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二百八十章 各怀鬼胎的诸侯

第二百八十章 各怀鬼胎的诸侯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一石二鸟。

    袁绍眼前一亮,顿时来了兴趣,便拂手叫田丰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田丰便轻捋着短须,不紧不慢道:“主公南下攻灭陶商之后,下一个目标,必然就是荆州刘表和江东孙策,丰之计,便是请主公修书一封,派人送往两地,邀此二人同时出兵,攻打陶商侧后。”

    “邀孙刘出兵?”袁绍若有所思,似乎已悟到什么。

    田丰继续道:“陶商占着南阳,还有淮南,此二地对于刘孙二人来说,皆为必争之地,他二人必会趁着陶商主力北上之际,趁机夺取南阳淮南,介时陶商后院起火,内部必定人心惶惶,更加容易崩溃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道计策,既可借刘孙之力,助我们击破陶商,又可借陶商之手,消耗此二人的兵力,介时待主公灭了陶商后,再南下荆扬灭此二人,岂非事半功倍,此正丰一石二鸟之计。”

    田丰洋洋洒洒一番话,说得袁绍连连点头,就连许攸这等对手,也不禁暗暗为其计策赞叹。

    沉吟片刻,袁绍哈哈一笑,挥手道:“好,元皓这一石二鸟之计甚妙,就依你之计行事便是。”

    当下,袁绍便亲自修书两封,派亲信使者星夜南下,绕过陶商的防线,直奔荆州和江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数日后,荆州,襄阳。

    州府大堂中,刘表高坐于上首,低头凝视着手中那封袁绍的亲笔书信。

    目空一切的袁绍,难得用很客气的口吻,邀他起兵进攻宛城,并许诺灭了陶商后,会将南豫州瓜分给他刘表。

    “这个袁本初,口气这么自信,看来他是对扫灭陶商,志在必得啊。”刘表轻声一叹,将那道手书示于了众人。

    蒯越看过书信,叹道:“袁绍率十五万步骑浩浩荡荡南下,这等军力,恐怕天下诸侯加起来,都不是他的对手,也难怪他会这么自信。”

    “异度言之有理。”刘表点了点头,“那依异度之见,我们是否该应袁绍之邀,进兵再夺宛城吗?”

    蒯越略一沉吟,方道:“陶袁决战,我们只可作壁上观,坐收渔人之利,不可插手。”

    “作壁上观?”刘表一奇,“想当初异度不是劝老夫夺取天下,进据中原吗,现在这么好的机会,为何又劝我按兵不动?”

    蒯越无奈的叹息一声,“此一时彼一时,那时袁绍还未一统河北,我们还有时间经营中原。现在袁绍大军南下在即,就算我们抢在他之前,攻下许都,夺取了天子,我们又拿什么抵挡袁绍的兵锋,反倒是帮了袁绍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况且,近日有传闻,孙策正在整军备战,又想再攻我荆州。”蒯越抬手遥指东面,“咱们若倾全力发兵北上,却被孙策趁势侵入荆州,后方有失,就更加得不偿失了。

    刘表身形蓦然一震,震眼中掠过一丝省悟之色,还有深深的忌惮。

    他对孙策实在是太忌惮了。

    前番回救夏口,他可是跟孙策大战了数月,若非孙策粮尽而退,恐怕夏口已经易手。

    有孙策这根肉中刺在,他自不敢放心大胆的向北用兵。

    顿了一顿,刘表却又道:“那依异度之见,我们就是什么也不做了?”

    “当然也不是,如今袁绍势大,我们还是不要轻易得罪的好,表面上的文章还是要做一做的。”蒯越的嘴角,钩起了一丝诡色。

    刘表又是不解。

    蒯越便冷笑道:“主公可表明应了袁绍之邀,派几万兵马进驻新野,摆出将要进攻南阳之势,实则按兵不动,若袁绍胜,中原诸州必然瓦解,主公便可趁机北上,兵不血刃拿下宛城,据有南阳,以抵挡袁绍接下来的入侵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是袁绍败了呢?”刘表反问道。

    蒯越一怔,好似刘表这个问题问的很荒唐,他事先根本没有设想过一般。

    顿了一顿,蒯越笑道:“主公所说,倒也不是没有可能,只是陶贼取胜的机会实在是太小了。不过陶商若是真的奇迹般的取胜,那时他兵威盛极,我们更不可轻举妄动,以免跟他再开战争,徒耗我们的实力,而他击败袁绍后,必挥师攻取河北,等他主力北过黄河时,那时我们才可肆机出兵,夺回宛城。”

    蒯越洋洋洒洒一番话,已将两方面的情况,皆为刘表考虑到。

    刘表权衡半晌,连连点头,“异度此言,确实是把我们的利益最大化,也是现今最好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顿了一顿,刘表又凝神道:“那依异度之计,袁陶此战,莫非那陶商真的没有一丝胜算了吗?”

