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三百二十七章 不世丰功

第三百二十七章 不世丰功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秣陵,孙军大营。

    中军大帐内,孙策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地图,兴致勃勃的听着周瑜滔滔不绝的比划着战略未来。

    “陶商跟袁绍已僵持了六个多月,据细作回报,他的粮草已将尽,军心不稳,我估计最多于支技一个月,就要被袁绍击破。”

    说着,周瑜将手又移向了东南方向,“一旦陶商在官渡失败,其麾下诸州必然人心瓦解,为保许都,他定会抽调徐扬之兵西去,这个时候,正是我们大举北进,夺取淮南,进据徐州之时,兵锋指向中原之时。”

    周瑜洋洋洒洒,俊美如玉的脸上,尽是自信,仿佛对自己的判断自信之极。

    孙策也不住的点头,仿佛已看到了一片光明的蓝图。

    正当二人谋划的自信之时,亲兵匆匆而入,将一道帛书奉于了孙策。

    孙策开始也没当回事,只随手展开,不以为然的瞄了一眼。

    只一眼,他英武的脸庞,却骤然骇变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孙策的口中,用极尽惊骇的语气,迸出了四个字,英武的脸上瞬间掠上了匪夷所思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,伯符为何这般惊讶?”周瑜不解笑道,还有些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孙策骇了好一会,方才将激荡震惊的情绪,稍稍压制下来,长长的叹了一声,将那道情报示于了周瑜。

    周瑜接过情报,同样只看一眼,俊美如玉的一张脸,瞬间充斥愕然,那般表情,仿佛见到了鬼一般。

    情报上的内容,正是官渡之战的结局:

    袁绍粮草被烧,军心瓦解,陶商一举击破其十万大军。

    胜负已分!

    速度比周瑜预想的,只提前了一个月,结这结果,却大出周瑜的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无论是他,还是孙策,都一致的认为,袁绍实力太强,陶商能撑六个月已经是不小的奇迹,最终必败无疑。

    他二人却作梦也想不到,战争到最后,竟然发生了戏剧性的突变,本是粮草充足的袁绍,反被陶商一把火烧尽粮草,最终以惨败收场,狼狈不堪的逃回河北。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,绝不可能,一定是哪里出错了?”周瑜狂摇头不止,死也不愿意接受这样骇人的事实,俊美的脸上,甚至还流露出了几分羞愤之色。

    这也难怪,他如此自信的认定陶商必败无疑,陶商却用一场奇迹般的大胜,狠狠的打了他的脸,江东美周郎颜面受损,不受刺激才怪。

    “事实如此,由不得你我不承认啊……”

    孙策却是感慨万千,无奈的一叹,“这个陶商,能凭四万兵马,击破袁绍十五万大军,看来我们当初都小看了他,此人当真乃绝世枭雄,绝不可再小视,我们趁机攻取淮南的战略,看来也要调整一下了。”

    周瑜脸色变色不定,如水的眼眸中,惊骇与茫然,依旧久久不散,一时陷入了失神中难以自拔。

    这时,帐外亲兵却匆匆而入,拱手道:“禀主公,帐外有人自称是襄阳庞士元,想要求见主公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中原,白马渡。

    陶商屹立于渡头,远望对岸,只见最后一批袁军战船,正载着几千敌军败卒,向着对岸仓皇逃去。

    回望南面,从白马到官渡,一条长长的血路,一眼望不到尽头。

    这几百里的路上,遍地都是袁军的尸体,丢弃遗留下来的军械旗鼓,不计其数,足够陶商再武装出一支五六万人的大军。

    最终计点战损,从最初的白马之战,到最后的官渡决战,陶商自己总计死伤了一万多兵马。

    袁绍方面则是损失惨重,士卒死伤近七万,降卒竟也有三万之众,只有不到五万兵马,狼狈不堪的逃回了北岸,十五万步骑大军,损失近三分之二,可谓名符其实的惨败。

    这一场仗下来,袁绍可谓是伤筋动骨,元气大伤,至少三年之内缓不过劲来,休想再挥师南下。

    于陶商而言,以弱胜强,羸得这场生死大战后,终于可以稳坐中原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则是,这一战,打出了他的威风,更打实了他“天策真龙”,“圣人转世”的身份。

