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三百二十章 地 利

第三百二十章 地 利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决胜关头,岂能无功而撤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嘴角扬起一抹冷绝,挥刀大喝道:“高顺何在!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!”高顺拨马上前。

    陶商向着粮营一指,“我命你率一千陷阵营压上,无论如何也要给我攻破敌营。”

    高顺一拍胸脯,豪然道:“大司马放心,我高顺若不攻破敌营,提头来见。”

    说罢,高顺策马飞驰,直奔本阵而出。

    一千陷阵锐士,高举巨盾,结成鱼鳞之阵,迈着整齐划一的步伐,齐声咆哮着,向着敌营进逼而去。

    “大司马,高顺陷阵营虽猛,但刘备来势太快,只怕不等敌营被攻破,我们的侧后就要被刘备打穿了。”霍去病皱着眉头,再次劝道。

    “不必担心,大耳贼离我们还远着呢。”陶商却诡秘一笑。

    还远?

    霍去病一怔,只见说话这功夫,刘备的兵锋离此只有一里之余,可以说已是近在咫尺,这么近的距离,怎么还能说远。

    “大司马……”霍去病茫然的看向了陶商,一脸的不解。

    陶商已闭上了眼睛,集中精神意念,“系统精灵,事不宜迟,即刻给我发动‘地利’异象吧。”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得到宿主授权,地利异象启动,开始倒计时,十……九……八……”

    迎面处,滚滚敌流还在飞扑而至,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大军之前,刘备灰白的脸上,写满了大仇将报的冷笑,拼命的抽打着胯下战马飞奔。

    他已经看到了粮营,看到了久攻不下的陶军,看到了那一面“陶”字大旗。

    一切皆如他所料,无能的袁谭,仗着鞠义的能力,终于还是支撑到了现在,为他制造了这个天赐的良机。

    陶商那奸贼就在咫尺,只消片刻,他的大军就能杀到,那时候,就可以跟袁谭内外合击,将陶商和他的两万兵马,聚歼于此地。

    “夺走了我的未婚妻,夺走了我的徐州,一次次的羞辱我,一次次让我颜面扫地,陶贼,今天你终于要死在我刘备的手下,今天就是我刘备的复仇之日……”

    望着渐渐已近的陶军,刘备脑海中是思绪万千,复仇的怒火已燃至了极点。

    他等这一天,已经等的太久了。

    此刻,他的脑海,仿佛已看到陶商全军覆没,兵败被擒后,如何卑微的跪在自己的面前,向着自己哀求的可怜样……

    越想越得意,越想越解气,刘备的嘴角,不由泛起了丝丝大仇将报的痛快冷笑。

    咔嚓嚓——

    一声轰然巨响,打断了刘备的得意神思。

    那一声突如其来的巨响,仿佛晴天一道霹雳,将天空打穿一般,就连脚下的地面,也被巨响震到微微摇晃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刘备脸色一变,下意识的放慢了马速。

    三万袁军士卒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巨响,吓了一大跳,收住了步伐。

    脚下的震动开始加剧,越来越剧烈,耳边响起空洞阴森的吼叫,仿佛沉埋在地底深处的远古巨兽突然苏醒,欲要破土而出一般。

    咔嚓嚓——

    又是一声巨响,就来自于正前方。

    刘备猛然勒住战马,三万袁军士卒急是止步,无数双惊异的目光,齐刷刷的向着正前方望去。

    正前方,就在距离陶军侧后,不足一里的地方,大地突然间裂开一道巨大的缝隙。

    紧接着,就好似有一双无形的巨手在撕扯一般,那道裂隙急速的扩张延伸,自西向东,一路崩裂。

    不绝于耳,震破耳膜的撕裂巨响声中,一道长达十余里,宽达五六丈的巨大鸿沟,赫然已现在旷野大地上,挡住了袁军的去路。

    巨响结束,地面的震动结束,天地间重归平静。

    尘雾落定,一道鸿沟,阻绝两军!

    望着眼前不可思议的一幕,刘备原本灰白的脸,已惊愕到扭曲变色形,两眼中涌动着茫然惊愕的神色。

    关羽目瞪口呆,整个人也僵愣在了马上。

    张飞更是傻了眼,嘴巴张到老大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仿佛见了鬼一般。

    三万袁军士卒也统统都吓傻了,一个个战战兢兢,愕然惶恐,仿佛看到了这辈子最不可思议,最匪夷所思的奇迹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将要杀向陶军的前一刻,一场毫无征兆的地震出现,震出了一道巨长的鸿沟,帮着陶军挡住了他们的去路,这不是奇迹,还能是什么。

    甚至,已是超越了奇迹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……这怎么可能……难道,连老天也助那陶贼?我不信……我不相信……”刘备喃喃自语,已是惊到语无伦次的地步。

    三万来势汹汹的敌军,尽皆陷入
最强狂暴幸运系统小说5200
了惊慌无措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大哥,这场突如其来的地震太过邪门,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关羽最后清醒过来,急问道。

