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三百二十一章 摧毁袁绍的梦想

第三百二十一章 摧毁袁绍的梦想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袁谭蓦然一震,仿佛给鞠义这一喝喝醒。

    百万斛粮草,可是关乎着十万袁军性命忧关所在,若是在他手里丢了,就等于断送了袁绍挥师南下,一统中原的梦想。

    那时的他,就算还活着,还有什么脸再去见袁绍。

    鞠义见袁谭有所迟疑,当即道:“大公子,再坚守片刻吧,我相信袁公的援兵一定会杀到,那时咱们就可以反败为胜。”

    在鞠义的再三相劝之下,迫于无奈的袁谭,只得重新鼓起勇气,大叫道:“继续给我坚守,谁敢后退一步,杀无赦,给我顶住!”

    袁谭终于鼓起了一丝坚守的勇气,可惜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营栅已破,面对着如洪水灌入的陶军,区区六千惊慌的袁军,又焉能抵挡。

    高顺指挥着鱼鳞盾阵,一路辗杀在前,辗得袁军节节后退,很快就撤至了粮营中心一线。

    身后,就是装着百万斛粮草的粮仓,袁谭已无路可退。

    “顶住,父帅的援兵已在路上,给我再坚守片刻!”袁谭歇厮底里的大叫,拼命激励着士卒的士气。

    鞠义也冲到最前线,凭着自己在军中的威望,激励起士卒们最后的勇气,拼死而战。

    袁军的守势,一时间有所回转,陶军的进攻竟被稍稍阻挡。

    旭日已升,天光大亮,敌营的战势,陶商已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也该是全力杀上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“霍去病,可准备好大杀一场了吗?”陶商扬刀在笑,大喝道。

    霍去病手中银枪一抬,傲然笑道:“去病早憋着一口气,就等着杀他个天翻地覆。”

    陶商一声狂笑,战刀朝着敌营一指,“既然如此,那我们还等什么,全军压上,把敌营踏为平地!”

    长啸声中,陶商纵马舞刀,赤色的披风飞舞在后,如一道赤黑相间的闪电,狂射而出。

    霍去病如银色长虹,白马银枪,狂射而出。

    英布岂敢落后,也一声狂笑,舞枪射出。

    四千铁骑轰然列阵,如一道巨大的长矛,森森铁甲反射着耀眼晨光,挟裹着天崩地裂,摧毁一切的冲击力,向着已破的敌营杀去。

    陶军如浪而开,铁骑洪流浩浩荡荡的杀入敌营,踏着敌军的尸体,跳着袁字的残旗,向着粮营腹地,向着敌人最后的抵抗辗去。

    轰隆隆。

    滚滚铁骑狂潮,片刻间就撞入敌群。

    骨肉碎裂声,兵器摧折声,凄厉的嚎叫声,瞬间响彻天空,仿佛群鬼哭嚎般惨烈。

    陶军铁骑的狂辗之下,袁军勉强结起的阵形,顷刻间被冲击,四千铁骑狂辗而上,无人能挡,将敌阵转眼搅碎。

    陶商冲锋在中,霍去病和英布冲杀两翼,他三人如同一道无坚不摧的箭头,引领着陶军铁骑,将阻挡他们前进的一切血肉之躯撕碎。

    数不清敌卒被掀上半空,数不清的人头飞落,一股股的鲜血四面飞溅,恐怖的冲击之下,敌阵瓦解,敌军残存的丁点战意,也顷刻间土崩瓦解。

    袁军彻底的崩溃了,惊恐的军卒,丢盔弃甲,放弃了抵抗,如无头的苍蝇抱头乱窜。

    铁骑洪流之后,一万多的步卒将士,在鱼鳞阵的引领下,狂杀而上,陶军将士如下山的猛虎,肆意的扑向惊慌的猎物。

    看着无可阻挡的陶军铁骑,看着败溃四散的军士,袁谭丑陋的脸重新扭曲,残存的斗志也随之烟销云散。

    他茫然了。

    他到现在都无法理解,陶商是何等的胆量,敢带这么多的精锐兵马,前来偷袭他的大营。

    他更理解不了,自己都坚持了这么久,主营就近在十几里外,为什么偏偏就是没有援军杀到。

    就好似他的父帅袁绍,根本没把百万斛粮草放在眼里,压根就已经抛弃了他一般。

    “父帅抛弃我了,父帅抛弃我了……”袁谭惊恐到失魂落魄,语无伦次的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陶军铁骑已杀至。

    那一面“陶”字战旗下,威不可挡,舞刀狂杀之将,不是陶商,还能是谁。

    那张面孔,袁谭多少次在噩梦中惊醒,就算到死也不会忘记。

    一看到陶商出现,袁谭瞬间吓到肝胆俱裂,吓到拨马就要逃。

    陶商对他的“摧残”,实在是太深了。

    当先徐州之役,首次被擒,陶商残暴的阉割了他,让他失去了男人的尊严。

    前番睢阳之役,再次被俘,陶商又极其残暴的割了他的耳鼻,把他从英俊的袁家大公子,变成了一个丑陋的小丑,从此无脸见人。

    这一次,如果再被陶商所俘,袁谭真想不到,陶商又会如何摧残他。

    他也不敢去想。

    吓破了胆的袁谭,现在脑子里就余下一个逃字。

  
武破九荒全文阅读
“大公子,不能走啊,一走粮草就完了,一切就都完了。”浑身是伤的鞠义,哭腔苦苦的哀求的道。

    “滚开,放开我!”袁谭却将鞠义的手狠狠甩开,惊怒的大叫道:“我坚守了这么久,父亲始终不肯派援兵来,是他抛弃了我,粮营失了也不关我的事。”

