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三百二十二章 攻守之势已逆

第三百二十二章 攻守之势已逆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所有人都记得,通往粮营的路上,一路坦途,怎么突然间,迸出了这么一条巨大的裂谷?

    所有人的脑海中,都嗡嗡震动,一头雾水,震惊到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“这么大裂谷是怎么……怎么回事?”袁绍更是惊到声音吵哑,说话都在粗喘。

    环望左右,逢纪和田丰等一众文武,个个也是茫然无措。

    正自惊愕间,却见一队败兵从西面方向奔来,为首那丑陋狼狈的年轻人,正是长子袁谭。

    袁谭前来,岂不意味着,粮营已失?

    也就是说,现在的粮营,已是一片的火海不成?

    袁绍身形剧烈一震,怒从心起,劈头就想大骂袁谭一通。

    袁谭却抢先一步滚鞍下马,跪伏在袁绍马前,泣不成声道:“父帅,儿坚守粮营多时,那刘备明明近在咫尺,却不肯来救,儿苦战不敌,才使粮营失陷,请父帅治罪啊。”

    袁谭也聪明,自己请罪时,却把罪责顺势全推在了刘备身上。

    袁绍本是涌到嘴边的骂言,立时又给噎了回去,怒火瞬间又转移到了刘备的身上,环视左右,大叫道:“刘备何在,刘备人在哪里?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却见东面方向,大队兵马奔腾而来,正是刘备带走的那三万兵马。

    视野中,刘备一脸凝重,纵马直奔袁绍所在。

    “刘玄德,枉我这么信任你,才叫你率三万兵马支援谭儿,你为何坐视粮营失陷而不救?”未等刘备近前,袁绍便大喝道。

    刘备身形微微一震,抬头瞟了一眼,见袁谭也在场,立时猜到这是袁大公子把责任,推在了自己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袁公明鉴。”刘备一拱手,正色道:“备蒙袁公信任,马不停蹄的率军赶往石亭粮营,岂料眼看着就要杀到陶贼后方时,突然间前边发生了地震,转眼间就震出了这么一条大裂谷,备不得已只好绕往东面去救粮营,只是备好容易赶到时,粮营已然是一片火海。”

    刘备倒也没有撒谎,这一次是说出了实情。

    只是,这实情的震撼力,比谎言还要厉害,瞬间给袁绍造成前所未有的精神打击。

    这么关键的时候,在这从不发生地震的中原地带,竟然神奇的发生了地震,正好震出了这么一条大裂谷,挡住了刘备援军的去路!

    这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这意味着,连老天都在帮着陶商!

    左右等袁军士卒,瞬间因刘备这一番话,哗然议论起来,一个个的脸上眼神,皆是涌现出了深深的畏惧。

    那是对陶商的畏惧。

    如果说之前“天生异象”,“真龙转世”,这些关于陶商的神奇传闻,他们还可以解释为陶商故意所编的话,而今,亲身经历了这场大地的异变,目睹了上天帮陶商度过难关,袁军士卒们对陶商的神奇传闻,就更加的深信了一层。

    百万粮草被烧,地生裂谷护佑陶商,两重不利叠加起来,足以对袁军的士气,造成致命打击。

    耳听着军士们惶恐的议论,看着粮营方向滚滚的浓烟,再看看眼前的大裂谷,袁绍是越想越气,越想越恼,胸中气血翻滚如涌喷的火山一般,再也难以克制。

    突然间,袁绍仰天一声痛苦的大叫,张嘴狂喷一口鲜血,向着马上栽落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日过中天时分,陶商率得胜之军,凯旋而还。

    项羽李广等留守之军,已经挡退袁绍的进攻,一面打扫战场,一面不安的等着陶商的归来。

    他们终于等到了。

    他们的大司马,带着攻破敌营,火烧袁军百万斛粮草的消息,终于胜利还往大营。

    瞬息间,整个陶军大营,陷入了空前的欢欣鼓舞之中,万众沸腾,激动的笑声叫声,响彻云宵。

    而当那些参与袭粮营的将士们,把地生裂谷这等神奇之事,转述给留守的兄弟们时,陶军上下的兴奋欢呼,顿时又更加沸腾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这些将士们对他们的主公,乃天策真龙,圣人转世的身份,更加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如若不是,否则怎么可能在关键时刻出现这等奇迹。

    “原来他当真乃转世真龙,果然有上天护佑,看来,我项羽效忠之人没错……”

    众将中,项羽望着昂首归来的陶商,微微点头,那素来藐视一切的目光中,也悄然添了几分敬意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,项羽对宿主忠诚度上升至15。”

    一场大胜,烧了敌军百万粮草不说,还羸得了项羽忠诚度上升,陶商是痛快到哈哈大笑,当即下令尽取酒肉,犒赏三军将士。

    致命的一击已然成功,陶商现在也没什么好再担心的,现在他要做的,就是好吃好喝的庆祝,坐等袁军军心瓦解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细作便将好消息,一道接一道的送到了陶商手中。

