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二百六十八章 一箭惊敌胆

第二百六十八章 一箭惊敌胆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养由基这后发一箭,竟然在半空之中,将黄忠射来之箭直接给截住!

    三石之弓,速度何其之快,在半空中飞行的时间,也只是瞬息而已,而箭头的面积,在这样的距离上,看起来也不过是小指头大小。

    能够截住速度如此之快,面积如此之小的一箭,那得拥有何等超凡的箭术!

    养由基却做到了,在万众瞩目之中,一箭射飞了黄忠袭来之箭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,汉升的箭,竟然被那独眼半空射落?”刘表脸上的得意,瞬间瓦解大半,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左右蔡瑁等人,也无不变色,个个愕然,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他们的震惊却是其次,要说最震惊之人,自然当属黄忠。

    他自诩弓神之名,威震于荆襄,一箭出手,素来是箭无虚发。

    适才那一箭射出,他见养由基不避,苍老的脸上已掠过一丝志在必得的冷笑,笑那小子托大。

    他更是做好了躲避对方之箭的准备,然后,他就可以看到来不及躲闪的养由基,被当场射中面门,落马毙命的画面。

    他却万没有料到,养由基这一箭射出,速度如此之快,如此之准,竟然是在半空中,射中了自己的箭头。

    “以箭截箭,这小子竟然练成了以箭截箭!”黄忠苍老的脸,瞬间袭满了惊色。

    所谓的“以箭截箭”,乃是箭术之中最强的境界,便是用自己射出之箭,半空中截住敌方射来之箭。

    要知道,能够在百步之外,射中随风飘动的柳叶,已经堪称是百步穿杨的神射,可以拥有神射之名。

    半空中飞行的利箭,其位置移动变化的速度,却是百倍于随风飘动的杨柳叶,其射中的难度,自然是远胜于百步穿杨。

    黄忠号为弓神,自然也有以箭截箭的本事,但成功率却并非是百分之百。

    而养由基所展现出来,这一手以箭截箭的本事,隐隐似乎竟在他之上,岂能不令他感到深深的震骇。

    “这个冒充古人的独眼小子,竟然真的是个神射手,这以箭截箭的本事,竟似在我之上!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,他这一定是偶然,必定是偶然……”

    震骇惊愕的黄忠,却被养由基意外的表现所激怒,瞬息间强抑下惊意,想也不多想,第二箭旋即射出。

    一箭惊天,破空而出,这一次,直奔养由基胸口而去。

    这第二箭,黄忠已毫无保留,用出十成力道,速度与力量,均已冲上极致。

    而且,他依旧抢有先机,快了养由基瞬息。

    众目睽睽之下,养由基一如先前从容,不慌不忙,指尖一松,第二箭也破空而出。

    电光火石的一瞬间,两支利箭,再度于半空中相撞,迸发出耀眼的火星。

    全军数万将士中,立时又响起一片哗然,敌我双方,无不为养由基箭术之奇而惊叹。

    第二箭发出,黄忠彻底的震惊了。

    如果说养由基头一箭截击成功,他还能安慰自己,那独眼敌将是侥幸的话,那这第二箭被截下,黄忠就不得不面对残酷的事实:

    这个不起眼的独眼小子,的确拥有着超凡的箭术!

    甚至,还要略胜于他。

    “一个独眼的废人,竟然能练成这等箭术,我黄忠岂能败给一个废人,绝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惊怒之下,黄忠更被激起了雄,纵马前进的同时,第三箭,第四箭接连如流星般射出。

    火星四溅,金属撞击声惊破四野,几万双眼睛注视下,他这两箭竟也先后被养由基之箭截下。

    无下例外。

    南面列阵的荆州兵,上至刘表,下至士卒,已经是彻底的僵硬,一个个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宛城之上,陶军将士则从最初的震骇,变成了惊喜惊叹,欢呼喝彩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,这个独眼养由基,竟然真的练就不世神射,连弓神都有所不及!”

    张绣的惊叹,全都写在了脸上,惊叹于养由基的神射之余,目光又悄悄的看向陶商,心中暗叹:“主公的这个讲武堂,果然是卧虎藏龙,竟能将一个独眼半废之人,栽培成一名神射手,实在是……”

    张绣惊叹,霍去病、廉颇等先前对陶商的决定保留有质疑的大将们,一双双惊奇的目光,也纷纷的望向了陶商,目光中的质疑,全都转变成了惊叹。

    四箭射出,双方已相距二十步。

    这个距离,战马转眼奔驰而过,只容他们再射一箭。

    第五箭,至关重要一箭,这一箭若再射不中,双方就要错马而过。

    前四箭射出,养由基已凭着以箭截箭的本事,把黄忠所抢的先手,一点点的扳了回来。

    二人几乎在同时从箭壶中抽出羽箭,几乎同时弯弓搭箭,几乎同时瞄准了对方,就像是彼此的镜像般,机械式的同时完成了所有的动作。

    然后,在相
无敌剑域笔趣阁
隔十步的距离上,两人几乎同时松动了弓弦。

    这样近的距离,两人又同时出手,已无法判断对方箭矢的轨迹,养由基自然也无法再以箭截箭。

    这一箭,他和黄忠一样,已尽使平生本事,一箭射出,直取黄忠面门要害。

    嗖嗖!