    说罢,袁谭片刻也不敢再逗留,拼命抽打胯下战马,抢在陶军铁骑杀至前,随着败兵一同逃去。

    看着远去的袁谭,再看看滚滚而来的陶军铁骑,鞠义心中的悲愤全都写在了脸上,仰天长叹道:“莫非,那陶商当真乃天策真龙,圣人转世,莫非他才是这乱世真正的王者吗……”

    悲愤茫然中,鞠义深深的叹息一声,挟着一腔的不甘,拨马也败逃而去。

    敌军一逃,陶军更是无可阻挡,肆意的肆杀。

    日已高升之时,战斗终于结束,整座粮营已被杀成了尸山血海。

    东面方向,刘备率领的三万大军,这时才终于绕过了大裂谷,隐约已看到了“刘”字的旗号。

    可惜,刘备还是晚了半步。

    陶商当即喝令收兵,不可穷追袁谭败兵,刀锋一指粮仓,大喝道:“传令下去,把火给我放起来,把袁老狗的粮草,给我统统烧光。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将士们四下放火,不多时间,熊熊的烈火,便冲天而起,天空都被烈焰映红。

    袁绍的百万斛粮草,连同他一统天下的希望,就此被陶商烧为了火海一片。

    熊熊烈焰,映红了那年轻冷峻的脸,万众瞩下,更显的是威如天神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,宿主取得烧粮战胜利,获得魅力值2,宿主现在魅力值69。”

    终于又能冲上70点的大关了……

    “我们走,回营。”陶商一声冷笑,拨马而走。

    两万得胜的将士,旋即如风而退,改从西面向大营撤去。

    陶军前脚还没走多久,刘备率领的三万大军,方才珊珊来迟,赶到了粮营。

    此刻,整座粮营已化为熊熊火海,已然扑救不及。

    看着自家的粮营,就此化为灰烬,一众袁军士卒个个目瞪口呆,惶恐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刘备一张灰白的脸,亦是愕然僵硬,如死灰一般。

    “大哥,想不到那陶贼走狗屎运,关键时刻,竟然会地震出一条裂谷,拖延了我们的时间,这贼老天,真他奶奶的不长眼啊。”张飞不满的哇哇骂道。

    关羽也是一脸恨意,却只能叹道:“大哥,如今粮营被烧,袁家十万大军粮草断绝,只怕崩溃是早晚的事,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刘备已从震愕中清醒过来,望着熊熊烈火,沉吟不语,眼珠飞转,思绪着未来。

    沉吟许久,刘备苦叹一声,默默道:“看来我们想利用袁家,在中原卷土重来的计划是无法实现了,为今之计,只有先做好退回河北的准备,然后再做打算了。”

    关羽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他兄弟三人,皆也陷入了慨叹无奈之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官渡,陶营。

    七万袁军,依然在对陶军大营,发动一轮接一轮的猛攻。

    他们却小看了项羽等陶营留守诸将的能力。

    两万五千陶军将士,在项羽的指挥下,鼓起全部的勇气,冲天的斗志,舍生忘死的拼死抵挡敌军进攻。

    数个时辰的狂攻,袁军死伤数千,却始终没有一兵一卒,能够踏上陶营营墙。

    望着久攻不下的陶营,袁绍脸色阴沉如铁,越来越没有耐心,目光时不时的瞟向逢纪一眼。

    逢纪如芒在背,不敢正视袁绍的目光,脸色也越发不自信。

    “报——”

    一骑斥候飞奔而至,惊恐的大叫:“禀主公,刘备大军迟迟不到,敌军攻势凶猛,大公子就快要顶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袁绍脸色蓦然一变,惊呼道:“粮营离官渡不过十余里,刘备的大军怎么可能还没到?”

    袁军众文武,也个个惊愕茫然,想不通其中原由。

    许攸急道:“主公,看敌营这形势,无论如何是拿不下来了,粮营危在旦昔,请主公速速撤兵去救粮营吧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袁绍已别无选择,只得恨恨的瞪了逢纪一眼,当即下令,全军停止进攻,速速的撤退。

    袁绍拨马而走,率领着七万大军,直奔石亭而去。

    一路狂奔,尚还在半路之时,袁绍就蓦然看见,石亭方向大火冲天而起,浓烟将天空都遮挡住,看情形竟是粮营已被烧毁。

    袁绍心急如焚,正要催督士卒加紧前行,眼看着粮营将近,蓦然间,一道大裂谷横在眼前,挡住了他的去路。

    袁绍愕然惊变,田丰骇然变色,逢纪惊愕无语,七万袁军士卒,瞬间也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惊恐无措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