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二百八十五章 天策真龙

第二百八十五章 天策真龙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所有人都惊呆了,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。

    天空中风云乱卷也就罢了,竟然还裂出了一片龙形的裂缝,这也就罢了,太阳竟然还射出了紫光,穿透云层,将那龙图映在了大地上。

    如是说这还能勉强解释为偶然,可那紫色的龙图,龙首处,为何偏偏会照在陶商的身上?

    这不是偶尔,绝对不可能是偶然。

    莫非,这是天兆?

    这一刻,所有人的脑海中,都不约而同的迸现出了这样一个惊人的念头。

    天现龙形,紫气东来,这不是天兆,不是祥瑞,还能是什么!

    只是,这祥瑞之兆,又代表着什么天意呢?

    一双双震惊狐疑的目光,齐聚在了高台之上,齐聚在了那铁塔般的身影上,看着那沐浴着紫气,披覆着龙图的陶商,所有人的脑海中,不约而同的都在滋生起同样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“天策真龙,大司马乃是天策真龙,万岁,万岁——”

    陈平第一个清醒过来,原本惊愕不解的脸上,突然间迸射出前所未有的惊喜,激动的放声大叫,五体投地的拜伏在高台下,拜伏在了陶商的脚下。

    这一声大叫,叫醒了所有人,也叫破了他们心中,共同的那个念头。

    “这是天降祥瑞啊,这是上天在告诉咱们,大司马才是天命所在啊。”

    “袁绍有凤凰祥瑞,咱们大司马却是天策真龙,凤凰怎么能跟真龙相比呀。”

    “大司马有上天护佑,此战咱们必胜。”

    “大司马万岁,万岁——”

    高台之下,此起彼伏的议论,最后,统统都汇聚成了山呼海啸的万岁声。

    成千上万的将士,还有陈留城的上万士民百姓,乌压压一片,纷纷拜倒于地,如对神灵般顶礼膜拜,口中齐呼着“万岁”。

    “万岁”的口号,自古以来,那都是天子才配享用,哪怕是这个乱世,只要天子在一日,都没人敢呼第二个人为万岁。

    今日,这天降祥瑞异象,彻底的震撼了士民之心,陶商在他们眼中的地位,已然超越了天子这精神领袖的存在,引得他们发自内心的向陶商山呼万岁。

    “万岁——”

    “万岁——”

    那激动的喊声,震天动地,盖过了天空中的电闪雷鸣,吞噬掉了天地间一切的声音,连脚下的大地都在隆隆震颤,整座高台都仿佛要被震塌一般。

    陶商耸立于九层高台之上,沐浴着紫气的光辉,俯视着下方对他顶礼膜拜的臣民,倾听着他们山呼海啸般的万岁声,年轻的脸上,悄然掠过一丝会意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原来,这就是‘天时’的威力啊,只区区一个反常的天气变化,就能叫他们对我顶礼膜拜,视我为天策真龙,真是了不得啊……”

    这就是陶商的应对之策。

    所谓的“天时”异象,就是引动天地风云变化,以此来假传天意,蛊惑人心。

    你袁绍不是假造声势,说自己看到麒麟现世,伪称天现凤凰祥瑞,为自己营造圣人转世的传闻,来为自己骗取人心,扰乱我军心士气么,那我就给你来个以牙还牙。

    你的凤再厉害,也终究要被我的龙压过一头,我要叫天下人都知道,谁才是真正的圣人转世。

    这就是陶商急于在军中迎娶吕雉二女的原因,只有娶了她们,才能获得联姻附加天命属性,只有得到了天命属性,才能发动“天时”异象,神话自己,来压倒袁绍,争取人心。

    天时转瞬即逝,片刻之后,紫气收敛,原本的云层裂缝,越裂越大,直至满天的乌云,尽皆散尽。

    云开雾散,晴空万里,一切很快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紫气不见,涡云不见,龙形也不见,只有陶商还真真切切的站在那里,屹立于万众瞩目之中。

    但陶商是天策真龙,圣人转世,天命所在的事实,已经根植在了这几万军民的心中。

    今日之后,这些神奇的天象,很快就会通过这些军民之口,如燎原之火般,飞速的传遍中原大地,传遍天下各地。

    用不了一个月的功夫,包括袁绍统治的河北在内,所有人都会听到今日所发生之事,再经过传播过程中的添油加醋,陶商这天策真龙的名号,相信用不了多久,就会天下人皆知。

    “袁绍,你不是跟我玩愚民的把戏么,我就玩哭你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天后,袁军大营。

