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二百八十八章 官 渡

第二百八十八章 官 渡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号令传下,数万气势正盛的陶军将士,挟着未尽的杀机,疯狂的撞入了混乱的敌群中。

    白马城距黄河极近,岸边尚建有水寨,原本有大小船筏近百艘之多,只是当初为了给北岸袁军大举渡河,多数的船筏皆已调往了北岸。

    袁绍主力今被陶商调往了延津,北岸黎阳无法派兵前来增援,南岸颜良的败兵又没有足够的船筏,让他的败兵尽数渡河,自然是陷入了两难境地。

    近五六千败溃而至的士卒,争先恐后的夺船而上,意图乘船逃往北岸黎阳。

    船筏本来就少,如今士卒慌乱之际,各人只顾逃命,船尚未满时,登船者就迫不及待的强行驶离岸边。

    不多时,百余船筏皆已驶离渡头,而岸边却仍有三千多的袁军败卒,还没能够登上船筏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陶商已率大军追至,一路碾压向前,挤在岸边的溃卒们互相推挤下,成百上千人被挤进了黄河之中。

    陶商纵马杀进水寨,横冲直撞,肆意的杀戮,截止傍晚时分,又有三千袁军被斩杀,鲜血流入黄河中,大半河面几为鲜血赤染。

    最后一抹余晖落尽时,屠杀结束。

    渡头水营中,一面浴血的“陶”字大旗,迎风飘扬,仿佛在向逃往河中的敌人耀武扬威。

    从白马城至渡头一线,沿路皆是遍地伏尸,血路绵延足有数里。

    渡头一线,除了千余多降卒之外,其余不及逃上船的袁军,不是被斩杀,就是被滚滚的黄河溺亡。

    漂行在黄河的战船上,那些侥幸逃得一命的士卒,心有余悸的看着对岸惨烈的景象,心中只有深深的恐惧。

    对陶商的恐惧。

    天策真龙的传说,在他们的心底,更加根深蒂固了几分。

    逃得一劫的袁军士卒,个个惶恐黯然,面对着陶军的耀武扬威,却只能默不作声的承受。

    “这个陶商,竟然这般诡诈,今日竟让我败到这般地步,我还有何颜面去见主公……”

    颜良望敌兴叹,心中是又羞又愧,隐隐更有几分对陶商的忌惮。

    可惜,败局已定,颜良也无可奈何,只能强咽下这口恶气,率领三千残兵,向着北岸黎阳退去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宿主获得白马突袭战胜利,获得魅力值1,宿主现有魅力值60。”

    望着狼狈逃远的敌兵,望着遍地的伏尸,陶商年轻的脸上,浮现出了欣慰的笑容。

    这一战,歼敌近七千之众,重创袁军骑兵,更取得了对袁绍决战的首胜,必可大大鼓舞将士们的士气,实可谓收获极丰。

    “夫君,咱们大胜一场,要不要继续坚守白马?”吕灵姬兴奋道。

    陶商却摇了摇头,“袁绍虽败了一场,但其实力仍远胜于我们,这一战只不过是稍挫其锐气,迟滞了他南下的步迈而已,白马非决战之地啊。”

    陶商也不骄傲,当即下令弃守白马城,数万军民一路向着官渡方向撤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延建,黄河北岸。

    十几万袁军浩浩荡荡,布列于岸北五里处,气势滔天,直令风云变色。

    身着金甲的袁绍,傲然驻立,冷峻的目光,目不转睛的盯视着黄河南岸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中,隐隐透着几分焦虑。

    自收到陶商将要偷袭延津的消息后,他就率主力大军,赶到延津北岸,在此苦候了一日,就等着聚歼陶商主力于延津。

    令袁绍恼火的是,他在这里吹了一整天河风,却连陶军半个人影也没等到。

    “迟迟不见敌军的影子,恐怕这是陶贼声东击西之计,主公,我有些担心白马啊。”跟随于左右的田丰凝眉道。

    袁绍身形微微一震,目光中,闪过几分忌惮。

    就在不久前,他已接到留守黎阳的沮授所发来的情报,声称于白马一带发现了陶商的旗号,疑心陶商袭延津,乃是调虎离山之计,请袁绍速速回师。

    袁绍却没有,依旧决定在延津一线等待。

    自己十几万大军,被陶商如耍猴般调动的疲于奔命,这是袁绍所接受不了的。

    “元皓,你要沉得住气,不要急。”袁绍反用自信的语气,宽慰起了田丰。

    话方出口,一骑斥候飞奔而至。

    “报,白马急报,陶商亲率两万大军急袭白马,颜将军兵败不敌,
星空下的舰娘小说5200
损兵七千。”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一道惊雷,当头轰落,霎时间轰得袁绍头脑一片空白,胸中气血突涌,竟有一种想要吐血的冲动。

    果然被田丰料中,他真的是中了陶商的调虎离山之计!

