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三百一十一章 送你一个惊喜

第三百一十一章 送你一个惊喜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敌军攻势虽猛,陶军将士却无所畏惧,半步不退。

    英布等诸员大将,镇压于壁垒各处,指挥陶军的勇士们,无畏的迎击敌军一轮接一轮的猛攻。

    攻城一个时辰,敌军未有一名士卒能够登上壁垒。

    陶军的顽强抵抗,使袁军死伤颇重,整道壁墙再次被血染,尸体在壁墙下叠起一层又一层。

    几百步外,中军阵。

    袁绍却一脸云淡风轻,信心百倍的望着官渡陶营,那般神色,好似全盘都在他掌握之中。

    身边的田丰也微微而笑,捋须道:“敌寇抵抗的这么顽强,很显然已将全部的兵力,统统都调来了壁垒,内部防备松懈,眭元进应该能顺利的从地道袭入,杀陶贼一个措手不及了吧。”

    地道之策,正是田丰给袁绍献上的破营妙计。

    如今形势,一步步皆如田丰所料,照目前的情形来看,计策功成,只在一线之间。

    “元皓妙计,你果然不愧是河北第一智者。”

    袁绍兴致极好,难得夸了田丰一次,扬鞭向着陶营一指,冷冷喝道:“给我传令诸将,破营之后,尽可能活捉陶贼,我要让谭儿亲手将他处死,以报谭儿之仇。”

    数骑亲兵飞奔而去,将袁绍的命令,传达给前线诸将。

    袁绍抬起头来,再次远望官渡陶营,目光中尽是枭雄霸气,嘴角扬起丝丝得意,他仿佛已经看到,那坚不可摧的营墙被从内攻破,他的大军如潮水般的涌入,将陶商的军队辗成蝼蚁的画面。

    “陶贼,能抵抗这么久,也算你有些本事了,可惜啊,你终究不是我袁本初的对手……”

    袁军攻城愈猛,喊杀声震碎天地。

    官渡大营,中军帐。

    此刻的陶商,虽全身披挂,却依旧坐于帐中,翘着二郎腿,一手翻着兵书,一手呷着好酒。

    闲然自若,浑然不将外面震天响的喊杀声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陪伴在侧的甘梅却秀眉暗蹙,稚嫩的脸庞间,暗布忧容,胸前巨峰也在微微起伏,显示着内心中的不安。

    她虽不似吕灵姬那样精通于军事,但外面的动静那么大,她也看得出来,自己夫君的军队正在遭受着何等激烈的猛攻。

    “战事这般吃紧,夫君竟然还有闲情喝酒看书……”甘梅满脑子都涌动着疑惑。

    一杯酒又饮尽,陶商目不转睛的盯着书卷,手拿着空酒杯,偶向了甘梅,示意她倒酒。

    甘梅忙给陶商倒上一杯酒,忍不住道:“夫君,外面敌军攻的那么猛烈,夫君不亲自往营墙上坐镇指挥吗?”,

    “现在还不是时候,我给袁老狗的惊喜,还没有准备好。”陶商只轻描淡写的回了一句,目光依旧不离兵书。

    惊喜?

    给袁绍?

    甘梅眉头凝成了一个川字,大眼睛茫然的扑扇着,眼中尽是狐疑不解,却猜不透自家夫君,又在玩弄什么玄虚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荆轲急入大帐,兴奋道:“主公料事如神,袁军所探地道已破出深沟,被李将军正好撞上,敌将眭元进和数十名袁军士卒,皆被李将军活捉,其余敌军都被浓烟熏死在了地道里。”

    甘梅花容一变,眼中闪过一丝惊喜,仿佛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一声讽刺的狂笑。

    大笑声中,陶商一跃而起,兴奋的笑道:“给袁老狗的惊喜已经准备好,为夫也该去营墙了,梅儿就洗干净自己,为夫今晚要痛痛快快的跟你大战一场,庆贺这场大胜。”

    说着,陶商一把将甘梅搂入怀中,在她的朱唇上狠狠的嘬了一口,一双手在她的巨峰翘臀上各抓一把,这才转身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荆轲红着脸,一脸的尴尬,也赶紧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当甘梅回过神来时,大帐中只空余下她一人,想起适才陶商对她的“肆意”,一张娃娃脸瞬间羞红满面,再想起那一句“洗干净自己”,更是羞得她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大帐外,陶商翻身上马,已直奔营墙而去。

    陶商那巍然的身影,出现在了鲜血横飞的壁墙上时,正自苦战的陶军将士们,无不倍受鼓舞,一时欢声雷动,战意爆涨。

    天策真龙的天象,连战连胜的不败战绩,已令陶商在将士们心中,俨然如神一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神再次降临在他们眼前,三军将士的将士,如何能不倍受鼓舞。

    顷刻间,全军将士士气爆棚,精神大振,军心振奋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军心一振,战斗力立刻剧增,陶军的反击之势骤增,将袁军的凶猛攻势,再度压制下去。