    军事与政治上,陶商已获得了双双的大胜。

    “大司马,我军士气正盛,干脆一鼓作气杀过河去,夺了河北,灭了袁绍那条老狗。”身边,杀意未尽的樊哙,亢奋的哇哇嚷嚷。

    陶商瞟了他一眼,无奈的摇头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笑啥啊,老樊我说得不对么?”樊哙挠着头嘟囔道。

    “你个吃货,整天就知道吃,什么时候能动动脑子啊。”陈平灌了口酒,笑着解释道:“袁老贼虽败,却好歹有五万兵马逃过了黄河,加上他留守的兵马,至少还有七八万兵马,我军虽胜,将士们疲惫却已极,数量也只有不到四万,粮草也消耗几近,又有这么一条茫茫大河挡路,你觉得我们有一鼓作气灭了袁绍的实力吗?”

    陈平一席话,说得樊哙恍然大悟,哑口无言,只能不好意思的憨笑。

    “一口气吃不成胖子,灭袁绍是一定的,但也得等我们消化了官渡的胜利果实之后才行,现在嘛……”陶商拨马转身,“先痛饮他三天三夜,好好庆贺这场大胜吧。”

    陶商留养由基率数千精兵守白马,当晚痛饮一场后,便率大军南下。

    两天后,陶商抵达了陈留,与吕灵姬所率的后军会合,并于帐中提审了被俘的魏续。

    吕布为什么会没死,又为什么会从寿春逃往河北,去投靠了袁绍,这是一直困扰陶商的疑惑,现在也只有从魏续身上,才能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“魏续,老实交待吧,你和吕布怎么会在袁绍的麾下,敢少说一个字,别怪我下手残暴。”陶商
邪魅天尊,狠狠爱!txt下载
俯视着跪伏于地的魏续,冷冷喝道。

    魏续忙惶恐道:“罪将不敢,罪将一定如实交待。”

    当下魏续便将来胧去脉,不敢有一字疏漏,全盘的道了出来。

    原来当日寿春之战中,吕布被陶军的天雷炮伤到了头颅,造成了大脑的创伤,失去了绝大部分的记忆,只记得陶商是他的切齿仇人,他要杀陶商报仇。

    魏续便带着吕布,化妆成平民百姓,逃出了寿春城,一路逃往河北,投奔了袁绍。

    起初袁绍也不信吕布,对其多方猜忌,并软禁于邺城一处密宅,经过数年的观察,袁绍才确信吕布失忆,放松了戒心,并收吕布为义子。

    至于吕布为什么会戴面具,则是当初袁绍想杀陶商一个措手不及,却不想陶商军中,竟然会存在项羽这样的高人,令袁绍的图谋破灭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全部过程,罪将句句属实,求大司马饶命。”魏续颤声哀求,以头伏地。

    陶商此时才恍然大悟,心中感慨万千,想不到堂堂天下第一武将,竟然落到了失忆的地步,再次沦落到给别人当儿子,充当马前卒的境地,当真是叫人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不过吕布失了记忆,连自己的女儿都不记得,却牢记着要杀陶商,可见他对陶商的仇恨,已根深蒂固到了何等地步。

    “灵姬,真相你都听明白了吗?”陶商看向了吕灵姬。

    此时的吕灵姬,已暗咬着朱唇,俏脸上涌动着一副恨其不争的神色。

    陶商知道她此刻的心情, 她看来,虽对吕布恩断义绝,但到底吕布是她的父亲,她宁可当初吕布战死在寿春城,还能死得其所,保住些许风骨,也好过现在又一次给别人当儿子,如行尸走肉一般活在世上,给袁绍卖命。

