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三百四十九章 我也有野心

第三百四十九章 我也有野心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邺城,大将军府,内院。

    “尚儿啊,为父养病这几日,前线军事就全靠你了,你一定要把陶贼拖住,拖至你二哥有机可趁才是,千万别像你大哥那样,让为父失望啊。”卧在榻上的袁绍,握着儿子的手,语重心长的叮嘱道。

    袁尚站起身来,面朝袁绍一拱手,正色道:“父帅放心,儿必不会重蹈大哥的覆辙,有儿出马,那陶贼休想逼近邺城。”

    袁绍这才满意的点点头,看着这个自信从容,英武不凡,像极了自己的三儿子,病殃殃的脸上,难得挤出几分欣慰。

    袁尚便拿了袁绍兵符,告退而去,径直前往了外堂。

    沮授、审配、逢纪等河北谋士,颜良、文丑等河北将领,皆等候已久,看着袁尚拿着兵符出来,众人对视一眼,皆流露出欣喜。

    兵符在手,意味着河北四州的军队,皆受他袁尚节制,意味着袁尚可以代袁绍行使大权,成了实际上的统治者。

    这一天,正是河北一派梦寐以求的时刻。

    袁尚却来不及品味这种大权在手的快感,当即喝道:“张合何在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!”张合慨然出列。

    袁尚将令箭掷于他,喝道:“我命你星夜赶往内黄城,统率城中各营守军,务必要坚守十日以上。”

    黎阳失陷,通往邺城的道路上,只余下内黄与安县两卒重要城池,欲阻梁军,必守内黄。

    “末将遵令。”张合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袁尚又拂手喝道:“传令下去,命其余主力兵马,尽数屯往安城,随时准备南下。”

    诸项号令传下,袁尚高坐于上,目光透着丝丝从容不迫,冷冷道:“我们能做的事都已经做了,接下来就要看我那二哥,是不是跟我那大哥一样不争气了。”

    袁尚这一系令号令传下,雷厉风行,有章有理,从容不迫,颇有几分雄主之风。

    左右审配等文臣武将们,暗暗相视,脸上都流露出些许欣慰,皆在暗想他们效忠的三公子,果然是与众不同,能力气度皆远胜于被俘的袁谭。

    “三公子的安排甚是得体,只是陶贼诡诈多端,梁军士气正盛,依然不可小视啊。”沮授从旁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陶贼有多强,我自然知道,又岂会小视。”袁尚冷笑一声,“不过你们也别忘了,我也不是我那无能的大哥。”

    言语中,透着深深的自信,傲而不骄。

    就连沮授也被袁尚的气度所感染,没什么话好再劝,拱手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陶商,我那无能大哥丢出去的脸,现在该由我来拾起了,真正能与你抗衡者,唯有我袁尚……”

    把玩着手中的兵符,袁尚鹰目遥望南面,嘴角钩起丝丝傲然冷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平原。

    郡府中,袁熙高坐于上,手捧着那道袁绍的手令,静看许久,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“郭先生,我在青州与那臧霸相持不下,明明能守住南青州,你们为何要劝父帅让我退兵,白白把黄河以南几个郡国都拱手送给了陶贼。”袁熙放下手令,不解的看向郭图。

    郭图叹了一声,无奈道:“四州之重,重在冀州,冀州的核心又在邺城,若是邺城有失,一切都将是浮云,眼下主公兵力短缺,调二公子北撤,也是别无选择呀。”

    袁熙沉默片刻,又问道:“郭先生乃父帅心腹谋士,又怎么会亲自前来传达父帅之令,我想郭先生此来,目的并不是那么简单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”郭图干咳几声,忽然站起身来,郑重其事的向他一揖,“事到如今,我也不拐弯抹角,其实郭某此来,就是代表我汝颍士人向二公子表达拥护之意。”

    拥护之意!

    袁熙身形剧烈一震,仿佛天上突然掉下了大馅饼,把他给砸晕了过去,让他一时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震惊了半晌后,他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,竟是原本效忠于袁谭的汝颍士人,改为拥护他为主,与袁尚争储位。

    “我能力既不如大哥,更不及三弟,你们拥护我,恐怕是选错人了吧。”袁熙苦笑的自嘲道。

    郭图却正色道:“能力强与不强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二公子是否有这个心,只要二公子愿意,有我等从旁出谋划策,二公子自然无需担心。”

    袁熙沉默了,久久不语。

    多年以来,他实力平庸,既不是长子,又才华不出众,从来就是被袁绍不重视的那一个。

    所以他自己也有自知之明,早早就退出了储位之争,置身事外,父亲让他做什么,他就做什么。

    谁想到,袁谭的三次被俘,让汝颍士人失去了
女剑仙无弹窗
拥护的对象,只有改为拥护他这个不起眼的二公子。

    他更知道,郭图这帮子人,其实是不看好他的,只是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,才不得已选择了他。

