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三百三十三章 给老子杀过河去

第三百三十三章 给老子杀过河去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樊”字战旗,插上黄河北岸,抢滩的五千将士们,士气顿时大受鼓舞。

    震天的杀声中,数以千计的梁军勇士们,争先恐后的跳下船筏,挥舞着手中的兵器,奋不顾身的向前冲杀。

    北岸沿线的河滩上,转眼间,五千梁军将士就悉数冲上,挟着震天的杀声,开始向北岸腹地冲击。

    樊哙立于河滩上,一面召唤士卒下船,一面喝斥着他们结阵,以应对袁军的趁机进攻。

    距离河滩两百步外,鞠义正驻马横刀,以一种傲然不屑的表情,冷笑着注视着梁军。

    “陶贼,你枉妄如此,今天,你的狂妄,终于可以让我鞠义一雪前耻了。”一声冷笑,鞠义手中战刀,缓缓扬起。

    身后,那一面“鞠”字战旗,如风摇动。

    河滩东侧,埋伏已久的袁谭,立时看到了信号。

    “陶贼,今日就是我重塑雄风之时……”

    袁谭眼中迸射出一丝冷绝的机机,手中大枪一招,喝道:“袁家的铁骑之士们,随我杀尽敌寇,重扬我***雄风。”

    三千列阵已久的袁军骑兵,轰然而出,掀起漫天的狂尘,沿着河滩一线向西杀来。

    樊哙的部下这时还结阵未成,此时对于登陆一方来说,正是破绽最大之时。

    “陶贼,我看你还怎么挡住我的铁骑冲击……”袁谭嘴角钩起狰狞的冷笑,杀机愈加狂烈。

    三千袁军铁骑,如一道黑色的巨剑,沿着河滩一线,向着梁军的侧面飞射而至。

    漫天的尘埃和滚滚的铁蹄,很快引起了樊哙的注意,举目一扫,立时发现了突袭而来的敌骑。

    “果然有埋伏,我就是说嘛,龟儿子们的箭雨突然间就变弱了,原来是故意放我上岸……”樊哙浓眉一皱,咧着嘴骂道。

    旋即,他举刀喝道:“全军不得慌张,右翼给老子赶快结阵,迎击敌骑冲击。”

    樊哙号令传下,士卒们匆匆结阵,只是他想法是对的,但士卒方自登岸,立足未稳,敌骑又来势奇快,根本已结阵不及。

    “杀尽敌贼,一雪前耻!”袁谭疯了似的沙哑大吼,手中大枪挟着所有的屈辱,刺向了梁军将士。

    三千铁骑呼啸而至,狠狠的撞入了梁军未结之阵,凭着强大的冲击力,顷刻间将梁军阵形掀翻。

    袁谭大枪乱舞,无情的将一名名梁军士卒刺倒于马下,用疯狂的杀戮,来洗刷他屡次被陶商羞辱的愤恨。

    樊哙见右翼将溃,只得亲提杀猪刀,带着几百亲兵杀上去,试图填封住敌骑的冲势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正面两百步外,鞠义已瞅准了时间,带着一脸的冷笑,手中大刀一扬,“步军给我进攻,辗碎敌贼——”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

    震天的杀声中,八千原本退兵的袁军步卒,如决堤的洪流般,一涌而上,从正面向着梁军杀去,片刻间,便撞入了梁军阵中。

    惨叫声,人仰马翻声,兵器的碰撞声,转眼响成一片,赤色的鲜血漫空飞舞,数千梁军和正面冲至的袁军步卒,即刻杀成了一堆。

    滚滚的鲜血尽染河滩,就连近岸一线的河水,也为鲜血所染着。

    右翼被突破,梁军士气受挫,正面敌方优势数量的步兵,又紧跟杀至,两面夹击之下,梁军很快就被全面压制,向着黄河步步后退。

    樊哙勇猛无当,拼命挥舞着杀猪刀,狂杀狂砍,刀下所斩敌卒,不知已有几人。

    只是,他个人虽勇,却无法凭借一己之力,挽回这败势。

    “梁公,我就不信你真会让我老樊来送死,我不信——”

    樊哙疯狂的咆哮,如发疯一般拼死而战,不退半步,对陶商的深深信任,激励着他全无退意,拼死的搏杀。

    南岸,驻马已久的陶商,目光穿过黄河,将樊哙军的不利形势,看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子房,你果然是料事如神,我没有看错你。”陶商非但没有丁点忌惮,反而脸上流露出欣慰的笑容。

    张良却只淡淡一笑,抬头看看日头,“时机已到,咱们的霸王差不多也该到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已经到了。”陶商一笑,手中战刀抬起,摇向了北岸西北方向。

    举目看去,只见北岸的河滩西面,狂尘遮天,正自西向东,向着正面战场袭卷杀至。

    狂尘中,一面“项”字大旗,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陶商脸上扬起冷
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节
笑,刀指敌阵,冷冷道:“就让袁谭那小子,再次享受享受胆碎是什么滋味吧。”

