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二百九十一章 我要再次羞辱你

第二百九十一章 我要再次羞辱你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颜良,竟然敢藐视霍去病为鼠辈!

    霍去病年轻的脸上怒意傲生,二话不说,纵马如风,高举着银枪,直向颜良杀来。

    颜良招式亦发动,斜拖着手中的战刀,如黑色的闪电一般射出。

    这员河北第一猛将,黑色的身躯,穿越血雾的阻挡,狰狞如地狱中杀出的魔将一般,那压迫性的威势,几乎令人感到窒息。

    那陶军武道最强之将,则如银色的流星,穿破层层血雾,势如银河之水,决堤而至。

    两骑穿越乱军的阻隔,相对射至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雷霆般的瞬间,两骑撞至,刀与枪轰然相撞

    两股天崩地裂般的力道,轰然撞在了一起,所激发出来的疯狂力道,竟将身边的血尘之雾震荡到层层四散。

    霎时间,一黑一白,两马已错身而过,马上那两个身体,同时剧烈一震。

    纵枪而过的霍去病,气色如常,傲色依旧,但颜良那狰狞狂烈的脸上,却掠过一丝异色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深深的惊奇。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,以自己河北第一猛将的实力,眼前这个年轻的小将,竟然能够挡下自己全力发出的一记怒击。

    这小子的武艺,竟似跟自己不相伯仲之间!

    “难道,这小子当真有堪比霍去病的武艺不成,这怎么可能……”颜良不可思议之下,急是拨马转身,横刀欲再战。

    而先行勒马转身的霍去病,银枪却向他一指,冷冷道:“颜良,我主乃天策真龙,圣人转世,你再助纣为桀,只有死路一条,弃暗投明,速速觉悟吧。”

    霍去病语气傲然,俨然不把他放在眼里,竟还当着众军之面,又招降起了他。

    耳听得对方公然劝降,颜良那自傲的尊严,如受了前所未有的羞辱,瞬间勃然变色,怒到整张脸都涨到通红,一双眼珠子几乎要迸炸出来一般。

    “无名小贼,竟敢辱我主公,小看我河北第一上将,我今天非杀你不可,啊啊啊——”

    颜良咆哮大叫,如发狂的野兽般,再度杀上。

    霍去病冷哼一声,策马纵枪,无畏迎上。

    瞬息间,颜良如铁塔一般,横在了霍去病的马前,明晃晃的刀锋,撕裂血与雾的阻隔,直奔霍去病面门而去。

    重刀划破空气,竟是发出“哧哧”的声响,刀锋未至,强如海潮般的劲气,便已先压而来。

    银枪已在半路的霍去病,惊觉颜良这一刀,竟然是抱着两败俱伤之目的而来。

    他这一枪若继续刺出,固然可以刺中颜良的肩膀,但颜良那重刀斩下,却必将他斜斩成两半。

    颜良是真的怒了,他在玩命!

    跟你玩命,我当我傻么……

    霍去病不及多想,急是改刺为挡,高举大枪于头顶。

    哐!

    沉重的战刀,如惊雷般轰击而下,山崩地裂的狂力,汹涌压下,竟将霍去病手中的枪杆压弯,一双虎臂也微微屈下三分。

    “不愧为河北第一上将,这才是你真正的实力吧……”硬扛下这一重击的霍去病,心中暗吃一惊,在接招的瞬间,几乎将他压得气息为之一滞。

    颜良眼见自己终于占了一丝上风,脸形是愈加狰狞,双臂加力,筋骨肌肉咔咔作响,几乎就要爆裂一般。

    如此千斤之力的狂压下,霍去病双臂渐屈,竟有扛不住的迹象。

    脸色憋得通红的霍去病,这还是生平头一次被逼迫于此,颜良的咄咄相逼,不由也激怒了他的傲气。

    “我霍去病,绝不会输给任何人——”

    吼头发出一声不屈的狂吼,霍去病一双臂膀青筋爆涨,几欲炸裂,奋然上扛,忽的便将颜良压下的刀锋给荡了开来。

    荡开战刀的一瞬,霍去病战意陡增,银枪如电,反守为攻,疾射而出。

    双方都是97的武力值,颜良纵然一时占得上风,又岂真的能压得倒霍去病。

    以他少年天才的傲气,颜良那一记重刀,彻底的激怒了霍去病,激起了他的斗志,激起了他的怒火。

    银光飞溅如瀑,但见重重叠叠的枪影,如雨点一般的扑卷向了颜良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,竟然能……”

    面对着霍去病疯狂的反击,颜良心中吃了一惊,只得精神高度紧绷,倾力应接着霍去病的狂击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,每一刀都发挥至极致,施展到完美的境界,达到了自己武艺的顶峰。

