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三百四十一章 军 粮

第三百四十一章 军 粮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陶商的信使,挟着他的好意,抵达了黎阳。

    许攸和鞠义二人看过了陶商的提议之后,二人对望一眼,不约而同的建议袁谭答应。

    在许攸他们看来,放出万余百姓,可以缓解粮草短缺的压力,对于继续坚守来说,未必不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因为这万余没有粮吃的百姓,等于是一万只火药桶,万一哪天他们要是被逼急了,愤起反抗,黎阳城岂不是要内乱。

    权衡利弊,在动摇军心和发生内乱之之间,许攸宁愿选择前者。

    许攸耐心的向袁谭解释了一番利害关系,最后望向袁谭,希望他能做出正确的决定。

    袁谭却脸色阴沉如铁,那双深陷的眼眶中,燃起了愤恨之色。

    沉吟许久,袁谭盯向鞠义,冷冷道:“鞠将军,适才你说又抓到了两百名出逃的刁民是吗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鞠义一怔,不知他为何会突然问起此事。

    袁谭的眼中,却已燃烧起残冷的杀机,大手一挥,喝道:“传本公子之命,把陶贼使者和那两百名刁民统统斩首,把他们的人头挂于南门城头,那就是本公子给陶贼的回复。”

    鞠义骇然,众人无不变色。

    他们万没有想到,袁谭竟如此固执,不但拒绝了陶商的提义,竟然还要斩杀陶商使者,诛杀出逃百姓,以此来向陶商示威。

    众人眼前这位袁大公子,好似已陷入了疯狂一般,失去了理智,变的不可理喻。

    “大公子三思啊,放出百姓乃利大于弊,切不可意气用事啊。”许攸忙是劝道。

    鞠义也拱手正色道:“两国交战,不斩来使,就算大公子要拒绝陶贼,也不至于杀其使者,使天下人笑大公子没有气量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狗屁气量,对待陶贼这种卑贱残暴的奸贼,本公子不需要有气量!”

    袁谭歇厮底里的一声大骂,决然道:“陶贼假惺惺的想救那群刁民,无非是想博一个爱民仁义的好名声,我偏偏不让他如愿,就算黎阳城破,我也要那些刁民为我陪葬!”

    袁谭疯狂的咆哮,一怒暴戾,把许攸等人吓的不敢再劝,只得默默的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于是,一道号令传下,袁军士卒的屠刀,再次挥向了自己的百姓。

    “大公子的决断,固然有道理,可这万余百姓断了口粮,万一逼到绝路,只怕早晚会生变,把他们强留在城中,恐怕只会增加我们的负担啊。”许攸不敢反对袁谭,却又忍不住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本公子岂会让这些刁民成为我们的负担,我留他们在城中,将来自然有用处。”袁谭的嘴角,掠起了一丝冷残,又挥手喝道:“传令下去,派分严密监控这些刁民动向,敢有异动者,格杀匆论。”

    耳听着袁谭肃厉的喝令,看着他那不寒而栗的眼神,许攸心中隐隐产生一种不好的念头。

    城外,梁军大营。

    中军帐内,陶商正喝着小酒,等着袁谭的回复。

    城中百姓已成袁谭的负担,将来还有可能成为内乱的隐患,在陶商看来,放出百姓对其是利大于弊,只要袁谭还有一丝理智,还尚存几分人性,就不会提绝自己的提议。

    “梁公,出事了,快去看看吧。”荆轲匆匆入内,一脸的凝重。

    陶商眉头微微一凝,心中陡然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,当即出营,率一众文武直抵黎阳南门。

    举目远望,陶商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南门一线的城墙上,已密密麻麻的挂满了人头,竟有数百枚之多,城楼中央处,那悬挂在最高处的人头,正是他派出去的使者人头。

    陶商脸色瞬间阴沉如铁,鹰目中迸射出无尽的怒火。

    那几百人头,不用说,必然是出逃百姓的人头,袁谭是在用这等血腥的手段,来向自己示威,公然拒绝了他的提议。

    “袁谭这狗杂种,拒绝夫君的好意也就罢了,竟然还敢杀我们的信使,实在是可恨。”身边的吕灵姬,愤慨的骂道。

    樊哙也气到哇哇大骂:“袁谭这条小狗,他是活的不耐烦了,等老子抓住他,非把他剁成肉片喂狗不可!”

