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二百九十八章 陷 阵

第二百九十八章 陷 阵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袁谭猛然省悟,先前睢阳一败,他不是败在了陶商的铁骑之下的么。

    先登弩士那是什么,那可是骑兵克星,曾灭过白马义从,这种传说般存在的军团。

    瞬息间,袁谭惧意一扫而空,眉宇间重新燃起了狂烈的自信,一跃而起,当即下令,当即尽起两万大军出城,南下前去迎战陶商。

    午后时分,两万袁军出现在了薄县以南十里。

    此时的陶商,也率领着他的两万步骑精锐,汹涌赶到,两军在平原之上相遇。

    残阳如血,将辽阔的原野,染上了一层血腥的赤红。

    两万人的袁军,挟着复仇的怒火,向着陶军缓缓推进而至。

    “袁”字大旗耀武扬威的飘扬,袁谭高踞马上,一副傲然之势。

    仇恨之火在他眼中滚滚燃烧,一肚子火的袁谭,发誓要在今日洗刷耻辱,一定要尝一次对陶商的胜利。

    他跟陶商交战多少次,一次次的失败,一次次的被羞辱,所有的颜面都被陶商无情的击落。

    就在几天前,他刚刚以为可以捡回来的脸面,却再一次被那小贼给打落在地。

    这叠加起来的仇恨,已经让袁谭恨陶商,恨到了抓狂的地步。

    袁谭深信,有鞠义的先登死士在手,这一次,必能致陶商于死地。

    袁谭的脑海中,甚至已经开始想象着,陶商被生擒活捉,如何跪在自己面前,卑微的求饶,却被他无情的阉割后,用尽各种手段折磨,叫他生不如死……

    袁谭的嘴角,不禁暗自扬起丝丝的冷笑。

    正神思之时,斥候回报,称迎面而来的陶军,果然以五千铁骑充当前锋。

    “陶贼,你自己往枪口上撞,活该你今天命丧于此……”袁谭嘴角扬起一抹冷笑,喝道:“鞠将军,以先登弩士列阵于前,为我扫荡敌骑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鞠义傲然得令,拨马而去,率两千先登死士,奔往阵前。

    袁谭遂是下令,全军继续推进,大大小小的军阵,跟于先登营之后,向着陶军逼近。

    转眼间,两军已相距不足七百步。

    七百步外,“陶”字战旗下,陶商驻马横刀,如青松般傲立。

    一万五千步军将士列阵于后,五千铁骑之师列阵于前,杀气冲天。

    鹰目远望,袁军庞大的军阵,正如一只只巨兽般,咆哮着推进而来。

    陶商知道,袁谭这是复仇而来。

    他同样知道,袁谭敢再战的所恃,无非是那一支可与破军营相提并论的先登弩营。

    明知对手的底牌,那张年轻的脸上,却看不到一丝的忌惮,燃烧着的,唯有从容自信。

    “袁谭,你是记吃不记打啊,这一回,你别想再溜了……”陶商的嘴角,扬起一抹冷绝的杀机。

    嗵嗵嗵!

    敌军阵中,隆隆的战鼓声最先敲响,两万袁军步骑,迈着汹汹的步伐,向前平推而来。

    大地在震颤,目之所及,无尽的战旗海洋在风的撕扯下,如同滚滚的怒涛。

    黑漆漆的铁甲,还有兵刃所反射出来的寒光,几欲将苍天映寒,密密麻麻的戟锋,迸射着杀戮之气,若死神的獠牙。

    敌阵前排,鞠义策马横刀,率领着他两千先登死士,举着有一人高的重盾,稳步的向前推进。

    陶军将士们很快看到了“鞠”字的旗号,皆知当先领军的敌将,乃是大名鼎鼎的鞠义,众将士的精神立刻紧觉起来。

    那可是鞠义,灭掉白马义从的强大存在,威名比颜良文丑都要响亮。

    先登弩营,威名之强悍,天下群雄谁人不忌惮三分,更何况是这些普通的士卒。

    陶商却依旧云淡风轻,将迎面而来的先登弩营视若无物,根本没有一丝忌惮。

    主帅的淡定,令陶军将士们士气稍稍平伏,精神重新振作。

    吕灵姬悄悄看了自家夫君一眼,杏眼中多多少少流露出几分担忧。

    她出身并州,最擅长的就是统领骑兵,身为骑将的她,最忌惮的就是先登弩士这等弩兵,知其为骑兵的克星。

    而睢阳一战,陶商之所以能击败敌军,所仰仗的就是五千铁骑。

    吕灵姬猜想到,夫君之所以稳如泰山,信心所在,必是高顺统领的一千陷阵营。

    陷阵营出自他们吕家军,威力有多强大,吕灵姬自然是知道的,但是否强过先登弩士,她却没有把握。

    “夫君莫非想用陷阵破先登不成……”吕灵姬秀眉愈凝。

    隆隆的战鼓声中,敌军已经逼近,敌军全貌已尽在眼底。

    举目望去,只见敌军以两千先登弩士列阵于前,其
军火大皇帝吧
后乃一万五千余名的步军,左右两翼又各有一千五百名骑兵保护。

    一座无懈可击的铁阵。

    两军相距极近,陶商已经没有后退的时机,一旦稍有退却,敌军就会狂扑而来,这样近的距离,他将避免不了被碾杀惨败。

    唯有一战。

    深吸过一口气,陶商战刀轻轻一扬,高声喝道:“都给我拿出勇气来,敌军不过是我们的手下败将,有何可惧!”

