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二百八十九章 引鱼上钩

第二百八十九章 引鱼上钩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官渡,陶军大营。

    陶商亲统的近四万陶军主力,已退至了这座许都最后的壁垒,摆出坚守之势。

    早年半年之前,陶商就下令在此营建壁垒,如今已是重重鹿角,沟壕遍地,箭塔林立,俨然已修成了一座铁桶般的要塞。

    袁绍想要夺下许都,一统中原,只有先破官渡要塞,别无他路可走。

    中军大帐中,陶商方才坐定,荆轲便将最新的战报送抵。

    袁军亲任前锋大前文丑,已率两万步骑大军,于昨日攻破了阳武城。

    阳武一城,距离官渡不过三十余里,袁绍拿下此城,大军就可以长驱南下,直逼官渡主营。

    “这个文丑,进兵倒也神速,我前脚才刚走,他后脚就攻到了。”

    陶商一笑,将情报示于了众人,又问道:“袁绍的主力大军,现在在何处了”

    荆轲拱手道:“禀主公,斥候回报,袁绍主力离阳武城还有一天的路程。”

    一天的路程么……

    陶商喃喃自语,目光看向了陈平,二人的目光中,同时掠起了几分诡色。

    陈平灌一口酒,诡笑道:“既然袁绍的主力还远,咱们是不是该抓住最后的时机,再给袁绍添点堵呢。”

    陶商已会意,欣然笑道:“英布何在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阳武城,“文”字大旗,正在城头猎猎的飞舞。

    文丑手持大枪,屹立于城头,俯视南面,凶目之中,涌动着几分傲然。

    就在文丑方巡视完城头时,城外斥候飞奔来报,一万的陶军,正向着阳武城杀奔而来。

    “陶商不是已退往官渡了么,怎又反杀了回来?”文丑立刻警觉起来,传令诸军登城,准备迎战。

    鹰目远望,只见视野之中,尘土冲天而起,一万多陶军狂杀而至,转眼列阵于城下,摆出一副大举攻城的耀武扬威之势。

    一面“英”字的大旗下,大将英布勒马提枪,傲然而立。

    眼见陶军只有一万,文丑自己却有两万步骑先锋军,文丑心头热血一荡,便想杀出城外,一举灭了这一万来敌,再立一件大功。

    文丑却很快又冷静下来,想起袁绍临行前给他的交待,只令他稳步推进,切不可贪功冒进。

    文丑只好压下战意,冷眼坐视陶军的挑战。

    英布也不急于攻城,却将长枪向前一招,十余名虎背熊腰之士,便策马奔出阵前。

    这些士卒奔至城前,高举着大盾掩护住自己,便扯起嗓门,冲着城头破口大骂起来。

    这些嗓门奇大的汉子,专门是为了叫骂而来。

    一众骂士们,把袁绍祖宗十八代都骂了遍,极尽侮辱的言语,嗓门如洪钟一般,嘹亮的骂声,令沿城一线的袁军无人不闻。

    众袁军士卒们,个个被骂得咬牙切齿,恨意熊熊。

    文丑更是听的脸形怒到扭曲,气到虎目怒睁,一腔的怒火犹如涌动的火山,几乎就要炸烈胸腔一般。

    “好个英布狗贼,竟然如此辱我家主公,士可忍,孰不可忍,我文丑非杀你不可!”

    暴怒的文丑,,将袁绍的叮嘱抛之脑后,当即点齐兵马,喝令大开城门,呼啸着杀出了城去。

    两万多袁军,在文丑的率领下,如洪流一般冲出城门,直撞向陶军。

    眼见两倍于己的敌军,狂扑而来,英布的嘴角,悄然掠起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“大司马把这个文丑的性格果然看得透彻,这厮果真这么轻易被我激怒……”

    笑容一笑,英布大枪一招,喝道:“全军撤退。”

    英布也不与之战,当即下令全军撤退,拨马先走。

    一万列阵的陶军,迅速掉转方向,望南而撤。

    文丑怒火已冲昏了头脑,眼见陶军败逃,只道是为自己的威势气慑,也没起疑心,杀机更盛,更是拍马狂追不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阳武城以北。

    “袁”字大旗,傲然飞舞,一支浩浩荡荡的大军,正沿着南下的大道,向着阳武城方向开进。

    队伍的中央,身披金甲,头戴金盔的袁绍,目光始终凝视前方,一身的霸绝天下的王者气势。

    “文子勤已拿下阳武,再往前便是官渡,听闻陶贼那小子已把官渡打造的固若金汤,明显想于官渡坚守,元皓,你怎么看?”袁绍头也不回的问道。

    跟随在身后的田丰,捋着白须道:“我军兵力数量占据绝对优势,陶贼拒守不战也合兵法,丰以为,如能正面攻破官渡,我们就正面攻破,如敌营太过坚固,我们就分兵抄袭其侧后,断其粮道,逼他退守许都,或者跟我们决战。”

    袁绍微微点头,田丰所言甚至合他心意,眉宇间傲色渐起,仿佛先前的白马失利的阴霾,已就此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旁边长子袁谭见势,忙拱手恭维道:“父帅神武雄略,率仁义雄师南下,陶商那卑微逆贼,岂能是对手,就算是他再垂死挣扎,也终究难逃一死。”

    儿子的这一番马屁,拍得袁绍心里舒服,不由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正得意间时,一骑斥候绝尘而来,直抵袁绍马前。

    “启禀主公,敌将英布于阳武城外叫战,文将军一怒之下出城,已将敌军赫退,文将军此时正率军穷追。”

    “文子勤不愧是我河北双雄啊。”袁绍并没有疑心,还流露出赞赏的笑容,“颜良虽败,文丑若此战得胜,终于可为我军旗开得胜,得好好给他记下一大功。”

