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三百一十八章 天下气运,在此一战

第三百一十八章 天下气运,在此一战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猛然惊醒的袁谭,瞬间酒意消散,慌慌张张的冲出大帐,策马向着营门方向奔去。

    奔至营墙一线,袁谭又是浑身一颤。

    举目远望,只见视野之中,数不清的陶军士卒,正向着大营方向疯狂的进攻,粗粗扫去,数量竟有两万之众。

    那一面“陶”字大旗,高高飞舞在火光之中。

    陶商!

    竟是陶商亲自率军来袭!

    刹那间,袁谭惊得目瞪口呆,丑陋的脸上尽是诧异,仿佛见到了鬼一般。

    他已经彻底的被陶商打怕,在他眼中,陶商俨然已恐怖如魔鬼般,让他本能的就会产生畏惧。

    “陶商竟然敢率两万大军来袭我粮营,怎么办?我该怎么?”

    袁谭惊异难当,他怎么也想不通,陶商何来的胆量,敢以半数的兵力,来孤注一掷的袭他粮营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已失了方寸,脚步本能的向后移,竟似已萌生了逃跑之意。

    “大公子,振作起来,休要慌张!”鞠义眼睛怒睁,大喝一声。

    袁谭浑身一震,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,脸上却依旧尽是惧意。

    鞠义上前一步,一把将袁谭揪住,冲着他吼道:“袁谭,你给我清醒起来吧,你是袁家堂堂嫡长子,是袁公基业将来的继承人,岂能被陶贼吓破了胆。”

    “继承人么……”袁谭苦笑一声,自嘲道:“我两度被陶贼所俘,丢尽了父帅的脸,现在又被陶贼毁成这副模样,我早就成了世人眼中的笑柄,父帅对我也失望之极,我还哪里有机会再做什么继承人,我只是个笑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屁!”鞠义忍无可忍,竟是爆了粗口,喝断袁谭的自怨自艾。

    他把袁谭往跟前死命一扯,怒瞪着他道:“大公子,你给我听着,你还没有输,我们汝颍一派还没有输,今天就是你重得主公器重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机会?

    袁谭身形微微一震,却依旧一脸迷茫颓废。

    鞠义指着营外汹涌的陶军,正色道:“陶贼此番亲自来攻粮营,若这百万斛粮草有失,则我十万大军必败,大公子现在身负的,乃是我军生死存亡的关键所在,如果大公子能振作精神,守住这座粮营,便等于立下了奇功一件,那时还怕不能重得主公的信任器重吗!”

    袁谭迷茫的眼神,蓦然间闪过一丝精光,填满了浆糊的脑袋,仿佛瞬间被清醒。

    恐惧被愤怒取代,茫然渐渐消散,重新被自信所取代。

    沉吟片刻,当袁谭再次抬起头时,脸上已恢复了狰狞的杀机,复仇的怒火在他的眼中猎猎燃烧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对,这是陶贼送给我的天赐良机,我岂能错过,我还没杀了陶贼,我还有希望夺取继承之位,我袁谭岂能就此放弃!”

    信心重燃的袁谭,拔剑在手,傲然道:“陶贼,今天我就亲手挫败你的图谋,一举洗雪前耻!”

    见得袁谭重新振作起来,鞠义也长松一口气,战意大作。

    在鞠义的建议下,冷静下来的袁谭,纵马直抵营栅一线,压制住慌乱的军心,指挥弓弩手拼命放箭,阻挡陶军的猛攻。

    同时,鞠义又劝说袁谭,派人马飞赶往官渡主营,前去向袁绍救援,请派援兵前来,内外夹击陶商。

    石亭粮营以南。

    陶商正指挥着两万精锐将士,对敌营发起一轮接一轮,无比凶猛的进攻。

    袁谭能力虽平庸,但鞠义却乃良将,袁谭醉生梦死的那几月间,事实上一直都是他在主持粮营的军务。

    鞠义似乎早有预感到,陶商有朝一日会偷袭粮营,故早就下令在粮营之外,又挖了三道壕沟,设了四重鹿角,把一座粮营打造的是坚固无比。

    除了坚固的营盘,鞠义的手下,还有近六千的河北军卒,皆乃百战精锐之士。

    在鞠义的指挥下,这六千敌卒,仗着坚固的营盘,拼死反击陶军的进攻。

    陶军将士们则在陶商的指挥下,先是架设壕桥,穿过三道沟壕,接着又以刀盾手,一面抵御箭矢攻击,一面拼死的砍鹿角。

    主帅袁谭冷静下来,敌卒惊慌的惊绪,自然也跟着平伏下来,在鞠义的指挥下,数以千计的箭矢,疯狂的落向陶军。

    营栅内侧,戟兵则将近两丈长的大戟,伸将出来,狂刺砍伐鹿角的刀盾手。

    敌军防守顽强,陶军在攻破了三重鹿角之后,攻势便受到压制,迟迟无法攻下第四重鹿角。

    这场袭营之战,一时陷入了僵持的境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官渡,袁军主营。

    “近日南面细作来报,陶商军粮供应已不济,军中士卒口粮已减至七成。”

    “汝南、陈国等暗通我们的官吏豪强也发来密报证实,陶商在诸郡国的征粮,已到了征无可征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中军大帐内,袁绍听着一道道情报,皆是关于陶商粮草已尽的好消息。

