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三百零三章 救?还是不救?

第三百零三章 救?还是不救?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主公!”许攸等文武,眼见袁绍吐血,皆吓了一大跳,纷纷上前扶住。

    “放手,我还死不了。”袁绍强压住气血,狠狠的将一双双搀扶的手拨了开去。

    许攸等人只得退在一旁,不安的睢着袁绍。

    袁绍到底是一代枭雄,轻轻抹去嘴角的血迹,深吸过几口气,片刻间便是压制下动荡的气血,除了脸色苍白之外,俨然已恢复了冷绝霸道的气势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他的拳头狠狠的击在了案几上,恨恨道:“这个谭儿,实在是太令我失望了,当年被陶贼活捉,就已丢尽了我的脸,没想到又一次被陶贼所擒,简直是把我的老脸都丢光了!”

    袁绍对这个长子,此刻已是失望之极。

    除了田丰之外,逢纪等河北一派的人这时回过神来,心中却皆在窃喜,纷纷的附合袁绍,个个都埋怨袁谭无能,丢了袁家的脸。

    这也难怪,他们以为袁谭落入陶商手中,此番是必死无疑,只要袁谭一死,就没人能再与袁尚争夺储位。

    将来袁尚继承袁氏江山,他们这些河北一派的人马,个个都是有功之臣,将来执掌袁氏政权的大权,还不是板上钉钉的事。

    河北一派人暗自窃喜,许攸等汝颍一派的人,却个个都慌了神,生恐袁谭若是有个三长两短,他们汝颍一派失去了主心骨,从此往后就将一落千丈,再无翻身之日。

    许攸眼珠子一转,立时瞪向刘备,质问道:“我说刘玄德,主公命你去辅佐大公子,就是看中你和陶贼交手多次,深知其底细,你明知陶贼奸诈,却为何不提醒大公子,让大公子遭此大败,还不幸陷落于敌手。”

    刘备一怔,显然没有料到,许攸会把矛头指向他,听这话的意思,分明是想把兵败的这盆脏水,往他的身上推,来替袁谭开脱。

    果然,此言一出,袁绍的目光立时瞪向了他,眼神中分明有怨意。

    刘备无奈,只得强压住恼火,辩解道:“我岂能没提醒过大公子,只是那鞠义拍着胸脯向大公子保证,有他先登营在,必可大破陶商,所以大公子才重燃信心,决心跟陶贼一战。”

    刘备知许攸等一班文士们,舌头根的能力了得,不敢跟他们争辩,便顺势又将责任推在了鞠义身上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呢,主公啊,那鞠义素来自负,此番失利,说到底是鞠义太过轻敌自负,怪不得大公子啊。”郭图反应更快,立刻把这黑锅推在了鞠义身上。

    鞠义虽乃汝颍一派的人,但到了这个时候,为了给袁谭开脱责任,他们也只好牺牲鞠义。

    而鞠义性傲,在袁绍面前时常居功,袁绍对其早就心存不满,今在听郭图等一挑动,更是恼火不已,当即拍案怒道:“这个鞠义,实在是太不知轻重,竟让我军遭此惨败,还连累谭儿被俘,实在是可恨,等他回来,我定要得重重治他的罪。”

    三言两语间,许攸等人,便将袁绍的怒火,从袁谭身上迁到了鞠义身上。

    刘备暗松了一口气,悄悄的退后几步,退出了袁绍的视野。

    逢纪等河北一派,则暗中不悦,一时片刻也琢磨不出,怎么把袁绍的怒火,再引回袁谭身上。

    这时,许攸见得袁绍对袁谭的怒火已消,眼珠子一转,便趁势道:“主公,我军此番虽然失利,但到底还有十万大军,优势还在我们手里,为今之计,当速想办法救回大公子,然后再集中全力,攻破官渡敌营才是上策。”

    “大公子
战场合同工最新章节
已被陶贼生擒,还怎么救回,难道让主公为了一个不争气的儿子,就不顾天下大局,跟那陶贼言和不成?”田丰当即反对道。

    袁绍沉默不语,不做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许攸就火了,不悦道:“我说田元皓,你还好意思说,当初若非你献什么分兵之策,主公又怎会白白损失了三万大军。”

    “分兵之策本是对的,关键在于大公子自不量力,非要争做统帅,否则我三万大军怎么会全军覆没。”田丰立刻反唇相击。

    “不让大公子领兵,那让谁领?”许攸冷哼一声,讽刺道:“难道让颜良文丑,这两个败军之将领兵吗?若非他们连战连败,丧尽了我军声威,大公子也不会铤身而出,冒死想要为我军挽回士气,大公子就算败了,那也是虽败犹荣,你却还在这里说风凉话,你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许攸,你——”田丰舌战不济,说不过许攸,被呛得是面红耳赤,一时语塞。

    郭图趁势道:“主公仁义名满天下,世人皆知主公疼爱骨肉,大公子乃主公嫡长血脉,倘若坐视不救,岂非要叫天下人议论主公冷血无情?”

    袁绍身形微微一震,似已被说动三分。

    “再说了,若是让将士们知道,主公连自己亲生骨肉的生死都不顾,将士们心里会怎么想?”

    许攸一句反问,跟着又道:“只怕将士们皆会想,咱们的主公连自己的儿子都不救,倘若哪天咱们也陷入了绝境,主公更加会见死不救,这样冷血无情的主公,咱们为他效忠还有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袁绍身形剧烈一震,眼中原本的犹豫之色,顷刻间烟销云散。

    他最初还怨自己这儿子无能,使三万大军损失殆尽,恼火失望之下,便想任由他死了活该。

    但被许攸等一顿话后,他对兵败的怒气便大半迁往了鞠义的身上,再听郭图一番“仁义”的帽子一扣,袁绍的心便彻底的软了下来,担心起自己儿子的安危来。

    “谭儿乃我长子,是我血脉骨肉,我岂能置生死于不顾。”袁绍决然道,语气中少了几分怨意,多了几分父亲的慈爱。

    许攸等人对视一眼,皆暗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逢纪干咳一声,“大公子自然是要救的,只是眼下他已落入了陶贼手中,以那小贼的残暴手段,说不定大公子已为其所害,就算没有,他也不会轻易放了大公子吧,除非……”

    “除非什么?”袁绍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逢纪又咳了几咳,“除非主公跟陶商主动提出求和,放弃一统中原,撤兵北归,说不定陶贼才会放了大公子。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袁绍又是一拍案几,沉声道:“我绝不会向那小贼求和!”

    “若不求和,想救出大公子,只怕难啊……”逢纪无奈的叹息,却有几分说风凉话的意味。

    大帐中,一时又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许攸凝眉许久,眼珠子转了不知多少圈,突然间,闪过一丝精光。

    他便深吸一口气,拱手道:“主公,攸有一计,不用向陶贼求和,或许就能救出大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快说!”袁绍陡然间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许攸便不紧不慢道:“陶贼连番大胜,此刻恐怕正在得意骄横时,咱们就利用他的骄傲得意,把大公子从他手中救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个利用法。”袁绍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攸以为,该是动用那个人的时候了。”许攸语气中透着一股玩味的深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