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三百四十五章 想死,没那么便宜!

第三百四十五章 想死,没那么便宜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两骑瞬间撞至。

    陶商豪然一啸,一柄战刀如磨盘般横扫而出,刀锋过处,如同吸尽了周遭空气,气流从四面八方处卷积而来,形成了一道宽阔无形的刀壁,挟裹着摧毁一切的力道,狂推而至。

    发疯的袁谭也是一声困兽之吼,染血的大枪,尽起全身之力,狂击而上。

    众目睽睽之下,两道流光迎面袭至,威势无双,那强烈的劲风竟是将脚下地面的飞雪,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哐!

    金铁交鸣声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撞击瞬息,袁谭猛觉天轰地震般的狂力,如天河决崩之水,汹涌的灌入他的身体,那前所未有的强悍冲击,无情的轰击他的内腑,令他气血翻滚如潮,内腑竟有欲裂的错觉。

    错马而过的陶商,却纹丝未动,甚至连眉头都没皱一下。

    勒马回身,那一双鹰目,依旧是冷笑着射向袁谭。

    袁谭心中已骇然,疯狂的斗志,瞬间被瓦解过半。

    他这时才想起,陶商的武道在他之上,想起了睢阳一役,陶商是如何活捉他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无尽的恐惧,再次袭卷全身。

    陶商冷视着袁谭,刀指着他,冷绝的口吻道:“袁谭,我几次三番留你一条狗命,你却没完没了的跟我作对,这是你自己找死,这一次落入我手中,就不是阉了你,割你耳鼻那么简单,我必取你狗命。”

    阉割,割我耳朵……

    那痛苦的回忆,深深的刺痛了袁谭,再次激起了他残存的斗志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——”

    仰天的狂嚎声中,袁谭猛夹马腹,手纵大枪,再度挟着滚滚的狂力杀向陶商。

    陶商的嘴角扬起一抹冷笑,胯下战马长嘶一声,如风而出,瞬间横至袁谭跟前,手中一柄战刀化做一道弯月,挟着刚猛无比的力道,后发而先至,轰向袁谭。

    那强劲之极的刃力,将四围的空气都聚拢吸咐进去,在袁谭为中心,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涡流,将他身体牢牢的包裹其中,令他避无可避。

    “这奸贼的武道,竟然强到这般地步……”

    袁谭精神瞬间被压制,几乎有窒息的错觉,却不及多想,只能屏住呼吸,倾尽全力举枪迎击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两柄兵器相撞的一瞬间,袁谭的身形再是剧烈一震,五指间浸出丝丝鲜血,虎口竟已被震裂。

    陶商却依旧气息如常,不动如山。

    战刀所掀起的气流,如无数只巨大的拳头,四面八方的轰击向袁谭,令他全身剧痛无比。

    就在他来不及品味痛苦时,陶商蓦的一声低啸,猿臂肌肉暴涨,手中战刀再起,自上而下,如泰山压顶般轰下。

    两招间,袁谭完全落了下风,毫无反击之力,只能强撑着一口气,举枪相挡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又一声震天的轰鸣声中,重击之下,袁谭双臂被压迫屈下,陶商手中的刀锋,竟是将袁谭的头盔击落,瞬间让他披头散发,陷入无尽的狼狈。

    “陶贼,我再也不会输给你,绝不会——”

    披头散发的袁谭,也顾不上什么形象,更忘乎身心的痛苦,如垂死挣扎的野兽般,暴发出最后的力量,猛力将陶商战刀扛起,反攻而去。

    垂死的野兽暴发出的能力,绝不容小视,否则,再强的猎人也有可能被反伤。

    陶商很清楚这一战,便是不急不躁,正大雄浑的刀式,从容的递出,将袁谭的疯狂招式,一刀刀的挡下,一招招的压制下去。

    二人战成一团。

    劲风四扫,刃气冲天,周遭地面沟裂,飞雪如暴。

    方圆三四丈之内的梁军士卒,都能感受到那外散的压迫力,四周的士卒们生恐被那劲气所伤,只能本能的向外退缩开来。

    “短短半年间,他的武道又有精进,没想到他还是个拥有过人武道天赋的雄主……”看着大显神威的陶商,就连项羽也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十招走过,袁谭的狂暴彻底被压制,越战越没有自信,二十招走过后,已是手忙脚乱,破绽百出。

    三十招走过,漫漫的雪雾之中,突然间发出一声惨烈之极的痛苦嚎叫。

    一道寒光从雪雾中飞中,插在了五丈外的雪地中。

    那是袁谭手中的大枪。

    胜负已分。

    项羽目光一动,左右将士们的脸上也涌起欣喜,无数道目光向着战团处望去。

    雪尘渐渐落下,两个人的身影重新清晰起来。

    袁谭丑陋的脸扭曲变形,气喘如牛,双眼中尽是恐惧痛苦,左肩下方已裂出一道伤口,鲜血哗哗的往外翻涌。

    陶商却横刀傲立,威如战神,年轻的脸上,流转着狂烈的自信。

    “陶贼,你——”袁谭咬牙切齿,身形摇摇晃晃,终于还是难以再坐稳,轰然从马上栽落下来。

    陶商已胜。

    项羽微微点头,英武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欣慰。

    左右众将士们也皆松了一口气,以欣喜崇拜的目光,仰望向他们得胜的主公。

    
相思闲笔趣阁
跌落于地的袁谭,则痛苦的哼哼着,一手捂着伤口,一手撑着地面,拼命挣扎着想要爬起来,一次次的爬起,却又一次次的跌倒。

    陶商染血的战刀,垂在袁谭的头顶,丝丝鲜血滴落,将袁谭的脸血染。

    看着这位袁家大公子,再次惨烈的跌在自己面前,心中一股爽快感油然而生,便是冷冷道:“袁谭,第三次跪倒在我的面前,感觉如何?”

