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二百九十六章 一并羞辱你们

第二百九十六章 一并羞辱你们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陶军伏兵!

    东面方向,五千陶军卷起漫天的黄沙,狂袭而至,为首一员大将,正是英布。

    而在西面方向,白马银袍的霍去病,如一道银色的闪电,狂射而至。

    五千陶军将士追随在他的身后,咆哮如发狂的野兽,扑卷向惊恐的袁军。

    这两路陶军,事先就已藏在城中,并没有露面,只等着陶商号火一起,从西东二门绕出,分从两翼合击向正在攻城的袁军。

    两路大军,再加上守城的兵马,近有两万之众。

    “陶贼派往睢阳的援军,竟有这么多,原来他不是虚张声势!?”错愕变色的袁谭,蓦然间惊醒,方知自己又中了陶商的诡计。

    什么多树旗帜虚张声势,什么脚印凌乱,军纪不稳,根本就是陶商给他设好的套子,为的就是向他示弱,诱他放心大胆,狂妄的倾全军进攻。

    然后,陶商就可以在他全军压上之时,突然间从两翼给他来个合击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那陶贼怎会有这么大的胆子,他派了这么多兵马来睢阳,官渡留守兵马必定无多,难道他就不怕我父帅的十几万大军吗!”

    事实虽然残酷,但袁谭却就是不甘心相信。

    正当他惊异不信时,睢阳北门城楼上空,一面巨大的黑色战旗,已徐徐的升了起来,傲然飘扬在硝烟滚滚的上空

    陶!

    那是一面“陶”字战旗。

    陶字战旗现身,意味着陶商本人,竟然也在睢阳。

    这就是说,陶商不但派了这么多兵马来睢阳,更是本人亲自率军前来。

    “陶贼竟然……竟然还亲自来了……这怎么可能……”袁谭仿佛见了鬼一般,声音沙哑颤抖,几乎语无伦次。

    “陶贼的狗胆,当真是……”身边的刘备,灰白的脸上亦密布惊云。

    让他们这两个老对头震惊的,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一直紧闭的睢阳城门,轰然大开,吊桥也一并放下。

    震天的巨响声中,数不清的铁骑,如滚滚的洪流一般,挟着天崩地裂之势,袭卷而出。

    骑兵,是陶商的铁骑之军!

    一千重骑开路在前,四千轻骑紧随于后,五千铁骑如黑色的巨矛,轻易的辗碎了正在攻城的袁军,挟着雷霆万钧之势,无可阻挡的向着袁谭和刘备所在的中军杀至。

    四夫人吕灵姬冲杀在前,陶商挥刀狂砍,跟杀于后,挥斥着铁骑之师,以摧枯拉朽之势狂冲而来。

    此时关羽已被霍去病截杀,张飞也被英布拖住,主力的两万人被杀得四分五裂,根本无人能抽身前来救袁谭。

    “陶贼……陶贼……”袁谭惊得心神荡乱,乱了方寸,除了一个劲的骂陶商之外,竟没做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他就算做了任何反应,也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袁谭做梦也没想到,陶商不但亲自率两万多兵马前来,还连五千骑兵也一并带来。

    铁骑面前,一切辗压!

    三路大军合击,杀向城前那些进退两难,惊恐茫然的袁军士卒,两万多惊恐的袁军,便如那溃潮的蝼蚁一般,转眼土崩瓦解。

    关羽和张飞也不傻,他们只是想借袁谭之手,助自己的兄长崛起,又岂会为袁谭真心卖命,眼见战事不利,只得强压下怒恨之意,不待袁谭下令撤兵,便擅自先退。

    陶商催督着他的大军,如潮水般辗追于后,踏着漫漫的血路,向着狂卷而至。

    他夫妻二人,率领着铁骑军团,从中将袁军斩为两半,直扑袁谭的中军所在。

    又败了!

    此时此刻,袁谭一片空白的脑子里,只剩下了这三个字。

    当年琅邪惨败于陶商,不但被俘,被陶商抢了自己看中的女人,还被陶商阉割,此仇此恨,他无时无刻不想报。

    今天,终于有了报仇的机会,以为可以凭着强大的军力,重树自己的颜面,向陶商进行复仇。

    他却万没有想到,自己再次着了陶商的道,又一次惨败在了那个卑微残暴的奸贼手中。

    “不甘心,我不甘心啊,我袁谭何等出身,为什么会一再的败给那小子,为什么!”

    愤怒的袁谭,仰天咆哮,气到几欲吐血。

    刘备同样是愤恨万分,却仍保持着几分冷静,忙劝道:“大公子,胜败乃兵家常事,此地不宜再久留,速速全军撤退才是上策。”

    刘备的劝说声,隆隆的铁骑声,终于让袁谭冷静了下来,咬牙片刻,他只得无奈的叫道:“撤退,全军撤退!”

