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二百七十四章 以牙还牙

第二百七十四章 以牙还牙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黄昏时分,大帐。

    榻上的貂蝉,秀鼻中发出了哼吟,缩在被中的身体,也渐渐扭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然后,她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终于醒了。”陶商就坐在她身边,看着她醒了,长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大司马……”

    貂蝉想要坐起身来,只是身子一动,便牵动了伤口,不由痛得她秀眉一凝,暗咬朱唇。

    “你别乱动,赶快躺下。”陶商赶紧伸手,将她轻轻的按下,“你肩上受了剑伤,扁鹊已为你包扎上了药,没什么大碍,不过这几日也需静卧休养,切不可乱动,以免崩裂了伤口。”

    貂蝉神色恍惚了一下,蓦然间眼中掠过一丝余悸,这才想起了先前那场惊心动魄的刺杀。

    “大司马,你没事吧,刺客有没有伤到你?”貂蝉刚才躺下,又关心起了陶商。

    陶商心中顿时一热,叹道:“多亏了你及时出手,那刺客才没能伤到我,当时那么凶险,你为什么要替我拦那一剑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当时事发突然,我想也没想就……”貂蝉绝美的脸蛋忽然一红,不好意思再说下去。

    她这话,等于是委婉的承认了对陶商已生爱慕,所以本能的才想要去保护陶商。

    可是,身为曾经吕布的妾室,又身为吕灵姬的二娘,她怎么能对陶商产生爱慕呢,羞也羞死,岂能表露。

    陶商却从她的话中,已听出了些许意味,看着那张苍白之中,略显羞涩的绝美之脸,陶商心中不禁怦然一动,轻轻抬起手,抚向了她的脸庞。

    “大司马……”貂蝉身儿一抖,胸前高峰都跟着一颤,脸蛋更加羞红。

    她的呼吸加速起来,双峰剧烈起伏,眸中揉情脉脉,明明羞意满面,却并没有抗拒,也没有移开自己的脸,只羞羞的,任由陶商抚着她的脸。

    大帐中,气氛一时暧昧起来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,帐外响起亲兵的声音,声称前来禀报追捕刺客王越的结果。

    心儿已荡漾的貂蝉,蓦然间清醒几分,下意识的将脸蛋从陶商的手心下移开三分,不好意思的偏开了头,不敢正视陶商肆意的目光。

    陶商一笑,清咳几声,令亲兵进来汇报。

    帐帘掀开,外面天色已暗。

    根据亲兵汇报的结果,那王越倒也是兔子逃的飞快,一路逃到了洧水之畔,为了摆脱追击,竟是直接跳入了水中潜逃。

    王越虽然没能抓住,但那些从犯刺客,却有数名被活捉,根据供认,王越是被袁家大公子袁谭重金礼聘,才率领他们一众刺客,潜至许都一线,肆机前来刺杀。

    就在几天前,潜伏的王越收到了许都的线报,得知了陶商要外出巡视农耕,便经过精心的策划,装成了农夫,想杀陶商一个措手不及,一举将他斩杀。

    袁谭……

    没想到,这位袁大公子还真是够没有底线的,竟然想出收买刺客这种卑鄙的手段,妄图刺杀自己。

    “袁谭,看来那裆下一刀,切的你还是不够疼啊,非得要我切了你的脖子,你才安心。”陶商嘴角扬起冷笑,鹰目中,丝丝杀机悄生。

    得知了真相,陶商便喝令亲兵退下。

    “我还想我是怎么受伤的,原来是袁家派了刺客。”身后响起了貂蝉的声音,语气依旧是轻柔如水,却又隐约暗藏着几分深沉。

    陶商回过头来,看到貂蝉已经重新坐了起来,正凝着小眉察看自己的伤势,看那情形,好似刚刚才苏醒似的。

    脸还是那张天下第一美的脸,身儿还是那完美到极致的身子,但她的身质已经悄然改变。

    陶商看了一眼外面,见天色已黑,才恍然想到,夜晚已经降临,貂蝉的英魂已经进入休眠状态,此时坐在自己面前的,已经变成了吕雉。


火影之朝佚千名小说5200
   “那位袁大公子本来要刺杀的是我,多亏了你替我挡这一剑。”陶商顿了一下,意味深长的一笑,“应该说,是和你共用这具身躯的那一位,替我挡了一剑,我才在幸免于难。”

