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二百六十九章 刘表郁闷,曹操惊骇

第二百六十九章 刘表郁闷,曹操惊骇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那养由基虽为独眼,还是个冒充古人之徒,但他的箭法确确实实在忠之上,拥有堪比养由基的箭术,忠没想到,陶商的麾下竟然有这等箭术奇人,是忠太过自负。”

    黄忠也不推脱责任,虽然一脸铁青,却也干脆的承认了自己的失策。

    左右荆襄文武,又是深受震惊,无不哗然惊怖。

    刘表已从震惊中清醒过来,眉头暗暗一凝,他倒是宁可黄忠嘴硬,死也不承认那个养由基的箭法。

    那样,他还可以解释为,这是黄忠一时失手,才会败给那个无名之辈,而非黄忠真的是技不如人。

    眼下黄忠这个死心眼,却当着众将士的面,坦然的承认了对手箭法精妙,岂不是坐实了自己挑战失败的事实。

    刘表原还想利用黄忠的挑战,挫一挫陶军的士气,鼓舞一下自己的军心,这样一来,岂不反成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

    “陶商啊陶商,你到底还藏了多少张底牌,你的麾下,到底还有多少奇人异士……”

    刘表的目光,远望向了宛城城头,目光之中,已尽是深深的狐疑和厌恶。

    宛城城头,此刻却已欢声雷动。

    城头观战的陶军将士们,在一瞬间的震惊后,便是欢呼雀跃,激动兴奋,为养由基奇迹般的表演所惊喜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……没想到这个养由基,竟真有这样超凡的箭术,主公的识人之能,当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望向陶商的张绣,眼中燃烧着前所未有的惊喜,更是深深的敬叹。

    不光是张绣,其余文武将士,也无不是对陶商抱以敬叹的目光,他们已深深的被陶商的识人之能所折服。

    陶商则笑而不语,只负手而立,一身的从容自信,仿佛这个结果,本就在他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“养由基啊养由基,幸好你没让我失望,我还真是很好奇,区区一个独眼,你是怎么练成这不世箭法的……”陶商心下却暗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万众瞩目,欢声雷动中,比试得胜的养由基,策马昂首归城。

    吊桥放下,城门大开,意气风发的养由基,从容步入宛城。

    此刻,城门两侧已聚集了许多好奇的士卒,一双双目光再也没有质疑,统统都是对这位神射之士,深深的敬意。

    “养由基,干得漂亮,不枉我对你的信任。”陶商也亲自下城来迎,一脸的高兴。

    “主公过奖了,那黄忠箭术了得,末将胜的有些侥幸。”面对陶商这个主公,养由基倒是很识相,立时收敛了骄傲。

    陶商微微点头,笑着拍拍他的肩,对他更添了几分欣赏。

    “胜就是胜了,你谦虚个屁呀。”樊哙却是笑哈哈的拍了他一把,“养兄弟,你这箭术也太他娘的牛啦,老樊我平时就佩服主公一个人,今天你就成了第二人,我看咱们以后就叫你独眼弓神算啦。”

    樊哙本是好意,想送给养由基“弓神”的名号,谁想他管不住自己的嘴,顺口就加了“独眼”二字。

    养由基本也是乐呵呵的,一听这“独眼”二字,顿时尴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咳咳——”陶商干咳了几声,以提醒他。

    樊哙却脑子粗,反应慢,没觉察陶商的提醒,依旧哈哈傻笑,把“独眼弓神”四个字,挂在嘴边没完。

    花木兰却看不下去了,照着他屁股就狠狠的踢了一脚,骂道:“蠢子,你会不会夸人,弓神就弓神,多添两个字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养由基见主公和主母都在维护自己,心中感动,尴尬也就消了,拱手淡淡一笑,“末将已经习惯了,没什么大不了的,主母切莫动怒。”

    樊哙这才明白过来,一张脸顿时一红,轮到他尴尬起来,只得挠着头憨憨笑道:“我说养兄弟啊,老樊我是个粗人,说话没心同肺,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啊,其实我不是想笑话你独眼……不不不,我的意思是,你独眼没什么不好,不就是少了只眼睛么……”

    樊哙越说越没谱,养由基本来是没事了,被他说得又尴尬起来。

    “主公,今日比较虽然得胜,只是伤了刘表的颜面而已,并未伤到他的根本,末将想他随后必尽起大军,前来强攻宛城,我们还得尽早做好一场恶战的准备才是。”霍去病终于将话引回了正题。

    陶商却望向南面,目光中闪过一丝诡色,冷笑道:“放心吧,刘表他没这个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霍去病一怔,眼中顿露疑色,显然听陶商这话,竟已是暗布下退兵之策。

    众将和霍去病一样,皆是一奇,却又猜不透陶商话外玄机。

    唯有陈平,和陶商对视一眼,嘴角也掠起会心一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宛城东南,荆州军大营。

