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二百八十三章 不是我坐怀不乱

第二百八十三章 不是我坐怀不乱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貂蝉的情绪已完全变了,不似先前那般娇羞,那般茫然慌张的表情,俨然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陶商愣怔一下,抬头看了一眼从帐顶缝隙之中洒入的月光,蓦然间明白了。

    夜时已至,现在坐在自己眼前这女子,已不是貂蝉,而是吕雉。

    他急于迎娶这具双英魂的身体,只征得了貂蝉的同意,反倒是忘了征得吕雉的同意,也难怪吕雉完全不知情。

    “这下难办了,我倒是忘了,她们是两个人……”陶商不得不收敛了邪意,将伸出去的手又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他也不急着动手,而是自饮了一杯省酒汤。

    榻上惊谎的吕雉,环看了一眼四周,见得整个内帐都张灯结彩,红烛高烧,分明是洞房的装点。

    再看看自己,不知什么时候,竟然换上了一身喜服,分明就是新娘子的打扮。

    慌张片刻,吕雉渐渐冷静下来,蓦然间,眸中泛起了羞意,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“你明白了吧。”陶商知道她聪明,不用多解释,很快就会看出端倪来。

    吕雉脸畔带晕,惊羞的问道:“难道说,大司马已经纳了白天那位为妾?”

    “没错,纳妾之礼都已经行过了。”陶商点点头,却又歉然一笑,“这件事是我急了,只问了她愿不愿意,却忘了问你,现在问还不晚吧。”

    吕雉脸蛋酥红,明眸眨了几眨,流露出几许不满,“这纳妾之礼已成,所有人都知道,我已自愿嫁与大司马你为妾,你现在问我愿不愿意,还用什么意义。”

    吕雉虽未直言,但那表情,那语气,显然是在埋怨陶商未经得她的征询,就让她在“毫无知觉”的情况下,跟陶商行了纳妾之礼。

    陶商却淡淡道:“当然有意义了,如果你不愿意,我自也不屑强人所难,我会再写一封休书,你们两个都将不再是我的妾。”

    吕雉沉默不语,晕色如霞的俏脸上,闪烁着变化不定的神色,似是抱怨,又似是欲拒还休。

    陶商却很自信,这个吕雉一定会答应。

    历史上的吕雉,乃是一个极有眼光,极为聪明的女人,要不然她也不会在刘邦尚未发迹之时,就看中了他,非要嫁给他不可。

    既有这样的识人之能,她就应该能看得出来,自己绝对是一支可以投资的优质股,没有理由拒绝。

    况且,从先前的交谈,一点一滴的暧昧来看,这个女人对自己也是有心的。

    陶商便也不催她,只饮着醒酒汤,坐等她的回答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陶商听到了一声轻叹。

    “事已至此,雉岂能再说不,况且大司马乃天下英雄,雉能侍奉于大司马左右,那也是雉的福份。”吕雉语气立时改变,柔情如水,说话之间,俏脸上丝丝媚意悄然而生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是愿意了?”陶商放下杯子,笑看向了她。

    吕雉不语,只低眉含羞,媚眼如丝,轻轻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那一笑,当真有倾城的诱惑,搅得陶商心中怦然一动。

    他便起身坐到她身边,伸手端起她的下巴,欣赏着那张娇媚无限,美到不可方物的脸,笑问道:“既然答应了,那就叫一声夫君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夫……夫君。”吕雉很听话的叫了一声,脸上羞色如潮而生,转眼已红到了耳根处。

    看着那如桃花般绯红的脸,陶商的胸中,一股前所未有的成就感,油然而起。

    眼前这绝世的美人,可非同一般,一个是四大美人之一,一个是汉朝开国皇后,个个都是青史留名的佳人。

    如今,她们却齐聚在了同一具躯体上,兼具了两人之美,几乎近于完美。

    而最让陶商有成就感的,还是她吕雉的那一层身份。

    按照原有的历史,这个吕雉,可是刘备的祖宗。

    你刘备不是想置我于死地,不是没完没了的跟我做对么,很好,我今天就睡了你的祖先,这才是对你最大的报复。

    “大耳贼,那我就不客气了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是越想越爽,瞧着吕雉那含羞之美,不觉瞧得是血脉贲张,胸中欲念狂燃。

    忍无可忍,大丈夫快活,正当此时。

    “如此良辰美景,光这么看着有什么意思,咱们该干点有意义的事了。”陶商笑的愈邪,双手已揽向了她的蛮腰。

    吕雉已知道将要发生什么,饶是她冰雪聪明,却也和所有的女儿家一样,面对这种时刻,难免会慌张窘羞,乱了分寸。

    心中虽慌,她却知无法避免,只得红着脸,任由陶商把自己揽入怀中,低低道:“妾身身子娇弱,还望夫君怜惜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为夫最是怜香惜玉了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念火已焚,雄心大作,作势就要来个猛虎下山,扑向属于他的猎物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友情提示,宿主已与对象吕雉貂蝉完成联姻之礼,获得‘天命’属性,宿主若现在与对象行洞房之礼,将无法获得‘天时’异象。”

    关键时刻,正当陶商剑拔弩张,准备享受美人,狠狠快活一场的时候,他的脑海之中,冷不丁的迸出了系统精灵的提示音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陶商大吃一惊,一双不安份的手,瞬间凝固。

    他原以为,娶
我真的一球成名了无弹窗
了双英魂体,就可以获得她们身上的天命属性,可以随意使用三种异象,没想到竟然还有这种限制。

    “这他娘的是谁设计的这破系统,这么不人性话,老子人都已经娶了,你却不让碰,你想憋死老子啊。”陶商意念暴走,冲着系统精灵咆哮起来。

    系统精灵却冷冰冰的回答道:“一切都源自于本系统设计的平衡理念,天命这么强大的天赋属性,如果让你一次性的享受它的好处,别人还混不混了?”

