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三百四十六章 天下震怖

第三百四十六章 天下震怖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主公!”见得袁绍吐血,众谋士们皆吓了一跳,一涌而上想要扶住袁绍。

    袁绍猛一甩手,示意他们滚开。

    众谋士们只要作罢,胆战心惊的看着袁绍,生恐袁绍再喷几口鲜血,又气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袁绍却缓缓的抹去嘴角的血迹,深吸几口气,强行压制下汹涌的气血,苍老的脸上,愤怒与失望开始聚集,转眼已扭曲变化到不成人形。

    “没用的逆子!”袁绍突然间将案几上酒肉统统掀翻在地,咬牙大骂道:“你为什么不与黎阳共存亡,为什么还要苟活下去,为什么要一次次的被陶贼活捉,一次次的把我袁绍的脸面丢光,为什么!”

    堂堂袁家大公子,前番两次被俘,已经是令袁家脸面倍受蒙羞,如今在这危难关头,却第三次被俘,消息传将出去,不光是他袁绍的脸要被丢光,河北军民的士气也将造成沉重的打击。

    袁绍本已对自己这不争气的儿子失望之极,哪怕是他死了,袁绍也不会再感到有多心痛,他早就做好了黎阳失陷,袁谭战死的心理准备,想着利用袁谭的战死,化悲痛为力量,反过来鼓舞军民士气。

    袁绍却万万没有想到,自己这个长子竟然这般没有骨气,宁愿第三次被俘,也依旧要苟且偷生下去。

    “袁家之耻,这真是我袁家之耻啊……”悲怒万分的袁绍,拳头一次次的捶击着案几,咆哮怒骂不休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大公子竟这般没有血性,实在是有失主公家风啊。”逢纪趁机冷嘲热讽,从旁添油加醋。

    “他根本就不配做我袁绍的儿子,我袁绍没有这样胆小无能的儿子!”袁绍果然是更加恼怒,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郭图和荀谌二人,有心为袁谭开脱几句,但见袁绍如此愤怒,却又不敢吱声,生恐被牵怒。

    况且,到了这般地步,袁谭就算被陶商所俘,也绝对没有生还的希望,再替这样一个将死之人说情,根本没有任何意义。

    袁谭一死,他们汝颍一派就要彻底的失势,此时此刻,郭图二人心中已经在琢磨着,如何解决迫在眉睫的危机。

    “主公息怒,木已成舟,大公子已然被擒,黎阳也已失陷,一切已不可挽回,现在我们需要做的,是如何应对陶贼接下来的进犯。”沮授最先清醒过来,从旁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公与啊,你还好意思说,若非你献的这个什么固守黎阳,等着陶商师老城下之策,形势又如何会发展到这般不可收拾的地步。”郭图趁机攻诘起了沮授。

    袁绍的怒火顿时被引开,恼火的瞄了沮授一眼。

    沮授眉头一凝,当然不会甘心被郭图泼脏水,当即反驳道:“郭图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黎阳之失,明明是大公子守城不利所致,要知道,当初我就说过,大公子能力不足,让他去守黎阳本就存在风险,现在的结果,正好印证了我的判断。”

    沮授也是耿直,这番话出口,根本就不考虑袁绍的感受,自己的责任是推干净了,却又把这黑锅推给了袁绍。

    当初他是反对袁谭去守黎阳不错,可最后力排众议,做出决策的之人,却是袁绍这个主公。

    沮授这番话,在袁绍听来,竟是在拐着弯的指责他用人失策。

    袁绍眉头立时一皱,狠狠的瞪了沮授一眼。

    郭图抓住时机,趁势道:“大公子不能以死保名节,这确实是他的错,可当初若非无人主动请战,主公也不会不得已之下,派大公子去守黎阳,公与你这话,难道是怪主公了不成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不敢,我的意思是……那个……”沮授这才意识到自己失言,一时又嘴拙又解释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都不要再争了,事已至此,再做这些无谓的争吵有什么用。”袁绍看不下去,厉声喝断,恼火的扫视着他们,“有这心思,你们倒不如想想,如何应对接下来的烂滩子。”

    众谋士们皆闭上了嘴巴,彼此瞪着对方,却不敢再吱声。

    争吵是没了,但他们却也无破解之策,一个个皆默默低头,纵然是沮授也一时片刻想不出什么奇谋来。

    袁绍的眼神越来越失望,连连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,郭图眼珠子暗暗一转,眼中掠过一丝诡意,遂拱手道:“主公,事到如今,也该是把二公子召回来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二公子,袁熙?

