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三百二十九章 出征前的好时光

第三百二十九章 出征前的好时光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现下已是华灯初上,她们都以为,抱怨之人乃是貂蝉,唯有陶商知道,那具绝美的躯体内,已经是吕雉的英魂占据主导。

    “夫君,你迎娶妹妹差不多已经有半年了吧,怎么难道你们还没有圆房吗?”榻上的花木兰惊奇道。

    陶商一时尴尬,不知该怎么敷衍。

    以貂蝉和吕雉合体,这具几近于完美的娇躯,多少男人只看一眼,就会销魂失魄,拜倒在她们的厂榴裙下,陶商一再的克制,强忍到现在,有多么的不容易。

    没办法啊,谁让那坑爹的系统,把三种异象跟圆房挂钩,陶商想及早享受她们的身体,就没有三种异象,想利用三种异象,就只能往嘴里吞口水,放着那绝美的身体不能沾。

    前番官渡大败袁绍,天时和地利两种异象,可以说是发挥了不可思议的作用,还有最后一种“人和”异象没有使用,为了将来的大局,陶商才忍到现在,愣是没有敢动她们。

    吕雉和貂蝉却不知道陶商的苦衷,想着自己嫁与陶商已许久,丈夫始终却不碰自己,还以为自己没有魅力,引不起陶商的兴趣,心中岂能没有失落和暗怨。

    只是以貂蝉的性格,就算有怨言也不敢说,吕雉却就不同了,这个聪明的女人,懂得利用这个机会,吐露出心中的不满,借着众姐妹的惊奇,来向陶商施压。

    果然,花木兰这么一问,就把陶商给问住了。

    “二娘可是天下第一美人,夫君竟然能忍住不碰,夫君莫非改了性子,花花肠子都断了不成?”吕灵姬也一脸奇色,从旁打趣道。

    只是这“二娘”一出口,她才想起了不妥,想起自己跟貂蝉现在已是姐妹相称,这二娘一叫,岂不乱了辈份,显得尴尬。

    她便脸蛋顿时一红,微微扭开脸去,以掩尴尬。

    “夫君吧,我们做妻妾的,本是不该说夫君你的不是,但妹妹她这般绝色容颜,你竟然忍心让她独守空房这么久,我都替她觉得委屈了。”甘梅也替吕雉“打抱不平”。

    糜贞也叹道:“夫君啊,我们都是做女人的,能体会到被夫君冷落的哭楚,夫君既然娶了妹妹,想必也是心里喜欢她,何必这样冷落她呢。”

    几位夫人是你一言,我一语的,叽叽喳喳的把陶商给“数落”了一番,说得陶商有苦难言,只能抱着儿子苦笑。

    “各位姑奶奶,为夫也是有苦衷的啊,你们也要体谅体谅我啊。”陶商摆出一脸的委屈。

    “苦衷?”花木兰脸色蓦然一变,“夫君莫非是在战场上被伤到了那……那里,所以不行了吗?给扁神医看过没有,这可是大事,不能马虎。”

    花木兰怀孕十月,期间无法跟陶商行夫妻一礼,还以为陶商是那方面出了问题,顿时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“姐姐瞎说什么呢,咱们的夫君精力旺盛的很呢,前番出巡之前,还折腾了我半宿呢……”吕灵姬也是说话不过脑子,直接就把房中之事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话一说出口,花木兰倒是松了口气,糜贞和甘梅却不禁窃笑,看向吕灵姬的眼神中,又多了几分嫉妒。

    吕灵姬见众人眼神有异,愣了一愣,方才意识到自己口无遮拦,说了不成体统的话,顿时羞到脸畔飞晕。

    “既然夫君没问题,那为什么迟迟不跟妹妹圆房呢?”花木兰是松了口气,却又越发的不解了。

    “为夫确有苦衷,但也不是你们想的那样,这样吧,我在此保证,今年之前,我一定跟她圆房。”陶商也是被“逼”到没办法,只好做了保证。

    吕雉得到了陶商的保证,秀眉微展,却又想今年才过了一半,若是夫君年底跟自己圆房,岂非还要等上六个月,实在是难熬,不由又是幽怨起来。

    “咳咳,为夫想起来了,军中还有些要务要处理,我就先走了,木兰你好好休养,照顾好咱家小陶定,我之后再来瞧你们母子。”陶商不敢再久留,生恐被几位美人的口水仗给淹了,赶紧找借口开溜。

    “夫君啊,真是怪,放着这么大美人都不碰。”

    “他能有什么苦衷啊,就他那花花肠子,我还不了解么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整整一夏,陶商都在为北伐做着准备。

    自官渡之战后,陶商征募新兵,整编新军,短短时间内,兵马数量已增长至十万之众。

    而袁绍前番一战,仅有五万兵马逃回河北,加上他留守于四州的兵马,可用之兵最多不过九万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陶商在总兵力上,头一次超越了袁绍。

    不过陶商西面要防曹操,南面又要防孙策和刘表,分出这些兵马之后,能够用于北伐的兵力,大致与袁绍处于持平状态。

    此外,前番官渡大战,歼灭了敌军半数以上骑兵,缴获战马近万匹,再加上从辽东购来的战马,凭着这些好马,他勉强已能武装出一支万人左右的骑兵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在骑兵方面,
太古神王吧
陶商的实力已与袁绍旗鼓相当,甚至还略微超出。