    片刻间,二人交手已过百招。

    高手过招,不容半点分神,他二人全神贯注,眼中只有对手,根本无视左右的部众。

    枪锋四射,刀刃乱斩,方圆数丈之间,尽被如刀的刃气所笼罩,形如一个巨大的绞肉机
仙藏帖吧
一般,任何接近的血肉之躯,无不被辗为粉碎。

    二人这般狂杀之下,不知有多少自己的部下,不幸的被绞碎其中。

    刀与枪纠缠在一起,但见光影而不见身形,当世绝顶武将间的巅峰交手,已到了骇人的地步。

    而左右的战场,却早已尸横遍地,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陶军的大旗,依然在战场上空飞舞,袁军的旗帜,却已寥寥无几。

    颜良凭借着自己恐怖的武力,堪堪与霍去病战成平分秋色,但他处于劣势的士卒,却被陶军冲得四分五裂,分崩而溃。

    丧胆的文丑,已经逃远,左右的士卒越来越少,眼看颜良就要陷入孤军奋战之中。

    颜良的衣甲已然为汗水浸透,而霍去病的脸上,同样已满头大汗。

    自被召唤以来,和诸多高手过招过,霍去病何曾有如此的费力过,他不得不承认,这位河北第一猛将,当真非是浪得虚名。

    少年无畏,敌人越是强大,霍去病的斗志就越盛,何况,军势助长他的声威,令他信心越发狂燃。

    重重影枪,狂风暴雨般的压向颜良,隐隐已夺取了些许上风。

    “难道,我河北第一上将,又要败给陶商吗,我不甘,我不甘啊……”颜良心头痛苦不堪,尊严愈加受挫,手上的刀势也渐落下风。

    “颜良,前番让你逃了一命,今天你又要败在我大将霍去病的手下么,你这河北第一上将之名,难道你就不想要了吗?”

    正当颜良苦战之时,耳边蓦然响起一声嘲讽似的大叫,抬头一瞟,蓦然瞧见,一员年轻的玄甲赤袍武将,已拍马提刀而来,肆意的狂笑。

    他的身后,一面“陶”字大旗,飞舞如风。

    是陶商杀到!

    颜良勃然变色。

    前番白马之战,他着了陶商的道,大败而逃。

    今日形势,堪比当初的白马一役,他力敌霍去病不敌,又要面临再败一场的困境。

    面对陶商的羞辱之词,颜良是真恨不得决死一战,拼个你死我活也要保住尊严。

    可惜,环望一眼左右,他所有的斗志,却被己军的败势,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强攻数招,瞅得空隙跳出战团,拨马转身,望着阳武城方向就逃,口中还叫道:“陶商,今日之耻,我颜良记下了,他日必取你狗命!”

    愤怒大叫时,颜良却拼命的夹着马腹,恨不得胯下战马能长了翅膀飞将起来。

    “颜良,滚回去告诉袁绍,叫他识相就滚回河北去,否则这中原就是他的葬身之地。”陶商也不穷追,肆意的狂笑。

    颜良怒到胸都要气炸掉,真恨不得回身与陶商杀个你死我活,残存的那一丝理智,却告诉他保命要紧,万不可一时冲动。

    借着胯下的幽州良马,颜良一路埋头狂冲,凡是阻挡他的人,无论是陶军士卒,还是己军士卒,一并被他斩碎。。

    霍去病追击未久,很快便被渐渐落远,无法再追上。

    陶商知颜良武艺绝伦,想败他容易,想要杀他,却非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走了就走了,逃走了一个颜良又如何。

    这场战役的目的,他已经达到,此役过后,袁军士气必然又被重挫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,宿主取得伏击战胜利,获得魅力值1,宿主现有魅力值61。”

    陶商年轻的脸上,浮现笑意,遂是下令停止追击。

    “大司马,这个颜良文丑乃河北上将,放他们逃走,必为后患,何不继续追击?”霍去病叫道。

    陶商目光遥望北面,冷笑道:“颜良文丑的武力与你不相上下,想杀他们没那么容易,我们的目的已达到,没必要再浪费精力。”

    夜幕降临时,战斗结束。

    陶商下令打扫战场,文丑那两万的袁军,约有五千死伤,颜良的五千骑兵,也有两千余被灭。

    这场战斗,袁军总计被灭近七千之众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加上白马之战,还有今日之战,两场仗下来,袁军已被灭一万四千余众。

    袁绍的十五万大军,两场下来,不足半月,就已下降到了十三万余众,可谓是损失飞速。

    不过,以袁绍雄厚的家底,这点兵力损失,只怕还远未能让他伤筋动骨。

    陶商知道,袁绍的主力,这个时候恐怕已至阳武城,如果不见好就收,还要穷追下去,再撞上袁绍的大军,本来的胜利,就要变为一场大败了。

    收拾了袁绍七千兵马,一场大胜,足矣。

    “袁绍啊袁绍,我倒真想看看,你听到了这场败仗的消息,会是怎样一副嘴脸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嘴角扬起一抹冷笑,拨马转身,扬刀喝道:“全军收兵,我们回官渡喝酒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