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二百九十五章 不长记性的下场

第二百九十五章 不长记性的下场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夫君,城外那队敌骑,必是袁谭那小子察探我们军情,就让灵姬率一队铁骑杀出去,一刀宰了那小子。”身边的吕灵姬,急切的请战。

    “袁谭已经己送上门来,要杀他又何必急于一时。”

    陶商却淡定的紧,拂手道:“那小子必有防备,就算你杀出去了,也追不上他,况且,为夫正要向他示弱,你这么冲出去了,岂非打草惊蛇。”

    示弱?

    吕灵姬环扫了沿城一线,那如浪如涛,不计其数的战旗,明显已暴露了己军的强大,又怎么能跟示弱挂上钩。

    “袁谭前来刺探我们军情,就是想看看睢阳有多少守军,我便故意多立新旗,让他以为我们兵力不足,不得不连夜赶制新旗,多树在城头上,以虚张声势,实际上城中并没有多少兵马。”

    吕灵姬水灵灵的眼眸一转,这才恍然大悟,明白了自家夫君的高明之处。

    “那先前夫君派高顺在城外大道,率军乱奔乱绕,是不是也在故意的弄乱脚印,让袁谭误以为我们军纪已乱,诱他放心大胆的攻城?”吕灵姬想到了更多。

    “不错呀,我家灵姬,什么时候这么聪明了。”陶商面露奇色,顺势伸出手来,在她的脸上抚了一把。

    “夫君……”

    吕灵姬又是害羞,又是甜蜜,娇嗔抱怨了一声,却又慨然道:“这样看来,这一战咱们是必胜无疑,灵姬愿做前锋,为夫君杀个痛快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有你痛快杀戮的机会,不过今天晚上,咱们夫妻二人,先要大战他几百回合,好好热热身。”

    陶商嘿嘿笑着,眼神充满邪意,甚至还当着众士卒的面,悄悄的在她的俏臀上,狠狠的掐了一把。

    被陶商这般公然抚摸,吕灵姬身子不由一颤,脸畔顿时晕色飞起,羞意如潮而生,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当她听出“大战三百回合”的言外之意时,更是羞得满面通红,口中低骂道:“夫君,你胡说八道什么,也没个正经。”

    陶商哈哈大笑,把吕灵姬的手一牵,“都老夫老妻了,有什么好害羞的,走吧,先回咱们夫妻的战场去。”

    吕灵姬含羞带怨,也只得低着跟着他下了城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,黎明时分。

    睢阳以北的大道上,狂尘暴风袭卷而至,漫漫的尘雾中,三万袁军的步骑,汹涌狂卷。

    七千陶军肃列城头,每一名士卒都紧握刀枪,凝神戒备,坐等敌人来到来。

    他们的脸上,看不到一丝惧意,唯有猎猎如火的杀机。

    陶商表情淡定,以一种大鱼上钩的心态,笑看狂妄的敌军,汹涌而至。

    片刻后,三万袁军逼近至城前三百余步,停下了前进的脚步。

    “袁”字的大旗下,身披金甲的袁谭,傲然而立,身边的刘备亦是意气风发。

    二人的心思虽各不相信,但眼中却燃烧着同样的复仇怒火。

    今日,就是他们向陶商这个共同的死敌,复仇之日。

    轻蔑的瞄了敌头一眼,袁谭抬枪傲然一指,“全军进攻,给本公子踏平睢阳,扬我袁谭之威!”

    嗵嗵嗵!

    震天的鼓声,冲天而起,撕破了清晨的最后一丝沉寂。

    正前方处,关羽扬刀大喝一声:“全军出击,给我攻!”

