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三百四十四章 我要亲手收拾了你

第三百四十四章 我要亲手收拾了你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鞠义当先杀至,独臂运起生平之力,手中一柄战刀卷起漫漫飞雪,向着彭越狂斩而至。

    彭越却巍如铁塔,纹丝不动,面对狂冲而来的鞠义,眼神不起一丝波澜,仿佛视他为土鸡瓦狗一般。

    眼看刀锋将至,彭越猿臂一抖,以快到不可思议的速度,飞斩出一戟。

    那一戟,快如疾风,势如雷电,戟锋过去,卷起无尽飞雪,竟如一面雪墙般,轰然撞出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沉闷的撞击声中,刀戟相撞,雪花四面震散,飞溅出的火星,竟将雪都烧融。

    巨力狂击之下,鞠义张口便喷出一口鲜血,一张脸瞬间惊骇到扭曲愕变,惊恐的发现,眼前这个彭越,武艺竟然还在樊哙之上。

    未及他舔干净嘴角的鲜血,彭越怒发神威,第二戟已狂斩而至。

    五步之外,袁谭已骇然变色,惊恐的看着鞠义被震到吐血。

    他这才惊恐的意识到,眼前这个彭越,跟英布项羽一样,皆非是冒充古人的无名之徒,而是一员实力超越樊哙,几乎可与英布相提并论的强者。

    他二人联手,连樊哙都只能勉强一战,如今换上更强的彭越,还如何一战。

    刹那间,袁谭的脑海中,本能的迸射出一个念头:

    弃了鞠义,独自先逃。

    可是,或自己独自逃走,留下鞠义必不是彭越对手,等于是把鞠义推入了火坑。

    可若不如此,他和鞠义就要都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思绪飞转,形势已到了不容他思索的地步,袁谭猛一咬牙,拨马改变了方向,从他二人战团的侧向抹了过去。

    此间道路不及方才狭窄,道路没有被封绝,袁谭从旁边倒也勉强可以冲过去。

    “大公子——”苦战中的鞠义,惊见袁谭弃他而走,不由惊怒大叫。

    “鞠义,你先拖住他,我们在北面会合。”袁谭不敢看鞠义一眼,口中颤声大叫,只管埋头前冲。

    鞠义绝望了,瞬间悲怒到吐血的地步。

    他万万没有想到,自己誓死为之效忠,不惜折损一臂,都要为之血战的大公子,竟然会在这生死之刻,无情的抛下自己。

    就在他失神的一瞬,身后破绽顿出,彭越战戟狂击而起,向他猛扫而至。

    鲜血飞溅中,战刀飞出,鲜血飞溅,鞠义的半边肩膀便被砍破,嚎叫声中,残躯重重的栽落于地。

    半边肩膀被砍断,鲜血狂喷而出,鞠义重伤至此,已再无活下去的机会。

    俯视着地步痛苦的鞠义,彭越冷冷叹道:“你也算是一世豪杰,可惜啊,有眼无珠,错跟了无情无义之主,落到今日下场,也是你活该了。”

    “袁谭,你这无耻无义的狗贼……我鞠义真是瞎了眼,才会……才会为你卖命啊……”望着远去的袁谭,鞠义咬牙切齿,悲愤的大叫,嘴里狂溢着鲜血。

    然后,他身形剧烈一抽,口中狂喷数股鲜血,便即不再动弹。

    一双充满怨恨,密布血丝的眼睛,到死的最一刻,都死盯着袁谭的身影。

    彭越对这愚忠之徒,没有一丝的同情,挥刀斩下了他的尸头,挂在马上,纵马挺戟,继续追击袁谭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已然逃远的袁谭,拼了命的抽打着战马,一刻不停的狂奔,满脑子回响的都是鞠义的悲愤吼声。

    “他是我袁家之臣,就该为我袁家牺牲,他可以死,我却不可以,我这么做是对的……”奔行中,袁谭不断的安慰着自己。

    身后的火光越来越远,喊声是渐渐隐去,更不见有追兵的踪影。

    袁谭回头看了几眼,方自长长的吐了口气,紧绷的神经渐渐得以松缓,暗自庆幸着逃出了升天。

    连着闯过陶贼的两道阻拦,就算那陶贼再神机妙算,也绝不可能有第三路伏兵了吧……

    袁谭暗自庆幸,长吐一口气,却又心中黯然,如刀绞一般。

    五个月前,他还率领着两万大军,雄纠纠气昂昂的进入黎阳,宣称城人在人在,必叫陶商折戟城下。

    谁想,到最后,黎阳城还是失了,两万大军丧尽,许攸叛逃,鞠义战死,只余下了他这孤家寡人一个逃出来。

    他袁家大公的颜面,这一次是彻底的扫尽。

    重此往后,他就算活着逃回邺城,也将是烂命一条,彻底失去了夺储的机会。

    一切,皆是拜陶商所赐。

    那个可怕的卑微小贱,两次俘虏了他,阉割他,割掉他的耳鼻,一步步将他推入羞辱的深渊。

    “陶贼,就算我失去了夺储的机会,我也不会忘记你对我所做的一切,只要我有一口气,我就非杀你不可……”袁谭咬牙切齿,暗暗的发着誓愿。

    天色渐明。

    前方道路渐渐清晰,穿过前方狭道口,就将进入平原地带,谁也别想再追上他。

    “我袁谭终究还是逃出来了,陶贼,你万万想不到,我袁谭也有上天护佑
龙啸星海txt下载
吧……”

