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二百七十六章 互扣屎盆子

第二百七十六章 互扣屎盆子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袁绍遇刺?

    袁谭大吃一惊,一跃而起,满脸的惊愕。

    他原指望着依靠王越,刺杀了陶商,立下此等奇功,好等着向袁绍邀功,风头盖过自己那三弟。

    谁料到,他自己的图谋没有得逞,正还惊讶时,却传来了自己的父亲被刺的消息。

    震惊的袁谭,此刻也顾不得再多问,急急忙忙的离开东院,赶着去正院。

    当袁谭赶到正院之时,袁府上下已经忙成了一团,一众文武们都守在外堂里,个个慌张不安,医者们则一个接一个的被传入内堂,为袁绍救治。

    “三弟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父帅为何会遇刺?”袁谭一赶到,便向袁尚喝问道。

    袁尚看了袁谭一眼,皱着眉头道:“我等陪父帅于西郊游猎,父亲一时兴起,甩脱了众兵去追一只獐子,谁料却正遇上了刺客刺杀,幸亏文丑将军及时赶到,父帅才只伤及了肩膀,没有伤到性命。”

    听得袁绍没有性命之忧,袁谭才松了一口气,又问道:“那个刺客呢,可有抓住?”

    袁尚摇了摇头,“那刺客武艺极高,反应也极快,一见形势不妙,立刻就逃入了密林之中,我已派兵马入林中搜捕,可最后还是没有捉到。”

    袁谭听着心中愈发觉着蹊跷,要知他一月之前,才派王越刺杀陶商不成,如今王越刚回邺城,袁绍也被人行刺,他越想越觉得,这桩刺杀案,很可能是陶商报复所为。

    正疑惑时,医者们相继出来,宣称袁绍受伤不得,没有性命之忧,但也得静养个三五月,方才能痊愈。

    袁谭二子,以及众文武部下们,这才皆松了口气,纷纷入内堂去看望袁绍。

    为了抢先看到父亲,以表自己的孝心,袁谭抢先一步走在袁尚前头,先入了内室。

    袁尚眉头暗皱,正要跟着进去,谋士逢纪却凑上近前,向着袁尚附耳低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“竟有此事?”袁尚眼神一动。

    “纪已打探清楚,此事千真万确。”逢纪点点头,嘴角掠过一丝诡笑,“呆会进去看主公时,三公子一定要利用好这件事,见机行事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有分寸。”袁尚会心一笑,这才步入了内堂。

    内堂中,负伤的袁绍,脸色很是难看,倒不是因伤痛作怪,而是恼火于他被刺这件事本身。

    提前入内的袁谭,跪伏在袁绍的榻前,看起来已大表过孝心。

    袁尚一入内,袁绍便沉着脸问道:“尚儿,那刺客可曾有抓住?”

    “禀父帅,那刺客武艺极高,他又逃入密林之中,最终还是给他逃脱。”袁尚的回答,跟方才回答袁谭时一样。

    话音方落,袁谭便责备道:“不是为兄说你啊三弟,你做事怎么能这般不周全,竟然能让刺客那么轻易的接近父帅,事发之后,你带了那么多兵马,却连一名小小的刺客都抓不住,你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这么好的机会,袁谭当然不会放过,自然要借题发挥,好好的斥责一番自己这个弟弟。

    袁绍本来还没想怪谁,被他这么一煽动,心中恼火,不由也瞪了袁尚一眼。

    袁尚忙是一拱手,愧然道:“儿疏于防范,使父遇此险情,儿确认有失责之罪,不过儿虽然没能抓到那个刺客,但那刺客却在交手之时,自报了家门,声称他叫荆轲,乃是奉了陶商之命,前来刺杀父帅,以作报复。”

    荆轲!

    陶商?

    袁绍脸色一变,目光中顿露惊异,丝丝怒焰迅速的在脸上燃起。

    袁谭却一怔,不由看了袁尚一眼,埋怨袁尚对他有所隐瞒,这后面的话,方才竟没跟自己说。

    袁谭眼珠子一转,立刻愤怒骂道:“这个荆轲,必定又是那陶贼从他那个讲武堂中弄出来的门客,想要冒充荆轲之名,前来刺杀父帅。没想到啊,这个陶贼竟如此卑鄙,竟用这等卑劣的手段来谋害父帅,实在是无耻之极。”

    “陶谦的这个小崽子,不敢跟我正面对抗,竟然想用刺杀这种卑鄙的手段谋害,实为可恨!”袁绍拳头一击床榻,脸上怒火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左右等文武,也纷附合,纷纷的骂陶商卑鄙。

    袁尚也跟着骂了几句,话锋一转,却道:“陶商此举固然是卑鄙,不过儿却听说,一月之前,大哥派了一员叫王越的游侠,前往许都刺杀陶商未遂,今日陶商派刺客反刺父帅,想必是为了报复大哥所为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众人皆是变色,一双双惊讶的目光,纷纷的转向了袁谭。

    袁绍也是脸色一沉,惊异的瞪向了袁谭,喝问道:“谭儿,可有此事?”