    北岸西面,项羽斜拖霸王长枪,金甲耀眼,纵马如风。

    身后,三千铁骑奔腾不休,正挟着猎猎的杀意,凶如猛般向着战场冲去。

    根据张良的献计,陶商料定袁谭会克制不住立功之心,便以为仗着自己兵多,可以击败他的五千渡河之军,定会主动从黎阳城出击。

    张良更推算出,袁谭贪心,根本不满足于阻击他的军队登岸,必会主动后撤,诱使樊哙登岸,再以伏兵将樊哙的五千兵马,尽数聚歼于河滩之上。

    陶商便用张良之策,给袁谭来了个将计就计,令樊哙率五千步兵佯渡黄河之时,却命项羽率一支轻骑,从上游连夜偷渡,一路马不停蹄,抢在袁谭斥候报知之前,杀至战场,给袁谭一个突然袭击。

    北岸的战势发展,尽在张良和陶商的算计之中。

    须臾间,如风而至的项羽,便率领着铁骑之士,轰然杀入了敌军侧后。

    “不好,有敌骑从后面杀来!”

    士卒的尖叫声,惊醒了正杀到过瘾的袁谭,蓦然回首,果见数不清的梁军铁骑,如汹涌的铁流一般,从他的侧后方向杀至。

    “梁军骑兵?他们是什么时候渡河的?”袁谭瞬间骇然变色,陷入惊异之中。

    正斗志昂扬,杀气冲天的袁军士卒们,几乎也在同时瞧见后阵被破,无不惊慌失措。

    当他们看到那面“项”字大旗,得知率领梁军铁骑之将,乃是项羽之时,更是肝胆俱裂,士气瞬间瓦解。

    那可是项羽啊,官渡一役,杀到他们主公袁绍跌落马下,屁滚尿流逃窜的项羽,拥有可堪比史上霸王之勇的至强存在。

    项羽的突然出现,足以令袁军丧胆。

    原本处于劣势的梁军将士,眼见自家援军,似神兵天降一般,从敌人背后杀至,则无不惊喜万分,士气骤然大涨。

    “我的梁公啊,你果然没让老樊我送死,我爱死你啦!”樊哙兴奋激动到就差哭了,杀猪刀狂舞,哈哈大笑道:“咱家梁公的援兵到了,都给老子鼓起勇气来,砍死龟孙子们,给我砍啊!”

    樊哙是斗志暴涨,杀猪刀狂舞如风,掀起漫空腥风血雨。

    梁军将士们也是士气大振,挟着愤怒的战意,疯狂反击,拼死反杀,将士气已挫的敌军杀到步步后退,几乎崩溃。

    “陶贼,你这个奸诈之徒,你竟然又……”此时的袁谭,已是惊恨懊恼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他原以为,这一次他看破了陶商的虚实,以为陶商太过自负,轻视于他,所以才敢自信的出击,想要用一场胜利来羞辱陶商,重振自己的威名。

    袁谭却作梦也没料到,陶商麾下有张良这等王佐智士,将他心中所想推算的一清二楚,正是利用了他的立功心切之心,放出诱饵,成功的诱他主动出击,却暗中却已布下了致胜之招。

    他再次被陶商羞辱!

    袁谭心中那个恨啊,恨到肺都要气炸到,恐惧感却又无法克制的升起,他知道,再战下去,他和这一万兵马,就要全军覆没在河滩。

    “撤退,快撤退!”丧胆的袁谭,哪里还顾得上什么颜面,颤声大吼中,已拨马先逃。

    袁军就此崩溃,几千万士卒,望风而逃。

    项羽岂容他们轻易逃走,率铁骑往来狂辗,杀得袁军鬼哭狼嚎,尸横遍野。

    当袁谭先逃之时,鞠义还在挥刀乱杀,当他惊异的发现,袁谭已弃他先走时,项羽的铁骑已杀到眼前。

    “该死,又中了陶贼的奸计……”鞠义咬牙欲碎,心中是又惊又恨。

    左右处,惨叫声此起彼伏,他精锐的士卒,如脆弱的麦秆一般,已被项羽的铁骑,无情的辗碎于地。

    眼见项羽杀到,鞠义就此丧胆,哪里还有当年击破白马义从的威风,只得也往北狂逃而去。

    乱军中,项羽手舞霸王枪,如斩败絮一般斩落阻挡敌卒,势不可挡,一杆大枪直向鞠义冲杀而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,是项羽那厮!”

    鞠义知道项羽有多厉害,自己绝非对手,但项羽来势太快,他想要避开之时,已无机会。

    无可选择之下,鞠义只得鼓起勇气,倾尽全力举刀相挡。

    那一柄金色巨枪,已卷着滚滚血雾,挟着涡状的刃风气流,狂轰而至。

    瞬间,刀枪相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