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三百二十四章 袁绍,哪里逃!

第三百二十四章 袁绍,哪里逃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袁营营门轰然而破,陷阵营的鱼鳞“巨兽”,顺势狂辗而过,将不及逃走的戟士,成片的辗成肉泥。

    张合见势不利,焉敢再战,当即拨马而逃,大戟队就此败溃。

    陶商见营门已破,杀机爆涨,挥刀大喝道:“敌营已破,铁骑军团,给我杀进去。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项羽霸王枪一纵,率领着五千铁骑军团,尾随于陷阵营之后,如钢铁洪流般,灌入了敌营之中。

    陶商也纵刀杀上,率领着数千精锐的步军亲卫,如潮水般杀入。

    “东营也被攻破啦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,西面营墙已破。”

    敌营中,混乱恐慌的叫声响成一片,霍去病和英布等其余六路兵马,也相继攻破了敌营。

    军心已跌落至谷底的袁军,根本没有做出什么有利的抵抗,稍有不利便分崩离析,惊恐四散而逃。

    自西向东,绵延数里的袁营营墙,已如同一道年旧失修的旧城墙,被陶商这么轻轻一推,便即全线倒塌。

    士气,在这一刻,已成了决定胜负的关键。

    袁军虽众,士气低落到谷底,又焉能抵挡昂热如火的陶军进攻。

    营墙一破,十余万袁军士卒,纷纷丢盔弃甲,狼狈逃窜,任凭颜良文丑等大将,如何斩杀也扼止不住败势。

    眼见大已去,颜良文丑等将,也无力回天,只能跟着败兵一同望北而退。

    七路陶军将士,攻破敌营后,按照原先的作战计划,如一支支利箭,向着袁绍所在的中军腹地射去。

    诛杀袁绍,才是陶商此战的终极目的。

    袁绍一死,袁氏集团立刻会分裂,河北诸州也将再次陷入混乱,陶商的大军就可以趁势北上,杀过黄河,一鼓作气的将整个北方统一。

    一旦北方一统,什么关中的曹操,什么荆州的刘表,什么江东的孙策,都将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杀到兴起的陶商,一路连斩乱砍,踏着血路,向袁绍的大帐杀去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中军中的袁绍,已僵石如一樽石像,木然的坐在那里,脸色阴沉如铁,目光中流转着悲愤。

    “杀袁绍——”

    “杀袁绍——”

    外面的喊杀声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“报——正门失守,袁军铁骑已杀入。”

    “西营营墙被攻破,文将军已溃败。”

    “报——东营也已被击破,七路敌军正向我中军杀来。”

    飞奔而来的斥候,将一道接一道不利的消息报来,每一道消息,却如重锤一般,在袁绍心头狠狠一击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地步,谁都知道,大势已去。

    许攸等众将士们,个个都心急如焚,指望着袁绍下令撤兵,他们才好逃命。

    谁料,袁绍却顾及着颜面,到了这个时候,却还硬撑着头破,就是不下令撤退。

    “主公,敌军已突破我们最后一道防线,就快杀到这里来了,请主公速速撤退。”染血的颜良大步入帐,颤声叫道。

    众谋士们皆是一震,脸上尽是惧色。

    袁绍的身形同样是剧烈一震,眼中瞬间也闪过一丝惧意,却铁青着脸,咬牙叫道:“我袁绍堂堂四世三公,天下第一大诸侯,手握四州之地,十五步万步骑雄兵南下,何等的盛势,岂能被那卑微的小贱击败,我不退,誓死不退!”

    到这个时候,袁绍还死要面子,许攸等众谋士们,都快急到要哭了。

    大帐外,杀声已震碎耳膜,听声音陶军已杀至了百步之外,眼看着就要杀到大营了。

    逢纪一咬牙,向着颜良使了个眼色,正色道:“主公身系天下安危,岂能有失,为了大局,只能冒犯主公了,颜将军,你还在等什么。”

    颜良会意,当即上前一步,强行扶起袁绍,连拖带扶的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逢纪等一众谋士,急急忙忙的跟在后边,一窝峰的奔出帐外。

    “颜良你好大的胆子,快放开我,放开——”袁绍虽嘴上愤怒大骂,脚下却话的很,并没有做顽强的挣扎,很是顺从的任由颜良架走。

    堂堂天下第一大诸侯,就这样被自己部下拖着,狼狈不堪的逃离大帐,被强行扶上了马,向着北面逃去。

    上马的袁绍,暗松了一口气,向着南面望了一眼,悲愤黯然的眼中,是深深的不甘。

    眼前发生的一眼,就算是他作一万次的梦,都绝不会梦到。

    就在六个月前,他还挟着扫灭公孙瓒,一统河北之威,率领着如云的猛将,十五万步骑大军,浩浩荡荡的挥师南下,何等的意气风发,自以为弹指之间,就可以击灭陶商,一统中原。

    然后,他就将天下无敌,扫清六合,一统天下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他就可以一脚就碍眼的汉帝踢开,自己坐上皇帝宝座,尝一尝九五至尊,天下臣服是什么滋味。