    中军大帐内,袁绍手拿着那一道道雪片似的情报,脸色越来越阴沉,怒意越来越深。

    “孙策和刘表这两个奸滑之徒,竟然敢敷衍我,可恨……”袁绍恼火的骂道。

    自他向孙刘二人发去檄文,已经过去了
剑灵同居日记全文阅读
一月有余,那二人表面上答应他出兵,实际都陈兵不动,分明摆出了坐山观虎斗的架势。

    袁绍对此很恼火。

    真正让袁绍恼火的还不止这些。

    近日以来,大河南北到处都在流传,当日陶商于陈留誓师之师,风云突变,天现紫龙祥瑞的传言。

    不出十日,陶商是“天策真龙”的传言,便是遍传两河诸州,轻松压倒了他的声望。

    中原诸州那些本已被他所忽悠起来的百姓,转眼又倒向了陶商,对陶商这个“天策真龙”,发自内心的产生了敬畏。

    就连那些豪门世族,似乎也受到了影响,反陶的浪声,不约而同的低调了几分。

    不光是中原,这谣言竟然也影响到了河北,连冀州的士民们,都在暗暗议论陈留所出现的异象。

    袁绍知道,他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战术,就此破灭,想要击灭陶商拿下中原,看来是只能用硬的了。

    哗啦啦——

    袁绍将手中的帛书,狠狠的扔在了地上,骂道:“愚民的雕虫小技,只有那些愚蠢无知的刁民才会相信。”

    左右众谋士们,皆流露出几分尴尬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愚民的把戏,可不止是陶商玩过,当初还不就是他们,给袁绍出了什么麒麟现世,天现凤凰这等谣言,以为袁绍制造天命所在的舆论优势。

    现在,袁绍骂陶商是“雕虫小技”,不就等于也在骂自己么。

    一片尴尬中,袁谭愤然而起,拱手叫道:“父帅,到了现在这个时候,没必要再玩那些虚的,儿愿率先锋军南下,以我袁家的铁骑,亲自将陶贼辗为粉碎。”

    袁绍拳头一握,眼中杀机骤燃,到了这个地步,也该是用武力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就在袁绍将要答应之时,逢纪悄悄向大将使了个颜良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颜良会意,当即站了出来,慨然道:“良愿率我河北铁骑,渡河南下,为主公打开通往许都的大门。”

    袁谭本想请战充当先功,立功争风头,却不想颜良站出来抢功,眼神立时一变,怒瞪了颜良一眼,就想出言争抢。

    他还未开口,逢纪便先道:“大公子虽有勇力,但这个陶商用兵能力颇为了得,当年大公子在青州时,可是屡败于他,还是不可轻敌的好。纪以为,颜将军乃我河北第一猛将,派他充当前锋,再合适不过,必可摧枯拉朽,无人能挡。”

    袁谭脸色顿生尴尬,被逢纪揭了不光彩的伤疤,心中那个恼火啊,一时间却又不知该如何反驳。

    袁绍沉吟片刻,也觉有理,遂拂手道:“元图言之有理,颜子正,我就命你率一万步骑,先渡黄河,拿下白马渡,我自率大军于北岸接应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遵令,小小一座白马城,末将不出五日,必为主公拿下。”颜良得令,慨然而去,临走之前,还挑衅似的瞄了袁谭一眼。

    袁谭心中有恨,却又有苦难言,只得强行咽下了这口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数日后,封丘城。

    此间离黄河,已不足两百里的距离。

    一队队的陶军士卒,正陆续从城旁大道开过,向着前线奔赴。

    “报——”一骑斥侯飞马而来,“禀大司马,李广将军急报,袁绍不日已派大将颜良率一万步骑过河,包围了白马城,李将军请大司马速派援军支援。”

    袁绍的速度这么快?

    而且,还派了大将颜良!

    陶商眉头微微一皱,他知这颜良勇猛难当,乃河北第一武将,历史上曾数败曹营诸将,只是最后被关羽偷袭,才将星陨落。

    陶商麾下现在没有关羽,想偷袭此人是没有可能,只有用硬实力将他击败。

    “夫君,白马乃南岸重要渡头,若被袁绍夺下,他的大军就可以轻松渡河,李广只有两千兵马,就怕他守不住啊,不如我大军加紧行军,赶快去救白马吧。”吕灵姬进言道。

    陶商微微点头,却没有即刻答应。

    诸将也纷请战,请求陶商亲率主力,前去救白马。

    这时,陈平却灌了一口酒,冷笑道:“围白马的颜良虽只有一万步骑,但北岸的黎阳,却有十几万的袁绍主力,我军若去救白马,袁绍大军必即刻大举渡河,那个时候,我们岂非要跟袁绍十五万大军正面交手,不正中袁绍的下怀么。”

    陶商神色一动,蓦然省悟陈平言外之意,“酒鬼,你是说,颜良围白马,只是袁绍的诱饵,想要诱我大军前去,跟他在白马决战。”

    陈平又饮一口酒,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陶商已彻底省悟,年轻的脸上燃起讽刺的冷笑,眼眸之中,悄然闪过一丝诡诈的精光。

    “袁绍,你跟我玩阴的,那我就跟你玩个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