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三百二十八章 大喜临门

第三百二十八章 大喜临门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萧何进言一出,其余陈群等忠于陶商的朝臣们,给纷附合,请天子封陶商为梁公。

    伏完却脸色大变,急道:“陛下,萧何所请,万万不可啊,陶大司马非是刘氏皇族,岂能封公!”

    国公的爵位,位虽低于郡王一等,但同样拥有着建国的权力。

    汉以郡国并行,例如那陈国,名义上就是郡王的封国,而自光武以来,能有封国者。只有刘姓诸王。

    而当年王莽代汉,正是先从加封国公开始,故自光武兴以来,异姓封国公就成了一个不成文的禁忌,两百余年来,更没有一人被封国公,哪怕是那些权倾天下的外戚。

    陶商若加封梁公,就等于开了一个先例,让天下人即刻联想起,陶商就是下一个王莽。

    “这个陶商,得寸进尺……”刘协眉头深凝,暗暗咬牙。

    他此时此刻才看明白,陶商的野心比当年的董卓,曾经的曹操,都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   当年董卓权势滔天,拥有十万西凉天子,也只是县侯而已,曹操也是同样,却不想,这个陶商竟然枉想当国公。

    这也就意味着,陶商向他,向天下人发出了一个明确的信号:

    老子将来就是要代汉自立!

    “伏国丈此言差矣,正所谓天下之事,穷则变,变则通,岂能一味的因徇守旧?”萧何却不紧不慢的反驳道:“以大司马如此不世之功,别说是封梁公,就算是封个梁王也足矣,陛下若是这般守旧,只怕会寒了大司马之心,寒了三军将士之心,那时人心尽失,将会有什么后果,实在难以想象。”

    萧何这番话,明显是在委婉的警告刘协,别敬酒不吃吃罚酒。

    刘协身形一颤,眉宇间,立时闪过一丝惧色。

    想当年,董卓入京,大权在握,少帝刘辩说废就废,说毒死就毒死,可是毫不含糊。

    如今陶商的权势,比董卓过之而无不及,若他执意不听话,陶商废杀了他,别立新帝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乖乖的听话,若许还能苟延残喘几日,若执意跟陶商对着干,恐怕连明天的太阳都将见不到。

    刘协心中深深的畏惧了,沉默下来,目光悄悄的看向了伏完。

    伏完也是一脸的苦相,连连摇头,显然也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沉默许久,郁闷了许久,刘协只能佯装出一副笑脸,“萧爱卿言之有理,陶卿劳苦功高,朕确实当重重加封于他,朕这就下诏,封他为梁国公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,萧何便携天子之旨,前往大司马府宣旨。

    府中,陶商和谋士武将们,早已提前得到了消息,早就已准备好,萧何当着谋臣武将的面,向陶商宣读了天子之旨,正式加封陶商为梁公。

    圣旨宣读完毕,整个大堂陷入欢腾之中。

    陶商进封梁公,意味着他们这些誓死追随的谋臣武将,水涨船高,也能在陶商的国中谋取爵位食邑。

    官位可以因年龄而卸任,爵位和食邑,却能子子孙孙传下去,世代永享不尽。

    这些文臣武将之们,之所以追随陶商,最初是出于系统的召唤,但他们却不是没有生命的机械人,有着自己的思想,有着追求荣华富贵的野心。

    陶商进封梁公,意味着向皇帝的宝座,又迈进了一封,他们世代永享富贵的野心,自然也随之更进一步。

    诸将为之沸腾,陶商进封梁公的好消息,自然也很快传遍了三军将士。

    将官们可以封官进爵,他们这些小卒好歹也能喝口汤,赏赐些金帛酒肉自然是少不了的,焉能不为之欢呼。

    “天子加封本公为梁公,多亏你从中进谏了。”陶商向着萧何赞赏道。

    萧何忙一拱手:“梁公言重了,梁公现在的名位,乃是一手挣得,属下也只是顺水推舟而已,换作是旁人,天子也同样会答应。”

    陶商一笑,又道:“天子当然不舍得给我加封梁公,这是他畏于我的军威权势,才不得不屈人,他打心眼里必定是很不满。”

    “不满是肯定的。”萧何不以为然一笑,“不过那又如何呢,梁公的实力已达到这个地步,天子纵有不满,也只能打掉了牙齿,往肚子里吞血。”

    萧何倒也是个现实的人,话说的虽然有点残酷,却也是实情。

    陶商深以为然,不由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萧何又道:“梁公如今已稳据中原,人心尽附,为今之计,当尽快扩军备战,只待今秋粮草一下,便大军北上,攻取河北,到时候两河皆在梁公之手,便可再进一步,别说是封王,就算是……”

    萧何并未言尽,只微微而笑,言下之意,却已明了。

    陶商心领神会,胸中豪情狂燃,不由放声大笑,挥手喝道:“来人啊,给本公大摆酒宴,今晚我们要痛痛快快的喝,不醉不休!”