    可惜,这一切的宏图,这一切的美梦,都被
乡野村民帖吧
那个叫陶商的小贼,领着一群冒充古人之名的无名之徒给击碎了。

    十几万的大军,就此崩溃,苦心经营多年的军力,就在今夜灰飞湮灭。

    就算逃回河北,他的颜面威名又将何在,他又拿什么来重振旗鼓。

    “陶贼……陶商……”袁绍咬牙念着这个让他莫受羞辱的名字,咬牙许久,悲愤许久,终究也只能是一声无奈的苦叹。

    然后,他转过头去,只能随着败溃兵流,向着北面逃去。

    可惜,他想逃,也得问问陶商同不同意。

    就在袁绍前脚刚才转身,后方杀声大作,天崩地裂,数不清的陶军铁骑,沐浴着晨辉,挟裹着漫空的血雾,已狂追而至。

    “陶”字大旗,傲然飞舞,穷追而至。

    袁绍骇然变色,急喝道:“文丑何在,速去挡住陶贼。”

    文丑得令,不得不从,只得率一队骑兵,折返而回,向着陶军杀去。

    凭着96的武力值,文丑纵枪狂杀,一顿乱杀,勉勉强强的拖住了陶军追击速度。

    “姓文的,你英爷爷寻你多时,哪里走。”半空中一声暴喝,却是英布纵马舞枪,杀破乱军,直取文丑而来。

    冤家对手,再度战成一团。

    英布杀至,立时压制住了文丑的威势,陶军速度再起,铁骑之师铁追袁绍。

    袁绍眼见文丑拖不住追兵,心中更慌,大叫道:“颜良,你也去,给我挡下追兵。”

    颜良无奈,不敢不听军令,只得也率一队兵马,返身杀了回去。

    就在颜良还不及冲出十余步时,斜刺里一队兵马狂杀而至,将他一两千精骑冲成了两半,为首一将白马银枪,威势无双,正是陶商大将霍去病。

    “颜良,咱们又见面了,分出个胜负吧。”霍去病自信的一声狂啸,纵马舞枪,如一道银色的闪电,狂射向颜良。

    颜良不及多想,只能举起大刀,倾力相战。

    两员武力值皆为97的猛将,就此战成一团。

    两路袁军的阻击之兵,皆被陶军所拖住,中路陶商一往无前,挥纵着铁骑穷追。

    霸王项羽开路在前,手中霸王枪化成漫空的金色流光,四面八方的飞溅,只见金光,不见枪影。

    那无坚不摧的金光过处,漫空鲜血飞溅,惨叫声不断于耳,数不清摧折的兵器,数不清碎裂的尸块,被项羽掀上半空。

    此时的项羽,金甲金枪,金色的战袍,几乎天神下凡一般,无人能当,辗出一条血路,转眼已杀至袁绍身后二十余步外。

    袁绍回眸一瞟,眼见项羽杀到,瞬间吓到骇然变色,肝胆欲裂。

    前番的惊魂一刻,袁绍尚历历在目,每每梦中都被惊醒,袁绍焉以不惧。

    想当初土道之计破灭,项羽单骑闯阵,万军之中要取他项上人头,把他震落马下,震到披头散发,屁滚尿流,颜面扫落一地。

    而今,项羽再一次杀到,袁绍岂能不被吓到魂飞破散。

    “你还在等什么,还不快给我拉住项羽。”惊恐的袁绍,声音沙哑颤抖,向着身边的铁面人大吼。

    “义父先走,我来拦下此贼!”铁面人低沉一应,拨转战马,挥动画戟迎向项羽。

    “又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一见铁面人拦路,项羽就怒从心起,前番若非这个无面的怪人,他早就取了袁绍首级,立下了不世之功。

    今天,又是这厮拦路,项羽瞬间被激怒。

    霸王一怒,神鬼失色。

    只听得雷鸣般的一声怒吼,项羽猛加马腹,陡然加速前冲,如一道金色的长虹,拖着长长的血色尾迹,狂袭而上。

    手中,那一柄八十一斤的霸王枪,撕破空气,搅动血雾,挟着一股粗大的金赤涡流,以狂风暴雨,摧毁一切的威势,向着铁面人轰去。

    铁面人亦无所惧,手中的画戟狂轰而出,巨墙般的气流,将阻挡他的士卒,尽皆掀翻撕碎,狂轰而上。

    一黑一金,两道流光,瞬息相撞。

    轰——

    巨鸣如雷霆般响起,仿佛天空都被击穿。

    两骑相撞之处,就好似一团压缩到极致的气团,陡然爆涨,无尽的气压四面八方急速膨胀,搅起漫空的飞尘狂雾。

    强烈之极的冲击波,竟将方圆三丈范围内,无论敌多双方的士卒,统统皆如草芥般撕碎,化成漫空的血雨肉块落下。

    两具身躯,皆是剧烈一震,刮面如刀的气流,如疾风一般,扑向他们的身体,卷向他们的脸。

    区区反震气流,自然是伤不了他们,但这气流实在是太过强劲,竟将那铁面人遮脸的面具,竟也掀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铁面飞落,刹那间,一张满目疮痍,伤痕累累的脸,暴露在了空气之中。

    十步之外,正自狂杀的陶商,目光穿过血雾,一眼看清了那张脸,剑眉不由一凝,鹰目中瞬间迸射出一丝惊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