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三百一十四章 给我轰成肉泥

第三百一十四章 给我轰成肉泥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三天之后,陶军大营。

    “报——营墙急报,袁军再度逼近营墙,大有攻营之势。”

    大帐之内,陶商正与诸文武,共商军议,斥候飞奔入帐,打断了军议。

    “袁老狗三天前才大败一场,屁股这么快就又痒痒了么,他是欠揍啊。”樊哙哇哇叫道。

    陶商却站了起来,凝眉道:“袁绍不会无故再来受辱,他必定是有备而来,速随我去营墙去吧。”

    陶商遂率领着陈平、项羽一众,策马直奔北面营墙。

    登上营墙,陶商举目远望,只见近五万的袁军,正摆开进攻的态度,十余座大阵如乌云压地般,向着营墙推进而来。

    “袁老狗是记吃不记打,这回老樊我非得叫他有来无回。”樊哙哇哇大骂,边骂边撸起袖子,准备大杀一场。

    其余诸将也是战意狂燃,前番一场得胜,已令他们信心大增,对袁绍多多少少存有几分轻视。

    陶商却沉默不语,目光冷静的注视着逼近的敌军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袁绍虽然受挫,却仍占有优势,其麾下不乏奇谋之士,必不会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袁绍不像是要来强行进攻啊。”同样保持着冷静的陈平,来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“袁老狗不进攻,那他摆这么大阵仗做什么,吃饱了撑得没事做啊。”樊哙瞪着他道。

    陈平呷一口酒,酒葫芦指向敌方:“袁绍是不是吃饱了撑的我不知道,我只看到敌阵中没有云梯冲车壕桥,很明显他们不是来进攻的。”

    陈平眼光毒,一眼看穿了敌阵的不同之处,陶商心头微微一震,也看出了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“敌军要进攻,就该以刀盾手为主,眼下敌军中却多是大盾手和长戟手,分明是一个防守的阵形,酒鬼说的对,老贼不是来进攻的。”陶商也点头道。

    樊哙却糊涂了,牛蛋眼溜溜的乱转,嘀咕道:“老狗莫不是被项羽吓傻了么,他以为我们跟他一样傻啊,他摆出个防守阵形,我们就会傻乎乎的进攻么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想诱我们出击。”陈平灌了口气,眼神变得凝重起来,“他这是怕我们进攻。”

    陈平显然已看出了些许端倪。

    樊哙这样的武将,智谋不足,被陈平越说越糊涂。

    “袁绍,你打算用那一招了么……”袁绍喃喃自语,心隐约已猜到了七八分。

    众人狐疑揣没时,袁军的十几座大阵,已缓缓的逼近至了营墙前,进入到了弓弩的射程之内。

    “传令养由基和李广,破军营和神射营齐射,阻挡敌阵接近。”陶商当即喝令道。

    号令传下,破军营和神射营近三千名弓弩手,在养由基和李广的指挥下,即刻向敌阵发动了疯狂的箭袭。

    嗖嗖嗖!

    箭如雨落,天罗地网一般,向着逼近的敌阵轰扫而去。

    敌军显然早已防着陶军的强弓硬弩,那些大盾皆乃新造的厚盾,密密麻麻的结成密不透风的盾墙,顶着箭雨稳步推进,将袭来之箭尽数弹开。

    “传令诸营,尽皆登上营墙,准备应战。”陶商见敌阵无法阻止,便又下令。

    鼓声响起,近四万将士尽皆登城,更多的弓弩手加入乱射的行列,数以千计的利箭呼啸扑向敌阵,却依旧无法阻挡敌方的推进。

    六十步外,敌阵停止推进。

    中军处,黑色的令旗摇动如风,敌阵即刻变化,盾戟手布列于前,弓弩手列阵于后,摆出更明显的防守阵形。

    嗵嗵嗵——

    敌阵中,鼓点声突然加剧,令旗再度摇动如风。

    藏于戟盾阵中的数万袁军士卒,在盾戟手的掩护下,突然于阵中挖起了沙土。

    “袁老狗玩什么鬼把戏,他不会盖房子缺土,跑到咱们营前来挖土吧?”樊哙挠着后脑壳,愈加的茫然。

    陈平却已眼神省悟,映证了自己的推测,冷笑道:“呆子,就知道吃,老狗分明是想在我们营前堆土山,立箭塔,居高临下以强弓硬弩直接射击我们主营,逼我们弃营而撤。”

    樊哙等诸将皆是身形一震,蓦然惊悟,

    陶商轻叹了一声,“袁绍麾下,果然不乏智谋之士,幸好他们内斗的凶,若是他们铁板一块,我们早就不知被袁绍辗平了多少次。”

    众人惊疑的目光注视下,数万袁军用了不到一个时辰,便在营前堆起了数十座土山,近有三丈余高,甚至已高过了陶军的营墙。

    樊哙这才恍然大悟,咧着嘴骂道:“老狗真是够阴的啊,原来他真是要挖土山。”

