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二百九十九章 破先登

第二百九十九章 破先登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陷阵营,这是高顺的陷阵步兵,糟糕,我中了陶商那小子的计了。”鞠义脸色骤变,心中咯登一声响。

    陷阵营威震天下,堪称当世最强的重装步兵,鞠义一见那鱼鳞盾阵,立时便已识破,如何能不震惊。

    他这时才猛然省悟,陶商将骑兵列阵于前,只不过是伪装而已,真正目的,竟是要以陷阵步兵,来破他的先登弩士。

    具装重弩兵专克骑兵,重装步兵,却又是重弩兵的克星。

    鞠义震惊,中军处的袁谭同样惊讶。

    鞠义的震惊,是因为他乃名将,深通兵法,一见陷阵营露面,心中便知不好。

    袁谭军事见识远不及鞠义,自然不知陷阵营的厉害,只是惊讶了一瞬,骄傲的脸上便又重新恢复了傲慢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陷阵营啊,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军团,那姓吕的小贱人从了陶贼,难怪连吕家的陷阵营也会被陶贼所有。”袁谭冷冷的讽刺道。

    刘备却已脸色一变,急道:“大公子,陷阵营乃重装步兵,恐先登弩兵非是其对手,得速发骑兵将其击破,否则若给他贴上了先登弩士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    刘备曾与吕布交手,自然知道陷阵营的厉害。

    他当然也知道陷阵营的优势,在于防御和攻击力强,缺点却在于机动能力差,必须以骑兵搅乱其阵形,方才能阻止其推进。

    “玄德言之有理。”袁谭一点头,喝道:“传令张翼德,率左翼骑兵出动,给我击破陷阵营。”

    呜呜呜——

    号角声再度吹响,令旗摇动,张飞得令,纵马舞矛杀出,率左翼一千七百余骑兵杀出,向着陷阵营撞去。

    面对汹汹杀来的敌骑,鱼鳞阵中的高顺,却无一丝惧意,扬刀喝道:“盾手列阵,破军弩兵准备。”

    鱼鳞铁阵骤然止步,外围的盾手将大盾下端狠狠插入地下,扎成木桩围墙一般,第二道的戟手,将重戟握紧,而藏在最内层的两百余名弩士,则迅速的端起弩机,箭矢透过盾牌间的缝隙,对准了汹涌而来的敌骑。

    那两百弩兵,乃是陶商从养由基的破军营中调出,专门为陷阵营的增备,就是为了防止临阵之时,敌军以骑兵冲击陷阵营。

    可以说,眼前这座陷阵营,已经非是原先的陷阵营,而是由陷阵重步兵和破军弩士混编而加,一座加强版的陷阵营。

    侧前方处,张飞浑然不知,藏在阵中的死神之眼,已经锁定了他的骑兵军团,依旧在汹涌的狂冲。

    片刻间,敌骑已近百步之外。

    “破军弩士,放箭!”高顺毫不迟疑的喝道。

    嗖嗖嗖!

    两百名破军弩士,几乎在同一时间扣动了机括,四石的硬弩发动,两百余支利箭,如飞蝗一般破空而出。

    噗噗噗!

    瞬息间,近有五十余名敌骑射翻于地,冲在前排的敌军,立刻被射成人仰马翻。

    “弩兵,敌军阵中,竟然还藏有弩兵?”奔行中的张飞,大吃一惊,急是举矛乱舞,抵挡袭之箭。

    他武艺绝顶,区区几支弩箭自然奈何不了他,左右的骑兵们,却被射得猝不及防,成片成片的栽倒于地。

    一时间,冲锋的敌军骑兵军团,被射得鲜血飞溅,惨声震天,顷刻陷入混乱。

    袁谭和刘备二人,看着这般情形,几乎也在同时愕然变色。

    刘备灰白的脸,尽是惊异之色,显然是没有料到,眼前的陷阵营,竟已与他所知的陷阵营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袁谭则是愣怔到目瞪口呆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心中那被他压制下去的惧意,汹涌而起。

    望着己军惨烈的画面,他隐约已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就在片刻间,近三百余名敌骑,已被破军弩士钉倒于地,张飞却顾不得士卒惨烈,顶着箭雨,催斥骑兵们继续硬着头破狂冲。

    他没有选择。

    此时若是败溃,陷阵营便将趁势杀向先登营,一旦先登营破,陶军大举进攻,他们这两万军团,就要被一举冲垮。

    张飞只能拼着最后的希望,想要杀出一条血路来。

    陷阵营的鱼鳞盾阵中,那两百由养由基培养出来的破军弩士,却如机械一般,一箭接一箭的不停放箭。

    转眼间,五轮利箭放罢,张飞在付出了五百余骑的死伤之后,终于是冲至了鱼鳞阵前。

    可惜,骑兵的冲击速度,先前已被箭矢的攻击,大大的压制,就算冲至盾阵前,也已是强橹之末。

    当先骑兵撞上了大盾,鱼鳞阵只微微一震,却丝毫未见破绽。

    “挑破他们的盾阵!”张飞横矛大吼道。

  
穿越斗破苍穹sodu
那些士气已挫的骑后们,只能凭着手中的枪戟,拼命的狂挑遁牌,想要把鱼鳞阵掀开。

    可惜,陷阵营的盾牌有三层,最外层是牛皮,第二层是铁皮,第三层是木板,这种重金打造的盾牌,奇重无比,需要士卒双手尽全力,方才能够移动,又岂是区区一杆枪就能挑得开来的。

