,若这次再失了安城,他是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“大公子,我没有选择,要怪就怪你的父弟无情吧,不要怪我张合……”

    无可奈何之下,张合暗暗一咬牙,手中大枪狠狠划下,“弓弩手,放箭,阻击敌寇!”

    号令下达,两千多的弓弩手,纷纷举起了弓弩,却始
地府重临人间最新章节
终无人敢放第一箭。

    见此形势,袁尚被激怒了,厉喝道:“你们都耳朵聋了吗,张将军下令叫你们放箭,你们为何不放?”

    左右士卒们皆望向张合,依旧无人放箭。

    袁尚虽贵为袁家三公子,但长年没有领兵,在军中的威望甚至还不如袁谭,更别提张合了。

    这附近的守军,半数为张合的部众,自然只听张合的命令。

    张合却一声不吭,假装没有看见。

    士卒们对他命令的无视,深深的刺激袁尚,他二话不说,愤然拔剑,将一名弓弩手斩首。

    鲜血无溅,人头落地,袁尚以杀立威,将左右士卒吓得无不面色惨白,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三公子,好端端的,你为何要杀自己的将士?”眼见袁尚杀自己的部众,张合惊怒道。

    袁尚将染血的长剑一抖,冷冷道:“军令如山,不从军令者,焉能不杀!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部卒,要杀也当由我来杀,由不得三公子动手。”张合怒道。

    袁尚目光如刃,怒射向张合,沉声道:“父帅命我统帅安城之军,本公子才是全军之首,我斩一个小小的士卒,还要经过你张合的同意吗,笑话!”

    袁尚搬出了袁绍将领压人,瞬间把张合的恼火给压了下去,呛得他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没办法,谁让袁尚是袁家公子,又有兵符在手,别说杀一个小卒,就算直接斩杀了他这个大将,也是天经地义。

    看着张合吃鳖,袁尚脸色稍稍缓方,指着城外梁军,冷冷道:“张合,你睁眼看看,敌寇就要逼近城墙了,倘若你再不下令放箭,这安城若是失了,谁也救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张合沉默了,意识到自己已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沉吟片刻,他只得暗叹一声,将手中大枪再次扬起,高声道:“主公有令,敢有不放箭者,杀无赦,尔等只管放箭便是,一切责任全都有我张合来扛。”

    士卒们之所以不敢放箭,无非是怕袁家秋后算账,万一射死了袁大公子,会找他们来当替罪羊。

    张合在军中极有威信,他说扛下了,自然就是扛下了,士卒们遂再无担心,只得一咬牙,悉数放箭。

    嗖嗖嗖!

    成百上千的箭矢,破军而去,铺天盖地的向着梁军袭去。

    城外梁军虽有袁谭这挡箭牌,却也早有挡箭牌失效的心理准备,事先就已准备好大盾,一见城头敌军放箭,即刻高举大盾,顶着箭雨继续推进。

    对楼上,袁谭已是脸色惨然,悲怒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,城上的守军,竟然敢对他放箭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父亲的命令,他们绝不敢对我放箭,难道说……”袁谭的脑海中,猛然间闪现了一个令他绝望的念头。

    他的父亲已决定放弃他,不惜误杀他也要守住安城。

    此时,对楼已逼近至了四十余步,正对面的城楼上,所有人的身影皆已看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众人之中,他一眼便认出了袁尚。

    袁尚在场,必是袁军的统帅,这意味着竟是袁尚下令,不顾他的生死放箭。

    “袁尚,你这个畜牲,我是你的大哥啊,你竟然想杀死我,你这个畜牲——”悲愤的袁谭,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那骂声,城头袁军士卒清晰可闻,无不为之动容,一双双目光,悄悄的看向了袁尚,眼神中皆闪烁着质疑。

    袁尚如芒在背,脸以阴沉如铁,瞪着迎面咆哮怒骂的袁谭,拳头越握越紧。

    箭矢呼啸而过,弓弩手们极力避开袁谭所在,故箭矢虽密,暂时却没有伤到袁谭。

    不过,随着对楼的逼近,袁谭被自己人的乱箭射死,已是时间的问题。

    箭矢,依旧在呼啸着从身旁抹过,很显然,袁军为了抵御梁军的进攻,已完全不怕误射他袁谭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他们真的放箭了,袁绍这是要射死他的亲儿子啊……”樊哙惊奇道。

    陶商却没有一丝奇色,一切皆在他的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为天下者不顾家,为了大业,以袁绍的性情,牺牲区区一个儿子,又算得了什么。

    何况,这个不争气的儿子,还丢尽了他的脸面,存在这个世上一日,对袁绍的精神和尊严来说,都将是折磨。

    “被自己的父亲和兄弟抛弃,袁谭,你现在终于感受到生不如死的滋味了吧,你受的惩罚也够了,该是给你个痛快的时候了。”陶商心中慨叹一番,遂是下令全军撤退,将袁谭从对楼上解下,活着带回来。

    陶商是要折磨到袁谭生不如死,以泄心头之恨,但这并不代表他是个变态。

    对他而言,袁谭被蹂躏成这样,享受了被父亲兄弟欲置他于死地的痛苦后,对他的折磨已经足够,便想把他弄回来,将之斩首,给他个了断。

    而且,挡箭牌的作用既然已失效,再强攻下去,只能是徒损士卒生命,这场进攻自然没必要再进行下去。

    传令兵飞奔而去,在金声响起前,三万梁军将士,依旧在继续向着安城推进。

    “袁尚,你这个畜牲,你为了争储位,竟然要杀自己的亲兄弟,你必遭天遣,你不得好死……”

    对楼上的袁谭,把所有的愤怒,都宣泄在了对袁尚的怒骂上,如泼妇骂街一般,疯狂的咆哮。

    那一句句粗口,也把袁家兄弟的内斗,把袁尚内心深处的心思,统统都抖了出来。

    士卒们质疑的眼神,袁谭的骂声,如针芒一般,令袁尚难堪之极。

    身边的张合,也是微微摇头,连连叹息,仿佛也在暗怨他不顾兄弟之情。

    种种刺激之下,袁尚彻底的被激怒,怒喝道:“张合,本公子命你拿起弓箭,给我亲手射死袁谭这个叛贼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