    攻击正凶的袁军们,却皆精神震动,搞不清楚陶军怎么突然间打了鸡血似的,反击的力度突然间爆涨。

    “将那些偷鸡摸狗的敌贼,给
农娇有福sodu
老子押上营墙来!”陶商厉喝道。

    片刻后,李广率领一队士卒汹汹上墙,以眭元进为首的数十名袁军俘虏,皆如死狗一般,被拖上了壁墙。

    陶商向李广使了个眼色,李广会意,亲自上前动手,将眭元进按倒在地,脖子按在了土墙上。

    “给老子大声的报出你的名字来!”陶商手中明晃晃的战刀,架在了眭元进颤抖的脖子上,暴雷般的声音厉喝道。

    此刻的眭元进,早被陶商之威吓得魂飞破散,面如死灰,就差尿裤子了。

    面对陶商的喝令,他哪敢不从,急是沙哑的大叫:“我是眭元进,我是眭元进,兄弟们,别朝我放箭,我是眭元进啊……”

    攻击正猛的袁军士卒,见得城头出现己军装束者时,已经是心存狐疑,待到眭元进大嚎着报出自己的姓名时,袁军士卒无不震惊骇变。

    不少袁军士卒都知道,这个眭元将军奉了主公之命,率领着擅于土石作业的精兵,暗中挖掘地道,去实施偷袭敌营之计去了。

    他们也知道,多日来的喊骂叫战,以及今日的攻进,都是为了掩护眭元进所部。

    而今日临前之战,袁绍更是信誓旦旦的向他们保证,陶军用不了多久就会从内部崩溃,今天就将是他们的胜利日。

    谁曾料到,陶军不但迟迟没崩溃,反击力度还越来越猛,现在,竟然还生擒了眭元进。

    地道计,失败了!

    成千上万目瞪口呆的袁军士卒,他们的脑海中,瞬间不约而同的涌现了这个惊人的念头。

    一时间,凶猛的攻势就此止步,袁军上下个个惊慌,高昂的斗志已泄,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中。

    “袁老狗,收下我送给你的这份惊喜吧!”陶商冷笑一声,眼中杀机迸射,手中战刀高高扬起,呼啸斩下。

    “不要杀我,不要杀我啊——”

    眭元进惊恐万状的尖叫声,却阻止不了陶商的战刀,无情的斩下。

    寒光闪过,鲜血飞溅,眭元进人头斩落,飞上了半空,跌向了墙下的敌军丛中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,宿主对眭元进实施残暴,获得残暴点6,宿主现有残暴点50。”

    一声畅快的狂笑,陶商刀向其余敌卒一指,喝令军士将他们统统斩首,以震慑敌寇。

    咔咔咔!

    数十柄战刀,挟着滚滚怒意,无情的挥斩而下。

    凄厉的求饶嚎叫声中,数十余名敌卒统统被斩杀,血淋淋的人头飞落城下,将原本震动的袁军敌卒,赫得无不惊恐。

    陶商如铁塔般傲立壁墙之上,滴血的战刀指向敌军,狂喝道:“我陶商乃天策真龙,袁绍老狗何足道哉,我的勇士们,给我痛痛快快的杀,杀尽一切进犯之敌!”

    洪钟般的愤慨吼声,压过了万千敌人的呐喊,震碎云空,三军将士的热血,就此被点燃。

    愤怒激昂的杀声,冲天而起,令风云变色。

    陶军将士的士气,在此刻被激励到了顶点,如发狂的野兽般,狂起反击。

    一张张云梯被掀翻,成百的敌卒死在箭雨之下,数不清的敌卒,被檑木辗为粉碎,沿营一线,敌军的攻击全线瓦解,竟在不得号令的情况下,开始自行溃退。

    这突变的形势,居于中军的袁绍,看得是清清楚楚,不由愕然变色。

    他茫然了。

    他怎么也想不清楚,前一秒钟,自己将士的攻势也势如长虹,后一秒钟,却转眼就跌落谷底。

    原本被压制的陶军,为何士气突然间大涨?

    己军的士气,却为何又骤然受挫,甚至一落千丈,竟然开始溃散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发生了什么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袁绍咆哮大叫,声音已沙哑。

    “报——”一参斥候从后阵而来,惊恐的大叫道:“禀主公,我军地道被敌方识破,眭元将军被俘,地道里的几百兄弟,皆被敌军熏死啦。”

    轰隆隆。

    一道惊人的消息,如惊雷般轰落而下,瞬间轰到袁绍身形摇晃,愕然变色。

    眭元进被俘,地道兵们全被熏死,意味着地道之计已被陶商所破!

    这意味着,前几日他的敲锣打鼓,骂喊叫战,自以为是的一切所为,皆已被陶商看穿,在陶商的眼中,形如小丑表演一般。

    今日的进攻,那陶贼更是清楚他的用意,根本就没有把兵马尽数调往壁墙,早已布下重兵于营中,就等着活捉眭元进。

    “那陶贼,怎么能……”

    愕然变色,气血激荡的袁绍,缓缓的回过僵硬的头来,惊怒埋怨的目光,狠狠的瞪向了献上这地道计的田丰。

    此时的田丰,整个人也已僵硬,苍老的脸上,已涌满了震惊茫然之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