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三百章 让你再次跪在我脚下

第三百章 让你再次跪在我脚下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袁谭迷茫了,他在迷茫,陶商是不是真的天生是他的克星,无论他多么努力,无论他实力有多强,都注定要败在陶商的手下。

    惊惑迷茫然的袁谭,立在原地怔怔的出神,全然已失去了分寸。

    两万袁军士卒也个个惊恐不安,一步步的向后错动脚步,尚未大规模接近,他们的斗志就已经丧尽。

    敌军震恐错愕,陶军却已欢声雷动,杀声震天。

    陷阵营的勇往无前,极大的提升了陶军将士的士气,他们热血已燃烧到了顶点,如同无数座火山,迫不及待的要喷发出去。

    “夫君,你真是……”吕灵姬更是激动到难以克制,花容上尽是喜色,尽是敬佩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对自己的夫君,已是彻彻底底的折服,再没有任何的怀疑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这陷阵营竟然这般了得,主公麾下,竟然还藏了这么一支奇兵……”骑兵阵中,霍去病也喃喃自语,眼神中尽是惊叹之色。

    正前方处,袁军已陷入全面的混乱,只需要最后一稻草,就能将它轻松压垮。

    陶商眼眸一凝,杀气凛燃,欣然大叫名道:“传令霍去病,骑兵出击,给我辗压敌军。”

    令旗摇动,总攻的号令下达。

    骑兵阵前的霍去病,早已战意熊熊,就等着陶商这道命令。

    四千铁骑之士,斗志已到鼎峰,个个摩拳擦掌,只等浴血一战,再立新功。

    呜呜呜——

    杀机凛烈的号角声,冲天而响,撕碎了天穹。

    霍去病一抖手中银枪,如一道银色的战电,狂射而出。

    身后,四千铁骑如决堤的洪流,狂涌而出,挟着漫空的狂尘,向着敌军袭卷而去。

    那隆隆的马蹄声,终于将袁谭惊醒,他沙哑的大叫:“挡住敌军,给我挡住。”

    他的叫声,却被无情的淹没在了震天动地的铁蹄声中。

    袁军斗志已丧,纷纷崩溃而逃,哪里还听从他的命令。

    “玄德,我们该怎么办?”袁谭急是向刘备望去。

    他却惊恐的发现,刘备已不知什么时候没了踪影,竟是见势不妙,已先行遁逃。

    “大耳贼,你竟然敢……”袁谭一张脸,瞬间惊怒到扭曲变形,脑子更是震到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迎面处,霍去病率领着铁骑,从侧翼射至,如一柄利刃般,轻松的穿破了袁军的侧翼。

    漫天的血雾中,已然崩溃的袁军,拦腰被斩为两截,数不清的敌卒,被辗碎于铁蹄之下。

    陶商年轻脸庞间,杀机已燃到了顶点,二话不说,纵马直抵阵前,铁塔般的身躯,出现在了三军将士的视野之中。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战刀扬起,直接敌方,高声叫道:“敌军已溃,该是给他们致命一击的时候了,是我陶商士卒的,就拿出你们所有的勇气来,今天咱们杀个痛快!”

    “杀个痛快!”

    “杀个痛快!”

    三军将士,如野兽般兴奋的咆哮呼应。

    陶商再无多言,手中战刀一扬,马腹一夹,如赤黑相间的闪电,狂射而出。

    一万五千余陶军步卒,如出笼的猛兽,轰然而出,向着已溃的敌阵辗去。

    眼看着陶商主力尽出,袁谭整个人已惊到浑身颤抖,连手中的枪都要拿之不住。

    霍去病一马当先,银枪舞出道道流光,将数不清的敌卒,无情的刺倒。

    铁骑滚滚,如决堤的洪水一般辗压,自左而右贯穿了整个袁军,将两万人的大阵,拦腰撕成了两截。

    “大公子,挡不住了,立刻撤退吧。”奔逃而来的鞠义,惊恐的大叫道。

    袁谭心在滴血,脸上弥漫着恐惧和悲愤。

    他身为袁家大公子的骄傲和自尊,再一次被陶商无情的撕碎了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拥有两万雄兵,还有先登这样的强悍存在,可以一雪前耻,把失去的尊严都抢回来。

    谁曾想到,陶商再次扇了他一个大耳光,让他输到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今日再败,他这袁家长子,还有什么颜面去见江东父老。

    “我袁谭绝不能再输给那奸诈,绝不能,我不撤——”残存的些许骄傲,激得袁谭冲昏了头脑,歇厮底里的咆哮大叫。

    发狂的袁谭,勉强打起几分精神,扬枪大叫道:“是我袁家儿郎的,都给我拿出血性来,不许后退,随我死战迎敌!”

