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三百二十六章 天下震惊

第三百二十六章 天下震惊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陶商一路北追,连战一晚的诸将士们也不顾疲惫,跟随着陶商疯狂追击。

    阳平城、陈留城、封丘城……

    一座座的中原城池,被陶商兵不血刃的收复,陶商势不可挡的大军,一路把袁绍赶出了中原,追至了黄河南岸。

    陶商在穷追,袁绍却如受惊的羔羊,一路狂逃。

    袁绍是一路狂逃数百里,不敢有一丝毫喘息停留,一口气从官渡,直接逃到了白马城。

    本是押解着新征粮草,赶至北岸黎阳的审配,闻知袁绍兵败,急是派船前来接应,将惊魂落魄的袁绍接回了黄河北岸。

    身心严重受损的袁绍,在左右诸将搀扶下,颤巍巍的步下战船,踏上了黄河北岸。

    当他的脚踏上北岸土地的那一刻,袁绍才长吐了一口气,终于感受到了一丝踏实,惶恐的惊绪方才渐渐平伏。

    心情平伏的袁绍,回头向着南岸望去,却见数万袁家败兵,已密拥于渡头一线,正争先恐后的抢上船只,想要逃回北岸。

    “快,把所有能用的船只都调往白马,一定要尽可能的把士卒们接回来。”袁绍即刻下令。

    官渡的十万大军已灰飞湮灭,死伤加上投降陶商之军,近有五万余人,能活着逃到白马一线的兵马,不足一半。

    这五万兵马,皆乃精锐之士,现在已成了袁绍全部的家底,如果不能顺利接回北岸,陶商的大军趁势渡,他拿什么来抵挡。

    他的河北四州虽然家大业大,丁口众多,用不了数年,他足可再征出一支十万大军来。

    可惜,重整旗鼓需要的是时间,现在这五万兵马,就是他的救命稻草。

    好在袁军逃跑太快,陶商一时片刻还没有追至,看着一船船的士卒被救回北岸,袁绍一颗心才渐渐安稳下来。

    远望着南岸,任由冰冷的河风吹动着残躯,袁绍苍老灰暗的脸上,尽是失落和悲愤。

    十余万精兵,天下第一大诸侯的荣耀,一统天下的梦想,统统都随风而去,被那个可恨的奸贼击碎了……

    “我袁绍,竟然被一介寒微小贼,败到这般地步,苍天啊,你真是有眼无珠啊……”袁绍悲愤失望,仰天大骂。

    许攸、逢纪、郭图、颜良、鞠义,无论是汝颍一派,还是河北一派,如今皆沉浸于大败的羞愧之中,黯然无语。

    “主公,胜败乃兵家常事,我军虽败,却还有四州在手,假以时日,必可卷土重来,主公切莫太过悲愤,伤了身体啊。”审配劝解宽慰道。

    一众谋士中,只有他没有参与官渡之战,现在也仅是他有资格来宽慰袁绍,其余谋士们皆不敢开口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对,我还没有败,陶商,我与你的账还没有完!”

    袁绍暗暗咬牙,精神稍稍振作,深深的看了一眼南岸,扬鞭指道:“我袁绍在此发誓,有朝一日,我一定会再杀过黄河去,一定!”

    说罢,袁绍再无多言,拨马转身,向着邺城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袁绍率领着败军,先行还往邺城养伤,却令审配率一万生力军,留守于黎阳,一面接应南岸之兵渡河,一面防范陶商趁机过河,兵犯冀州。

    “幸亏大哥料事如神,料到袁绍必会大败,提前请了押解粮草的差事,才不致于身陷险境。”见得四下无人,关羽才敢恭维道。

    刘备嘴角微微一动,眼中掠过一丝得意,却又怅然起来,怔怔的望着南岸出神。

    就算逃过一劫又如何,袁绍大败,陶商已坐稳中原,他想借袁家之手,重返中原的梦想就此已是破灭。

    “大哥,那咱们现在该咋办啊?”张飞道。

    “先跟着袁绍回邺城,然后再做打算吧。”刘备叹了一声,拨马也向北而去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地步,刘备也只恨自己智谋不足,虽有宏图大志,可惜却力不从心,不知如何破解现今的困局。

    一路无话,三兄弟默默的回往了黎阳城南的自家营盘。

    刘备一路都眉头紧皱,苦思着破局之策,将近大帐之时,亲卫统领陈到迎了上来,拱手道:“禀主公,有位自称叫诸葛孔明的年轻先生想要求见主公,已经在帐中等候多时。”

    “诸葛孔明……”刘备从神思中醒来,听着这个陌生的名字,一脸的茫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官渡决战当天,密布于中原的各路细作,便将飞马加鞭,将决战的结果情报,送往了天下各地。

