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三百二十五章 竟然是他

第三百二十五章 竟然是他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果然是他。

    那张脸,虽疤痕累累,却并未掩盖其真容,陶商一眼便认他是谁。

    吕布!

    没错,那铁面人,正是武道天下第一的吕布。

    吕灵姬的猜测,果真得到了证实,这个铁面人,竟然真的是吕布。

    自寿春一役,吕布集团破灭后,陶商就没有发现吕布的尸体,自那以后,数年之间,他也从未听说过吕布的消息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以为吕布已死,唯有陶商,却隐隐总有种预感,吕布并没有死,也许他正躲在某一个角落,舔食着伤口,准备卷土重来,找自己报仇。

    现在,铁的事实证明,陶商的预感是正确的。

    但令他感到惊异的却是,吕布竟然投入了袁绍的麾下,竟还将袁绍认为了义父,为其卖命。

    当年的袁绍可是想杀他啊,吕布就算投奔谁,也不该投奔袁绍啊。

    至于袁绍,疑心病那么重,当初就想除掉吕布,以绝后患,现在怎又反而会收吕布为义子?

    丁原和董卓的前车之鉴,难道袁绍就全然不顾了吗?

    种种的困惑,瞬间浮现于陶商的脑海,令他一时无法想通,看来也只有吕布亲口解释了。

    陶商遂按下狐疑,勒马于两人战团七步之外,冷笑道:“吕布,多年不见,我们又见面了,没想到你又认了袁绍做义父,你这喜欢当儿子的老毛病,还是没有改啊。”

    雷鸣般的嘲讽声,穿过血雾,刺入吕布耳膜。

    激战中,吕布寻声瞟去,一眼便也认出了陶商,蓦然间,眼珠暴睁,无尽的怒火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陶商的出现,仿佛刺激到了吕布的某根神经,令他瞬间就陷入了跌获状态中,隐藏于心底的复仇怒火,如沉寂的火山般,瞬间爆发。

    “陶商,我要杀了你,我要杀了你——”

    突然间,吕布如同被激怒的怪兽,疯狂的咆哮怒叫,强攻项羽几戟,便想拨马向陶商杀来。

    吕布武道那可不是闹着玩的,以其现在的癫狂状态,恐怕一招就能秒杀了陶商。

    陶商却巍然不动,没有一丝的忌惮。

    有霸王项羽在,有什么好担心。

    果然,项羽眼见吕布欲伤陶商,大喝道:“就算你是吕布又如何,有我项羽在,你还想伤我家主公不成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项羽霸王斜击而出,抢先一步封了吕布去路。

    枪锋锐利,吕布若想强行而走,势必会为所伤,不得之下,吕布只能回戟相挡。

    转眼间,项羽凛烈的枪式,便如漫天闪烁的金虹,狂轰向吕布,将他重新又逼回了战团之中,令他无法去杀陶商。

    交手十余招,吕灵姬飞马赶到,兴奋叫道:“夫君,你猜我在乱军中捉到了谁?是魏续那厮,没想到他还活着,竟还悄悄的投奔了袁绍老贼。”

    魏续,就是那个和吕布一起,在寿春之战中失踪的那个家伙。

    陶商微微点头,将刀锋向前一指,“活着的可不止魏续一人,夫人,还真给你说中了。”

    吕灵姬一怔,顺着陶商刀锋所向望去,当她认出吕布之时,蓦然间花容大变,一时间惊到愕然无语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竟然真的还活着呢。”吕灵姬声音颤抖,花容惊异,显然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是啊,他还活着,真是个不大不小的惊喜呢。”陶商轻声一叹,目光看向她,“我现在关心的是,夫人你的立场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吕灵姬秀眉微微一蹙,她自然听得懂陶商言下之意。

    吕布乃是她的父亲,陶商却又是她的丈夫,更是她曾经的敌人,现在吕布还活着,她到底要站在哪一边。

    “当年他无情无义,不顾我的生死,我早已跟他断绝了父女情绪,今我已是夫君的女人,自然是站在夫君的这边。”吕灵姬却毫不迟疑,语气坚定的回答。

    她的回答让陶商很满意,陶商也看得出来,她所言是发自内心,并非是一时的敷衍。

    陶商却非是铁血无情之人,也不愿看她父女相残,遂叹道:“他到底是你的父亲,你去招降一下他吧,若他能归降,自然是再好不过。”

    吕灵姬星眸一亮,似是对陶商的话颇为意外,不禁眸中闪过一丝感激之色。

    她便拨马上前几步,大声道:“父亲,不要再替袁老贼卖命了,归顺夫君吧,他乃天策真龙,圣人转世,只有效忠于他,我们吕家才有出路。”