    众文武们是越听越兴奋,高坐于上的袁绍,也微微捋须,嘴角扬起得意的冷笑。

    “照目前的形势发展下去,只需再相持一个月,陶贼粮草必然耗
玄门败家子吧
尽,到时其军心必然瓦解,那时主公再大举进攻,何愁不能一战生擒陶贼。”逢纪笑眯眯道。

    袁绍哈哈大笑,“早知如此,就该早用此策,凭着我们雄厚的家底,把陶贼慢慢耗死,也不用损失了那么多将士性命了。”

    袁绍是感慨良多,回想着那一次次的失利,现在,他终于看到了覆灭陶商的希望。

    只要能击败陶商,所有的失利,所有的损失,都不值一提了。

    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,长子袁谭被毁成了那副模样,实在是跟自己英武俊朗不相符。

    “谭儿已毁成那样,将来怎么继承我的基业,看来希望只能寄托在尚儿身上了……”袁绍的思绪已飞向了遥远的将来。

    “报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急促的叫声,打断了袁绍的神思,斥候飞奔而入,大叫道:“禀主公,大公子从粮营发来急报,陶贼亲率两万多兵马,突然进攻我石亭粮营,大公子请主公速发援兵相救。”

    陶商突袭粮营!

    大帐中,包括袁绍在内,所有人都神色一变。

    石亭粮营可是屯集了百余万斛粮草,若是有失,粮草即刻便将断绝,全军不顷刻瓦解才怪。

    “主公,陶贼这是走投无路才想烧我粮草,事关重大,请主公速发援兵去增援大公子。”许攸急是进言道。

    袁谭被贬至粮营,已然失宠,如若再失了粮营,就要彻底被袁绍冷落,许攸当然不愿意看到这一幕,自然要急劝袁绍去救粮营。

    袁绍也知粮营事关重大,不可小视,当即就要派兵去救。

    这时,逢纪却道:“陶贼前番虽屡胜,但至少也损失了五千兵马,今他以两万兵马去偷袭粮营,官渡大营之兵,最多不过一万五千,主公正当趁着敌营空虚之时,大举进攻,一举将敌营击破,毕其功于一役。”

    逢纪一番洋洋洒洒之言,听得袁绍是身形震动,眼中掠起深深的诱惑,一时又陷入了犹豫中。

    眼见袁绍动摇,逢纪又道:“粮营有大公子和鞠将军率六千精锐把守,陶商就算发两万兵马进攻,又岂是那么容易攻下,只要我们能击破敌主营,石亭粮营之危自解,此天赐良机,主公千万不可错过啊。”

    逢纪是想通过自己的献计,立下奇功,为河北一派拿下夺取中原的首功,那个时候,就算袁谭守住了粮营,其功劳也将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许攸自然看的出逢纪心中所想,忙道:“主公,逢元图所说固然有道理,但前番分兵睢阳的失利,不可不引以为鉴啊。”

    袁绍本已倾向于逢纪,给许攸这么一提醒,蓦然间身形一震。

    前番睢阳失利,他就是趁着陶商不在大营,想倾全军进攻官渡陶营,结果非但没能攻下,袁谭的分兵反而大败,几乎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袁绍再次陷入了犹豫之中。

    这时,角落里缩了许久的刘备,眼珠子转了几转,出班道:“袁公,逢先生和许先生所言皆不无道理,备以为,敌营不可不攻,粮营也不可不救。”

    “玄德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刘备一拱手,慨然道:“备愿率三万精兵,前去救粮营,内外夹击击破陶贼,袁公可率七万主力大军,趁机进攻官渡敌营,此刻敌营中只有一万五千余兵,相信七万大军必可攻破,如此两面获胜,才是彻底覆灭陶贼的上策。”

    刘备这是看到了立功的机会。

    率主力进攻官渡这种事,袁绍肯定是不会让他去做的,他便想去救粮营,捞个次功。

    前番他抛弃袁谭,已是得罪了袁大公子和汝颍一派,他便想借机跟袁谭和汝颍一派修好。

    这二来,他连番失利,袁绍也对他颇有不满,他也想通过立功,来重新获取袁绍的信任。

    袁绍平素最好和稀泥,刘备这条计策,自然是深得其心,当即便欣然采纳。

    当下袁绍便派刘备,率三万步骑兵去,赶去救粮营,他则自率七万主力雄师,即刻起兵去攻官渡陶营。

    号令传下,鸣锣集结之时,响彻袁军大营。

    颜良、文丑等河北诸将,尽起本部兵马出营,向着南面官渡陶军正面集结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七万主力袁军列阵已毕,浩浩荡荡,形成威逼之势。

    身披金甲的袁绍,策马扬鞭,直抵阵前。

    他深知此战的重要性,今夜一战,将是决定天下气运的一战,他自然要亲临前线指挥,以鼓舞军心士气。

    勒马阵前,袁绍昂首远望,那座坚守了七个月的官渡敌营,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营中已是锣声四起,留守陶军纷纷登上壁墙,粗粗扫去,数量果然跟他料想的那样,最多也只有一万五千兵马。

    看着处于劣势的陶军,袁绍嘴角微微上扬,脸上重新燃起了天下第一诸侯,不可一世的霸气,和那种与生俱来的自信。

    “陶商,你能跟我对抗七个月,已经是个奇迹,可惜,我袁绍乃天命所在,你的好运气,今夜就要到头了……”

    嘴角掠过一丝冷笑,袁绍缓缓拔出佩剑,向着陶营狠狠一指,“传令,全军进攻,把官渡敌营夷为平地,杀尽一切顽抗之敌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