    陇西,冀城,曹军大营。

    此时的曹操,已用了半年的时间,收拾了关中诸路西凉诸侯
掠天记无弹窗
,收降了马腾一族,稳据关中。

    眼下,他已率军进抵陇西,准备击灭最大一路不肯臣服的西凉诸侯韩遂,只要灭了韩遂,就能扫清陇西和凉州,将雍凉之地,尽纳入自己的实际掌控之中。

    曹军本是连战连捷,但一道来自于中原的情报,却给了他们精神一记重拳。

    中军大帐内,此刻已充斥着惊叹,哗然,还有种各样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曹营上下,谋士武将们,尽皆为官渡大战的结果,大跌眼镜。

    上首处,曹操手拿着那道情报,眉头暗凝,焦黄的脸上,也无法克制惊奇。

    别说是贾诩和荀彧这样的顶级谋士,就连曹操本人,对这场战争的结果,也完全出乎意料。

    曹操着实不敢相信,袁绍十五万步骑大军,就这样被陶商杀到惨败,狼狈不堪的逃回了河北。

    奇迹!

    这样的结果,只能用奇迹二字来形容。

    “这个陶商……”曹操将情报扔在了案上,深陷的眼眶中,燃烧着几分厌恶。

    袁绍的失败,固然让曹操失望,但令他真正不爽的是,自己重回中原的战略成了泡影。

    “袁绍虽败,但实力尚存,陶商必不敢轻易西犯关中,相信数年之内,攻灭袁绍才是他的重中之重,这对于我们来,勉强是个好消息吧。”荀彧宽慰道。

    “文若言之有理。”曹操微微点头,却又道:“只是这样一来,陶商必会坐稳中原,成了气候,那时就算我们全据雍凉,想要东进中原,也未必容易。”

    曹操眉头微凝,一时有些怅然。

    “主公何必苦恼,凭雍凉之中,自然是不足以杀回中原,但主公不要忘了,近在咫尺之处,还有另一片沃土为主公准备多时。”

    一阵轻咳,一个自信却又虚弱的声音响起在耳边,众人抬头看去,却见郭嘉在书僮的搀扶下,步入了大帐。

    自当年中原之战,郭嘉气血攻心,一病不起来,经历了一年多的调养,终于是勉强恢复了几分元气,今日就是他重新登场之时。

    “奉孝怎么来了。”一见郭嘉,曹操就眉开眼笑,忙叫给郭嘉看座。

    见得郭嘉坐定,气息平伏,曹操才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奉孝方才所说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郭嘉便又站了起来,走到壁上所悬地图前,比划道:“雍凉之南,益州之地,沃野千里,天府之国,丁口何止百万,张鲁刘璋皆乃平庸之徒,自守之贼,主公平定韩遂之后,再挥师南下,必可轻易将益州纳入版图,介时凭雍凉骑兵,再加上益州的粮草,挥师东进,难道还怕灭不了陶商吗?”

    益州!

    曹操身形震动,一跃而起,目光紧紧的盯向益州所在,眼神中兴奋越来越浓,如同猛然省悟一般。

    “益州确实富庶之地,当年汉高祖凭其成就大业,如今张鲁平庸,刘璋暗弱,确实乃可取之地。”荀彧也点头道,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曹操的精神,愈加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程昱却道:“张鲁和刘璋虽然平庸,但蜀道艰难,阳平关和剑门关皆有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之险,想要攻取,未必就那么容易。”

    程昱一席话,又给曹操稍稍泼了些冷水。

    郭嘉却淡淡一笑,指着汉中方向道:“近日嘉有细作回报,称汉中出了一个自称叫作陈胜的豪杰,极善于蛊惑人心,不少五斗米教徒已转投他门下,嘉料那张鲁必不能容忍,用不了多久,汉中必然内乱,此正主公趁乱夺下汉中之机,只要汉中拿下,何愁西川不破。”

    陈胜?

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,众人眼神皆是一变,不禁目露奇色。

    陈胜不是秦末首义之王么,怎么汉中竟然也会出现一个同名同姓的豪杰,而且跟陈胜一样善于蛊惑人心。

    众人只知陶商麾下,藏了许多奇人异士,惯会冒充古人之名,怎么陶商这种作法,已经在汉中也流行起来了么。

    虽有怀疑,但郭嘉洋洋洒洒一番话,也足以令曹操豁然开朗,仿佛于黑暗之中,终于看到了一线曙光一般。

    沉吟许久,曹操紧皱的眉头尽展,豪然一笑,“我的奉孝又回来了,这才是那个鬼谋郭奉孝啊。”

    郭嘉也是一笑,却拱手道:“主公言重了,当年嘉太过轻视那陶商,故才会屡屡献计失败,如今也算是嘉将功补过吧。”

    “陶商,我曹操承认,之前我们都小看了你,你能夺我中原,又大破袁绍十五万大军,确实是当世奇才,可惜,我曹操不是那么轻易服输之人,你我之间的恩怨,还在后面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