    战团中的吕布,却毫无动容,甚至眉头都没有皱一下,对于她的这番喊话,没有丁点反应,好似根本就不认识她一般。

    吕灵姬秀眉一凝,回头看了陶商一眼,眼神茫然。

    “连自己的女儿都叫不醒你,好吧,就让我的刀锋来叫醒你。”陶商鹰目一凝,杀机凛露,
超级传功吧
纵马舞刀狂杀而上。

    瞬息间,陶商如黑色的旋风杀至,手中战马撕破血空,挟着滚滚的狂力,轰向吕布后背。

    正自激战中的吕布,感知后方杀气袭来,急是勉力逼退项羽一招,反手一戟荡出。

    哐~~

    火星飞溅,一声猎猎激鸣。

    瞬息间,陶商感觉一股大力,顺着刀柄灌入身体,搅得他血气翻滚,连吸数口气方才压制下去。

    满百的武力值,当真是非同一般,虽只比霍去病这等97的武力值,只高出了3点,但强悍程度,却远超于3点,已达到了境界上质的差距。

    吕布这一戟,虽只分出一成的力道,却也足以压制陶商,震到他气血激荡。

    “果然不愧是吕布,可惜,有项羽在,我看你能撑多久……”陶商嘴角扬起傲然冷笑,气血一平,战刀旋即再攻而出,当头斩向吕布。

    就在同一时刻,项羽低啸一声,猿臂爆涨抖动,手中霸王金枪挟着雷霆之力,狂轰而下。

    一刀一枪,几乎同时袭至。

    吕布不及多想,只能急提一口气,用尽生平之力,高举画戟相挡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天崩地裂的巨响声中,三柄兵器轰然相撞,震出的冲击波,如无形的气团爆炸一般,四面八方的扩散开来,将方圆四丈之内的士卒尽皆掀翻在地。

    就连吕布所坐,那可载千斤的幽州良驹,也被压震到四蹄微微一屈,几乎要承载不住。

    马上的吕布,更是被两柄兵器压到双臂急屈,陶商手中的刀锋,甚至都要斩中他的肩甲。

    纵横天下,无敌于世的吕布,生平头一次,竟被压制到这般地步。

    他武力本就与项羽不相上下,高手过招,争的是一分一毫,现在突然多出陶商这么一个对手来,虽武力远逊于吕布,但与项羽合力的威力,却足以令吕布难以支撑。

    吕布怒了,被压制到这般地步,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咔咔咔!

    筋骨爆涨之声大作,吕布一双手臂已膨胀到了极致,几乎要崩裂般,咬牙一声嘶吼,画戟奋力向上扛去。

    “陶商,我要杀了你——”使出吃奶的劲逼退二人,吕布一声愤怒的咆哮,画戟朝着陶商就反杀而去。

    “我倒要看看,你怎么杀我。”陶商却丝毫不惧,一声冷笑,扬刀从容迎击。

    项羽霸王枪也电射而出,挟着涡状的血色气流,狂刺而出。

    震天的激鸣声中,三柄兵器再度相撞。

    陶商与项羽各自只是微微一震,吕布却是身形剧震,胸中气血翻滚,呼吸骤然加剧。

    不待他喘息时,陶商和项羽的招式,已如狂风暴雨般袭来,将吕布包裹漫空的流光铁幕之中。

    十招走过,吕布已全面陷入下风之中。

    不光吕布激战不利,左右的袁军士卒,也被杀得是血流成河,望风而溃。

    眼见己军败溃,左右的兵士越战越少,吕布心愈加焦虑,招式上就更显下风。

    二十招走过,吕布已被他二人压迫到手忙脚乱,几无还手之力的地步,只能吃力的穷于应付。

    额头上,斗大的汗珠刷刷滚落,战到气喘如牛的吕布,心中清楚,再战下去,他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纵有万般不甘,吕布也不敢再战下去,竭尽全力强攻几招,拨马就向北面败逃而去。

    “吕布,哪里走!”项羽岂容他走脱,纵马舞枪,穷追而上。

    陶商却并没有穷追,他知吕布武道绝伦,胯下战马又是良驹,杀败他容易,想要取其性命却难。

    况且,自己身为主帅,执掌大局才是王道,又岂能局限于追杀一员敌将。

    勒马横刀,环望整个战场,只见“陶”字大旗,已遍野飞舞,自己的勇猛的将士们,仿佛无数的虎狼,在旷野上向北铺天盖地的辗压而去。

    袁军士卒的尸体,遍布四野,成千成千的敌卒,吓破了胆子,跪伏在地上缴械求降。

    陶商知道,苦战半年,自己终于羸得了这场决定性战役的胜利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,宿主取得官渡决战胜利,获得魅力值6,宿主现有魅力值75。”

    我去,这回系统精灵这个抠门鬼,还真是够大方的,竟然一口气给了自己6点魅力值,真是不容易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也对,自己凭借着四万兵马,杀败了袁绍十五万步骑雄兵,杀到袁绍狼狈不堪,颜面扫地逃走,难度系统已超过了曾经历史中,曹操的那场官渡之战,得到6点魅力值也物有所值。

    那张年轻的脸,此时此刻,终于也浮现出了欣慰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全军继续追击,一鼓作气,把袁老狗给我赶过黄河!”一声豪烈的狂啸,陶商纵马舞刀,如黑色的狂风,继续向北杀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