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二百七十三章 刺 客

第二百七十三章 刺 客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许都东郊,洧水河畔。

    陶商正骑着高头大马,在两百精锐虎卫亲兵的保护下,缓缓行进在田梗之中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层层叠叠的麦田,随风摆动,如同金黄色的海洋,一望无际。

    陶商要恢复经济,最根本的就是要恢复被破坏的农业,这是他眼下的重中之重。

    故陶商也不敢闲着,当此秋收的关键时刻,每每有时间,就会到许都近郊的乡野去视察,亲自察看粮食生产的情况。

    许都所处的颍川郡,其地多为平原,有数条水系贯穿其中,可以说是中原土地最肥沃的地域之一。

    曹操自迁都于此后,便在许都附近招集流民,开垦荒地,实施屯田,几年时间里,便将许都附近建成了供应他粮草军需的大粮仓。

    前番许都之战,不少屯田民和自耕农或死于战火,或为避战火而逃亡,许都附近的粮田,有半数都陷入了荒芜。

    萧何就任尚书令之后,头等大事,自然就是恢复农业生产,做为大粮仓的许都屯田,自然就成了他工作的重中之重。

    很快,萧何就展现出了他超强的治政才华。

    短短数月时间里,萧何就召集流民,将大多数的荒地重新开垦,将原先的屯田亩数,恢复到了原有的七成左右。

    今秋秋粮一下,只需要许都本地的屯田粮,再加上少部分外运的粮草,就足以供给屯于许都的近两万多将士们所需。

    “这个萧何,还真是个理政的贤才,恭喜大司马慧眼识人,又挖出了这么一颗金子。”

    跟随在身边的貂蝉,环看着一望无际的麦田,禁不住啧啧赞叹道。

    现在还是白天,身后这具绝美的双英魂之躯,吕雉的英魂正处于沉睡状态,跟他说话的,正是貂蝉的英魂。

    此番出巡,陶商特意把她们也带在了身边。

    因为袁绍实力实在是太强了,他预感到,这场实力悬殊的战争中,他要想击败袁绍,必须要“天命”加身,借助天命的气运之力,或许才有胜算。

    想要得到“天命”属性,只有两个方法,要么纳娶卞氏,要么纳娶貂蝉吕雉这具双英魂之躯。

    这两具身躯,无论是谁,以陶商现在的权威,想要强娶她们,自然是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但要命的却是,想要得到她们身上的附加属性,就必须要她们本人自愿,否则就算强娶也是白搭。

    他才新得卞氏未久,虽说这个女人被曹操的抛弃伤了心,对曹操已无多少情谊,但这不代表她就会甘心情愿的臣服于自己,陶商只能先把她放一放。

    至于吕雉倒是好说,这个女人聪明的紧,早看出自己是只潜力股,有心攀附。

    难的却是貂蝉。

    陶商其实已经感觉得出,貂蝉自变成双英魂,身体被修复,恢复处子之身后,对自己的态度已经大大转变,不仅仅没有了丝毫的敌意,甚至还产生了些许情谊。

    陶商此次把她带出来,也是想创造独处的机会,再把她对自己的这一丝情,点成燎原之火,好让她早日甘心情愿的嫁给自己。

    照目前来看,他的计划还算不错,貂蝉难得出来走一趟,心情甚好。

    她方才那番话,不仅仅只是恭维,隐隐也透着几分,对自己心仪之人,发自内心的崇敬。

    陶商一笑,马鞭遥指洧水,“难得今日清风徐徐,水波不兴,稍后可有兴致陪我泛舟河上,一赏洧水两岸的景致。”

    貂蝉抬头远望,瞧着碧天白云,洧水如玉带蜿蜒远去,两岸万顷麦田,风吹麦浪,似金色的海浪翻飞起舞,确实是一番好景致。

    她便嫣然一笑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陶商策马扬鞭,继续前行,穿越道道田梗,往大道转去,准备去往岸边

    前方几步,就要走出这片麦田,道旁几名耕种的农民,眼见陶商一身官吏打扮,赶紧跪在了田梗旁行礼,不敢抬头。

    陶商也没多留意,拨马从他们身边走过。

    突然间,其中一名农夫,悄悄的抬起头来,射向陶商的目光中,迸射出一丝狰狞的杀机。

    眼中杀机一聚,他陡然间一跃而起,藏在袖中的短剑,疾刺而出,直奔陶商的后背而去。

    刺客!

    事发突然,跟随在陶商身后的卫兵,最近也只有一步之遥,惊觉之时想要出手阻拦,已是来不及。

    “大司马小心!”

    貂蝉离陶商最近,眼见刺客行刺,急是惊声示警,想也不想,就向着陶商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就在她扑到的瞬间,刺客的冷剑已电射而至。

    陶商有所反应,欲待躲避时,整个人已被貂蝉从马上扑了下去,向着田中坠去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一声骨肉切裂的响声,一道鲜血飞溅上半空。

    貂蝉为了救陶商,却被那刺客一剑刺破了肩膀,痛哼一声,跟着陶商一块跌落于地。

    “有刺客,保护大司马!”


