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三百四十七章 让你们出一口冤气

第三百四十七章 让你们出一口冤气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黎阳。

    袁谭被生擒,鞠义被阵斩,许攸叛逃被杀,一万余袁军被诛杀大半,其余皆降,黎阳守军可以说是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围城五六个月,冬末初春之时,梁军的战旗终于插在了黎阳城头,飘扬在了这座河北门户上空。

    经过这场持久大战,黎阳城几乎成为废墟,城中残存百姓不过两千余人,惨烈之极。,

    围城许久,黎阳虽被最终拿下,但将士们确实也疲惫,陶商遂也不急于继续北上,一面安抚百姓,一面令诸军于黎阳一线休整。

    中军大帐。

    “把袁谭给本公拖上来。”高坐于上的陶商厉喝道。

    须臾,荆轲带着几名亲卫武士,将灰头土脸,骂骂咧咧不休的袁谭拖入了大帐。

    前日被俘时,袁谭被陶商砍了一刀,受伤不轻,陶商却令扁鹊为其治伤,让他继续苟活下来。

    陶商发过誓,一定要让袁谭生不如死,又岂会这么轻易的让他死。

    一见陶商,袁谭愈加恼羞,一双眼珠子几乎都要撑爆,喷射着仇恨的火焰。

    “败军之将,见了我家梁公,为何不敢!”樊哙冲着他吼道。

    袁谭却将残躯挺身立起,昂首不屑道:“我袁谭乃顶天立地的男儿,岂能跪国之奸贼!”

    到了这个地步,袁谭似乎知自己必死无疑,反而是慷慨无畏起来。

    “连根都没有的阉丑,还敢自称顶天立地的男儿,袁谭,你就不害臊么?”陶商冷笑着讽刺道。

    袁谭被戳中痛处,眼睛蓦然一瞪,羞恼之意瞬间涌脸一张丑脸。

    陶商向樊哙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“奶奶的,都被俘三次了,还是不长记性,老子让你不跪。”会意的樊哙,骂骂咧咧的冲上前,朝着袁谭的小腿肚子就是狠狠一脚踹了上去。

    袁谭小肚吃痛,咧嘴一哼,膝盖一弯,无法控制的就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一跪不要紧,袁谭瞬间羞怒如火,如同受到莫大羞辱,拼命的一挣扎,又强行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呦呵,还挺有骨气的么,忘了前两次你是怎么挨揍的了么,老子看你能站起来几次。”樊哇大骂一声,没等袁谭站稳了,又是一脚踹了上去。

    袁谭便又跪倒于,接着又不断的站起来,不断的被踹倒,一直踹到他双腿剧痛难当,几乎痛到失去了知觉,再也无法挣扎起来。

    “陶贼,有本事你就直接一刀杀了本公子啊,这样羞辱一个俘虏,传扬出去,就不怕天下人笑你没有气度吗!”再也站不起来的袁谭,只能恨恨的向着陶商大叫。

    “气度那是留给真豪杰的。”陶商却不以为然道:“对付你这种人,就要用适合你的手段,再残忍也不为过。”

    “陶贼——”袁谭恨到咬牙切齿,已不知该如何反击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大帐之外,却响起了此起彼伏的谢恩之声,亲兵很快来报,言是黎阳城幸存的两千百姓,正在大营外跪伏,向陶商谢恩。

    袁谭几乎就要把这些百姓,当作人肉军粮吃掉,陶商攻破黎阳,等于在他们生死关头,救下了他们,又给他们粮草接济,在这些百姓的眼中,陶商自然就成了他们的大救星,大恩人。

    陶商听着那些谢恩声,想起关于袁谭下达吃人命令的所为,略一沉吟,心中忽生一念。

    “袁谭,跟本公去见见那些险些被你当人肉干吃掉的百姓吧。”说着,陶商站起身来,走到袁谭跟前,一把抓住袁绍的头发,拖着他就向帐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陶贼,放开我,放开我,啊——”

    被拖在地上的袁谭,拼命的吼叫,拼命的挣扎,痛到头皮都要被撕下来,陶商却无动于衷,只管一路拖着他走出了帐外,一把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此时,大营门外,已是密密麻麻,跪满了百姓,近有六七百之多。

    围城这几个月来,袁谭夺了城中百姓口粮,饿死的百姓有近三成之多,又有近三成的百姓,是在越城而逃的过程中,被袁谭所斩杀,再经过前日叛乱,又有两千多百姓死在乱军之中,幸存者不足一千三百余人。

    而这些幸存者中,又有近半数虚弱无力,根本没有力气走路,只能躺在医营中接受梁军医者的治疗,活着的则全部跪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这些百姓本是来向陶商谢恩的,但当他们看到袁谭之时,无尽的仇恨瞬间被点燃,无数双愤恨的眼神,齐刷刷的射向了袁谭。

    眼前这些百姓当中,有的是因被袁谭夺了口粮,饿死了儿子。有的是丈夫在越城逃亡时被袁谭抓住,无情的斩杀。还有的则是妻子被袁谭抓去,未等梁军破城时,便已被开膛破肚。

    几乎每一个人,都跟袁谭有着血债,如今一见这个令他们家破人亡的仇人,如何能不切齿愤恨。

    跪伏于地的百姓,纷纷
我的大小姐老婆sodu
的向上,诉说着他们悲惨的冤情,控诉着袁谭非人的罪行,恨不得冲上去把袁谭给生吞了。

    只是,他们却空有一腔愤恨,却无人敢上前动手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做久了袁家的臣民,长期受袁家的苛政压迫荼毒,已经形成了奴性,“人和”异象对他们的作用一消失,他们心中虽恨极袁谭,但却没有胆量去反抗,去亲手复仇。

    陶商扫了一眼愤怒的百姓,鹰目射向袁谭,厉声道:“袁谭,你看到没有,就是这些人被你害到家破人亡,当初本公好心准许你放这些百姓出城,给他们一条活路,你为什么要拒绝?拒绝也就罢了,还敢杀了本公的使者?”