    破风锐响中,两道流光闪烁,两支利箭在半空在擦身而去,各奔着目标而去。

    神射者,善射,必然也善躲。

    黄忠出箭的同时,已做好了避箭的准备,眼前迎面寒光射来,便已判定了箭袭方位,急是侧身一避。

    一箭破空而至,直奔他面门而来,电光火石的一瞬,黄忠凭着超强的反应能力,一颗头颅急是向旁微微偏了三分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利箭贴着黄忠的脸庞划过,只差分毫,就能险险的射中了他。

    虽差分毫,但这一箭力道之强劲,掀起的刃风,竟将黄忠的脸刮到隐隐作痛,隐约现出一丝血印。

    “好强的力道!”黄忠心中一惊。

    更令黄忠震惊的是,他那一道利箭破空而去,眼看着离养由基只有尺寸之距,养由基竟然不躲不避,向着那利箭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黄忠瞪大的眼睛注视之下,自己那三石之力的利箭,竟然被养由基给单手接住。

    “他竟然能徒手接我三石之箭!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黄忠彻底的震惊了,他万万没有想到,眼前这独眼无名之徒,拥有超凡的箭术,能够以箭截箭也就罢了,竟然还能练成徒手接箭的本领。

    荆襄第一虎将,弓神黄忠,此刻已彻底的震怖。

    震惊瞬息间,两骑已错马而过。

    “不好……”黄忠猛然省悟了什么,脸色立变,急是伸手从箭壶拔箭,想要反身回射。

    晚了一步。

    养由基的手中已经拿到一箭,等到黄忠的手才刚刚触及箭壶之时,他已经弯弓搭箭,完成了对黄忠的瞄准。

    嘣——

    箭如流星,电射而出。

    这一次,轮到黄忠落了后手,他不光是落了后手,而且还落了很多。

    养由基这一箭,破空射至之时,他甚至还没来得及把箭从箭壶中抽出来。

    雷霆一瞬,黄忠不及多想,几乎是凭着绝顶武将,近乎于天生的反应能力,将身子移偏三分。

    只是,两骑相距实在太近,不过七八步而已,养由基又完全掌握了先机,射了他一个措手不及,他反应虽快,却终究难以躲避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一声清脆的骨肉撕裂声响起,黄忠避过了后心要害,却被一箭射入了后肩。

    养由基这一箭,力道何其之强,瞬间把黄忠射到疼痛欲绝,身形剧烈一晃,险些被从马上射翻下去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黄忠痛的不止是身体,内心更是绞痛欲死,羞愤难当。

    堂堂荆襄第一武将,号称弓神的存在,竟在最引以为傲的弓箭比试之中,被对手所伤,这已是莫大的羞辱。

    更加羞辱的是,这个射伤他的对手,还是个冒充古人名字的无名之辈。

    而且,还是个独眼废人!

    前所未有的羞辱!

    中箭的一瞬间,黄忠就知道,自己的威名已然扫地,自己的弓神之名,也就此被那个独眼养由基夺去。

    黄忠羞愤难当,苍老的脸时而惨白,时而又憋满了鲜血,怒到了几乎要吐血。

    心中羞怒已到了极点,他却知道,这场比试,胜负已分,自己再做什么,都已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“养由基,你的箭术果然惊奇非凡,没想到陶商的麾下,竟然藏着你这等奇人,真是叫老夫大开眼界,今日一箭,老夫记下了,来日必向你讨还。”

    黄忠倒还些许风度,并没有恼羞成怒,不情愿的承认了失败,捂着受伤的肩膀,一路策马向着本营奔去。

    几百步外,刘表和他的部下们,已个个目瞪口呆,万余号人,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中。

    亲眼目睹他们引以为傲的弓神,非但胜不了一个独眼无名之敌,竟然还反被对方一箭射伤,败到如此惨烈的地步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,堪称他们这辈子所看到的,最最不可思议,最最匪夷所思的画面。

    这样的结果,已经超出了他们理解范围,恍惚间,令他们几乎所有人,都产生了一种发自内心的错觉:

    莫非,是我看花了眼吗?

    一双双惊愕的目光注视下,染血的黄忠,已是带着满脸的愧色,策马而归,击碎了他们的恍惚,让他们不得不接受这不可思议的残酷事实。

    “忠技不如人,败给了那养由基,请主公治罪。”黄忠拨马于前,向着刘表惭愧的拱手请罪。

    “汉升,你怎么会……这怎么可能……那个独眼……”

    幡然惊醒的刘表,脸形已惊到扭曲,满眼的匪夷所思,竟有些语无伦次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