    整座鱼鳞阵,天衣无缝一般,任凭张飞的铁骑如何围攻,都撕不开哪怕一丁点缝隙。

    阵中,破军弩士却在盾手的保护下,不断的向外围之敌放箭,戟手也不停的用长戟,刺撞敌骑。

    鲜血飞溅,惨叫声不断于耳,片刻间,又有数百敌骑栽倒于马下。

    短短的时间内,张飞就损兵过半,却连陷阵营的一面盾牌都无法击破。

    死伤如此之惨重,哪怕是天下间再精锐的军团,这个时候,他们意志也无法支撑下去。

    终于,他们崩溃了。

    斗志丧尽的敌骑,哪还顾得上张飞的军令,只伏在马背上,四散而溃。

    大势已去,张飞武道虽高,也难敌眼前的庞然巨物,只能恨恨的策马而去,也跟着败兵一并逃去。

    眼前敌骑败溃,陶军阵中,发出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。

    陶商年轻的脸上,扬起胜得在望的笑容,扬刀喝道:“时间差不多了,该是破阵之时,让高顺给我压上去,一举撞破敌阵。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进攻的号角声,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鱼鳞阵中的高顺听到号角声,当即下令,鱼鳞盾阵再度开动,向着敌阵压上。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

    一千陷阵之士齐声咆哮,再度将深插于地的大盾拔出,钢铁巨兽般的鱼鳞阵,轰然开动,加速向着先登弩营冲去。

    眼见己军骑兵溃散,鞠义已是神色大变,急吼道:“全军放箭,给我挡下敌兵。”

    嗖嗖嗖!

    千鸟嗡鸣之声乍起,近两千余支利箭,铺天盖地的向着鱼鳞阵扑去。

    从八石弩到三石弩,每一支弩箭都威力惊人,足以贯穿铁皮,曾经名动天下的白马义从,就是被这般利箭送上了西天。

    可惜,敌弩再利,却无法洞穿陷阵营的三重盾甲,那可是陶商利用糜家的巨亿之财,精心打造,就连他破军营自己最先进的弩机都无法洞穿。

    一千陷阵营,将袭来之箭尽数弹开,无可阻挡的辗压而上。

    “光是这一千面盾牌,就花了我几千万钱,要不是有糜家的钱财,我可造不起这么昂贵的装备,看来这钱是没白花,总算回本了……”陶商暗松了口气,年轻的脸上,浮现出欣慰的笑容。

    震天的战鼓声,和着三军将士的助威声,震破天地,吞噬掉一切的声音,激励着将士们无畏的向前。

    终于,那庞然巨物,挟着无可阻挡之势,轰然撞上了先登弩士。

    咔嚓嚓——

    轰隆隆——

    兵嚣摧折,大盾震碎,兵士哀号,数不精的先登弩士,连人带弩被撞为粉碎,鲜血如倒流的瀑布溅上半空,形成了一面可怕的血幕。

    先登弩士外围所列的盾牌,又如何能挡得住陷阵一击,顷刻间便被摧为粉碎,鱼鳞阵如钢铁巨兽一般,撕裂了敌阵,一路辗压而过,把坚不可摧的先登弩士,从中撕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紧接着,盾阵一裂,内中的戟手已换上了环首刀,切菜砍瓜一般剁向惊慌的先登死士。

    陷阵营就如射入敌人身体的一只绞肉机,从敌阵内部,将他们无情的绞碎。

    顷刻间,两千先登弩士被杀得鬼哭狼嚎,就此崩溃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,我的先登营,就这样被破了?”望着崩溃的己军,鞠义震惊错愕,整个人已是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他作梦也没有想到,连白马义从都能够击灭的先登营,竟然会覆没在陶商的手里,覆没在陷阵营的辗压之下。

    今日一战后,先登营将不复存在,他鞠义的威名,也将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鞠义心中痛苦难当,尊严被无情的撕碎,又恨又气,却知无力回天,只得含恨溃逃而去。

    “翼德的骑兵败了?连鞠义的先登弩士,竟然也败了?那陶贼,到底是……”

    望着崩溃的前军,刘备灰白的脸上,已被惊怒所占据,惊到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连经久沙场的刘备尚且如此,袁谭的表情又能好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样,陶商那卑微的狗贼,为什么总有击败我的办法,这是为什么啊……”

    袁谭惊恐错愕到了极点,一张脸已是扭曲到不成人形,几乎要迸裂出来的脸上,尽是悲愤和不解。

    这一刻,袁谭彻底的迷茫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