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二百八十六章 破 军

第二百八十六章 破 军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北岸,黎阳。

    袁绍负手而立,凝视着地图,一语不发。

    “陶商应该知道,我大军一旦渡河,进入一马平川的中原,凭着他那点兵力,根本抵挡不住我们的兵锋,他唯一的机会,就是把我河挡在黄河以北,所以白马被围,他势必会来救。”身后的逢纪,信心满满的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只要陶商前来救白马,我们就可以大军即刻渡河,跟他在白马一线决战,一战功成,天下可定。”

    袁绍目光中杀机吐露,仿佛已经看到,陶商全军覆没的情景,嘴角不禁扬起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“元图此计虽妙,只是那陶商甚是诡诈,只怕他未必会中计前来。”田丰却表示了担忧。

    逢纪瞟了田丰一眼,目光中掠过一丝不悦。

    他二人虽同属河北一派,但这个田丰性情刚耿,每每进言虽也维护河北一派,维护袁尚的利益,但整体却以袁绍的大局为重。

    逢纪正不爽之时,斥侯飞奔而入,拱手叫道:“禀主公,南面细作急报,陶商昨晚率军离开封丘,走西北大道,直奔延津而去。”

    大帐中,包括袁绍在内,所有人都被这情报一震。

    “白马被围,陶商不来救,却去延津做什么?”袁绍猛然转身,脸上尽是惊疑。

    白马与延建,乃黄河南岸离许都最近的两个渡口,彼此相距两百余里。

    袁绍因为白马距黎阳较近,才选择了大军由白马过河,放弃了延津。

    他原以为陶商会被诱往白马,却不想到,陶商竟会率主力大军,直奔延津而去。

    “这个陶商果然是了不得,他这是看出了我们的意图,故意不来救白马,反想由延津渡河,反抄我们侧后啊。”田丰第一个看出了陶商的意图。

    众人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袁绍也猛然省悟,拳头一击案几,深陷的眼眶中,迸发出怒意。

    他焉能不怒。

    以他十五万大军辗压南下,处于弱势的陶商,理应只有招架抵抗的份才对,谁料到,这小子非但没有按他的意图用兵,反而是反守为攻,还妄图攻入冀州,去抄袭他的侧后。

    这简直是不把他放在眼里啊。

    许攸眼珠子溜溜一转,似乎想到了什么,忙拱手道:“主公,若延津有失,我侧后粮道就有可能被袭,请主公速率主力西进,赶赴延津北岸,待陶贼渡河后,正好杀他个措手不及,将他主力聚歼于北岸一线。”

    听得许攸之计,袁绍怒意稍息,当场就想采纳他之计策。

    田丰却急道:“陶贼兵少,就算他大军渡河也无用武之地,丰以为这是他围魏救赵之计,我军主力当即刻渡河进攻白马,一旦拿下白马,陶贼必然就不敢再攻延津,必会撤兵而退。”

    袁绍眼神一变,似乎觉得田丰的话,也不无道理。

    许攸的却凝重道:“主公率十五万大军南下,尚未攻陶贼一城,若是叫陶贼反是先攻下我河北城池,岂非损了主公声威?况且,若能聚歼陶贼主力于延津,难道不比拿下一个白马更有价值吗?”

    许攸一席话,彻底的打消了袁绍的疑虑,他便不待田丰再言,挥手喝道:“我意已决,即刻起黎阳主力沿河西进,往延津聚歼陶贼。”

    袁绍决意已下,谁人能挡。

    当天,袁绍便率十余万主力,由黎阳而发,向西面而去,又传令于南岸的颜良,令他继续率大军围攻白马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白马城,鼓声隆隆,震天动地。

    一万河北军,把座白马城围成水泄不通,成千上万的士卒,正蜂拥攻城。

    中军阵处,那面“颜”字巨旗下,颜良身披黑甲,坐胯迎东大黑驹,手提一柄黝黑的大刀,狰狞冷峻的脸上,燃烧着狂烈的自信。

    远远望去,白马城就在眼前,摇摇欲坠,似乎攻克只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陶商,你不来救白马,那本将就攻下它,成就我的首功……”颜良冷笑一声,嘴角扬起丝丝冷笑。

    斥候回报,白马城中只有李广的两千兵马,颜良深信,以他一万步骑,硬要拿下,绝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“只要我拿下了白马,这首功非我河北一派莫属,大公子那一派的气焰,又要被我们压下一筹了……”颜良嘴角又冷笑起来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,斥候飞奔而来,大叫道:“禀将军,西南七里发现两万多敌军,正向着白马方向急进。”

    两万敌军!

    颜良浓眉一沉,喝道:“胡说八道,陶贼大军已去袭延津,白马怎么会出现两万敌军?”

    “禀主将,确有两万多敌军逼近,还打着‘陶’字旗号。”

    陶字旗号,还有两万马,这意味着,陶商亲率主力前来救白马了。

    颜良先是茫然,眼珠子转了几转,蓦然间省悟,咬牙道:“这个陶商,果然是奸诈无比,原来他只是佯攻延津,想把主公的大军调走,真正目的,还是想救白马。
龙尊剑帝吧


    “颜将军,陶商亲率大军前来,我们是不是暂撤白马之围,退至渡口处列阵,待援主公的援军赶到。”部将蒋奇提醒道。

    依常理,颜良失去了北岸袁绍主力的支援,面对突然间杀到的陶商优势兵力,理应暂退才是。

    颜良却没有。

    他的鹰目中,反而掠起了一丝兴奋,喝问道:“陶贼军中,可带有骑兵?”