    众谋士皆流露出狐疑,就连袁绍,眼神中也浮现出茫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幽州,蓟县。

    隆冬已过,气温稍稍回升,难得一个太阳天,刘备闲来无事,坐在院中,靠着炉子编起了草鞋。

    “主公一方诸侯,怎么做起了这种事。”身后传来一个儒雅清朗的声音。

    刘备抬头看去,却见一位
大明帝国日不落最新章节
高冠长剑,白衣飘飘的年轻人,缓缓步入院中,手中轻摇着羽扇,一派道风仙骨的气势。

    “只是习惯而已,闲来无事做一做草鞋,一者打发时间,二来也常常提醒自己,不忘当年穷苦出身。”刘备笑着答道。

    白衣男子却正色道:“主公现在还有很多事要做,还没到闲暇之时。”

    “一切都在按着先生的计划进行,现在确实没什么事可做嘛。”刘备嘴里有些“委屈”,却还是放下了手中草鞋。

    “形势变化稍稍有些快,恐怕我们要加快速度了。”白衣男子说着,将一纸帛书从袖中取出,递与了刘备。

    刘备下意识的接过那帛书,只瞄了一眼,灰白的脸便刷的一变。

    “陶贼……陶贼攻破了黎阳?”刘备抬起头,吃惊的看向白衣男子,一脸的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白衣男子点点头,“黎阳失陷乃意料之中的事,只是比我预计的早了几个月,下一步他必会长驱北上,直取邺城,我们必须抢在袁氏覆灭之前,完成我们的布局。”

    刘备脸色变色不定,好似白衣男子的话也没听进去,依旧沉浸在黎阳失陷的震动之中。

    慨叹称奇了半晌,刘备方道:“袁本初何等强大,纵然失了黎阳,实力仍在,先生真的确信,陶贼能灭掉他吗?”

    “我当年也不相信。”白衣男子望向南面,目光中透着深邃,轻摇起羽扇,“此人的崛起,确为异数,出乎了我的意料,我至今也想不通,那么多的奇人异士,为何会甘心情愿的沦为他的门客?”

    感叹中,白衣男子转过身来,明亮如星的眸中,透出自信与决毅,“异数终究是异数,非是正道,我千里迢迢来到主公身边,就是为了助主公镇压了这个异数,将天下大势重新推回正轨,有我在,主公只管放心便是。”

    白衣男子一袭话,自信却不傲慢,言语中那份从容自信,仿佛与生俱来一般,竟有种天地经纬,宇宙的规律尽在掌握之中的气魄。

    刘备沉默了。

    他抬起头来,以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,看着眼前这位自信的年轻人,灰白的脸上,渐渐的浮现出震撼的表情。

    沉吟许久,刘备笑了,笑容中暗藏着前所未有的自信,这种自信,正是源自于对白衣男子的信任。

    他已经深信,眼前这个年轻人,就是自己的王佐谋士,是上天将他赐与自己,助自己成就大业。

    突然间,刘备腾的跳了起来,负手而立,豪然道:“好,咱们就加快计划吧,陶贼这个国之逆贼,注定要由我刘备来收拾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斜谷口,曹军大营。

    大军大帐中,身裹红袍的曹操,正半倚在坐榻上,听着军情汇报。

    “汉中的内乱已到最后关头,为了对付陈胜的叛军,张鲁不得不将阳平关半数以上的兵力调往南郑,目前阳平关上的守军不到两千余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!甚好!”

    曹操一拍案几,笑看向了郭嘉,“奉孝果然料事如神,这个陈胜还真不是徒有虚名,不到一年时间,竟然煽动了这么多五斗米教教徒叛教,的确是个厉害的角色,如今阳平关兵力锐减,也该是我大举南下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急。”郭嘉却摇头一笑,“阳平关乃天下雄关,有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之险,虽只余下两千兵马,依然不可小觑,依嘉之见,不如再等等看。”

    “奉孝言之有理。”曹操又点点头,战意强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话音方落,帐帘掀起,曹真匆匆入内,拱手道:“叔父,河北急报,陶贼已于不日前攻陷黎阳,斩杀鞠义许攸,生擒袁谭。”

    大帐中,曹营诸将瞬间哗然。

    曹操脸上的笑容骤敛,不由面露惊异。

    纵是谈笑风声的郭嘉,苍白的脸上,也悄然掠起一丝异色。

    “陶贼果然是了得啊,袁本初终究还是没能守住黎阳,河北门户一开,看来曾经的天下第一大诸侯,离覆没也不远了。”曹操捋须叹息,感慨万千,语气之中,对陶商的赞赏,竟是似多过了仇恨。

    左右曹营诸将,无不唏嘘不已,眼中闪烁着深深的忌惮,当年中年惨败,被陶商杀到节节败溃的惨痛经历,铭刻于心,至少想起都令他们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这陶贼强到这般地步,竟能这么快攻陷黎阳,看来我们也不得不改变计划,不能再等下去了,必须即刻南下汉中,攻取益州。”郭嘉改变了主张,斩钉截铁道。

    曹操点点头,凝眉叹道:“也只能如此了,不抢在陶贼攻陷河北前拿下益州,拿什么来跟他重争中原。”

    说罢,曹操缓缓的站了起来,拂手向南面一指,厉声道:“传令诸营,克日拔营南下,兵进斜谷,直取汉中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