    失去斗志的袁谭,拨马转身,当先而退。

    左右三千亲兵如蒙大赦一般,心悸的众骑士如受惊的鸟雀,跟着袁谭一哄而散。

    陶商的铁骑,却已杀至。

    “袁谭狗贼,哪里逃,把命给姑奶奶我留下!”吕灵姬纵马舞戟,如流虹一般杀至,直取袁谭。

    袁谭虽然斗志受挫,正一门心思的想要逃跑,哪里还敢应战,哪怕追来的是一员女将。

    他心中一惊,头也不敢回,只颤声喝道:“玄德,这贱人由你挡下,我们在前边会合。”


血狱江湖笔趣阁


    以刘备的习性,这个时候他已经准备发动遁术,溜之大吉,袁谭这么一道喝令,却让他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。

    若他自己是主公,自然是毫不犹豫,先逃为上,可他现在却是袁谭名义上的部下,要听从袁谭的命令。

    倘若他拒不听令,执意先逃,将来袁谭怪罪起来,势必就要疏远于他。

    而他已得罪了袁尚,若连袁谭的信任也失去了,将来还怎么在袁家立足。

    就在刘备为难的转眼间,袁谭已抛下他十余步远。

    后方吕灵姬一眼认出了刘备,画戟一扬,怒喝道:“大耳贼,纳命来!”

    瞬息间,吕灵姬就已狂杀而来。

    吕灵姬乃吕布之女,刘备又岂会不认得,自也知这女娃有几分本事,若论武艺,却还略在自己之下。

    他却没想到,这个吕布之女,竟然会嫁给陶商这个其父死敌,为陶商卖命,还敢辱骂小瞧自己。

    “无耻的贱人,凭你也敢小瞧我刘备,我要你的命!”刘备也被激起了怒火雄心,双股剑奋然拔出,双击而去。

    锵!

    电光火石的一瞬,画戟与双股剑,轰然相撞,火星飞溅中,两骑错马而过。

    刘备的眼中,瞬间掠过一丝异色。

    他虽知吕灵姬乃吕布之女,但到底也不过一个女流之辈,岂会是自己对手,一招交手,他却惊觉吕灵姬武艺竟不弱,自己想数招间拿下,绝非易事。

    心中惊异时,吕灵姬已拨转战马,画戟扫荡而出,重重戟影如狂风暴雨一般卷向张飞。

    不过,同样是使画戟,吕灵姬虽得其父吕布的真传,但毕竟乃女流之辈,比刘备78的武力值,还要略低几点。

    只是她气势昂扬,斗志上有上风,一轮狂攻之下,才暂时压得刘备只有招架的份。

    十招之后,刘备稳住了形势,被激起了雄心,双股剑陡然加力,开始反击而出。

    “小贱人,你父乃陶商死敌,你竟然为那奸贼而战,我刘备今天就替吕布清理门户,杀了你这不孝之女!”

    恼羞成怒的刘备,抖擞精神,双股剑上的招式,愈加凌烈。

    吕灵姬攻势虽猛,但毕竟实力上存在差距,刘备一旦拿出真正的实力,转眼间就夺取了上风。

    三十合战过,吕灵姬已是手忙脚乱,败相频露。

    她戟法散乱,再有十几回合,不是为刘备所杀,也必要身受重伤。

    “陶贼,我杀不了你,就先杀你的女人,解我心头之恨!”刘备嘴角扬起一抹冷笑,双股剑式愈猛,打算在败逃之前,斩下吕灵姬的首级。

    吕灵姬越战越乱,眼看着就要支撑不住。

    “刘备,敢伤老子的女人,你是找死!”突然间,一声惊雷般的暴喝,响彻四野,直震到他耳膜都发麻。

    刘备身形震动,侧目寻声看去,一张冷傲的脸,霎时间变色。

    只见斜刺里方向,一员年轻的武将,背披赤色战袍,手提战刀,踏着血路,如黑白相间的闪电般,无可阻挡的向他杀来。

    陶商,是陶商杀到!

    刹那间,刘备的心头为惊惧所取代,先前的自信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陶商武艺精进神速,连大刺客王越却在几招间无法取胜,刘备早就有所听闻。

    眼下他连吕灵姬都拿不下,若再加上个陶商,别说取胜,恐怕今天非死在他们夫妻手里不可。

    什么袁谭的命令,什么名誉,刘备什么都顾不得了,逃跑的本性爆发,瞬间脑海里就只剩下一个“逃”字。

    强攻几剑,刘备逼退吕灵姬,拨马跳出战团便欲撤逃。

    吕灵姬听到丈夫杀到,知道刘备就要逃,却早料到他有逃跑的意图,就在张飞转身之际,手中画戟急扫而出,斜斩向刘备的脖子。

    刘备一心想逃,没想到吕灵姬料敌先机,他双剑已收,根本不及回避,只得本能的将身子一伏。

    哧啦——

    她的戟锋没有削中刘备的脖子,却削中了他的肩膀,连护甲带肉,瞬间削去了一大块,鲜血跟着飞射而出。

    刘备痛的“嗷”的一声叫,整个人立刻跌伏在了马背上,身形剧晃,险些就要栽落马下。

    虽是避过了致命一击,却被削伤了肩膀,何其惨烈狼狈。

    刘备心中那些羞恼痛苦啊,想他大汉皇叔,虽我屡屡战败而逃,但何曾被一个女人杀到负伤,羞辱到这等地步。

    羞辱难当的刘备,却不敢稍有回头,只顾咬着牙忍着痛,继续狂奔。

    他的身后,数万来势汹汹的袁军全面崩溃,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陶商催督大军,随后辗杀,杀得是尸横遍野,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,宿主取得睢阳攻防战胜利,获得2点魅力值,宿主现有魅力值63。”

    “吁——”

    陶商勒马横刀,环扫着伏尸遍地的战场,望着那一面面被踏在脚下的袁字战旗,年轻的脸上扬起兴奋的冷笑。

    “袁绍,得知你的宝贝儿子再次惨败于我之手,不知你这当爹的,会作何感想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