    “把他带出去吧。”陶商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荆轲向亲兵一使眼色,左右士卒上前,将魏续拖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夫君,你什么时候北伐河北,我要亲自帮他解脱。”吕灵姬深吸一口气,郑重其事道。

    帮他解脱么……

    陶商明白了她的意思,遂轻叹一声,将她揽入自己的怀中,宽慰道:“放心吧,你的心愿为夫定会让你完成,待今秋粮草一下,就是我陶家军北渡黄河,攻灭袁绍之时。”

    吕灵姬点点头,眼中的怒火稍稍收敛,心中却已迫不及待的杀往河北,将那具行尸走肉,从袁绍的手中解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春末之时,陶商率得胜的大军,还往许都。

    以四万之兵,击溃袁绍十五万大军,陶商可以说是一手缔造了令天下人震惊的奇迹。

    陶商之名,已是威震天下,令所有人都为之畏惧。

    兵还许都之后,陶商头等大事,自然是封赏有功之臣,众多参与官渡之战的文臣武将,三军将士们,皆大获封赏,万军万鼓鼓舞。

    第二件,自然就是大开杀戒。

    汝南、陈国等响应袁绍,扰乱后方的世族豪强们,皆将受到最严酷的杀戮打击。

    陶商人一回许都,便派出樊哙等大将,率精兵开赴汝南等郡国,扫荡那些胆量响应袁绍,反对自己的豪强,满门皆灭,一个不留。

    陶商才不会学那些虚伪的假仁假义,他可是有仇必报,这些人在自己最危难的时候跳出来,给自己制造麻烦,现在后悔已晚,陶商就是要用他们的鲜血来立威,让那些心怀不臣者知道,跟自己作对会是什么下场。

    一时间,中原诸州杀戮再起,数十户世族豪强首犯被陶商连根拔起,抄家灭族,近百余户的从犯,则充军的充军,流放的流放,其门下数万僮客,皆被解放了出来,转为了国家编户。

    这一场南北的决战,陶商不仅击败了袁绍,也趁机看出了谁是怀有异心之徒,正好将之一并铲除,更加稳固了他在中原的统治。

    紧接着,陶商又上表天子,表奏自己击败袁绍的丰功。

    身为汉朝大司马,战争结束后,陶商当然有义务向天子回报,但这只是明面上的意义,隗商内心中的目的,则是要向天子索取封赏,逼其给自己加官进爵。

    此时的朝廷之上,董承等一众保皇派,当年已被陶商诛杀大半,忠于天子的朝臣只寥寥无几,以萧何为首的朝臣,大多数都已经是陶商的人,陶商上表一道,众臣自然是一力主张对陶商大加封赏。

    皇宫,金殿。

    刘协盯着手中陶商的上表,眉头深凝,眼中闪烁着不易觉察的厌恶。

    他明明知道,陶商这是在向他炫耀功绩,逼他加官进爵,他却只能隐忍。

    没办法,朝堂之上大多是陶商的人,御林军也受陶商控制,他的一举一动都在陶商控制之中,只能忍气吞声。

    盯了上表许久,刘协暗暗的吐了口气,问道:“诸位爱卿,大司马击败袁绍,保全了社稷,诸爱卿以为朕当如何赏他?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萧何便出班,拱手道:“微臣以为,大司马功高盖世,有救天下于水火之功,陛下当对大司马加官进爵,方能彰显大司马之功,更能显示陛下有功必赏的恩德。”

    听到加官进爵,刘协眉头微微一凝,向自己的岳丈伏完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伏完会意,当即出班道:“陛下已封他为大司马,睢阳县侯,已是位极人臣,封无可封,老臣以为,现在也只能多赏金帛,以慰大司马劳苦功高。”

    “区区金帛,焉能彰显陛下爱臣之心。”萧何当即反对,高声道:“微臣以为,陛下现在只有加封大司马为梁公,方才配得上大司马不世丰功。”

    梁公!

    萧何这进言一出,大殿之上,忠于刘协的保皇大臣们,无不哗然。

    龙座之上,本就愁眉苦脸的刘协,身形也剧烈一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