    而陶商最强大的武器,就是他旺盛的士气。

    官渡击败强大的袁军,陶商威震于天下,三军士气爆涨,而大败的袁军,却一直在默默舔食伤口,低落的士气始终没有恢复。

    至于粮草方面,因是官渡之战及时结束,数以万计的青壮劳动力得以释放,重回田间耕作,没有耽误春耕,故各州庄稼长势皆不错,只等今秋粮食一丰收,陶商北伐就再也不用担心后勤粮草问题。

    现在,对于陶商来说,北伐唯一的难关,就是攻破黄河这道天险了。

    而自袁绍败归邺城后,也防着陶商北伐,一早就动用人力物力,以黎阳重镇为核心,构建了一条坚固的河岸防线。

    这一道防线,将是陶商攻取河北的最大障碍。

    陶商却自信百倍,深信就算黄河再险,也挡不住他灭亡袁绍的脚步。

    他现在所要做的,就是尽可能的让士卒养精蓄锐,待秋收之后,便对袁绍发动全面进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觉已是入秋,眼看秋粮将下,战事又将复起。

    余下的这个把月时间里,陶商停止了不断的出巡,而是留在许都的梁公府中,尽可能多的陪自己的几位夫人,享受家庭之乐。

    毕竟,这些年自己大半时间都征战在外,让几位夫人独守空房,心中也过意不去,难得有空隙,自然要好好补偿补偿他。

    且他身为梁公,光有一个儿子是远远不够,造人也是他的必修课之一。

    花园凉亭之中,陶商闲卧胡床,左右一众容貌娇好,穿着清凉的婢女们侍立于侧,为他摇扇解热。

    左边糜贞手捧夜光杯,将美酒一杯杯的喂入陶商口中,另一旁的甘梅,则为陶商剥着果子,切成一片一片,喂给他吃。

    好酒好果,醉卧花丛,美人侍奉,这日子过的当真是舒服快活。

    “禀国公,四夫人也到了。”婢女娇声道。

    陶商眼眸又一邪,扬手笑道:“快让灵姬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片刻后,吕灵姬步入亭中,盈盈一福:“灵姬见过夫君。”

    吕灵姬抬起头时,正与糜甘二女眼神相对,见得她二人也在场,顿时脸蛋一红。

    糜贞和甘梅两位夫人,也是面含羞笑,向她点点头。

    吕灵姬顿时明白了,她这位满肚子花花肠子的夫君,今天这又是来了邪性,要她们三姐妹一起伺候他。

    “灵姬,过来给为夫揉揉肩。”陶商笑眯眯的向她招手。

    吕灵姬无奈的一笑,只得提着裙角上前,伏在陶商的身后,雪白的臂儿伸起,为陶商捶揉起了肩。

    陶商则品着美酒,继续享受这份快活。

    “禀国公,萧尚书已把檄文写好,令天子盖了玉玺,方才送到,请国公过目,如果没什么问题,萧尚书就会转交给张大人,让他的细作遍散河北。”荆轲低头步入亭中,将一道帛书奉上。

    陶商便摆摆手,让荆轲将那檄文放在案上,大家一起看。

    三位夫人便凑上近前,看到那帛书之时,三人眼神皆是微微一动。

    讨袁檄文。

    这一道檄文,正是陶商给袁绍的宣战书,文中历数了袁绍罪状,声称他将以梁公身份,代天子征讨袁绍这个乱臣贼子,号召河北士民群起反抗袁绍,若有敢助纣为桀,顽抗天威者,必当诛灭。

    “萧何这根笔杆子果然不错,这道檄文写的妙极,就交给张仪,叫他复制三十万分,散布于河北诸州吧。”陶商满意的点点头,拂手令道。

    荆轲得令,便捧着檄文退走。

    “夫君要攻灭袁绍,自然是国家大事,可惜这一出征不知要多久,咱们又要跟夫君分别了。”甘梅轻声叹息,神情愁怅起来。

    “所以啊,为夫才要趁着出征前的大好时光,好好的先补偿补偿一下你们。”陶商嘿嘿一笑,大手一抡,将三位夫人搂入怀中。

    三女顺从的依偎在陶商怀里,三人知道陶商邪念又生,想要做什么,彼此对视间,脸畔不觉悄生羞红。

    三具绝美的身体,散发着淡淡芳香,香气扑息而入,搅得陶商心中的那团烈火,转眼便熊熊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“春宵一刻值千金,不好好享受这好时光,还等什么呢。”陶商哈哈笑着,便往榻上四仰八叉的一躺。

    糜贞和甘梅对视了一眼,便笑盈盈的上前,吕灵姬到底武将出身,脸皮薄一些,一时面红耳赤,不好意思上去。

    陶商却笑眯眯的向她招手

    吕灵姬无奈苦笑,也只有强按下所谓的矜持,也学着糜甘两位姐姐,凑了上去。

    亭内春色骤起。

    左右的那些婢女们,不觉已是看得面红耳赤,却只能强按着羞意,不停的为竹榻上缠绵的身体扇风。

    花丛之中,云雨再起,巫山起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