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三百零五章 铁面人

第三百零五章 铁面人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那是一个铁面人。

    黑甲黑盔,黑色的战袍,黑色的披风,黑色的战马,黑色的铁面具,黑色的画戟。

    那个铁面敌将,从头到脚都是清一色的黑,就像是一个从黑暗地狱里走出来的幽灵,缓缓的进入陶商的视野,进入到两军数千将士的眼中。

    “这个黑炭头是哪里冒出来的?袁绍那老狗从灰堆里挖出来的么?”樊哙第一个惊奇的叫道。

    其余诸将也皆是狐疑不解,身后的三千士卒们,个个也是哗然议论,皆是不知那铁面敌将是何来历。

    陶商也目露疑色,举目望去,却见颜良还在袁绍的身边,铁面敌将应该不是他。

    至于关羽,虽然没看见他人影,但以关羽心高气傲的性格,即使要为袁绍出战,必然也不会遮遮掩掩,以铁面遮面,不敢以直面目示人。

    至于文丑和张飞二人,这二将的武艺要略逊霍去病一筹,袁绍没理由放着颜良和关羽不用,却要用弱一点的文丑和张飞。

    退一步,就算是文丑张飞中的一个,又何必要戴上一副铁面具,难道袁绍以为这样装神弄鬼,就能够吓得到霍去病了吗?

    “袁绍,你搞什么鬼……”陶商心中愈发生疑,他已隐隐感觉到,那铁面敌将的来历,定然不会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就在陶商这边哗然议论时,那铁面敌将已至两军之间,画戟向着陶军阵一指,傲然喝道:“谁敢出来受死!”

    那一声喝,低沉沙哑,透着一股阴森诡厉的杀气,却又挟着目空一切的傲慢,仿佛陶军上下,在他眼中统统都是蝼蚁一般。

    陶商的背后,禁不住掠起了一丝寒意,只觉那铁面敌将一声喝,有一种无形的威慑力,瞬间袭卷而来,竟让他有种不寒而栗的错觉。

    虽不知其虚实,光这份气势,陶商就足以判断此人非是寻常之将。

    “装神弄鬼的家伙,让我来撕开你的真面目吧。”霍去病银枪在握,向陶商看了一眼,示意请战。

    陶商本来是打算派霍去病上场的,毕竟他是自己武力最强的大将,但这个铁面将的出现,却让他产生了一丝犹豫。

    这时,张绣也坐不住,拱手叫道:“大司马,现在让霍将军出马,为时尚早,不若让绣先上去试探一下那铁面敌将的虚实。”

    陶商眼神微微一动,略一沉吟,挥手道:“去吧,千万小心,若有不利,即刻撤回。”

    就算袁绍装神弄鬼,但他麾下可用之将,扳起指头数也就那么几个,就算是最强的关羽,虽实力远胜于张绣,杀败张绣容易,想要取其性命,却没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陶商一时猜不出这铁面将是谁,倒不如让张绣去试探一下,或许可以从其招数中,看出此端倪,再让霍去病出战也稳妥些。

    谁让袁绍那么狂,号称要以一将来单挑陶营诸将,就算是张绣败北,也不影响最后的斗将结果。

    “末将得令。”张绣慨然一应,拨马而出,舞枪直取那铁面敌将而去。

    这员西凉猛将,雄风不减当年,白马银枪,如一道银色的闪电,挟着凛烈的杀机,飞驰而去。

    迎面处,那铁面敌将却如黑色的铁塔般,巍然不动,黑色的画戟斜垂于马下,深陷面具中的双眼,透射着傲慢不屑,冷绝如冰的寒光。

    那眼神,不屑之极,仿佛将驰来的张绣,根本不放在眼中一般。

    瞬息之间,张绣已飞马射至,手中银枪狂刺而出,挟着雷霆之力,直取那铁面敌将的当胸。

    “土鸡瓦狗……”

    铁面敌将喉头一滚,发出一声低沉不屑的冷笑,就在张绣银枪刺到前的瞬间,粗如碗口的双臂蓦然抖动。

    寒光一闪,就在张绣还未看清对方是如何出招时,那一柄黑漆漆的画戟,竟已后发先至,狂轰而来。

    哧哧——

    戟锋速度太快,力道太猛,划破空气时,竟然发出锐利的磨擦之声。

    画戟所过,强劲之极的力道,竟将马下的地面扫刮到狂尘骤起。

    戟锋未至,张绣竟已惊骇的感觉到,排山倒海般的气压,几乎一堵无形的巨墙,挟着摧毁一切的力量,向着自己狂压而来。

    速度之快,快过疾风闪电,力道之强,强过泰山压顶!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这厮竟然……”

    张绣来不及惊骇时,那巨锋已狂压而至,劲风将他周身包裹,无处可避,逼的他只有半道变招,高举银枪,倾尽全力一挡。

    下一秒钟,黑戟撞至。

    吭——

    一声沉闷攸长的金属轰击声,响起了旷野之上,飞溅起的火星,耀如白昼之光。

    伴随着一声痛苦的闷哼声,张绣胸中气血鼓荡如潮,根本无法克制,张口便狂喷了一口鲜血,那握枪的五指间,更是瞬间被震到龟裂,鲜血狂溢而出。

    仅仅一招交手,西凉猛将张绣,竟被震到吐血!

