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二百六十七章 我要夺你弓神名号!

第二百六十七章 我要夺你弓神名号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黄忠笑了,苍老的笑容中,毫不掩饰讽刺与不屑。

    他知陶商的麾下有一名叫李广的神射手,虽冒充古人之名,却拥着可比李广的超凡箭术。

    黄忠被荆襄人尊奉为“弓神”,自诩箭术超凡入圣,便想借着挑战李广,在箭术上将其击败,以挫陶商军心士气,提振己军的士气。

    黄忠并不知李广不在,以为出城迎接挑战的,就是李广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陶商没派出李广,反而派出了个独眼的武将。

    “怎么,李广那厮死了么,为何不是他出来应战?”黄忠冷笑着喝问道。

    养由基冷冷道:“李将军乃我军大将,凭你也配跟他交手么,有我养由基一张弓,足可胜你。”

    他口气狂烈,竟是不把黄忠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黄忠眉头立时一皱,虎目一瞪,苍老的脸上怒色顿生,却不屑的狂笑道:“我道陶商手下卧龙藏龙,今日一见也不过如此,难道他帐下除了李广,就没有一个能拉得动弓的人么,竟然派了你这么个冒充古人的小儿前来应战,还瞎了一只眼睛,老夫问你,你看得清老夫吗?”

    黄忠这般讥讽,养由基也被激起了怒意,穿星弓一指,他傲然喝道:“黄忠,你休要口出狂言,我养由基虽只有一只眼睛,照样可以射死你这老匹夫。”

    黄忠年势虽高,却不服老,平素最恨别人拿一个“老”字看不起他,养由基一句“老匹夫”出口,顿时激得黄忠吹胡子瞪眼,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“好个狂妄的小子,老夫今天就连你另外一只眼睛也射瞎,叫你为方才羞辱老夫之举,付出最惨痛的代价。”

    “废什么唇舌,咱们用手中的弓说话!”养由基根本不屑于黄忠的威胁,拨马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黄忠暗暗一咬牙,挟着一腔的怒意,也拨马转身,二人向着相反的方向奔去。

    两骑拉开百步的距离后,各自勒住战马,再次相对怒视。

    按照军队中约定俗成的规矩,双方以骑射生死对决,会在相隔百步的距离上,相对奔驰,同时箭射对方,哪一个先被射下马,就算哪一个输。

    旷野之上,两骑相隔百步,各自握紧了手中弓箭,怒目对射。

    生死对决,一触即发。

    宛城上,不光是陶商,还有霍去病等文武,以及数千的士卒,此刻都屏住了呼吸,将亲眼目瞪这场箭术的生死决战。

    “这个黄忠弓神之名,可不是浪得虚名,主公竟然派了一个无名之辈,还是一个独眼前去迎战,只怕是凶多吉少啊,我就不信,主公这个讲武堂中,当真有这么多的奇人异士……”

    深知黄忠实力的张绣,神经已紧绷起来,对养由基并不抱实力。

    张绣是如此,霍去病等出身于讲武堂的大将们,又何尝不是如此。

    他们倒不是不相信讲武堂的实力,若换作是旁人,他们的信心也许就会多很多,但陶商却偏偏选了一个独眼。

    在场的霍去病等大将们,虽然不及李广那般神射,但也都是精于弓马,自然深知想要练出一手精妙的箭术,拥有一双视力超强的眼睛,是多么的重要。

    就算双眼神力超强,想要练成李广那样的神射,都极其不易,更何况是独眼,简直比登天还难。

    所以,他们打心眼里还相信,养由基真能是黄忠的对手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们虽然表面上在为养由基助威,但心里却已做好目睹养由基,被黄忠一箭射杀的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几百步外,刘表也已率一众荆襄文武出营,为黄忠掠阵助威。

    刘表也是听说过,陶商的麾下,有李广这么一员神射,射术超强。

    黄忠虽号为弓神,射术有多么的了不起,刘表也再清楚不过,却对自己员弓神,能否胜得过李广,并未抱有十足的信心。

    黄忠若能战胜李广,必能提振自己的军心士气,自然是再好不过。

    可若黄忠失败,或者只是战平,那就有可能再挫己军本就低落的士气,反而雪上加霜。

    心情复仇的刘表,当他看到陶商派出之将,并非是李广,而是一个独眼的武将时,所有的担心,瞬间烟销云散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陶商竟然派出个独眼前来应战,竟然还好意思冒充养由基之名,真是让人笑掉大牙啊。”蔡瑁第一个大笑起来,肆意的讽刺。