    刘备身形一震,也惊醒过来,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陶军,只恨自己没有长翅膀,无法飞越这道鸿沟。

    左右一张望,刘备咬牙恨恨道:“我就不信这陶贼真有上天护佑,传令下去,全军绕过鸿沟,无论如何也要赶到粮营,我绝不会再次放过那奸贼。”

    刘备别无选择,只能选择绕行,这就意味着他的三万大军,要多走十余里的路才能赶到粮营。

    三万惊慌的袁军,在刘备的喝斥下,总算是清醒过来,只能慌慌张张的沿着鸿沟向着东面折去。

    鸿沟的另一边,望着被阻的袁军,陶商笑了。

    天命属性,拥有三种异象,第一种天时异象,天空现出紫龙之形,让他拥有了“天策真龙”的身份,这第二种异象地利,则帮他发动地震,在这平原地带,震出一道鸿沟,阻止了刘备近在咫尺的进攻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,这地利异象竟然这么牛逼,可惜啊,要是能直接把刘备和他的大军震进沟里,震死他们就更好了。”陶商惊叹之余,又有些遗憾。

    “世上哪有这么好的美事,天命异象只能制造异象,不能直接用于杀人,这完全是基于本系统平衡的设计理念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不用再唠叨了,我都听了一千遍了,我理解,理解好不,只是随口嘀咕下嘛,别激动。”

    陶商在跟系统精灵打嘴炮之时,两万陶军将士的表情已从惊愕万分,变成了欢声雷动。

    望着那骤然出现的大裂隙,所有将士们的脑海里,都闪现出同样一个念头:

    天佑我主!

    “这大裂谷竟然……大司你……”霍去病更是惊喜到声音颤抖,看向陶商的眼神中,尽是敬畏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发自于内心的敬畏。

    如果说先前,那天策真龙的传说,在霍去病的心中,只不过是个偶然而已,今天,现在,他已深深的相信,陶商的的确确乃圣人转世,天策真龙。

    否则,怎么解释在此关键时刻,天地间会裂开一条缝隙,挡住近在咫迟的敌人呢?

    “我早说过,我有上天护佑,不必担心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只淡淡一笑,目光已转向粮营,鹰目中杀机猎猎狂燃,“高顺,我已为你拖延了刘备足够时间,接下来,就看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前方处,陶军如浪而开,高顺所率一千陷阵营结成了的鱼鳞盾阵,如钢铁刺猬一般,已撞向了第四道鹿角。

    三重厚盾结成天衣无缝的鳞甲,鞠义的箭矢虽密虽利,却一支也穿不透。

    陷阵营从鳞甲仅有的缝隙之中,伸出数丈长的重戟,狠狠的刺向敌营,将敌营栅中伸出的枪戟,统统挡去。

    鱼鳞阵中的破军弩手,利箭疯狂的射出,将外围的敌卒如稻草一般,成片的射倒在血泊之中。

    鱼鳞阵正面的敌军反击之势,就此被压制。

    鱼鳞阵步步进逼,终于靠上圈角,内中刀盾手在大盾掩护下,以大刀疯狂砍向鹿角。

    终于,一道五丈余宽的缺口,被生生砍开。

    高顺眼中喷火,扬刀大吼道:“从缺口辗过去,给我冲破敌营!”

    一千陷阵士齐声大吼,如咆哮的钢铁巨兽,辗过圈角缺口,挟着无可阻挡之势,狠狠的撞击向了营墙。

    咔嚓嚓!

    一声沉闷之极的撕裂声响起,粮营的木制营墙,瞬间被撞破摧翻在地,营墙后百余名袁军士卒,不及躲闪,连同营墙一起被辗为粉碎肉泥。

    嚎叫惨叫声,震天而起,滚滚鲜血倒飞上半空,化成了一道倒流的瀑布。

    石亭粮营已破。

    看着倒塌的营栅,看着辗入营中的陷阵营,袁谭本就丑陋的脸,震惊扭曲,已是丑陋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“我们坚不可摧的大营,就这样被攻破了?刘备的援军在哪里,我明明已看到他的旗号,他为何不来救我?”

    袁谭只能空自咆哮,他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,自然绞尽脑汁也不会想到,刘备为什么明明近在咫尺,却偏偏就是救不了他。

    看着如洪流般灌入大营的陶军,看着纷纷败溃的己军,袁谭整个人都惊愕到僵硬,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自信全无,惶恐到极致的袁谭,脑海里一片空白,瞬间只余下一个念头:

    逃!

    不及多想,袁谭翻身上马,当即就想弃营而逃。

    “大公子,不能逃啊!”鞠义飞马抢先奔来,一把抓住他,沙哑的大叫道:“大公子若是一逃,这百万余斛的粮草,就要被那陶贼一把火烧光,粮草一失,我军军心士气必然土崩瓦解,十万大军就要不战而溃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