    “陶贼,焉敢如此戏我!”

    袁绍惊怒到咬牙切齿,几乎疯了似的怒吼,令左右无不惶恐畏惧。

    以他天下第一大诸侯的实力,率十五万步骑浩浩荡荡南下,原本以为可辗平陶商,谁想到,第一战就中了陶商的诡计,被牵着鼻子调动,一役就损失了七千兵马。

    区区七千兵马,于袁绍十几万大军来说,并不算是重的损失,但这首战的失利,却关乎到军心士气。

    而且,失败的那个人,还是河北第一猛将颜良,这对军心士气来说,又是沉重一击。

    此时的袁绍,竟有种被陶商当面扇了一个嘴巴子的错觉。

    深深羞辱,无地自容般的羞恼。

    “主公啊,丰早说过,那陶贼诡计多端,当初我们就不该前来延津,若我大军还在黎阳,就可以及时的支援颜良,也不至于会有此败。”田丰无奈的叹息,言语中,隐隐有几分怪怨袁绍不听劝告的意思。

    袁绍脸色一沉,顿时流露出几分难堪,不由瞪向了许攸。

    要知道,当初可是许攸一力支持他西奔延津,现在中了陶贼之计,岂能不怪怨许攸。

    许攸眼珠子一转,却忙道:“元皓这话听着好象有点埋怨主公的意思,你这就不对了,就算那陶贼玩了招声东击西的把戏,但颜良却有一万多兵马,其中还有五千铁骑,这么强大的兵力,却败给了陶贼,归根结底,还是他自己作战不利的问题,岂能怪得了主公。”

    许攸这番话,顺势把自己的责任推了个干净,顺道又给袁绍搭了梯子。

    袁绍脸色顿时缓和,未等田丰再开口,便失望的摇头一叹,“这个颜子正,号称我河北第一猛将,我还给了他那么多骑兵,没想到他竟会败得这么惨,真是令我失望。”

    田丰不知如何辩解,只好看向了逢纪

    逢纪会意,忙是讪讪笑道:“主公莫忧,以主公十五万雄兵,小小一场失利有什么了不起,根本改变不了陶贼必败的大势。

    “元图所言甚是,为今之计,田以为主公当率全师还黎阳,不用再跟那陶贼比拼智计,直接率大军强渡黄河,若那陶贼敢继续留在白马城,咱们正好将他聚歼于白马一线。”

    两位河北谋士先后进言,才安抚了袁绍激怒的情绪,令他怒气稍息。

    这时,许攸急向袁谭使了个眼色,暗示他向袁绍请战,以求取兵权

    逢纪机敏,未等袁谭开口,便忙道:“颜良新败,不宜于再充当前锋,纪保举文丑为先锋,为主公开路。”

    颜良文丑,号为河北双雄,实力相当。

    逢纪进言之际,顺势又向文丑使了个眼色,文丑忙拨马上前,拱手慨然道:“末将愿充当前锋,为主公赴汤蹈火,再所不惜。”

    文丑和颜良一样,皆深得袁绍信任,今文丑主动请战,又有逢纪保举,袁绍当然没有理由不充许。

    袁绍遂欣然应允,派文丑率两万精兵先锋,他自率十几万主力随后,先回黎阳,再强渡黄河,直取白马。

    可惜,田丰的谋算却失测了。

    陶商可没那么傻,以区区几万兵马,窝在白马小城,坐等着袁绍大军来攻。

    当袁绍的大军,来势汹汹的渡过黄河时,杀至白马城下时,却只余下一座人去楼空的空城。

    黄河不比长江,袁绍的兵马太多,如要强渡,陶商根本是挡不住的。

    白马又是一座小城,周围地势形阔,利于大兵团作战,陶商若傻到在这里死守,等于把地利的优势,拱手让给了袁绍。

    就在袁绍渡河之前,陶商已率主力大军,一路向着官渡退却。

    官渡一地,地处鸿沟上游,为汴水的起点,而鸿沟运河西连巩洛,东下淮泗,官渡正是这条运河上的枢纽。

    中原地带一马平川,但地形到了官渡一带,便开始收狭,变的易守难攻,正好可抵消袁绍兵多的优势

    且官渡靠近许都,方便陶军军粮供应,反可使袁军补给线延长,军需供应不便。

    这么一个绝佳的地方,正是陶商所选,也是唯有可选的决战之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