    目睹这不可思议的一幕,陶军上下,无不一片惊哗,仿佛看到了鬼一般,不敢相信眼前所见。
三清原之无极生太极帖吧


    纵然是霍去病这样的武艺第一强者,看到这一幕也愕然变色。

    要知道,张绣好歹也是当世二流的武将,武艺虽逊于霍去病,但就连霍去病本人,也没有自信能在一招之间,就把张绣轰到吐血。

    那个铁面敌将却做到了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的武道,竟然以把张绣一招的到吐血,颜良和关羽也做不到,这个铁面敌将到底是谁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也是脸色惊变,他这才猛然意识到,袁绍为何敢那么狂妄自信的挑战斗将,原来他麾下竟然还藏了这么一个高手,武艺竟似在颜良文丑之上。

    下一秒钟,陶商猛然惊醒,便想以张绣武艺,再战下去只怕性命不保,便想也不多想,急叫道:“张绣,你不是他对手,速速撤回!”

    就在陶商喝声发出的同时,百步外观战的袁绍,嘴角却扬起了得意阴冷的诡笑,口中冷冷道:“陶商,终于见识到我的底牌了吧,可惜,晚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时,两军阵中处,铁面敌将冷哼一声,第二戟已反手荡出。

    这一戟势大力沉,几有开山之势,戟锋之快,搅动空气掀起一道狂尘,戟锋藏于尘中,竟无法看清招式虚实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霍去病看出这一招的厉害,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此时的张绣才刚拨马回身,未想到对手反应如此之快,第一招和第二招之间,竟根本没有半分迟滞。

    血气未及平伏,那戟锋便卷着狂尘暴风,威压而至,张绣脸色骇变,尽起生平之力,勉强的举枪相挡。

    哐!

    又是一道金属震鸣,如雷鸣般震得所有人耳膜发麻,狂尘之中,更是飞出了一大股的鲜血,紧跟着响起一声惨烈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陶商的神经瞬间紧绷到了极点,手心里也浸出了一手的冷血。

    飞舞的血雾狂尘中,一骑飞奔而出,脱离了战场,向着本阵方向飞奔而归。

    是张绣。

    这员武力值近有90的西凉猛将,此刻却浑身是血,连手中的的银枪都已被震飞了出去,右手捂着的左胸处,大股大股的鲜血,正哗哗的往外翻涌。

    显然,铁面将的第二戟,不但震飞了张绣手中银枪,还刺中了他的左胸,重创了他。

    陶军上下,无不是一片哗然,神色悚变。

    就连陶商,也是吃惊不想,没想到这铁面将武道如此之高,两招之间,竟能重创张绣。

    “鼠辈,哪里逃。”

    血尘之中响起一声冷酷的喝声,铁面将破雾而出,如一团黑色的幽灵魔鬼,向着重伤败溃的张绣,穷追而上。

    此时张绣受伤不轻,气虚力弱,双腿连马腹都夹不稳,无法加快战马的速度,那铁面将却奔驰狂追,眼看着就要追上,到时张绣非死不可。

    陶商不及多想,急是大喝一声:“霍去病,还等什么。”

    同样震动的霍去病,立刻回过神来,二话不说,双腿一夹马腹,如银色的闪电,狂射而出。

    “没脸见人的家伙,霍去病陪你一战。”

    霍去病转眼从张绣身旁抹过,银枪一横,封住了铁面将的追击路线。

    重伤的张绣,这才拖着一路的血迹,得以逃回了本阵,未等陶商吩咐,一众将士们便迎了上去,将张绣扶住。

    “大司马,那铁面……铁面将实在……”张绣话未说完,身形剧烈一晃,便从马上歪倒下去,已是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陶商眉头一皱,急喝道:“快,快把他扶回营中,速令扁鹊抢救,一定要把他的命给我保住。”

    几名士卒忙将张绣抬上担架,急急忙忙的向着大营赶去。

    看着重伤的张绣,陶军将士们个个心惊胆战,议论纷纷,无不对那铁面敌将心生畏惧。

    陶商轻吸一口气,平伏下震动的心情,目光重新回到了前方。

    几十步外,霍去病已与那铁面将战成一团。

    但见战场中央处,漫空狂尘飞舞,道道流光四面激射,遍地飞石乱溅,方圆数丈之地,已被他们掀的天翻地覆,沟壑时现。

    武力值97的霍去病,此刻已是拼尽全力而战,将自己的枪法拔至了顶峰。

    这样疯狂强悍的攻势,即使是关羽颜良,这等不分伯仲之敌,只怕也要忌惮三分,应对吃力。

    那铁面敌将却无比从容,气息平稳,不动如山,一招一式,力道与速度都极尽完美,轻轻松松的就击退了霍去病一轮接一轮的攻势。

    五十招走过,铁面敌将戟式陡然变强,数招间便将霍去病全面压制,将这员陶营武道第一大将,压得只有招架之力,还越来越吃力。

    这个铁面将,到底是何人?

    眼见霍去病都不是对手,陶商心中愈发狐疑,只是那敌将面目遮掩,就连他也无法用系统来扫描其真实身份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不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身边的吕灵姬,花容却越发惊愕,口中喃喃自语,那般表情,仿佛认出了那铁面人,又好似见到了鬼一般,无比的惊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