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三百四十八章 愿望终了

第三百四十八章 愿望终了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袁谭蓦然清醒,方才意识到,陶商竟然要用这等荒唐的手段,来羞辱于他,瞬间是羞恼激动到要吐血,拼命的骂起了陶商。

    陶商却无动于衷,只冷笑着退后一步,翻身上马欣赏袁谭的惨状。

    如果说方才的百姓还对袁谭心存畏惧,不敢冒贸的话,方才袁谭那一番毫无愧疚,歇厮底里的大骂,则彻底的激起了他们的怒意。

    “我第一个。”当先一名干瘦的汉子,挟着满腹的仇恨,大步上前走到坑边,解开裤子,冲着袁谭就是一泡尿撒了上去。

    出身高贵,生性傲慢的袁谭,如今却被一介草民往头上撒尿,这世上还有什么比这更极尽羞辱。

    “刁民………你竟……竟然往本公子身上……撒……”气到吐血的袁谭,破口大骂,却被呛到含糊不清,骂都骂不利索。

    汉子一泡尿放过,长出了口冤气,向着陶商拱手深深一揖,方才高高兴兴的离去。

    接下来,其余几百个男的们,则争先恐后的上前,一泡接一泡的朝着袁谭倾泻而去,不多时袁谭遍是满身浑黄,恶臭无比。

    更让袁谭痛苦的时,如今天寒地冻,滴水成片,那满身的恶臭,转眼间又凝结成冰,把他冻成冰棍。

    羞辱到极点的袁谭,全身已被冻结,冻到舌头都在打结,再也骂不出一个字来。

    “我要是袁谭,到了这份上,早就咬舌自尽了,这狗杂种竟然还能苟活下去,看来他真是怕死的紧啊,没想到袁绍的儿子,竟会贪生怕死到这种地步。”旁边的樊哙,掐着鼻子感叹道,一脸的鄙视。

    几百名百姓,终于轮了一遍,个个解气离去,心中对陶商是充满了感激。

    “我要杀了你们,我要杀了你们……”凝固的袁谭,嘴巴里只能发出最微弱的诅咒。

    陶商看人心已收,这气也解了,袁谭已被冻成了冰棍,再这么折磨下去,只怕就要当场冻死。

    这厮留着还有后用,岂能就这么便宜的让他死了。

    陶商遂是长吐一口恶气,冷笑着喝道:“可以了,现在还不是让他死的时候,把他拖出去洗干净了,再让扁神医把他治好,本公要他继续屈辱的活着。”

    左右士卒们这才上前,把浑身恶臭,已冻成冰棍,只余下一口气的袁谭,从坑里边拖了出来,拖往了营中。

    “梁公万岁——”

    “梁公万岁——”

    跪伏于营前的百姓们,则向陶商山呼万岁,表达着他们对陶商的感恩。

    陶商心满意足,这场策马昂首还营,下令大摆酒宴,庆祝这场大胜。

    围城近六个多月,将士们能在风雪中坚持这么久,最后为他攻克了黎阳,实在是不容易,陶商是发自内心的感激这些勇敢坚持的将士们。

    陶商便是下令,杀鸡宰羊,好酒好肉尽情的犒劳将士们,他要让将士们好好休整几日,养足了精神再长驱北上,直取邺城。

    黄昏时分,整个梁营是酒气弥漫,肉香四溢,数万梁军将士们欢声笑语,载歌载舞的庆贺这场属于他们的胜利,尽情的狂欢。

    中军大帐内,陶商则与诸大将们纵情豪饮,放肆的痛快。

    这一场酒宴,陶商是难得喝的痛快,直喝到残阳几近,夜幕将临之时,方才尽兴而散。

    诸将散尽,糜贞、吕灵姬和貂蝉三位夫人,则扶着酒醉七八分的陶商,摇摇晃晃的入往内帐。

    陶商沉重的身躯往榻上一躺,一双手顺势抓到了最近的貂蝉,她嘤咛一声,沉甸甸的身儿便跌靠在了陶商的胸膛上。

    陶商笑眯眯的睁开眼,鼻中淡淡体香幽幽而入,眼前这张畔生红晕,几近于完美的脸蛋,搅得他心中怦然而动,邪念顿生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下去吧,今晚貂蝉侍寝。”陶商一脸坏笑道。

    如今三种异象已用过,再也没什么顾忌,终于可以放肆的享用眼前这位天下第一美人,陶商若是还能忍住的话,就真不是男人了。

    旁边糜贞立时会意,抿嘴暗笑,识趣的退出外帐。

    “夫君就交给你伺候了,二娘……”吕灵姬本想恭喜貂蝉,这习惯性的“二娘”一出口,顿觉不妥,红着脸尴尬的匆匆退出了帐外。

    此时的貂蝉,已是脸畔飞晕,含羞带笑,既是惊喜又是紧张。

    要知道,她被陶商纳为姬妾已有一年之久,这一年时间里,她是尽心竭力的服侍陶商,却不知为何,陶商始终就是不碰她,迟迟不肯与自己圆房。

    独守空房这么久,多少夜里貂蝉都在煎熬迷茫中渡过,想不通陶商为何不碰她。

    今日,她原以为陶商会象往常那样,留下吕灵姬或是糜贞来侍寝,却没想到,陶商意会意外的
狂暴武帝吧
留下她。

    这意外之喜,竟令她一时受宠若惊,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炉火熊熊,帐中温暖如夏,满脸酒气的陶商,只觉浑身燥热,索性将上身衣衫扯下,立时亮出了盘虬的肌肉,那坚实的胸膛。