    平衡,平衡,又是这该死的平衡理念。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不早说,偏偏在这个时候才说,你是不是成心的啊你。”陶商气消了几分,又骂起了系统精灵。

    “你又没问过,本系统现在提醒你,没收你的魅力点,已经是很大方,你还要怎样,你们人类还真是不可理喻。”陶商的脑海中,立刻出现了用数字组成的一个不以为然的表情。

    陶商这下是彻底的无语了。

    眼前这绝色的美人,已经横陈于眼前,就差那么一步,他就可以肆意享用,痛痛快快的发泄一通。

    可是,若只图了一时之快,天命属性所赋予的三种异象,他就再也无法享受到,所获得的收益,就将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则是,这场联姻,也就失去了最重要的一环。

    “该死,这可真是要人命啊……”陶商心里那个纠结啊,身体也凝固在了那里,不再对吕雉深入下去。

    此刻的吕雉已然是心神迷离,娇羞无限,女儿家的矜持已尽数放开,做好了从一个女子,变成一个女人的必要洗礼。

    她闭上了眼睛,紧咬着朱唇,胸脯剧烈的起起伏伏,呼吸也愈加慌促,只等着陶商的进攻。

    令她感到不解的是,自己姿势已经摆好,心怀也已畅开,本来是急如虎狼的自家夫君,却突然间偃旗息鼓,突然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“夫君,你怎么……”吕雉再睁开眼时,发现陶商竟已下了榻,负手而立,背对于她。

    陶商终究还是选择了暂时压下火气。

    毕竟,她们已是自己的妾室,又飞不走,只要愿意,随时都可以享用她们。

    天命所有的异象,却是他用来对付袁绍不可少的手段,只好先委屈委屈“自己”了。

    “天色不早,你早些休息吧,我去外面透透气。”陶商说着就往外面走,也不敢回头,只怕再多看她一眼,就无法再克制住冲动。

    “夫君且慢。”吕雉喊住了他。

    陶商下意识的停下脚步,却依旧不回头。

    吕雉望着他的身影,楚楚可怜的问道:“夫君,是我伺候不周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。”陶商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是我太丑,没什么魅力,勾不起夫君的兴致吗?”吕雉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也不是。”陶商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吕雉愈发糊涂了,秀眉微微一蹙,嘟着小嘴道:“那这洞房之夜,夫君不与我行周公之礼,却为何还要逃离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是逃呢。”陶商不得不转过身来,笑着解释道:“只是为夫今日有些喝多了,有点力不从心,将来的日子还长着呢,又何必再急于一时。”

    陶商说话之时,不自觉的又瞄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此刻的吕雉已是乌发零乱,衣衫不整,香肩玉颈尽收眼底,那绝世的容颜,衬着那绯色似晕的脸蛋,当真是有着钩人心魄的不世之美,任何一个男人, 只需看上一眼,哪怕心志再坚,也绝对会把持不住。

    陶商也是瞬间心跳加速,血脉再次贲张起来,他却还保留着一丝冷静,趁着自己失控之前,再度将身子转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多想,早点休息吧。”说罢,陶商再不敢逗留,大步流星的走出了外帐。

    出得外帐,陶商一步也不敢停,直接掀起了帘子,走出了大帐。

    夜风扑面而来,一阵的清爽,陶商只觉一身的躁热难耐,总算是被镇压了下去,不由长吐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双英魂的身体,果然是集貂蝉的柔美和吕雉的狐媚于身,当真是叫人吃不消啊,幸亏我走得及时,稍慢半步,魂儿只怕就给她勾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这边喘着气,暗自庆幸时,守在帐外的荆轲,却在用茫然不解的眼神,怔怔的瞧着他。

    “大司马,这么……这么快?”愣怔半晌,荆轲才拱手来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陶商一怔,怎么听着他这句话,总觉的有那么点怪怪的,好像是拐着弯的质疑自己那方面的能力。

    “开什么玩笑,我四位夫人大被同眠都没问题,怎么会对付不了她这么一个狐媚子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心里嘀咕了句,马上挺起胸膛,傲然道:“什么这么快,还没开始呢,我只是出来热热身,你好好站你的岗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陶商又钻入了帘中。

    新婚之夜,不与新夫人尽鱼水之欢,却在外面瞎溜达,这要是让将士们知道,还以为他们的主公不行,有伤他的威严呢。

    没办法,陶商只好在外帐委屈自己一宿了。

    “我自问容貌当世无双,还有一手家传媚惑之术,任何男人都抵抗不住我的美色,他竟然能抵挡得住,看来我这位夫君,当真是非同一般……”

    内帐中,吕雉如丝的媚眼中,却涌动起了深深的震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