    先是袁绍精神受到重创,吐血坠马。

    接着袁军军心大挫,士卒议论纷起,许攸逢纪等谋臣们,彼此推卸责任,攻诘不休。

    然后便是袁绍从河北调粮不济,军士配己口粮锐减,士卒怨声截道。

  
我的手机有外星游戏小说5200
  直到最近,袁军士气已跌落谷底,军中竟已出现士卒逃亡……

    种种的迹象表现,短短十天之内,袁军斗志已经崩溃瓦解。

    陶商便将诸般好消息,散与全军将士听,以振奋军心士气,也广散往后方诸郡国,以稳定人心。

    同时,陶商又令张仪派出细作,往河北大肆散布谣言,声称袁绍已病死军中,袁谭已接管前线军队,打算杀回邺城,与袁尚争位,以搅动敌人后方人心。

    很快,这谣言便在河北传的沸沸扬扬,搅得后方士民人心动荡,不得安宁。

    后方的不稳,自然很快就影响到了前线,对本就已接近瓦解的军心,无疑是雪上加霜的打击。

    一时间,袁氏集团,从前线到后方,都陷入了恐慌之中。

    陶商知道,时机已到,他现在要做的,就是给袁绍这头垂死挣扎的骆驼,压上最后一根稻草。

    中军大帐。

    陈平看着那一道道情报,感慨道:“袁绍被咱们整到这份上,如果他聪明的话,就应该撤兵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会撤的。”陶商却冷笑一声,“袁绍太好面子了,你想想看,他率十五万大军浩浩荡荡南下,号称一月之内就要灭了我,到最后却被我杀到损兵折将,无功而返,就这么退回河北,他的面子放哪里放。”

    “说得也是,袁绍这是死要面子活受罪。”陈平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传令下去,全军不可松懈,全力备战,随时准备全面反击。”陶商喝道。

    他知道,时机将至,也该给袁绍这头垂死挣扎的骆驼,压上最后一根稻草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官渡以北,袁军大营。

    灯火昏暗的大帐内,袁绍正有气无力的斜靠在榻上,面无血色,一副萎靡之状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吐血。

    前番睢阳之战失利,长子袁谭被俘时,他只是怒到嘴角浸出鲜血,伤了肺腑而已,尚能支撑下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却是直接给气到狂吐一口鲜血,原本已受伤的内腑,伤势已加重。

    “军中士气低落,已有上千士卒逃亡,诸将已严斩不赦,但还是扼止不住逃亡趋势。”

    “邺城方面传来消息,诸处仓库早已空,最近一批粮草,至少也得一月之后才能筹齐。”

    “近日河北流言四起,皆传闻主公病死于前线,黑山贼张燕已蠢蠢欲动,大有复出之势。”

    身边的亲兵,将一道道不利的消息,战战兢兢的念了出来。

    每一道噩报,对袁绍都是一次打击,激荡着他胸中痛疼,气血翻滚,他却不得不皱着眉头,苦撑着力气,忍着怒火,硬着头皮的听下去。

    “陶贼,竟把我逼到这般地步!”听完所有的不利消息,袁绍咬牙恨恨大骂,胸中气血上涌,又猛咳起来。

    左右谋士们皆吓了一跳,赶紧叫医者前来,为袁绍又是进水,又是用汤药,好容易才让袁绍平伏下情绪,喘息稳定下来。

    见得袁绍这般德性,众谋士们皆心中暗叹,知道这场战争是无法再打下去了,皆想劝袁绍退兵。

    只是,众人皆知他们主公好面子,谁也不敢挑动劝说,生恐惹恼了他。

    一众谋士们,你看我我看你,却始终无人吱声。

    最后,还是田丰坐不住,深吸一口气,站出来拱手道:“主公,恕丰直言,如今我军连战连败,百万粮草也被烧毁,军心跌落谷底,连主公也病成这个样子,这场战争是无论如何也打不下去了,不如趁着士卒尚未瓦解,尽早撤兵回河北,待主公养好了病,咱们再重整军心士气南下不迟。”

    河北一派们,本就不赞成出兵,今到形势到了这个份上,田丰这么一挑战,逢纪等河北谋士们,纷纷站了出来,劝袁绍退兵。

    袁绍暗暗咬牙,阴沉不语,虽未明说,那表情却显然不愿撤兵。

    许攸察颜观色,看出了袁绍心思,便站了出来,指着田丰指责道:“田元皓,你什么意思啊,主公四世三公,何等尊贵的身份,挟四州之兵,十五万大军挥师南下,最终却被陶商杀到兵败而归,河北士民会怎么看主公,天下人又会怎么议论主公,田元皓,你难道想让主公颜面扫地不成!”

    一句“颜面扫地”,正说到了袁绍心坎上,他立时一皱眉头,沉声道:“我袁绍不灭陶贼,誓不罢休,谁再敢提退兵,别怪我以扰乱军心之罪重处!”

    袁绍一发怒,逢纪等河北谋士们,尽皆哑了火,只得退了下去,不敢再吱声。

    田丰犹豫再三,却无法忍住,大步上前,跪于袁绍跟前,大义凛然道:“丰冒死进谏,现在绝不是刚愎自用之时,主公若再不退兵,我军就有全军覆没之危,那时就万事皆休矣,丰恳请主公以大局为重,退兵吧!”

    “田丰,你好大的胆子,竟然敢讽刺主公刚愎自用,你还有没有主臣之分。”许攸抓到了把柄,立时肃厉的喝斥道。

    本就心中羞恼的袁绍,顿时勃然大怒,喝道:“好你个田丰,我这么信任你,你竟敢一再的扰乱军心,还敢讽刺辱骂我,实在是罪不可恕,来人啊,把他拖出去,给我就地斩首正法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