    貂蝉只瞧一眼,顿时面生红晕,心跳加速,浓浓的羞色涌上眉梢。

    “这一天你不是等了很久么,怎么,难道现在不愿意了么?”陶商笑眯眯的欣赏着含羞带涩的貂蝉。

    貂蝉娇躯微微一颤,似乎是被陶商一句话,打开了内心深处那迫切的渴望,一瞬间,她内心的渴望,被熊熊点燃。

    她开始轻解罗衫。

    她知道,一直以来,她所期盼的时刻,终于要到来了。

    深吸过一口气,屏弃所有的羞意,她徐步上前……

    此时此刻,她的内心中,只有一个女人最原始的渴望,还有服侍夫君,天经地义的心思。

    血脉贲张的陶商,如雄猛的狮子一般,抖擞威风,一声大笑,狂扑而上。

    大帐之中,春雷阵阵,云雨升腾,春色何等醉人。

    也不知折腾了许久,春意浓浓的大帐中,终于是云销雨歇,复归平静,只余下一声声的喘息声。

    攻取黎阳,诛杀鞠义许攸二贼,歼灭两万袁军,一举打开河北大门,又狠狠虐了袁谭一把……

    种种的好事,再加上终于享用了这天下第一美人的身体,陶商现在可谓是痛快到了极点,深深感受到了做为强者的爽快之处。

    意得意满,红光满面的他,四仰八叉的躺在榻上,怀搂着绝世美人,便想好好的睡上一大觉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外面夜色已临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本是枕在自己臂弯中,回味着方才销魂的貂蝉,突然间一声尖叫,如受惊的小兔子般,从陶商的怀中逃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陶商给她吓了一跳,本能的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却见貂蝉已缩在了榻角,拼命的把被子身上撸,紧紧的遮挡向自己的身前,一副惊羞之状。

    陶商这么一坐起来,正好“坦坦荡荡”的正对貂蝉,把她瞧的瞬间羞红到了耳根子处,眼睛仿佛被针扎了一般,赶紧移向一旁,不敢看一眼。

    陶商就纳闷了,眼前这个天下第一美人,就在前一刻还风情万种,妩媚无限,如脱缰的母马般肆意狂奔,怎么突然间就变成一个不知人事,被人非礼后惊慌的小姑娘,羞慌成了那样。

    耳边打更声响起,透过帐缝看一眼外面,陶商顿时明白,不由笑了。

    夜晚已至,眼前这个绝世美人,已不是貂蝉,而是吕雉。

    显然,吕雉还不知道,貂蝉已代替她们“两人”,跟陶商完成了圆房,把她们共有的身体,奉献给了陶商。

    她只是刚一苏醒,一睁眼发现自己一丝不遮,这般没羞没臊的躺在一个,同样一丝不遮的男人身边,一时间脑子没有转过弯来,忘了这个男人是她的丈夫,受到了惊吓而已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害羞的,你忘了在许都时,你还抱怨为夫不跟你圆房么,怎么咱们做了夫妻间该做的事,至于羞成这样么。”陶商凑上近前,笑眯眯的安慰道。

    本是羞红脸的吕雉,身儿蓦的一震,慌张的情绪瞬间消失,省悟过来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夫君是说,刚才白天那位,已经跟夫君……”吕雉扭回头来,微晕尚存的绝色脸庞间,洋溢着惊喜。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陶商坏坏一笑,眼睛瞟了一下彼此的身子,“难道我们这样躺在一张榻上,只是谈人生,谈理想吗?”

    吕雉身儿又是一颤,终于完全明白过来,紧紧抓着被子的手,不由自主的松了,绝美的脸蛋上,流转着惊喜和失望。

    惊喜的自然是实现了愿望,和陶商圆了房,真正成了陶商的妾室,唯有如此,才有机会为陶商生儿育女,将来在陶家有一席之地。

    失望的却是,是另一个英魂将她们共同的身体献给陶商,整个过程她一无所知,没有任何曼妙的回忆。

    “时辰不早,咱们睡吧。”陶商酒劲起来,又折腾了一场,不觉有些疲惫,见她已经明白过来,便仰头就睡。

    吕雉暗咬朱唇,如水的眸中,透着一丝蠢蠢欲动,眉间畔侧,悄然又泛起了丝丝媚色。

    “夫君,良宵苦短,这么早入睡,岂不辜负了这大好时光,先别急着睡,让雉儿再好生服侍服侍夫君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先听我说,为夫确实有点累了,咱明天再补上好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信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咱先商量一下,我说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不嘛……”

    大帐中,云雨再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