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三百零一章 装高贵的下场

第三百零一章 装高贵的下场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袁家大公子,被陶商一刀斩飞出去!

    跌落在血泊中袁谭,手中大枪已飞到了不知哪里去,肩膀上血如泉涌,口中更是狂喷鲜血。

    “我堂堂袁家大公子,竟会被他击落马……”

    爬在地上的袁谭,心中惊怒万分,就在他挣扎着想要爬起来是,陶商巍然的身形,已将他笼罩在阴影之下。

    那一柄染血的长刀,就垂在他脸上,刀锋上正自滴血。

    “袁大公子,咱们又见面了,再次跪在我面前,感觉如何?”陶商勒马于前,俯视着他,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陶贼……陶贼……”袁谭惊羞万分,挣扎着想要爬起来,怎奈受伤颇重,双腿发软,极是艰难。

    就在袁谭用尽全力,终于吃力的爬了起来,腰还没来得及直起来时,陶商战刀的刀背在他的身上狠狠一拍,他闷哼一声,又被拍爬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倒下的瞬间,袁谭脸先着地,当场就啃了一嘴的血泥,狼狈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陶贼,你竟敢如此辱——”

    袁谭还欲骂时,陶商已不屑喝道:“来人啊,把这厮给我绑了,稍后再处置他。”

    紧跟而来的荆轲一声令下,一众亲军一拥而上,将吐血的袁谭绑了个结实。

    陶商抬头远望,整片战场,他的陶家军已上尽上风,茫茫的袁军败卒,如无头的苍蝇一般乱撞,斗志昂扬的陶军将士们,则如狼驱养,肆意的辗杀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宿主取得薄县对战胜利,获得魅力值2,宿主现有魅力值65。”

    望着这大胜的局面,陶商暗吐了一口气,心中那个痛快啊,年轻的脸上,浮现出欣慰的笑容。

    你袁绍不是嚣张么,率领着十五万大军,号称要像辗死一只蚂蚁那样,轻轻松松的灭了我么。

    很好,那我就一次又一次的击败你,不停的打你的脸,现在,我还再次俘获你的宝贝嫡长子,扇你一个又狠又大的嘴巴子,叫你还狂。

    胜负既定,接下来就是大追击。

    陶商率领着两万得胜的将士,挟着大胜的余威,一路向北穷追不舍,辗杀败溃敌兵。

    袁谭被俘,袁军残兵军失尽,鞠义的先登营被灭,早已丧胆,根本不敢停下逃跑的脚步。

    至于刘备三兄弟就更不用说了,遁逃本来就是他的看家本事,前番睢阳一战,他之所以救袁谭,那是因为袁谭虽败,却还未伤筋动骨,还有可利用的余地。

    这一回就不同了,袁谭败到连内裤都输掉,自己都被俘了,对他刘备来说,已失去了利用的意义,刘备当然要头也不回的狂逃。

    一众败兵,一路狂逃,陶商一口气追出了一百余里,方才罢手。

    计点战损两场战役下来,陶商不过损兵两千余众,袁谭的三万大军却几乎全军覆没,只余下不到四千余兵逃过一死,至于缴获的军械旗鼓,更是不计其数。

    这一战,歼灭袁谭兵团,解除了侧翼的威胁,陶商的战略目的已达到,考虑到官渡大营此刻必在受袁军狂攻,只恐陈平他们坚持不了太久,陶商便收了兵马,星夜往官渡大营赶去。

    两天后,陶商率得胜大军,赶回了官渡大营。

    时近黄昏,袁军刚刚结束了一场猛烈的进攻,却为李广诸将所挡,再次无功而返。

    陶商得胜归来,极大的振奋了三军士气,整个官渡营中,陶军将士欢声雷动,震破苍穹。

    陶商慰劳了一番留守诸将,步入中军大帐,便叫将袁谭带上来。

    大帐中,陶商高坐于首,沾满血迹战刀横放于案前,冷峻的脸上,隐隐散发着凛烈的杀意。

    帐帏掀起,满身是血,神色黯然的袁谭,被荆轲如拖死狗一般拖了进来。

    袁谭捂着负伤的肩膀,一张脸阴沉如铁,羞愤的死死瞪着陶商,一副恨不得冲上去把陶商生吞活剥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狗东西,都成俘虏了,还装什么装,还不向大司马跪下!”樊哙大喝道。

    袁谭身形微微一震,却将眉头一皱,不屑于看陶商一眼。

    左右诸将无不嗔怒,樊哙拳头一握,当场就想冲上去给他一顿暴揍。

    陶商微微一抬手,示意他先不要冲动,却是一声冷笑,“袁谭,我念在你今天敢跟我一战,也算有几分血性,现在我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,只要你投降,我就饶你一条小命。”

    袁谭能力平庸,陶商当然不屑,之所以招降,看重的则是他袁家大公子的身份。

    试想一想,连袁绍的嫡长子都投降了他,消息传将出来,对袁军的军心士气,将是何等的沉重打击。

    说不定,袁绍直接被气死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袁谭眼珠一瞪,喷身出羞怒的火焰,仿佛陶商的招降,于他来说,就是莫大的羞辱。