    一万袁军轰然而动,在关羽的催督下,浩浩荡荡的向着城头逼近。

    今日,同样是关羽的复仇之日。

    大大小小的军阵稳步向前,刀盾手、弓弩手、云梯、冲车,各式的兵种布列有序,迈着震天动地的脚步声,向着睢阳城推进而来。

    睢阳城上,七千陶军将士战意已沸,眼中燃烧着兴奋,就像在看猎物上钩一般。

    陶商却依旧一脸云淡风轻。

    须臾,敌军逼近一百七十余步。

    箭射开始,敌我双方的弓弩手,即刻展开了对雨,漫空的箭雨,形如天罗地网一般,转眼就将沿城一丝覆盖,甚至连天上的日头都被遮掩。

    城前处,袁军在弓弩手的支援下,在刀盾手的掩护下,很快推进至了护城壕前
万域灵神小说5200
,将壕桥架设在了护城壕上。

    “过壕,给我贴上去。”关羽挥刀大喝。

    在他的催逼下,万余袁军冒着城头的箭雨,迅速的冲过壕桥,奔至了城墙下,紧接着,此起彼伏的大吼声中,近百余张云梯被立了起来,轰然砸上了女墙。

    重赏之下的袁军刀盾手,争先恐后的向上爬去,皆想第一个冲上城头,立下首功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城头上,檑木和飞石,如雨点般砸落,将敌卒无情的砸成肉泥。

    勇敢的陶军士卒们,顶着敌军的箭雨,拼死将敌人的云梯推翻。

    弓弩手们也不顾生死,咬牙向城下发射,还击敌军的箭袭。

    很快,这场攻防战就进入到了白热化的阶段。

    城上陶军到底有七千之众,袁谭想靠一万兵马,就攻下城门,自然不可能。

    眼见久攻不下,袁谭开始有些坐不住了,当即命张飞率第二个万人队,也压了上去。

    援军杀上,攻城的袁军的数量,转眼爆增一倍。

    袁军的攻势更加疯狂了,城上守军的压力,转眼也倍增。

    可惜,这还不够。

    守城的这七千精兵,在吕灵姬的指挥下,奋勇迎敌,寸步不让。

    陶商却只管笑看风云,现在还不到露面的时候。

    不觉,日近正午。

    这场攻防城,已杀了整整一个上午,沿城一线血流成河,敌我双方都付出了极大的牺牲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陶军军心散乱,自己可以一举击破敌城,但是现在,却未曾想到陶军的抵抗,竟是如此的顽强。

    袁谭这时才意识到,自己对敌军的判断,似乎有些太过自信了。

    “大公子,敌人守的很顽强啊,看来我们对敌军的实力有些低估了,眼下我军锐气已尽,不如先收兵休整,来日再攻?”刘备出看出了情势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袁谭却咬牙切齿,迟迟难下决定。

    他早就自信心爆棚,夸下海口,非一战拿下睢阳不可,豪言壮语都已经出口了,岂能就这么收手。

    “本公子今天不拿下睢阳,誓不罢休,再给我添七千兵马上去。”袁谭怒火填胸,大吼下令道。

    七千袁军,立时喊杀上前。

    袁谭已将两万七千余军,尽数的压下,左右只余下了三千亲兵。

    这一战,他已是倾尽了全力。

    城楼之门打开,隐藏了许久的陶商,终于走了出来,屹立在了睢阳北门城头。

    看着几乎全军压上的袁军,他笑了。

    这正是他要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袁谭,你这个不长记性的家伙,看来你是忘了那一刀的痛了,很好,就让我勾起你痛苦的回忆吧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冷笑,陶商厉声道:“时机已到,给我点起号火!”

    身边的荆轲得令,即刻大步流星而去。

    须臾,城角方向,一道狼烟冲天而起,直奔天际。

    这一道烽火,方圆十余里皆可见,敌我双方的将士,无不看到。

    眼看着敌城上空扬起烽烟,袁谭还没怎么注意,刘备的眼中却已掠过了深深的疑色。

    攻城许久未下,陶军的战斗力超乎了他的想象,而今城头又突然点起狼烟,如何能不叫刘备生疑。

    毕竟,他可是在陶商的手下吃过了太多的亏,由不得他不忌惮。

    “陶贼,难道你人在官渡,还能在睢阳耍什么花招吗……”刘备喃喃自语,眉头越皱越深。

    突然间,刘备的耳中骤然响起了喊叫声。

    那喊杀声,还夹杂着铁蹄声,如闷雷一般,由远而近,飞快的从西东两翼逼近。

    “敌军,有敌军从两翼杀至!”

    士卒的尖叫声,蓦然惊动了刘备,也惊醒了怒火填胸的袁谭

    二人同时一震,举目向着两翼张望,视野中,果然看到两股狂尘,正从东西两翼,从战场的两头,向着己军包夹而至。

    “陶贼果然有诈!”刘备瞬间惊悟,脱口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袁谭那骄狂傲怒脸,瞬息间瓦解,为无尽的惊悚取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