    陶商的雷霆喝声,震动人心,将士们皆鼓起必死的勇气,紧紧握住手中刀枪,站稳脚根,不退一步。

    就在这片刻间,敌军已逼近至三百余步。

    陶商见时机已至,当即战刀一指,大喝道:“传令,陷阵营出动,给我击破先登敌寇!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令旗摇动如风,直接敌阵。

    吕灵姬举目远望,只见前阵布列的骑兵中,有近一千余骑,向着敌阵轰然而出。

    “骑兵,怎么会是骑兵?”

    吕灵姬顿时惊异不已,要知陷阵营乃是重装步兵,怎么到了陶商的手里,就变成了骑兵。

    马背上的陷阵营,跟地面上的陷阵营,战斗力根本不是一个级别,这样去冲先登弩兵,岂非是去送死?

    “夫君?”吕灵姬惊骇之下,急望向陶商。

    陶商知她在担心什么,却只淡淡一笑,“夫人莫急,我不会让陷阵营白白送死,你慢慢看吧。”

    吕灵姬又是狐疑,又是担心,却不好再说什么,只不安的继续向前方望去。

    “归顺大司马已久,却苦无寸功,今日,终于是我高顺一显身手的时候了……”

    浓眉深凝,马背上的高顺,兴奋的大喝道:“陷阵营的兄弟们,今天是我们重新扬名天下的时候,都给我拿出点精神来。”

    一千陷阵营将士,斗志昂扬,策马而奔

    “这就是陷阵营么,也不过如此,就这么冲过去,不被先登弩士射光才怪,大司马他是怎么样的?”后面列阵未动的霍去病,心中也尽是疑惑。

    袁军中军处,袁谭已经是放声狂笑,笑的不屑,笑的嘲讽。

    “陶商,你真是狂妄过头了,有我先登弩士在,你还敢派骑兵正面进攻,你以为你的那点骑兵,能强得过白马义从吗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肆意的嘲讽狂笑后,袁谭目光一沉,杀机凛烈的喝道:“传令给鞠将军,给我狠狠的杀,凡冲上来的敌骑,给我杀到一个不留!”

    嗵嗵嗵!

    袁军阵中,鼓点的节奏加快,肃杀之意更浓烈。

    先登阵中,鞠义也在冷笑。

    先登弩兵拥有着天下间最强的硬弩,更有大盾铁戟遮挡,即使对手派出人马具着重铠的重甲突骑,也只有不到三成的把握能够破阵。

    陶商却偏偏派骑兵冲阵,这正是鞠义下怀,在他看来,一场大胜已经握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“准备射击!”眼见陶军骑兵将近,鞠义手中战刀缓缓的抬起。

    两千先登弩士,如机械般齐刷刷的举起手中重弩,一道道寒光流转的箭矢,如死神的眼神,死死锁定了迎面冲来的陶军骑兵。

    只要对方进入射程,他们的弩箭一发射,那千余陶军骑兵,瞬间就会被射成窝蜂。

    鞠义的眼前仿佛已看到,陶军被他射成人仰马翻,惨烈无比的场面。

    异变突生。

    一千的陶军骑兵,突然间在敌阵前两百余步停止,一千余人迅速跳下马来,顷刻间就结成一个椭圆形的盾阵。

    这盾阵的每一名兵卒,都手举着一面沉重的大盾,四周和头顶,皆被一片片的盾牌护住,俨然若鱼鳞一般。

    片片鱼鳞仅有的缝隙中,又伸出一柄柄长近丈许的重戟,把整座大阵,又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刺猬。

    “杀!”阵中的高顺,一声厉喝,向前迈出一步。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千余陷阵士,齐声回应,同时向着迈出一步。

    千人齐踏步,沉重的脚步声,震到大地发颤,盖过了敌方的战鼓之声。

    重装陷阵营,这才是真正的面目。

    陶军阵中,一众将士无不面露惊喜之,吕灵姬那恍然惊悟的目光,也激动的望向了陶商。

    她终于明白了,陶商为什么要让陷阵营骑马出战。

    原来陶商是要假造出骑兵出击的假像,诱使袁谭将先登弩士列于阵前,待到骑兵将要接近敌方的射程之时,突然下成,结成鱼鳞盾阵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袁军想要变阵已来不及,只能以先登弩士,硬扛陷阵营的冲击。

    面对夫人敬佩惊喜的目光,陶商却只淡淡一笑,抬刀遥指前方,“好好看高顺的表演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