    蒯越也眼中迸射出讽意,冷笑道:“听闻陶商麾下有一个讲武堂,其中卧虎藏龙,霍去病、廉颇这些人,皆出自于讲武堂。我原想他若不派李广出战,必会从讲武堂中挑选一名门客出战,却没想到,他挑来挑去,竟然挑了一
巨星是怎样铸成的全文阅读
个独眼,这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“双眼之人想要练好箭术,尚且不易,何况是独眼,想练到能胜黄老将军那种程度的神射,更加不可能,这个陶商……”

    文聘也不相信养由基是黄忠的对手,却不如其他人那般,肆意的冷嘲热讽,反而是对陶商这个举动的本身,产生了深深的怀疑。

    整个荆州军军阵中,却已爆发了哄堂大笑,荆州兵卒们,一个个笑的前仰后合,指指点点着养由基,仿佛在看一个小丑表演一般。

    “大家快瞧,竟然来了独眼龙。”

    “眼睛都瞎了一个,还敢跟咱们黄老将军比箭,真是不知死活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陶商八成也是眼瞎了,竟挑了这么个人出战,还好意思改名叫养由基,真是不要脸啊。”

    “对付这么独眼废物,还用得着黄老将军出手么,让我这个小卒子上阵,都能射死他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荆州兵此起彼伏,各式各样的嘲讽声,不屑声,响起在旷野,纵然是城头上的陶军将士也清晰可闻,更何况是养由基。

    这员独眼射手,却执弓傲立,丝毫不为这些冷嘲热讽所动,独眼如刃,只死死的盯着百步之外的黄忠,如盯着一只将要落网的猎物。

    未战,气势上,黄忠似乎已占据了上风。

    黄忠却并未急于出手,只高声冷笑道:“冒充古人的独眼小子,老夫箭下不杀无名之辈,你若是识趣,现在逃回宛城还为时不晚,老夫放你一条生路。”

    两军阵前,交手在即,养由基若是临阵退缩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未战逃走,比被黄忠直接射杀,还要伤陶军的士气。

    黄忠这一番话,自然是一方面不想杀无名之辈,另一方面也想更挫陶军的士气。

    面对黄忠的“最后警告”,养由基的情绪却不起丝毫波澜,只冷哼一声,傲然道:“黄忠,你也不用猖狂,今日一战,是你最后一次以弓神的名号出战,此战之后,你弓神之名,就得拱手让给我养由基。”

    黄忠狂,养由基更是狂,竟是当着万众瞩目之下,竟在就放言要夺了黄忠的“弓神”之名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黄忠瞬间被激怒勃然大怒,怒发冲冠,大喝一声:“大言不惭的狂徒,竟然敢如此藐视老夫,今天老夫非杀你不可!”

    怒喝声中,黄忠双腿一夹马腹,纵马而出。

    就在出马的瞬间,黄忠已从背后箭壶摘出一箭,以迅雷之势,在三步之内便完成弯弓搭瞄箭。

    战马纵出第四步,黄忠喉头一滚,手指一松,一箭破空射出。

    那一支利箭,挟着三石弓狂力,穿越百步之地,直奔养由基面门而去。

    箭出瞬间,宛城上观战的陶军文武,一众将士,神经皆绷至了极点,深深的为养由基捏了一把汗。

    霍去病等大将们,也皆是弓马娴熟之士,黄忠这一箭出手,其力道之猛,速度之快,箭头之准,已是令他们深为惊叹,自愧不如。

    就算是一脸自信的陶商,也暗暗的捏了一把汗。

    尽管他相信,召唤出来的就是养由基,但毕竟是个独眼的养由基,这个独眼神射,是否如史上的养由基,拥有百步穿杨的绝技,还是个大水货,他还真是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。

    而几百步外,刘表的脸上却已掠起了意在必得的冷笑,以为黄忠这惊天一箭出手,胜负已分。

    旷野上,养由基也已奔出三步,完成了弯弓搭箭,只余下最后的放箭步骤。

    只是黄忠抢先出手,占据了先机,令他的动作慢了瞬息。

    这瞬息,却至关重要。

    黄忠这一箭已破空而至,养由基若要继续瞄准放箭,箭虽可射出,却失去了躲闪的机会,几乎必要被黄忠射中。

    若他选择躲避,这瞬息的空隙时间里,黄忠第二箭就将紧跟而至,逼迫到他仍无法放箭,只能继续躲避。

    如此恶性循环,他将继续被黄忠压制到抬不起头来,而双方战马越驰越近,当两马缩短到足够的近时,即使他想躲避也没有足够的反应时间,还是要被黄忠一箭射杀。

    不管怎样,先机已失,养由基都似乎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众目注视下,养由基却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前者,面对袭来之箭,不避不闪,依旧瞄准黄忠,凌空一箭射出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半空之中,火星飞溅,响起一声清脆的金属激鸣。

    观战双方,无论敌我双方,瞬间一片惊哗,上万双眼睛中,都迸射出不可思议的惊色。

    两支利箭,竟在半空相撞,各自弹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