    先前刘表以优势兵力,却数度被陶商所败,心中虽恨陶商,却对陶商的实力有了新的认识,不敢再小视。

    蒯越闭上眼睛,微捋胡须,心中计算着双方的优劣之势。

    半晌后,蒯越睁开眼睛,语气肯定道:“陶商这小子虽握有天子,但实力实在是太弱,袁绍麾下虽有派系之争,但终
恋上倾城女总裁笔趣阁
归兵力上占有绝对优势,越以为,陶商想胜,除非发生奇迹。”

    蒯越虽然没有把话说绝,但“奇迹”二字已表明,他对陶商得胜,几乎不抱任何希望。

    刘表苍老的脸上,也终于浮现出深信不疑的表情,叹道:“看来,陶商是必败无疑了,这两河用不了多久,就要归于袁绍,我荆州的太平时日,恐怕也要真正到头了。”

    刘表无奈,却又无可奈可,只能派人作书一封回复袁绍,答应出兵北上,袭取宛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东,秣陵。

    几乎在刘表收到袁绍书信的同时,相同内容的另一封书信,也被孙策拿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“袁绍终于挥师南下了,我看咱们百战百胜的陶大司马,他的奇迹,他的风光无限,恐怕就要走到尽头了。”孙策笑叹着,将袁绍书信,示于了众文武。

    周瑜看过那道书信,俊美如玉的脸上,立刻迸现出了兴奋。

    “公瑾,依你之见,我是否当应袁绍所邀,出兵进攻淮南。”孙策目光看向了他。

    周瑜杀机凛烈,毫不迟疑道:“这还用说么,此乃天赐良机,陶商主力被袁绍拖住,无心他顾,这正是我们挥师北上,夺取淮南,进取徐州,全据徐扬的大好时机。”

    孙策神色一振,拳头暗握,英武的脸上,凛烈的杀气,也狂燃而起。

    “主公,我以为,我们切不可轻举妄动。”阶下一员谋士,却提出了反对声。

    反对之人,正是张昭。

    孙策眉头一皱,“子布,这么好的机会,你竟然叫我按兵不动?”

    张昭捋着白须,不紧不慢道:“袁绍有鲸吞天下之心,他若攻灭了陶商,下一步不是攻取荆州刘表,就是攻打我们江东,主公帮着袁绍去打陶商,岂非是自引祸端。”

    孙策一怔,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周瑜却道:“袁绍实力强悍无匹,陶贼覆灭已是在所难免,无论我们帮不帮他,他早晚都会进攻我们,与其坐以待毙,倒不如趁机攻取淮南徐州,充实我们的实力,将来才有机会抵挡袁绍的兵锋。

    张昭却是一笑,“公瑾也太性急了,这淮南和徐州,自然是要取的,却不是现在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现在?”周瑜一时没听出他言外之意。,

    张昭便缓缓道:“此时陶商尚在,他在淮南和徐州,尚有万余兵马,我们若发兵强攻,最后就算攻下,必也损耗不少实力,与其如此,何不先坐山观虎斗,待陶贼兵败,行将覆灭,其麾下人心瓦解时,咱们再挥师北上,便可不费吹灰之力,便拿下淮南,甚至是徐州,这样不是更好吗。”

    周瑜不说话了,显然张昭的判断,比他更为明智。

    张昭接着又道:“况且近日有传闻,刘表想要趁着我们北取淮南之际,尽起荆州之兵顺江东进,一举夺取柴桑。柴桑乃我西部门户,也是进取荆州的跳板,远比淮南要重要,万不可因为贪图淮南,而柴桑有失啊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番话,更是把孙策心中,残存的即刻起兵的念头给打消。

    沉吟片刻,孙策连连点头:“子布所言甚是,为今之计,渔翁得利才是王道,绝不可轻易损耗咱们自己的兵力。”

    意意已定,孙策却不敢违逆袁绍的意思,便修书一封,假意回复袁绍,答应响应他所请,提兵北上进攻淮南。

    孙策遂于秣陵一带,集结了三万多兵马,打出了将北攻淮南的旗号,却按兵不动,一面警惕荆州方面的动向,一面密切关注中原决战的进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数日后,陈留城。

    四万陶军已进抵于此,于城外下寨,天色已晚,明日再继续进军。

    陈留城距离黄河只有数百里之遥,不消数日便可抵达。

    陶商已决心将袁绍引到地形更有利于他的官渡一线决战,但也不能让袁绍太过顺利的南下,他必须率主力北上,节节迟滞袁绍的进攻,为官渡大营的加固,争取到更多的时间。

    中军大帐,陶商正不动声色的,看着由各地发来的告急文书。

    淮南方面,留镇寿春的徐盛八百里加急,声称孙策已集结三万兵马,大有进犯淮南之势。

    驻守宛城的廉颇则发来急报,声称刘表已派三万兵马进驻新野,进犯宛城的意图,已十分明显。

    其余诸郡国的官吏们,也纷纷发来密报,声称各地的世族豪强,无不蠢蠢欲动,大有群起造反,响应袁绍之势。

    最严重的当属汝南一带,那里乃是袁绍的老家,当地几家世族豪强,甚至已公开表示支持袁绍,聚集私兵据守壁垒,对郡县所发出的任何文令,都拒绝执行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中原诸州,大有鼎沸之势。

    陶商看完了所有的急报,往案上一扔,叹道:“看来我还是小看了袁绍的影响力,他还没过河,就有这么多小丑跳出来响应,他这是想让我未战先乱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