    “陶贼,你这残暴的奸贼,你作恶多端,定然不得好死,你会遭报应的——”羞恼痛苦的袁谭,趴在地上歇厮底里的大骂。

    陶商却冷笑道:“你在黎阳城做的那些好事,你以为能瞒得过世人么,你都快要吃人肉了,都不怕遭报应,本公有什么好怕的。”

    袁谭被揭穿了所作所为,如被剥光了衣服一般,所有的丑陋都暴露在了众人的眼前,一时羞恨无限,大叫道:“陶贼,有胆你就杀了我啊,我袁谭这次再也不会受你的羞辱,再也不会——”

    “想死还不容易,舌头就在你自己嘴里,轻轻一咬,就是这么简单。”陶商以鄙夷的目光俯视着他,坐等着他咬舌自尽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袁谭的牙还真咬在了舌头,真想自我了断算了,免得再受陶商的残暴手段折磨。

    可舌头上传来的痛楚,却让袁谭浑身打了个冷战,自杀的念头陡然瓦解,再也不敢深咬下去。

    他根本就没有自杀的勇气,如果有,前番被阉之后,早就这么做了,又何至于苟活到现在。

    “我量你也没这个勇气。”陶商不屑的一哼,目光中涌现出冷残,“敢杀我的使者,我早就说过,这一次活捉了你,定叫你生不如死,你就留着自己这条狗命,等着慢慢享受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陶商再不屑看他一眼,喝令将袁谭绑了,押解往黎阳城。

    “陶贼,你杀我啊,你杀了我啊……”袁谭意识到他将受到更残酷的折磨,心中已吓破了胆,疯狂的大叫,想要激怒陶商。

    陶商却理都不理他,抬目远望向南面。

    天色大亮,黎阳城隐约已现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宿主取得黎阳攻防战胜利,获得魅力值5,宿主现有魅力值80。”

    他笑了。

    黎阳城已攻破,袁绍的黄河防线全面瓦解,通往邺城的大门就此敞开,从此往后,谁也阻挡不了自己攻灭袁绍,一统两河的铁蹄。

    朝阳的光辉,沐浴着那染血的巍峨之躯,战甲反射着金光,气势几如天神下凡。

    “梁公万岁,梁公万岁——”

    沉寂片刻,左右梁军将士们,皆是激动欢欣到放声大叫,万岁之声震动天地。

    一骑斥侯,却挟着黎阳失陷的战报,直奔四十里外的袁绍大营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袁绍主营,中军大帐。

    “谭儿啊,你一定要坚持住,这是为父对你最后的期望,你千万别再让为父失望了……”看着满案的酒肉,袁绍却心事重重,食不知味。

    突然间,帐帷掀起,沮授、郭图、逢纪、荀谌几位谋士,一涌而入,所有人的脸上,都写着“凝重”二字。

    抬头看着突然间匆匆闯入的众谋士们,袁绍身形蓦然一震,一股前所未有的不祥感觉,由脚底升起,瞬间袭遍全身,令他狠狠的打了个冷战,悬在半空的筷子也凝固了。

    “发……发生了什么要紧事?为何不经通传就闯进来。”袁绍的声音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众人对视一眼,只是各自叹气,却无人敢吱声,那种眼神,好似生怕袁绍经不住这打击,当场气晕过去。

    “到底发生了什么?是不是黎阳出事了?”袁绍更加心急,拍案大喝。

    沮授轻叹了一声,缓缓的走了出来,默默道:“禀主公,南面最新急报,黎阳城已于昨日陷落。”

    吧嗒。

    袁绍手中的筷子,跌落在了案几上,整个人瞬间凝固成了一具失神的雕像。

    “终于失陷了么……”

    许久后,袁绍才深深的叹了一声,似乎对黎阳的失陷,已经有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早在延津之战失利后,他就意识到,他是不可能击退陶商,黎阳陷落只是时间的问题。

    他却不愿意承认,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,希望他那长子能超出自己的期望,继续坚守下去,或许可以守到陶商退兵的那一天。

    这一道情报,却将袁绍残存的最后一丝侥幸,无情的击碎。袁绍身形微微一震,眉头暗凝,并没有太大的震动,似乎对黎阳的失陷,早就有所准备。

    “谭儿呢?谭儿莫非已战死黎阳?”袁绍猛然清醒过来,急是追问,听那语气,好似还希望袁谭与黎阳共存亡。

    郭图和荀谌二人对视一眼,眼神中尽是尴尬,不敢回答。

    逢纪却上前一步,叹道:“我等听到黎阳陷落的消息时,皆以为大公子会如当初豪言壮语那样,与黎阳城共存亡,宁死也要保全主公的声名,却没想到,大公子再次被陶贼给生擒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原本情绪还算稳定的袁绍,脸色骤然剧变,嘴角瞬间浸出了一丝血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