    一队队的荆
向胜利前进最新章节
州军卒,正在鱼贯的开出营垒,向着宛城方向进行集结。

    连绵数时的大营,近四万多的军卒,统统都被动员了起来,向着宛城开城。

    中军大帐内,刘表已经全身披挂,准备亲自上阵,指挥这场攻城之战。

    黄忠的斗将失利,激起了刘表的怒火,他决定不再跟陶商玩任何阴谋诡计,只凭着自己强大的兵力,强拿下宛城。

    “陶商,前番失利的耻辱,老夫今日就跟你一并洗雪……”

    刘表束紧衣甲,握紧了手中的佩剑,苍老的目光中,透射出复仇的怒焰,作势就准备大步走出帐外。

    “报——”一名斥候却飞奔入帐,拱手拜于刘表跟前,“禀主公,江夏黄将军急报,江东孙策提三万兵马攻我荆州,我军连战连败,今口已被围困,黄将军请主公急派兵增援,再晚夏口就要守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刘表身形剧烈一震,脸色骇然而变,只觉晴天白日里的,一道惊雷就劈在了自己的头顶上。

    左右蒯越、蔡瑁,甚至是老将黄忠,也无不变色。

    谁也没有料到,孙策早不攻晚不攻,偏偏会在这个时候,对荆州发动大举进攻。

    今夏口被围,形势危及,倘若夏口一失,孙策大军溯江西进,便可直取重镇江陵,沿汉水北上,更可直取襄阳。

    夏口、襄阳、江陵,乃荆州最腹心之地,牵一发而动全身,这三处若有一处有危,整个荆州便要陷入危境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刘表拳头猛一拍案,咬牙骂道:“孙策这小儿,为何偏偏在这个关键的时候犯我荆州,可恨!”

    “这必是那陶商派说客说服了孙策,诱他趁机攻我荆州,好替他解宛城之困,这个陶商,原来早就布下了这么一招,唉……”

    省悟过来的蒯越,立时看清了真相,摇头一声叹息,一脸无奈的表情。

    刘表身形又是一震,脸上阴晴变化不定,沉声不语。

    “主公,难道我宛城我们就不攻了,我二弟之仇也不报了,天子不夺了,中原也不夺了吗?”蔡瑁看出刘表萌生退意,不甘的叫道。

    刘表沉默不语,再次看向蒯越。

    蒯越便又叹道:“荆州乃我根基之地,绝不能有失,两害取其轻,现在也只能回师先救夏口,待平定了南境,再做下一步打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蔡瑁还欲再言,刘表却一抬手打断了他,沉着一张脸道:“异度言之有理,夏口江陵乃腹心之地,若此两处失陷了,纵然夺下了宛城也得不偿失,传令下去,全军即刻拔营南归。”

    刘表决意已下,蔡瑁也无可奈何,杀弟之仇,也只能暂时隐忍下来,硬生生的咽下这口恶气。

    一队队才开出营垒的荆州兵卒,很快又得到收兵的号令,个个怀着茫然狐疑,又返回了大营。

    “陶商,陶商……”

    刘表立马营中,远望着宛城方向,口中反反复复的念叨着陶商的名字,深陷的眼眶,流转着丝丝的不甘和愤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武关。

    关城之上,曹操正捋着短须,目不转睛的盯着关前那片空旷之地。

    在那里,夏侯渊正率领着新组建的一千骑兵,往来奔驰,训练着骑战之法。

    而在关内校场上,同样是杀声震天,夏侯惇也正在训练着他的步军将士,练习阵法。

    欣赏着将士们的挥汗如水,曹操的脸上,渐渐的浮现出欣慰之色。

    “将士们的士气已然恢复不少,只等刘表和陶商杀个两败俱伤,我们就可以挥师直奔宛城,去收拾残暴,找陶商那奸贼报仇雪恨了。”曹昂拱手笑道,一脸的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曹操微微点头,笑看向了身边的贾诩,“文和,你这一条二虎相争之计,确实为一条妙计,孤若能凭借此计重夺中原,你便为首功。”

    “司空过奖了。”贾诩淡淡一笑,却是谦逊的紧,毫无居功之意。

    他那一笑虽是淡然,隐隐约约却透着几分成竹在胸,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气势。

    曹操的目光,再次看向了城外,那支奔腾的铁骑,是他利用马韩诸侯进献的马匹,重新武装起来的骑兵,被他寄予了厚望。

    在他眼中,这支骑兵,将是他重新踏平中原的开路先锋。

    “传令给妙才,叫他加紧训练,孤不日就要用他的铁骑,踏平南阳,重夺宛城。”曹操意气风发的挥手下令。

    话音方落,年轻的侄儿曹真,匆匆的奔上关城,一脸凝重道:“禀叔父,南阳方面刚刚传回的情报,刘表已于两日前率大军拔营,尽数退往襄阳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曹操一脸的意气风发,轰然瓦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