    袁谭此时已是一脸尴尬,恼火惊异的瞟了自家弟弟一眼,显然没有料到,自己这桩秘密行动,竟然会被袁尚察知,还在这个关键时刻抖了出来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,他还骂陶商用行刺的卑鄙手段,这要是承认了,岂非打自己的脸,骂自己也卑鄙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儿怎么会做这样有失身份的事。”袁谭想也不想,当即否认。

    “大哥,敢作不敢当,可非是大丈夫所为啊。”袁尚冷笑道,语气中分明有讽意。

    未等袁谭再开口,袁尚跟着又道:“那王越在许都郊外行刺,不但失败,还被陶商识
超级武医小说5200
破了身份,如今早已在中原传开,相信用不了多时就会传到邺城来,到时候父帅只需派人一查即知。”

    看袁尚说得有模有样的,袁绍已经信了三分,不由愠色瞪向袁谭。

    “那陶贼挟持天子,乃乱臣贼子,既是乱臣贼子,自然是人人得而诛之,凭什么说是那王越是受我指使,三弟,你可别乱往我头上屎盆子。”

    袁谭脸上已显慌意,却佯作镇定,立刻矢口否认。

    袁尚眉头一皱,又问道:“这么说,大哥不认识这个王越了?”

    “王越这个人的名号,我自然是听过的,他这个人我却不认识。”袁谭很干脆的否认道。

    袁尚笑了。

    他的眼中,掠过了一丝不易觉察的诡笑,仿佛袁谭已落入了他挖好的坑中。

    那一闪而逝的笑,背对的袁绍自然是看不到,但正对的袁谭,却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一瞬间,袁谭的背上掠过一丝寒意,心中陡然间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小弟可是听说,那个王越眼下正在大哥的房中,大哥要不要愚弟派人将他请来,问问大哥认不认得他。”袁尚冷笑道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袁谭脸色蓦然一变,所有佯装出来的镇定统统都瓦解,惊怖的目光,瞪向了自己的弟弟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,袁尚竟然暗中监视着他,对他的行动了如指掌,不光知道王越之事,竟连王越此刻就在他房中竟然也知道。

    “可恶,他竟然在我身边安插了耳目,我的任何行动,岂不都在他的掌握之中?”袁谭又怕又怒,一时慌得乱了分寸。

    见到儿子这副神态,袁绍已看出了名堂,知道袁尚说的没错,不由勃然大怒,厉声喝斥道:“谭儿,你好大的胆子,竟敢瞒着为父,用这等下作的手段去暗杀那小贼,到了这个时候,竟然还敢撒谎不承认!”

    真相已揭穿,袁谭再否认也没用,袁尚此刻怕已派人监视着王越,那王越就算想走也走不了,必得被逮到这里来,倘若到时当面再对质,袁绍岂不是要更加大怒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袁谭只得跪了下来,拱手愧然道:“父亲恕罪,儿也是复仇心切,一心想为父亲排忧,才想了这刺杀的计策来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袁尚却叹道:“大哥啊大哥,咱们袁家是什么身份,什么实力,咱们若想找那陶贼报仇,父亲只需数十万雄兵南下,辗杀那奸贼还不是跟掐死一只蚂蚁般简单,何需用这等招人耻笑的手段?又怎会给了小贼借口,用同样的手段进行报复,父帅也不会遭此一难了。”

    袁尚趁火打劫,一席话,既让袁谭坐实了有损袁家声威的事实,又把袁绍受伤的责任,全都推在了袁谭的身上。

    袁谭自己理亏,有口难辩,一时尴尬的立在原地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袁绍是满脸的恼火,瞪着袁谭,一副恨其不急的样子,只是手指着他的脑门,失望的叹道:“你呀你,真不知该怎么说你。”

    袁谭垂头丧气,满面羞愧,只能默默的低头受训。

    旁边的许攸终于看不下去了,眼珠子微微一转,上前拱手道:“主公息怒,大公子此举虽有欠妥当,但那陶商说到底不过一国贼,对付这等的暴逆之贼,用什么手段也不为过,想当年董卓残暴,曹孟德冒险行刺,不也非但没有被天下人耻笑,反而传为了美谈,助长了曹孟德的声望么。”

    许攸到底是聪明,三言两语之中,就会袁谭的所为,找到了合理的开脱。

    袁绍原本失望恼火的脸,顿时缓和了几分。

    逢纪见状,忙道:“就算如此,但主公原定于数日之内挥师南下,大公子这鲁莽之举导致主公负伤,不得不拖延南下的时间,岂非打乱了大局战略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就说的严重了。”许攸不以为然的一笑,“主公负伤,岂能怪在大公子的头上,那陶商本为奸险逆贼,以他的奸诈手段,就算我们做君子,不去刺杀他,难道他就不会主动来刺杀主公了么?说到底,主公负伤,还是三公子保护不周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逢纪被呛得急了。

    许攸却不给他说话的机会,紧跟着又道:“再说了,当初不是你们说,陶贼实力远逊于我们,就算给他几年时间做准备,也绝非我们的对手。如今主公只不过是多休养几个月而已,难道那时候南下,陶贼就有实力跟我们抗衡了吗?”

    许攸一张嘴,说得逢纪是哑口无言,转眼间,把袁谭的责任推得干干净净,又给袁尚扣上了保护不周的名头。

    袁绍脸上的失望之色,彻底消散,看向袁尚的目光中,反而流露出几分不满。

    不过,袁绍却也不是老糊涂,他自然看得出来,今日这场争论,明着大家都是在为公事,暗中却涉及了两个儿子,汝颍和河北士人两派的私争。

    “罢了,这件事你二人都有过,谁也不用再指责谁了,此事到此就止。”袁绍玩起了和稀泥的老手段,对两个儿子各打二十大板。

    袁谭和袁尚只好闭嘴,彼此对望一眼,眼神中皆掠过不易觉察的敌意。

    袁绍冷绝的目光,却已射向南面,冷冷道:“陶贼,你以为区区一个刺客,就能谋害得了老夫吗,老夫乃天命所在!暂且就让你多苟延残喘几日,待老夫伤好之日,便是你的末日到来之时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