    当晚,一场盛大的庆贺之宴,便在梁公府中进行,一众文臣武将们,喝得好不痛快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酒肉也被送往诸营之中,三军将士也尽能跟陶商一同分享喜悦。

    这一晚,是整个陶商集团的狂夜之夜。
晚清之乱臣贼子全文阅读


    痛饮一晚,次日天一亮,陶商便发出诏令,向中原诸州宣布自己建立梁国,进封梁公的消息。

    这诏令一出,中原沸腾。

    此时的陶商,击败袁绍之后,威望已达到了顶点,再经过一番对世族豪强反对者的屠杀,整个中原诸州,反对势力基本已被肃清,各州士民无不归附。

    故是陶商进封梁公的消息一出,诸州是一片欢腾,各郡国官吏纷纷上表,表示拥护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官吏豪强,原本一些持观望态势的名士们,也纷纷出仁仕,为陶商效力,想从陶商这里,为自己的未来分一杯羹。

    一时间,陶商是风光无限,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。

    整个中原的大势,对陶商越来越有利。

    进封梁公的陶商,却还保持着几分冷静,他深知什么王侯将相的头衔,统统都是虚的,决定一切的,还是手里的拳头。

    乱世争雄,就如逆水行舟,只有不断的变强,才能笑到最后。

    况且,袁绍虽已败归河北,但他到底家底雄厚,若假以时日,未必不能恢复元气,重新对自己构成重大的威胁。

    陶商可不打算给袁绍这个机会,他要趁着袁绍元气未复之时,就挥师北上,一举灭掉袁氏,夺取河北。

    于是,在进封梁公后未久,陶商就传下诏令,命诸将抓紧时间训编士卒,令萧何尽可能多的调集粮草,并命沿河诸地打造舟船,准备为北渡黄河做准备。

    陶商则是一刻也不敢闲着,连日巡视于诸地,视察农桑,以及士卒的训练情况。

    时间飞快,不觉之中,已是夏末秋至。

    这日陶商正于许都郊外,视察着庄稼种植情况,荆轲飞马而来,惊喜的叫道:“恭喜主公,主母已于昨日为主公诞下一位小世子。”

    花木兰生了!

    陶商先是一怔,旋即陷入了狂喜之中,大笑着拍马飞奔,直奔许都而去。

    想当初官渡之战前,花木兰就已有身孕,官渡交锋近七个月,再加下这两个月,算算时间,花木兰也确实是这几日应该生产。

    陶商只是因为忙于为北伐做准备,长时间的巡视于田间军中,未能陪在花木兰身边,才有所忽视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花木兰不知不觉的就生了,而且还给自己生了一个儿子。

    陶商是人逢喜事精神爽,当晚连夜赶路,马不停蹄的赶回了许都。

    顾不得一身的风尘,陶商径直入梁公,大步流星的就直奔后府的内室而去,方一入院,他迎面就撞上了甘梅。

    “木兰呢,她们母子人呢?”陶商兴奋道。

    甘梅抿嘴一笑,“夫君怎么才回来,还好姐姐跟小世子都平安,现在正在房中休养呢,夫君还不快去。”

    陶商激动的满脸喜欢,赶紧大步流星的冲了进去,甘梅摇头一笑,也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深吸过一口气,陶商迈入了那间热闹的房中,转过屏风,便瞧见脸色苍白,气血虚弱的花木兰,正躺在榻上。

    “夫君……”花木兰一见陶商,苍白的脸上顿露笑容,就想起身相迎。

    “环儿,你才刚刚生下孩儿,身体正弱着,赶紧躺下。”陶商几步上前,忙将花木兰按下,“扁鹊呢,还不快他来,给夫人瞧瞧,别落下什么病根。”

    “瞧你急的什么似的,我也是上阵杀敌之人,哪有那么娇情,扁神医已经给我看过了,没什么大碍,只消休养个把月就无事了。”花木兰嘴上娇怨,脸上却是一副甜蜜,显然丈夫的关心,让她心喜不已。

    “儿子呢,还不快让我这当爹的看一看。”关怀过老婆,陶商才想起了新出生的儿子。

    旁边的甘梅一笑,忙令乳母将小世子抱了来,陶商心中激动,迫不及待的就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糜环浅浅一笑,但叫乳娘将小公抱来。

    怀中那胖嘟嘟的婴孩,一张可爱之致的小脸,正呼呼大睡,叫隗商看得是爱不释手,更是看的心潮澎湃,激动不已。

    “夫君,你还没给咱儿子起个名字呢。”榻上的花木兰笑道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,是得起个名字,叫什么呢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抱着儿子走来走去,若有所思,沉吟半晌,忽然眼前一亮,“就叫陶定吧,寓意待他长成人之时,天下大定,四海升平。”

    “天下大定,四海升平,陶定……嗯,是个好名字。”花木兰又笑了,苍白的脸上也浮现几分血色。

    陶商是小陶定喜爱之极,抱在怀里是亲了又亲,疼了又疼。

    花木兰也开心,便对糜贞等人道:“几位妹妹,你们瞧瞧夫君有多喜欢小孩子,你们也要加倍努力,给夫郡多添几位小公子才是。”

    众女脸畔顿时飞红,各自抿嘴浅笑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想啊,可惜也要有姐姐这样的好福气,好运气才行啊。”糜贞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各位姐姐们至少还有机会,夫君连碰都不碰我一下,我哪里会有给他生儿育女的机会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分明含有怨意,众女神色一动,皆是回过头去,却见抱怨之人,正是五夫人貂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