    “凭你,也想让本
实景红包大抽取全文阅读
公子投降,你配么。”袁谭又不敢发作,只得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那一句“你配么”,分明在嘲讽陶商的出身,卖弄自己身份的高贵。

    陶商剑眉一凝,尚未发作时,樊哙已怒骂道:“你个蠢物,还敢装他娘的高贵,老子打断你的狗腿,打到你嗷嗷求饶,看你还能高贵到哪里去。”

    樊哙拳头已握紧,急看向陶商,就等着陶商点头。

    袁谭有点慌了,急瞪向陶商:“陶商,你可要想清楚了,你虽侥幸胜了几场,我袁家十余万大军尚在,踏平中原只是时间的问题,你若敢对我怎样,我父帅绝不会饶过你!”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袁谭还以为,他用袁家的实力,能够吓得到陶商。

    陶商冷冷一笑,“袁谭啊袁谭,我就说你总是不长记性,你难道忘了么,当初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琅邪相时,就敢阉割了你,难道我现在还不敢把你怎样么。”

    一句“阉割”,瞬间戳破了袁谭最难以启齿的伤疤,仿佛瞬间将他的衣服,在众人面前剥光,让他羞愤到有种无地自容的错觉。

    憋红了脸的袁谭,鼻孔喷着粗气,一口牙几乎要咬碎,恨恨的瞪着陶商,几乎就要忍不住扑上去,跟陶商拼你死我活。

    陶商就那么冷笑着俯视着他,看他能怎么样。

    “陶商,你别得意,当日之仇,我绝不会忘记,我本是打算将你碎尸万段,如果你识相,放了我的话,我或许会考虑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,待父帅攻灭你后,说不定会替你说几句好话。”

    袁谭忍住了没扑向陶商,却没能忍住他那张臭嘴,非但没有求饶,竟然还厚颜无耻的跟陶商做起了交易。

    陶商最后的丁点忍耐,彻底的被袁谭的自恃击碎。

    “袁谭,我告诉你,你现在没有跟我谈条件的资本,我再问最后一次,你降还是不降!”陶商鹰目一怒,厉喝道。

    袁谭强撑起骨气,傲然道:“陶商,你别作梦了,你也不看看我袁谭什么身份,你又是什么出身,我岂会投降你。”

    袁谭虽然怕陶商,但到底乃袁家嫡子,这要是投降了陶商,就等于是彻底的抛弃了尊严,必为天下人所耻笑,就算将来陶商覆灭,他能活着回到袁绍身边,也必会被袁绍冷落,从此失去争储的机会。

    那对于他来说,简直生不如死,权衡之下,他也只能选择硬扛下去。

    “很好,难得袁大公子这么有骨气。”陶商冷笑一声,目光如刀刃一般,“既我你这么有骨气,那我就成全你的气节。”

    那语气中,隐隐已现杀机,袁谭心中一寒,蓦然间想起当初头次被俘,陶商阉割他的残忍。

    痛苦的回忆历历在目,一瞬间,袁谭的傲气便被瓦解一半,眼中已现惧意。

    “陶商,你好歹也是天下第二大诸侯,难道你真要杀一个俘虏吗,就不怕天下人笑你吗?”

    “天下人?天下人都是欺软怕硬之辈,他们只敢笑弱者,只要我的拳头足够硬,我看他们谁敢笑我。”

    陶商冷笑一声,拂手喝道:“来人啊,把袁谭的耳朵和鼻子给我割了。”

    袁谭神色骇然惊变,他万没有想到,陶商没打算杀他,但却要割他耳鼻,如此手段,简直是对他尊严的公然羞辱。

    先是被阉割,今又被割掉耳鼻,今后他堂堂袁家大公子,还有何面目活下去,这简直比杀了他还要残暴。

    “陶商,你这个残暴的狗贼,你敢这么对我,我父帅不会放过你,我也不会放过你——”惊怒的袁谭,歇厮底里的放声嘶吼。

    陶商却沉静如水,向着樊哙使了个眼色,早已忍耐不住的樊哙,几步上前,抓住袁谭的头发,如拖死猪一般,便向帐外拖去。

    “陶商,你不得好死,总有一天,我要把你碎尸万段啊——”

    大帐外,袁谭歇厮底里的骂声,很快变成了痛苦的嚎叫声,显然是已经挨了刀子。

    帐中的诸将们,无不叫好,皆是出了一口恶气。

    “夫君,这袁谭如此可恶,为何不直接宰了他痛快。”吕灵姬虽解气,却又不解道。

    陶商一笑,“袁绍实力远胜于我,之所以会连战连败,很大原因是因为他那两个宝贝儿子暗中争斗,其麾下文武也分为两派,彼此争斗内耗。如果我就这么杀了袁谭,固然一时解气,却等于帮着袁绍除掉了内斗,到时他内部团结一致,于我而言,岂不是反而不利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啊,还是夫君想的长远,倒是我见识浅薄了。”恍然省悟的吕灵姬,不由赞叹道。

    陶商呵呵一笑,心情甚好,便准备叫安排酒宴,今晚好好庆贺一番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,帐外亲军来报,言是二夫人带着劳军团队,已入大营。

    “梅儿来了……”陶商的眼前,立时浮现起那童颜巨峰的美景,眸中顿时一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