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三百一十九章 千钧一发

第三百一十九章 千钧一发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呜呜呜——

    藐视绝下的号令发出,肃杀的号角声,如厉鬼的呜鸣,冲天而起,撕碎了夜的沉寂。

    阵前处,颜良战刀一指,大大小小的袁军军阵,乌压压如黑云卷地一般,向着官渡陶营,铺天盖地的袭卷而去。

    营墙之下,霸王项羽横枪傲立,面对汹汹而来的袁军,依旧是不屑一顾之势。

    仿佛,那万千敌军在他眼中,不过是蝼蚁一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养由基、李广、樊哙等诸将,皆肃立于左右,唯项羽号令是从。

    项羽尽管登场未久,资历远不及樊哙诸将深厚,但在这个乱世,资历什么的都不重要,唯有强者才值得尊重。

    项羽战退铁面人,威震天下,已用绝世的武道,羸得了众将的尊敬,何况又有陶商的军令,诸将自然要听他号令。

    “主公料事如神,袁绍那条老狗,果然又想趁机攻我大营。”樊哙感慨道。

    项羽英武的脸上,扬起一抹冷笑,霸王金枪一横,“袁老贼欺负主公不在,想要趁机攻破我大营,咱们就让袁老狗尝尝咱们的厉害,诸位,随我项羽痛痛快快的大战一场吧。”

    诸将的热血,瞬间被点爆,猎猎杀机疯狂弥漫。

    众将各自飞马而去,统帅本部兵马,一万五千名将士,皆握紧刀枪,肃然而立,胸中热血渐沸。

    呜呜呜——

    敌军阵中,号角声突然亢奋,七万袁军杀声震天,加快冲击速度,向着营墙方向狂涌而来。

    “李广何在,神射营还不给我现身。”项羽霸王枪一指,厉喝一声。

    藏于女墙之下的三千神射手,一跃而起,如雨的利箭,顷刻间铺天盖地的射下。

    瞬息间,冲锋中的袁军,便被射倒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袁绍眉头立时一皱。

    “陶贼敢以主力去袭粮营,其主营中多少还是会有所防备的,主公不必太过忌惮。”逢纪忙是宽慰道。

    袁绍微微点头,喝令诸军继续进攻。

    号角声更加亢奋。

    被箭雨扫过的袁军,强鼓起勇气信念,高举着大盾继续狂冲。

    壕桥架起,片刻后,数万袁军已越过沟壕,贴到了壁墙下。

    攻营开始。

    震天的杀声中,数百张云梯被树起,轰然撞上了壁墙,颜良诸将激励着士卒,前赴后继,疯狂的向着壁墙上抓去。

    攻城的敌军密密麻麻,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密集,几乎是每隔一步,就能架设起一张云梯。

    留守的陶军却只有一万五千之众,显得数量太少,似乎都不足以阻挡住所有的去梯。

    面对袁军前所未有的密集攻势,项羽却无一丝忌惮,甚至,他的嘴角还扬起了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冷笑中,项羽霸王枪一招,“该是给袁老贼一个惊喜了,四夫人,你的兵马可以现身了!”

    壁墙中央处,玄色令旗,如风摇动。

    “将士们,都给姑奶奶我站起来吧,吓破袁老狗的贼胆!”吕灵姬一声喝令。

    蹲伏于墙下,隐藏已久的一万多刀盾手,哗啦啦的轰然而起,密密麻麻的人头,瞬间就填满了壁墙上所有的空隙之处。

    这一万生力军,本是留守许都的预备队,早在几天前,陶商就派吕灵姬还往许都,将这最后的一万兵马也调到了前线。

    此刻的许都,可以说已是一座空城,袁绍若想派兵抄袭,必可轻易攻下。

    可惜,袁绍已没那个机会,陶商把最后的生力军都调了前来,自然是要给袁绍致命一击,让他没有机会再还手。

    “给姑奶奶我狠狠的杀!”吕灵姬清喝一声,画戟扫过,将一名爬上城头的敌卒,人头飞斩而落。

    震天的怒吼声中,现身的陶军生力军们,手中的刀枪,凶猛的斩向爬上壁墙之敌,一时间城头嚎声震天,人头乱飞。

    紧接着,檑木和罗石,如山崩地裂一般,向着敌人血肉之躯呼啸而去。

    此起彼伏的惨嚎声中,一名名惊慌的敌卒,被砸成头破血流,嚎叫着从数丈高的壁墙上坠落。

    两万五千军陶军将士,突然间数量倍增,威势大涨,杀了敌人一个措手不及。


全球修仙新时代无弹窗


    袁军士气,瞬间大挫。

    中军阵处,袁绍已是愕然变色,逢纪也惊到脸形扭曲,仿佛见到了鬼似的。

    陶贼不是以两万主力偷袭粮营,主营中只余下一万五千兵马么,怎么突然间又冒出了一万兵马?