    陶商眼中喷火,怒意熊熊,望着那遍城的人头,恨恨道:“传令下去,他日城破,务必要活捉袁谭,老子我非亲手砍死他不可。”

    陶商怒了,前所未有的怒。

    先前他还只是想城破后,一刀宰了袁谭干脆,现在,袁谭竟然敢这等嚣张,公然斩杀他的使者,陶商岂能轻易饶他。

    他已决意,叫袁谭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陶商愤慨如火,梁军将士无不是怒火激荡,迫不及待的要攻破敌城,杀光可恨的敌人。

    陶商当即下令,再调一百门天雷炮前来,要日夜不停的轰城
阴阳食谱全文阅读
,让袁谭夜不能睡,没有一刻的安生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陶商又令那些逃出城来的百姓,日夜于城外召唤煽动城中的百姓,劝说他们群起反抗袁谭的残暴统治。

    “梁公这些手段,应该是想煽动城中百姓暴乱,只是那些百姓个个饥饿无力,就算他们想要反抗,恐怕也是有心无力,未必会奏效。”张良感叹道。

    有心无力么……

    “那可未必,有的时候,精神的意志,是可以激发出不可思议的力量的。”陶商语气意味深长,眼眸之中,悄然掠起一丝精光。

    张良的话,已是提醒了他,让他想起自己还有一张王牌未用。

    “系统精灵,醒醒吧,我已决定,即刻使用‘人和’异象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围城仍在继续。

    梁军的轰城战术,人心战术,双重的压迫之下,袁谭和他的残兵几乎是陷入绝境。

    半月后,袁军所有的粮草皆已耗尽,士卒和百姓一样,都断绝了口粮。

    此刻的袁谭,可以说是名符其实的陷入了弹尽粮绝的境地。

    县府。

    一片死寂,唯有一声声的喘息声,如鬼叹般在堂中回荡。

    那是人们因为饥饿而喘息的声音。

    堂中上下,唯有袁谭面色如常,其余文武,包括许攸和鞠义这样的高官在内,个个也是脸色苍白,显得虚弱不堪。

    士卒的粮草已尽,许攸这等高级官员的口粮,也仅能维持数日而已,整个袁军上下已是军心瓦解,崩溃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大公子啊,眼下粮草彻底断绝,将士们只怕再坚持不了一两日,就统统得饿死,这黎阳城是万万守不住了,为今之计,只有趁着将士们还有一口力气,全力突围吧。”许攸喘着气劝谏道。

    鞠义等文武,纷给喘息着附合,喝求的眼神望着袁谭,希望他能答应。

    脸色铁青的袁谭,沉吟许久,却冷冷道:“坚守黎阳,本来就是本公子重得父帅信任的唯一希望,现在如果半途而废,弃城而逃,就算能活着逃出去,我还有什么颜面再去见父帅。”

    袁谭铁血的言语中,隐隐也透着几分无奈,几分悲壮。

    许攸就快哭出来了,气喘吁吁的劝道:“黎阳已被围五个月之久,消息被隔绝,主公又迟迟不来救我们,说不定他已知我们的困境,想让我们弃城北撤,只是无法传入消息而已。”

    鞠义等文武,忙又跟着附合。

    袁谭却长叹一声,指着地图道:“黎阳乃河北门户,黎阳一失,陶贼的大军就可以长驱直入,直取邺城,再没有什么能阻挡他的兵锋。黎阳的存亡,可以说关系到河北的存亡,父帅怎么可能放弃,许子远,你就别再自欺欺人了。”

    袁谭道破了事实,许攸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“可是,眼下粮草已绝,将士们用不了几天就会饿死,就算大公子执意要守,又拿什么来守?”鞠义拼着力气,大声道。

    袁谭身形一颤,再次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残酷的事实面前,任何的空谈都是浮云,士卒死光了,难道叫袁谭这个光杆司令,一人来守黎阳吗?

    诸文武们顿时群起附合,个个都叫苦不迭,堂中再次掀起了突围的热潮。

    看着堂下吵吵闹闹的众将,袁谭眉头暗皱,流露着厌恶的神色,突然间大喝道:“都给我闭嘴吧,谁敢再言撤退,立斩不赦!”

    大堂中,顿时变得鸦雀无声,所有人都闭上了嘴巴,不敢再吱声,不满的目光却瞪向袁谭。

    深吸过一口气,袁谭抬手遥指堂外,眼眸中迸射着野兽般的凶光,冷冷道:“外面都摆着堆积如山的粮草,你们还怕没的吃吗。”

    堆积如山的粮草?

    众人愣住了,以为眼前的大公子是怒晕了,粮草明明已尽,别说是堆积如山,哪怕是一袋都没有。

    许攸的目光中,却陡然间掠过一丝惊色,似乎猜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鞠将军,城中还有多少刁民活着?”袁谭目光看向了鞠义。

    鞠义愣了一下,不知他这个时候,怎么突然间想起关心百姓的生死了,沉顿了一下,方道:“近月以来,已有五千多百姓饿死,除掉出逃被抓斩首的,大概还有四千百姓活着,不过这些人也只剩下一口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四千么,够了……”

    袁谭微微点头,眼中掠起意味深长的目光,“你们还记得,当初本公子说过,留着这些百姓在城中,绝不会是我们的负担吗?”

    众人越发茫然,不知他心里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袁谭深吸一口气,冷冷道:“现在,也该是这些刁民为我袁家尽一份力的时候了,就把他们统统抓回来,充作军粮,为将士们解饿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