    “大司马,老贼挖土山,等于掌握了居高临下的优势,可
逆天小地主小说5200
不能放任下去。”项羽提醒道。

    陶商剑眉一凝,喝道:“传令弓弩手,倾尽所有箭矢狂射。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破军营和神射营的将士们,发疯似的不惜力气,向着敌营狂射,漫空的箭雨,铺天盖地的轰击而去,比先前更猛烈一倍。

    陶军的箭矢攻击,已达到了极限,只是敌军早有准备,依旧无法射破。

    项羽又提议,由他率铁骑出击,破坏敌军立土山的意图。

    陶商却拒绝了项羽的请战,看袁军那阵势,分明是早有防备,此时若派骑兵出击,非但冲不破敌阵,反而可能中了袁绍的诱敌之计,遭至大败。

    骑兵都派不上用场,派步兵出击,就更是送死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三十余座土山,五十余道箭塔,在距离陶营六十步之距,巍然耸立而起。

    袁军中军。

    巨大的黑色战旗下,袁绍正饶有兴趣的注视着,他的一座座土山箭塔拔地而起,脸上流转着丝丝得意的冷笑。

    转眼间,土山箭塔立成。

    袁绍眼中杀机凛射,嘴角扬起一抹冷笑,厉声喝道:“传令,弓弩手给我不分昼夜射杀敌贼,陶贼一日不弃营,就一日不停!”

    五千袁军弓弩手得令,很快便爬上土山,登上箭塔,借着居高临下之势,密密麻麻的箭矢,如雨点般向着陶营射去。

    陶军弓弩手很快被压制,远程打击就此熄火,营墙上的士卒们,被压得只能蹲在墙下,顶着大盾躲箭,连头都不敢露一下。

    袁军居高临下,将陶军的破绽看得清楚,哪个士卒的遮挡稍有空隙,如雨的箭矢便飞扑而至,顷刻间就将那不幸的士卒射成刺猬。

    眼见陶军狼狈之势,土山上的袁军,无不哈哈大笑,肆意的嘲讽。

    甚至,有些大胆的袁军士卒,竟然拉开裤子,冲着陶营撒起了尿,极尽的羞辱。

    陶军将士们皆被激怒,恨到咬牙切齿,却只能憋着一肚子火,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“大司马,老狗这手段也太缺德了,咱们这样被压着,别说抬头,蹲着屙泡屎都有可能被射穿屁股,这也太他娘的憋曲啦,得想想办法啊。”樊哙恼火的哇哇叫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就让老狗先得意一会,我自有破敌之策……”陶商虽也躲在盾牌下,嘴角却扬起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樊哙一愣,狐疑的看向陶商。

    头顶箭雨更密,袁军的嘲笑声,更加的狂烈。

    远方处,袁绍捋着长须,已是在放声的狂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八天后。

    八天的时间里,陶军将士无时无刻都缩在盾牌之下,苦苦的躲避着敌人从天而降的冷箭,连头都不敢露一下。

    六十步外,土山箭塔上的袁军弓弩手们,却肆意的嘲讽,如射活靶子般,肆意的向着陶营放箭。

    陶军将士何曾受过这份窝囊气,项羽等几员大将,屡次的请战,要率军杀出去,跟敌军决一死战。

    陶商却始终保持着冷静,下了铁令,谁敢擅自出战,必军法处置。

    诸将们畏于陶商之威,只能强压下怒火,继续忍耐。

    先前土山还未建成之时,都无法阻止,此刻土山已成,再派士卒强行出战,无疑于让将士们去送死。

    陶商才没这么傻,他既有破敌之策,又何必急于这一时片刻。

    十天后。

    黄昏时分,南面营门开,近四百余辆天雷炮被缓缓的推入了营中,向前北面营墙一线开始布设。

    樊哙等诸将,这才恍然大悟,终于明白了陶商的破敌之策。

    陶商记得,历史上的袁绍,为曾立土山射曹营,结果被曹操的霹雳车所破。

    陶商这天雷炮,乃鲁班所改造的配重投石机,威力之强大,已是超越了霹雳车。

    袁绍不知陶商有此武器,还继续用土山之策,只能说是自己撞在了陶商的枪口上。

    这近十天的时间,陶商隐忍不发,就是传令后方,从许都连夜将所有的天雷炮,统统都调往前线。

    利器已至,现在,终于到了出一口恶气的时候。

    晚霞如火,残阳似血。

    四百余辆天雷炮,已经不动声色的布列于营墙以南,近五十步的距离,这个位置,正好是敌军看不到,却又正好被天雷炮击中的位置。

    左右诸将热血已燃,一肚子的窝火已憋到了嗓子眼,个个瞪大眼睛,就等着痛痛快快的发泄一场。

    陶商远望一眼营外箭塔,目光中杀机狂燃,战刀向着正北方向一指,厉喝道:“天雷炮,准备发射,今天不把这班狗东西轰成肉泥,绝不罢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