    袁绍这边得意,田丰却脸色一变,忙道:
无限复活的末世生活帖吧
“主公,大事不好,陶贼明明已退守官渡,却反而又派兵北上挑战,分明是诱敌之计,文将军性急,这必是中了陶贼之计,说不定现在已身陷伏兵之中了。”

    袁绍身形一震,猛然省悟,顿时面露惊色。

    “主公也不必惊慌,陶贼主力已退至官渡,就算有伏兵,也不会太多,为今之计,当速派一员大将,率精骑前往支援文丑才是。”田丰拱手进言。

    旁边逢纪,忙又向颜良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前番颜良一战失利,声威受损,使河北一派的势力受到了打击,逢纪这是想让颜良再次请战,以一场胜利,来重树自己的威名。

    颜良会意,忙拨马上前,拱手慨然道:“主公,末将与子勤情同手足,他现今有危,末将岂能坐视不理,良愿率铁骑前去救他,请主公给良这个将功补过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袁绍沉吟片刻,欣然道:“我就与你五千铁骑去救文丑,有你们河北双雄出马,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,快去吧。”

    颜良得令,当即率五千精骑,火速南下去追文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阳武城南,十五里。

    文丑正率领着两万袁军,一路南下,穷追撤退中的英布,和他的一万陶军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前方地势渐狭,一片绵延的土丘,起起伏伏于道路两旁。

    文丑一直处于狂怒状态,只顾穷追,却没有觉察到,道旁的山坡上,一双锐利的目光,正冷笑着盯着他。

    “文丑和颜良虽勇猛无双,但他二人却皆性情急躁,看来大司马对这二人把握的很透啊。”陈平一边抿着酒,一边笑叹道。

    驻马横刀而立的陶商,嘴角微微上扬,战刀轻轻一场,“鱼已上钩,动手吧。”

    荆轲得令,急将号令传达下去。

    大司马的令旗,立刻被树了起来,四下摇动,发出号令。

    嗵嗵嗵!

    战鼓声,骤然敲响起,紧跟着,震天的喊杀声,如乍起的惊雷,轰然响起。

    大道两旁,近万余埋伏已久的陶军士卒,如神兵天降一般,一时尽起,张绣和樊哙二将,率两路伏兵,同时夹击杀出。

    伏兵骤起,如一道道的利剑,转瞬间,将惊慌的袁军追兵,截成了无数截。

    正自狂奔中的文丑,这下就傻了眼,一脸的狂暴,瞬间瓦解,变为惊异。

    “糟了,我一时冲动,竟中了英布的诱敌之计,该死!”

    眼见中计,文丑不及多想,急叫道:“全军撤退,撤往阳武城。”

    号令下达,文丑拨马先走,大枪连斩数名陶卒,向着北面冲去。

    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只见左右大道,无数的陶军冲涌而来,很快将两万袁军分割包围,数万的敌我之军,将本就不宽的大道堵得更是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文丑狂舞大枪,疯狂的收割的人头,纵使他有万人之敌,又岂能杀出重围。

    正自狂杀之间,却听身后传来一声暴喝:“文丑休走,纳命来吧——”

    猎猎的杀气,伴随着那暴喝之声,汹涌而来,文丑猛然转头,却见一员虎狼之将,正纵马舞枪,从南面杀将而来。

    是英布返身杀回,直取文丑。

    枪影重重,四面八方的抖射开来,枪影过处,袁军如蝼蚁般被辗杀。

    英布仗着96的武力值,杀出一条血路,手中大枪挟着狂暴之力刺出,直取文丑要害。

    枪锋未至,狂烈的刃气,便如无形的巨墙般压来,将文丑全身锁定,避无可避。

    文丑没有退路,只得深吸一口气,打起精神来,举枪相挡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两枪相撞,飞溅的火星中,交手的二将,身形均是微微一震,错马而过。

    二人的眉宇中,皆是闪烁出几分异色,皆为对手的武艺之强,而感到惊奇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河北双雄,武艺竟这般了得,很好,英布今天就陪你好好玩玩,哈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身处于胜势的英布,却狂喜于棋逢对手,狂笑声中,一杆大枪荡出道道流虹,如狂风暴雨一般的扑向文丑。

    “冒充古人之徒,本将就看看你到底有几分本事。”

    文丑也雄心大作,为英布的武艺所激怒,暴喝一声,举枪反击而出。

    两员当世绝顶之将,枪锋相撞,战成一团。

    文丑与英布武力,皆属当世绝顶,不杀出个千余招,只怕难分胜负。

    只是如今袁军处于劣势,正为陶军所围杀,己军的不利,令文丑的斗志上已自挫三分。

    英布却仗着己军的胜势,越战越勇,威势逼人。

    此消彼涨,二人的对决之中,三十招走过,英布便渐渐占据了上风,开始压制住文丑。

    山坡上,陶商已清楚看到己军的优势。

    这个文丑有多厉害,当年琅邪之战时,他已深知。

    前番没能杀了颜良,今日一战,若能杀了文丑这河北双雄之一,对袁军的气势必是沉重一击。

    眼中杀机凛烈,陶商遂立于山坡上,摇旗指挥诸军,围杀敌军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,忽见北面尘土大作,一队骑兵疾冲而来,势如破竹一般,直撞入陶军的围团之中。

    “袁绍竟派来了袁军吗?”陶商眼中掠过一丝意外之色,急向荆轲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荆轲也不待吩咐,急派斥候前去探查。

    片刻后,斥候飞奔而至,拱手叫道:“禀大司马,敌将颜良率五千轻骑突然杀至,我军北面围阵已被冲破。”

    又是颜良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