通灵册无弹窗
    刺客一击未中,后边的亲卫们皆松了口气,或徒步飞纵,或策马上前,一窝蜂的扑向了落地的陶商。

    飞纵落地的刺客,脸上也掠过一丝惊色,显然是没有料到,自己这必杀一击,竟会被一个弱女子给破坏了,脸形一抽,眼中迸射出恼羞成怒之色。

    “陶商,谁也救不了你,今天就是你的死期!”

    方自落地,刺客冷喝一声,趁着卫兵们还没有围上来时,一个箭步冲了上去,剑出如风,再度杀向陶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附近的几名农夫,也突然发难,各自抄起暗藏的兵器,扑向了冲上来的亲兵们,为那名刺客头目争取时间。

    此时的陶商已经反应过来,落地的瞬间,双手急是扬起,将受伤的貂蝉接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他确实没有料到,竟然会有人假扮农夫,藏在麦田中,就等着刺杀自己。

    更让他意外的则是,貂蝉竟然会在关键时刻,冒着自己受伤的风险,也要铤身而出救自己。

    惊异之际,刺客的短剑已再度袭至。

    陶商眼见貂蝉受伤,鲜血淋淋,不由怒从心起,立时一跃而起,将貂蝉推向身后,同时腰间佩剑,跟着愤然出鞘。

    “小小一个刺客,也想要老子的命,笑话!”

    怒喝声中,陶商剑舞出风,挟着一腔的怒气,狂扫而出。

    锵!

    金属激鸣,火星飞溅,两剑撞击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陶商的身形,竟是被刺客剑上的力道,震得微微一颤,脚步后挫半步。

    一招交手,陶商不由神色一变,判知这刺客的武力,竟在自己之上,至少也有90点武力值出头。

    拥有90点的武力值,放眼天下也是为数不多的存在,什么人竟然能派出这样武力高超之人前来刺杀自己,当真是大手笔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这厮武艺低微么,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震动,那刺客虽占上风,却亦脸色一变,下意识的惊语一声。

    他那副惊讶的表情,显然以为陶商的武力值,不过是当世三四流而已,以他绝顶的武艺,只要一出手,必可秒杀了陶商。

    可陶商偏偏武艺出他意料,不但没有被他秒杀,只是被微微震退半步而已。

    “大司马,小心……”

    身后的貂蝉,脸色苍白,形容痛苦,却仍不忘陶商,捂着受伤的肩膀,也要提醒陶商。

    陶商心头一阵的感动,却对眼前这刺客,更加深恨,急用意念下令:“系统精灵,给我扫描眼前这个刺客,我要知道是哪根葱。”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完毕,对象名叫王越。”

    王越?

    原来这厮,就是那个王越。

    陶商记得历史上,就有一个名叫王越的游侠,据说是剑术的高手,还曾做过曹丕的师父。

    只是此人剑术武艺虽然高超,但品行却一般,而且既不懂治军,也不懂带兵打仗,终其一世,只不过是沦为一些世族豪强看守护院的门客而已。

    却不想,这个游侠王越,竟然会出现在这里刺杀自己,也不知是谁收买了他,要他取自己的性命。

    知道了对方的底细,陶商横剑于前,冷笑道:“王越,你以为凭你三脚猫的功夫,就想取我陶商的性命吗,你还不够资格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眼前那王越身形一震,眼中蓦然间迸射出骇然之色,一副茫然惊愕之状。

    显然,他以为自己藏得深,无人知他来历,却不想竟被陶商一眼看穿了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不错,老子就是王越,敢小瞧我的剑术,今天我非用手中之剑,取了你的狗头不可。”

    王越恼羞成怒,暴喝一声,纵剑再度杀向了陶商。

    陶商毫无所惧,不退不避,执剑上前,奋然迎战。

    哐哐哐!

    电光火石,剑影如风,二人瞬间交手三招,战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这若是搁在一年之前,恐怕陶商撑不过三招,就会被王越诛杀。

    可他现在娶了吕灵姬,武力值已达到83,凭王越90的武力值,想要在二三十招间胜了他,却未必容易。

    陶商倾尽全力抵挡,虽落下分,却不退半步。

    王越却是越战越心惊,越战信心越是不足,脸形扭曲,惊色重重,深深为陶商的武艺之强而错愕。

    十招走过,他虽占尽上风,却已没有机会。

    他的同伙已被陶商精锐的亲卫,杀得死伤惨重,纷纷溃逃,数以百计的虎狼之士,扑涌而上。

    王越武艺虽高,到底不过一游侠,若是一旦被围,再加上陶商,不被诛杀,也要被生擒不可。

    权衡利弊,王越不敢再战,强攻几剑,跳出战团便向着洧水方向逃去。

    陶商岂容他逃走,作势就要率军追击,身后貂蝉却再也支撑不住,明眸一闭便昏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陶商急是双手一揽,貂蝉那软绵绵的身体,便已倒在了他的怀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