    “我能力平庸,就算有你们相助,也未必能争得过三弟吧。”袁熙微微有些心动,却又极不自信。

    “不争一下怎么知道争不过,天下之事,谁又敢有绝对的把握,几年之前,谁又能想到,陶商一个不起眼的纨绔公子,会强大到今天这种地步。”郭图不得已之下,竟用仇家的例子来鼓舞他。

    袁熙身形微微一震,眼中又添了几分动心,似乎在他潜意识之中,觉得自己的处境,与当年的陶商有些相似。

    陶商既然能成就非凡之业,他为什么不行?

    “再者,若是大公子将来继承主公基业,或许还会善待二公子这个同母之弟,倘若三公子继位,他会给二公子你好脸色吗?退一万步,就算是三公子能容得下二公子,他那歹毒的生母刘氏,会放得过二公子你吗?”郭图的语气,渐渐的冷峻起来。

    袁熙脸色一变,眼中立时掠过一丝惧意。

    郭图又趁势道:“而且,若是三公子继位,二公子你虽为兄长,却要以臣子的身份向他卑躯屈膝,二公子你乃顶天立地的男儿,难道真就忍得住这份屈辱吗?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后,袁熙的眉头已深深皱起,眼中的惧意已不见,取而代之的,则是某种隐藏于内心深处,此刻被郭图引出来的怨恨。

    他的拳头,渐渐已握紧,眼看着就要下定决定,却又顾虑道:“就算我愿意又如何,眼下父帅已将兵符给了三弟,分明已默认他为继承人,以我现在的实力和威望,还有争过他的希望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!”郭图已是一脸激动,手一指西面,“陶贼现在是一门心思要攻邺城,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北面,二公子只消等他战线拉长,侧翼出现破绽之时,便率青州之兵自东向西急袭,必可杀陶贼一个措手不及,将他一举赶回河南。介时,以二公子这等不世奇功,还怕没有威望,还怕主公不会对你另眼相看,改变心意吗?”

    一席话,扫尽袁熙心中的担忧,也彻底的点燃了他心中那份潜藏已久的野心,眼中已是斗志狂燃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还要告诉二公子一个好消息。”郭图又笑眯眯道:“我们已说服主公,为二公子求娶中山甄家的千金为妻,不日为会送往平原为公子完婚。甄家乃河北大族,颇有些人望,如果二公子以与之联姻,便可在一定程度上,争取到部分河北士人的支持,再加上我等汝颍士人的相助,二公子更不需担心争位的筹码。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袁熙大喜过望,再无犹豫,拍案而起,傲然道:“既然如此,我袁熙还有什么可犹豫的,袁尚瞧不起我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,我岂能容他将来在我头上作威作福,让我对他称臣,这袁家的储位,我袁熙是争定了!”

    看着斗志昂扬的袁熙,郭图长松一口气,不由捋须笑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黎阳,七万梁军休整已毕,日是开拔,浩浩荡荡往北杀去。

    陶商身着玄甲,手提战刀,赤色的披风在身后飞舞如火,年轻的身形之后,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队伍,“梁”字大旗猎猎飞舞。

    兵甲森森,战旗遮天,三军士气如虹。

    “袁绍,黎阳已失,我看你还拿什么来阻挡我的铁蹄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嘴角扬起傲然冷笑,扬刀喝道:“传军加速前进,明日此时,我大梁的战旗要插在内黄城头。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三军将士疾行,掀起了漫天的尘土,整个大地仿佛都在震颤。

    次日午后,陶商所率三万前军,先行一步进抵了内黄城下。

    内黄城位于黎阳以北,邺城以南,乃是袁绍拱卫邺城的第二道防线,其城池也是经过重新加固。

    陶商一到,细作便将守军情况报上,城中守军有五千,守将为河北大将张合,副将为马延。

    五千兵马并不多,只是张合乃名将,用兵了得,这内黄城也颇为坚固,城墙厚度只稍逊于黎阳,陶商想短时间内破城几乎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而且,强行攻城,势必会付出惨重的伤亡,攻下便罢,若久攻不下,又会挫动将士锐气,反中了袁绍下怀。

    攻下黎阳,陶商已付出了七个月,小小一座内黄城,他也不可能再耗相同的时间,他必须要速战速决。

    “梁公,我军如今锐气正盛,不如四面围城,一口气破了此城。”项羽枪指敌城,傲然请战。

    “咱们有秘密武器在手,拿下区区一座内黄城,何需费那么大劲。”陶商一声冷笑,年轻的脸上掠过几分诡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