    颜良这先锋军,有骑兵五千,步兵五千,陶商再多的步兵他都不怕,唯有些忌惮的就是陶商的五千骑兵。

    “禀将军,斥候未在敌军中发现骑兵,杀来之敌全为步兵。”

    没有骑兵,那就好办了。

    颜良脸上狰狞再起,一声豪烈狂笑,大刀一扬,“蒋奇,你率五千步兵继续围白马,本将率骑兵去击破陶贼,再添一件大功。”

    颜良不但是河北第一猛将,更是河北第一骑将,他麾下统领的这五千铁骑中,近有一千多重骑。

    他得知陶商没有带骑兵来,这是要仗着五千铁骑,一举摧垮陶商的两万多步军。

    五千铁骑将士,热血沸腾,势着立功之心,随着将颜良一路向着西南方向杀去。

    不到半个时候,前方陶军映入眼帘,两军于白马城南七里相遇。

    乌云沉沉,天地间,充斥着滚滚杀气。

    巨大的“陶”字战旗下,陶商立马横刀,如铁塔般傲立。

    近两万步军将士,肃然而立,最前方处的一千精兵,乃是由养由基所率领的奇兵。

    陶商的计策,就是佯攻延津,把位于黎阳的袁绍主力,尽皆诱往西面,使位于白马的颜良所部,失去了后盾。

    然后,陶商则以轻军,星夜兼程向白马急进,前来击破颜良的先锋军。

    他的目的已达到,颜良的铁骑之兵,果然汹汹杀至。

    而养由基所率的那支奇兵,皆乃善射之士,与李广的神箭营不同,这支军团皆装备着鲁班所造,最新型的重弩。

    陶商将这支重弩军团,命名为“破军”营。

    此刻,一千破军弩士,先将半人高的大盾,皆铺放于身前地上,重弩全都藏在了身后,与普通的步卒相差无几。

    “夫君,敌军皆为铁骑,以大盾手和枪戟手列阵于前才合兵法,把弩兵放在最前边,似乎有点违背兵法。”身边的吕灵姬,皱着秀眉道。

    陶商的嘴角,却扬起一抹诡秘的冷笑,“放心吧,这支破军营是为夫老早就让养由基秘密训练,就为了今日之用,今天,就是他们大展雄威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吕灵姬眼见自家夫君如此自信,秀眉间虽仍存狐疑,却不再多说,只握紧画戟,紧紧立于陶商身边。

    几百步外,袁军已停止前进

    颜良勒马横刀,如杀神一般立于袁军铁骑丛中,远远扫望陶军阵容,狰狞的脸上,不觉又燃起了不屑的冷笑。

    “陶商这奸贼,当真是没有带骑兵,你以为,面对我河北铁骑,光凭兵多,就能挡得住吗,笑话!”

    不屑的嘲讽过后,颜良手中的战刀,缓缓的抬了起来,向着陶军狠狠划下,“河北的铁骑勇士们,随本将辗杀敌寇,诛灭陶贼,扬我河北勇士之威,为主公立下不世奇功,给我杀——”

    呜呜呜~~

    肃杀的号角声吹响,袁军阵中,五千铁骑之士,齐声喊杀,令天地变色。

    颜良一夹马腹,如黑色的闪电般,当先杀出。

    身后五千铁骑,如决堤的洪流,没有一丝迟疑,狂涌而出。

    五千铁骑,奔行中组成了锥形冲击阵形,巨大的军阵,踏着碎乱的马蹄,向着陶军狂涌辗至。

    哒哒哒!

    隆隆的铁蹄声,如上千万战鼓,同时在敲响。

    马蹄扬起的尘土,霎时间布满半空,冲势已起的骑兵,所震出的动静,仿佛整个大地都要被撕裂。

    五千铁骑中,竟还有一千重甲铁骑,冲锋在最前端,几如无坚不摧的锋刃,又似无懈可击的铜墙铁壁。

    敌骑声势如此浩荡,两万多身经百战的陶军士卒们,也皆神色为之一变,手心中已捏了一把汗。

    在没有骑兵掩护之下,纯步兵面对敌骑冲击,仿佛天生会产生恐惧,哪怕是久经沙场的精锐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吕灵姬的脑海中,不觉浮现起,当年他的父亲吕布,率领并州铁骑,摧枯拉朽时的情景。

    身为骑将出身,她深知这种重骑轻骑联合冲击之时的威力,心中焉能不忌惮,她甚至已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回眸望了一眼自己的夫君,那张让自己曾经最恨,如今却又最爱的脸,始终是沉静如水,不起一丝波澜。

    仿佛,一切尽在他掌握之中。

    陶商轻轻吸一口气,目光落在了阵前,那独眼弓神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养由基,这一战就看你的了,让河北骑兵,从此为你的破军营闻风丧胆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