    袁谭稍稍振作精神,左右数千亲军勉强平伏下情绪,握紧了刀枪,意图做垂死的挣扎。

    也不过是垂死挣扎而已……

    就在袁谭咆哮大叫时,正面处,陶商率领的陶军洪流,已狂辗而至,一万五千热血沸腾步卒,挟着震天的喊杀声,铺天盖地的撞向敌阵。

    陶商手舞长刀,长
穿梭诸天笔趣阁
河般的刀法,四面八方的舞斩而出,数不清的人头被斩碎,马蹄踏过后,一条血路被留在身后。

    陶军全线出击,转眼间,就将士气稍起的袁军,彻底的压垮。

    陶商的步军主力,高顺的陷阵营,再加上往来辗压的霍去病铁骑,无情的将敌军绞成粉碎。

    几千袁谭亲兵斗志瓦解,哪里还有半分勇气,立时作鸟兽四散而逃。

    陶商手舞战刀,一路无人可挡,直奔着袁谭所在而去。

    这个自以为高贵的袁家大公子,当年自己只是阉了他,饶了他一条狗命,他竟然屡屡的跟自己作对,今天再撞上,焉能让他再逃走。

    袁谭眼看着自家将士,如过街的老鼠一般望风而逃,已是陷入了绝望。

    就连鞠义,也彻底的失去了信心,眼见袁谭不听劝,只能独自逃走。

    大厦已倾倒,袁谭光杆司令一个,哪里还有勇气再战,便只能无奈的咽下这口怨气,终于也想逃去。

    就在他要拔腿而走的前一秒钟,他看到了陶商的身影。

    那个屡屡击败自己,那个残忍的阉割了自己,那个抢了自己女人,那个让自己颜面扫地之徒,就在十几步外,正杀气腾腾的杀向自己。

    袁谭的眼珠子,瞬间就要炸将而出,满腹的怒气再次被点燃。

    “陶商,我要杀了你,我要杀了你啊——”袁谭一声咆哮,发疯似的纵马舞枪,迎向了陶商。

    他不但是想报仇,更想抓住这最后的机会,在乱军中一举诛杀陶商。

    只要杀了陶商,整个中原就要土崩瓦解,他袁家将不战而得中原,那个时候,他就是为袁绍夺下中原的最大功臣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之前的一切失败便将一笔钩销,以他这巨大的功劳,袁尚还拿什么跟他争位。

    袁谭就是挟着这复仇之心,挟着这一丝侥幸,逆着败逃的兵流,向着陶商冲去。

    “自己往枪口上送,袁谭,这回神仙也救不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一声冷笑,眼中杀机兴奋如火,狂袭而上,手中战刀挟着狂暴之力,挥斩而上。

    刀锋过处,空气竟发出“哧哧”的磨擦声,这是他全力一击。

    两骑踏着血路,电光火石的一瞬相撞。

    哐!

    空气中迸发出一声金属激鸣,火星飞溅耀如白日。

    两骑错马而过,陶商身形不动如山,袁谭却气息翻滚,虎口剧痛,五指间竟已浸出了丝丝鲜血。

    瞬间,袁谭的狂烈一扫而空,神色惨然惊恐,仿佛看到了鬼一般。

    当年琅邪一战中,他可是亲手跟陶商交过手的,那时的陶商,武艺远逊于他,根本不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他万万没有想到,短短数年间,陶商的武道竟然精进到这般地步,远远的盖过了自己,可与鞠义之流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这小贼的武艺,怎么可能超过我,除非他是武学奇才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袁谭还来不及惊恐时,陶商第二刀,已如泰山压顶一般,向着袁谭当头撞至。

    刀势快如闪电,袁谭想举刀相挡之时,已来不及,只能勉力一避。

    咔!

    刀锋斩落,削中了袁谭的肩膀。

    鲜血飞溅,袁谭一声痛苦之极的惨叫,肩膀连肉带甲,竟被削飞了一块。

    两招间便受此重创,袁谭的自尊与骄傲,乃至于他对陶商的轻视,统统一扫而落,只余下无尽的恐慌。

    这还不够。

    陶商要的不是他的恐慌,他要的是这袁家高贵的长子,第二次跪倒在自己的脚下。

    “袁谭,给老子滚下马去吧!”

    狂烈的一声长啸,陶商手中战刀,挟起最强的力道,撕破空气阻挡,如排山倒海一般,再轰而至。

    虎口迸裂,肩上受伤的袁谭,也顾不得痛楚,只能急提一口气,倾尽全力相挡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刀枪再度相撞,雄浑惊人的力道,如决堤之水般灌入袁谭的受伤的残躯,震得他未平的气血翻滚激荡,几分就要吐血。

    陶商却似丝毫不给他机会,第三刀,第四刀接边扫至,如秋风扫落叶一般,四面八方的将袁谭包裹于刀幕之中。

    袁谭彻底的失去了抵抗能力。

    陶商的疯狂的攻击下,身心俱损的袁谭,连喘息一口的时间都没有,只能拼尽全力,吃力的应对陶商疯狂的攻势。

    十二招走过,陶商一声低啸,双臂筋肉已爆涨到极点,伴随着筋肉崩断的声响,陶商力道最强的一击,山崩地裂般横扫而出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一声震天的金属激鸣,紧跟着是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袁谭负伤的残躯,连人带枪,如断线的风筝一般,被从马上震飞了出去,重重的跌落于五步之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