    面对陶商质问,面对那些百姓的控诉,袁谭脸上却无一丝惭愧,反而是放声狂笑起来,“这些刁民,我袁家养活了他们,他们却想背叛我袁家,我岂能叫他们如愿,我只恨当初不够狠心,没能把他们杀光,否则怎能养虎为患,被这些刁民叛乱,让你趁机夺了黎阳。”

    眼前跪伏的百姓们,一个个的都听呆了,愕然无语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想到,这位袁大公子竟能灭绝人性到这般地步,害到他们害破人亡也就罢了,竟然还没有一丝悔意。

    震惊的百姓们,更加的愤怒,纷纷大骂袁谭是畜牲。

    “尔等这些亡恩负义的刁民,你们背叛我袁家,是不会有好下场的,你们等着吧,早晚你们会遭报应的。”袁谭疯了似的,歇厮底里的喷着唾沫星子,跟百姓们对骂起来。

    “明明是这些百姓养活了你们袁家,你却说你袁家给了百姓饭吃,袁谭,你还真是够不要脸的。”

    陶商眉头深凝,言语中是深深的厌恶,向樊哙一瞪眼,“吃货,还在等什么,给本公抽他,抽到他骂不出来为止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,我就等着梁公这句话呢。”樊哙早就看袁谭不顺眼,抡起粗大的胳膊,铁皮似的大巴掌,朝着袁谭的一张丑脸就扇了上去。

    咣!咣!咣!

    左一个巴掌,右一巴掌,一记记清脆响亮的耳光,狠狠的抽到袁谭的脸上,瞬间抽到他脸肿嘴烂,别说再骂人,抽到他爬都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十几巴掌下去,袁谭已被抽到鼻青脸肿,满嘴喷血,一嘴的牙齿不知被打掉了多少颗。

    “打得好,打死这个恶魔!”

    “往死里打,打死他最好,替我死去的妻儿报仇。”

    跪伏的那些百姓,眼见袁谭被打得鼻青脸肿,个个拍手叫好,大呼痛快。

    看着被抽的袁谭,陶商心里是无比的痛快,长出了一口恶气,面朝跪伏的百姓,高声道:“袁谭此贼,害到你们家破人亡,我陶商在此向你们保证,早晚叫他身首异处,为你们报仇雪恨,只是却不是今日。”

    众百姓们听闻陶商许诺要杀袁谭,顿时欣喜若狂,却又听不是今日,不免又有失望。

    陶商当然知道百姓的心情,当此收取人心的大好机会,他岂能错过,紧接着便又道:“今天虽不杀袁谭,本公也会让你们好好出一口恶气。”

    此时,巴掌已经抽完,袁谭已被抽到头晕眼花,皮开肉绽,爬都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来人啊,把此贼给我剥光了衣服,挖个坑把他扔进去。”陶商冷冷下令道。

    左右亲兵一拥而上,顷刻间就将袁谭扒了个精光,又挖了个一人多深的坑,把袁谭给丢了进去。

    堂堂袁家大公子,光着屁股在众目睽睽之下,已经够丢人的,何况袁谭还是被阉过的废人,这么一剥光了衣服,他阉人的真相,立时大白于天下。

    左右梁军将士,跪伏的那些百姓们,看到袁谭那空空荡荡的裆下之时,顿时又哗然惊奇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他们方才恍然大悟,原来袁谭被阉并非陶商捏造诋毁,竟然是真的。

    那些被俘的袁军士卒,一个个更是恍然惊醒,方知他们誓死追随的袁谭,竟然是一个根本没有希望夺嫡的阉人,竟是欺瞒了他们这么久。

    一时间,嘲笑声,埋怨声,响成一片。

    坑中的袁谭,紧紧的捂着下边,蜷缩在坑中,羞到面红耳赤,无地自容,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    精神遭受重创还是其次。

    眼下虽是冬末初春,但天气还是冷的要命,他被这么剥光了衣服,片刻间便是冻到身全僵硬,骨头都要冻碎般痛苦。

    “陶贼,你……你这个残暴的奸……奸贼……竟敢这么对我……你没有……没有人性……”

    坑中的袁谭,羞愧冻冷,却只能颤颤抖抖的骂着陶商。

    “我再残暴,也没残暴到要吃人,袁谭,这才刚刚开始,你千万要铤住了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冷笑一声,忽然扬起头来,朝着众百姓道:“女人和孩子们就都退下吧,男人们一个个排队上前,给袁大公子送上一泡尿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