    说出“幸免”二字,陶商忽然想到,自己能逃过此劫,多半是身上的“幸运”属性,又发挥了奇效的原故。

    若非如此,当日自己在临走之时,为什么会突生灵感,想要把貂蝉也一并带出来了。

    冥冥之中,必定是幸运属性,再一次发挥威力,救下了自己啊……

    陶商心中感慨时,吕雉的俏脸先是一奇,旋即绽放出一丝玩味的笑容,“没想到,白天那位,竟然能舍命救大司马,看来她对大司马的情,可是不薄呢。”

    貂蝉的智慧,远不及于吕雉,所以她并未觉察,自己的身体里,还住着另一个女子的英魂。

    吕雉可不同,冰雪聪明之极,90的智谋可不是盖的,最初的时候她也不知,但没过多久,便觉察到了异常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一方面是她聪明,另一方面也是因为,她的英魂总是在夜里才能苏醒。

    貂蝉觉察不到异常,可以归结为自己夜晚入睡,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,吕雉却无法解释,为什么大白天自己应该清醒的时候,反而什么都不记得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很好奇,如果刺杀发生了夜晚,跟随在我身边的,是你而不是她,你是不也会像她那样,出手相救呢?”陶商好奇的笑看着她。

    吕雉也不答,却只抿嘴一笑,反问道:“大司马觉的呢?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你,我怎么会知道。”陶商又把问题抛了回去。

    吕雉沉默了片刻,轻声一叹,“这种事情,只能在关键时刻,凭着内心中的本能去做,我现在的回答其实没有任何意义,大司马说呢。”

    这个女人,果然是聪明的紧呢,回答的很是讨巧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若回答是,陶商多半会怀疑她是故意回答,内心想法却并非如此,而她若回答不会,难免又会让陶商寒了心,对她心存不满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你的这个回答,还真是无懈可击呢……”陶商笑的也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这时,吕雉薄唇微扬,却掠过一丝诡秘的冷笑,“妾身虽然不能像白天那位,为大司马挡这一剑,却有办法让大司马出这一口恶气。”

    陶商眼神一动,目光中掠过一丝兴奋。

    吕雉眸中透出冰寒的杀气,压低声音,冷冷道:“袁家卑鄙,那大司马何不以牙还牙,也派一名顶尖的刺客,前去刺杀那袁绍呢。”

    刺杀袁绍!

    吕雉这条计策,忽然间给了陶商新的灵感,鹰目中顿露杀气。

    “袁家刺杀大司马,无非是想毕其功于一役,只要大司马一死,中原土崩瓦解,袁绍不费吹灰之力,中原就唾手可得,但若反过来想,袁绍要是死了,河北的局面,不也是一样的么。”

    吕雉说的对,袁家看似强盛,内部诸子争位却激烈,倘若袁绍突然一死,在未立储的前提下,袁谭和袁尚二人,汝颍和河北士人两派,必会即刻分裂,杀个你死我活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等袁家二子杀到两败俱伤之时,他这个天下第二大诸侯,再挥师北上,前去收拾残局,岂不照样唾手可得河北。

    “不过,你这计策虽好,却有风险,万一失败,袁绍非但不死,反而会被激怒,说不定一怒之下,还会即刻挥师南下,反而会乱了我的布局。”陶商却还保持着冷静,清楚这其中的利弊。

    “那就要看,大司马能不能派一员得力的刺客前去刺杀袁绍了,就算杀不了袁绍,只要能刺伤他,照样能拖延他南下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一员得力的刺客么……

    陶商沉吟半晌,眸中掠过一丝冷绝的精光,喃喃道:“看来,又是该召唤的时候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