    袁谭心中感慨,丑陋的脸上掠起一丝难得的得意,长喘几口气,稍稍的放慢了马速。

    突然间,袁谭像是见到了鬼似的,猛然勒住战马,一双眼睛瞬间瞪到斗大,愕然惊骇的望向前方。

    五十步外,一座军阵横于道口,如铁壁般封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铁甲反射着寒光,刀枪如林,森然肃杀。

    那一面“梁”字的金色巨旗,在晨风中猎猎飞舞,彰显着王霸之气。

    一千铁骑,堵住了袁谭的去路。

    那面金色巨旗下,陶商横刀立马,如青松傲立,正以一种讽刺的目光,冷冷注视着他前来。

    陶商身边,金甲项羽,横枪而立,威如神将。

    “梁公果然是神机妙算,竟算到袁谭那厮出北门突围。”项羽看向陶商眼,眼神中流露着些许赞色。

    陶商嘴角扬起一抹冷笑,“袁谭若有必死的决心,也不会沦落到今天这种地步,只是他能连闯两关,倒让本公有些意外。”

    就在黎阳百姓发动暴乱,许攸前来投奔之时,陶商就已料到,黎阳必破,袁谭必弃城而逃。

    故他令霍去病率军由南门杀入黎阳里,却率半数兵力赶往北面,连设三道埋伏,就是要拦住出逃的袁谭。

    鹰目向前一扫,一脸惊惶的袁谭就在眼前,陶商刀锋一指,冷冷道:“袁谭,你已无路可逃,下马跪在本公面前求降,我就给你一个痛快,否则,本公必令你生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前方处,袁谭正浑身颤抖,全身上下都被恐惧所包裹。

    前路被封,后有追兵,他现在是瓮中之鳖,已无路可逃。

    此刻,他的脑海中不禁闪现出了自己被阉割,被割却耳鼻,极尽恐怖羞辱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他已经受尽了陶商的残暴,如果这次再被俘,就如陶商的说,必会叫他受尽残酷的刑罚,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死,我不能死,我再也忍受不了那奸贼的残暴手段,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袁谭脑海中,思绪翻滚激荡,蓦然间眼珠暴睁,大吼道:“陶贼,我袁谭绝不会再落到你手里——”

    几近疯狂的咆哮声中,袁谭拍马舞枪,冲杀而上。

    那一袭残躯,在求生意志的催动下,竟是单枪匹马,向着梁军杀来。

    “垂死挣扎么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不屑一顾,冷冷的注视着如逼急了的野兽般,狂冲上来的袁谭。

    旭日已升,天地沐浴在朝霞之中,一千铁骑将士巍然不动,冰冷的目光注视着那孤骑冲来之敌。

    三十步——

    二十步——

    一人一骑已到如狂风一般,狠狠的撞向了梁军军阵。

    袁谭本也有70多的武道,求生的意志激发下,爆发出了超乎平常的战力,再加上借着战马的狂击,竟是轰然撞破了梁军之阵,冲入了阵心。

    鲜血漫天扬起,在一片肢离破碎与嚎叫声中,袁谭如同一头发狂的野兽,狂冲狂突。

    只瞬间的惊艳后,袁谭马速被拖慢,转眼便陷入了黑压压的梁军兵潮之中。

    “挡我路者,杀杀杀——”

    发疯的袁谭,狂吼如兽,舞枪乱射,疯狂杀戮着围上来的梁军士卒。

    梁军将士却无所畏惧,数不清的士卒,前赴后继的向着袁谭围杀而来。

    发疯的袁谭,拼力的挥枪,枪枪见血,周围很快倒下遍地伏尸,鲜血四面扩散开来,将脚下的白雪染成血沼。

    袁谭的力气在飞逝,发狂未多时,便是累得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十步外,陶商却一直冷冷的看着他,都不屑于出手,就是要看着这堂堂袁家大公子,被一群微不足道的杂兵拿下。

    血雾中,袁谭看到了陶商那冷笑的眼神,精神更受羞辱,他知道,在陶商的眼里,他连成为对手的资格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陶商,我要杀了你!”羞辱愤怒到极至的袁谭,一声困兽的咆哮,朝着陶商所在狂冲而上。

    左右梁军一涌而上,重重围兵,数不清的刀枪剑戟,无数的寒光扫向狂冲的袁谭。

    疯狂状态下的袁谭,其战斗的潜能已全部被激发,,竟是硬生生的在重围中撕开一道口子,踏着血路直奔陶商而来。

    袁谭的疯狂强悍,直令梁军将士都为之动容。

    “梁公,让我去收拾了这小子吧。”项羽皱眉道。

    袁谭的疯狂激怒了这位霸王,武道天下无双的他,岂能容许这个亡命之徒,以自己的眼前嚣张。

    “既然他这么想杀我,我自然要让他尝尝败在我的手下,是什么滋味。”

    陶商淡淡一笑,突然间鹰目中杀机狂燃,战刀一扬,大喝一声:“全军退下,本公要亲自收拾他。”

    身前兵阵如浪而开,分开一条道路来。

    陶商一声厉啸,战马狂射而出,赤色的披风飞卷如火,黑色的战刀寒光流转,卷起漫漫雪尘,如狂风巨浪般,向着袁谭迎面撞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