    一连串的震惊与疑问,如道道惊雷一般,无情的轰击着袁绍,令他陷入了茫然错愕之中,急瞪向逢纪,质问道:“你不是说陶贼只有一万五千兵马么,这一万兵马又是哪里来的,这到底是么回事?”

    逢纪早已惊到目瞪口呆,不知如何解释。

    “听闻那陶贼还留有一万兵马守许都,看这情形,他是把压箱底的兵马都调上来了。”还是许攸最先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袁绍众人这才省悟过来,意识到自己判断失误,撞在了陶军的枪口上。

    袁绍狠狠的瞪向了逢纪,目光中尽是怨色,瞪到逢纪面色惭愧,不敢抬头。

    “主公,陶贼既然早有准备,我军进攻只能徒增伤亡,不如暂且退去。”许攸劝道。

    袁绍轻叹了一声,眼见己军进攻不利,便也动了退兵之心。

    “主公,万不能撤!”逢纪却突然大喝一声。

    “陶贼早有准备,再攻无益,倒不如集中全力,去救粮营为上。”许攸当即反驳道。

    救下粮营,等于助袁谭立下一功,攻破陶营,却等于河北一派建功,许攸当然要极力支持前者,阻止后者。

    逢纪却正色道:“粮营有大公子驻守,还有六千精兵,今刘玄德已率三万兵马赶去,还怕守不住么。敌营中虽多出一万兵马,但陶贼不在营中,他们群贼无首,只要我们尽全力进攻,就还有攻破敌营,毕其功于一役的机会啊。”

    逢纪料定袁谭必能守住粮营,立功已是板上钉钉之事,既然不能阻止袁谭立功,那就得让河北一派立下更大的功劳,让袁谭的功劳失色。

    袁绍沉吟许久,片刻后,一咬牙,恨恨道:“粮营我也要救,敌营我也要攻,逢元图,我就再采纳一次你的进言,全军听令,继续狂攻,敢有半步后退者,斩!”

    许攸无奈,逢纪却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袁绍的号令传下,前军颜良文丑张合等将,皆是拼死而战,催逼着士卒继续狂攻。

    袁军的进攻,达到了更加猛烈的地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石亭,粮营。

    陶军的进攻,此刻也达到了空前激烈的地步,沿营一线,已是堆积了厚厚一层的尸体,大地为之血染。

    东方发白,朝日初升,天亮了。

    袁谭仗着鞠义的统兵的能力,苦苦支撑,竟然硬着头皮死撑了下来,最后一道鹿角,陶军拼力血战,竟然还是攻不下去。

    陶商举目远望,他已看出,袁军虽然在死战,但精神意志已到了强弩之末,这时候,只要再压上最后一根稻草,就能彻底击垮敌军的抵抗意志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,也该是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眼中杀机正悄然而起之时,一骑斥侯飞奔而至,大叫道:“大司马,大事不好,刘备率三万袁军正向石亭杀来,前锋已在三里之外。”

    左右诸将士,尽皆神色一变,蓦然转身,目光不约而同的向着南面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视野之中,只见南面大道上,尘雾滚滚遮天,数不清的战旗如涛飞卷,数不清的敌卒,如野兽般发狂的急奔,一副大军狂辗而来的声势。

    兵潮之中,一面“刘”字大旗,傲然飞舞,引领着敌军向陶军侧后方向,狂杀而来。

    敌军来势奇快,转眼间已不足两里。

    “官渡离石亭太近,袁绍的援军来的太快,主公,撤兵吧,再不走我们就要被内外夹击,陷入危境了。”就连素来勇猛的霍去病,也看出了形势之严峻,向陶商急劝道。

    霍去病尚且如此,其余普通将士就更不用说,眼见敌营坚不可破,后方又有敌军大举压来,军心已现动乱不安的迹象。

    陶商却目光如灼,沉静自信的脸上,看不到一丝焦虑,一双鹰目始终望向南面。

    视野中,那狂风暴雨般的敌流已飞驰而近,他的偷袭之军,眼看着就要陷入腹背受敌的困境。

    形势,已到了千钧一发的关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