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二百六十二章 给蔡瑁一个惊喜

第二百六十二章 给蔡瑁一个惊喜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眼中杀机迸射,蔡瑁冷哼一声,拔剑大手,厉喝道:“传令前军止步,弓弩手任意放箭,给我往死里射。”

    中军令旗摇动,三万多人的荆州铁阵,顷刻间放慢速度,布列于戟盾手之后,近三千余名弓弩手,应声放箭。

    如雨的箭矢,铺天盖地而至,向着冲锋而至的英布一军倾落而去。

    三千号弓弩手齐射,箭雨之密集,杀伤力之强,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飞蝗而来的箭矢中,不断有陶军将士中箭,倒在血泊之中,转眼便有几百号人被钉倒于地。

    面对着铺天盖地而来的箭雨,这些百战的精锐之士,却没有一人畏惧,依旧高举着圆盾,顶着箭雨,义无反顾的冲锋。

    英布虽质疑陶商的命令,却没有丝毫退却,一面挥舞着大枪拨挡着袭来箭矢,一面喝斥着士卒们不惧生死,勇敢的前进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我陶商的精锐之士……”

    望着自己勇猛冲锋的将士的,陶商微微点头,脸上浮现出欣慰的表情。

    面对如此密集的箭雨打击,倘若是换成袁术麾下的兵马,只怕早已被射溃,也唯有自己这军纪如铁的军队,才依旧能保持不乱。

    在付出了五百余人的牺牲之后,英布率领着将士们,终于逼近至敌阵三十步的范围。

    只差一步,他们就能撞上敌阵。

    一场数量悬殊的肉搏就要展开,陶军将士们,无不抱着必死的决心,已心怀觉悟。

    而中军处的蔡瑁,脸色却更加得意阴冷。

    他已做好准备,坐看自己的兵马,如何将陶军的冲来之军,屠杀一空,用一场大胜,狠狠的扫灭陶商的威风。

    然后,他就可以趁胜追击,连同陶商余下的五千兵马也一并扫灭,亲手宰了陶商,为自己死去的弟弟报仇雪恨。

    两军相撞,只在转眼间。

    千钧一发之际,陶商突然战刀一扬,厉喝道:“鸣金,收兵。”

    鸣金!

    左右诸将们顿时傻眼了,一个个惊诧的望向陶商,以为耳朵听错。

    “夫君,两军接战在即,你这么一鸣金,英将军必败无疑,倘若敌军趁势辗压过来,我们全军都要被冲垮啊。”身边的吕灵姬花容亦变,急是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败了才好,我还怕他败不了呢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嘴角微扬,眼中掠过一丝诡秘的冷笑,厉声道:“还不快传令下去,给我鸣金收兵。”

    将令如山,谁有胆子违抗。

    铛铛铛!

    急促的鸣金声就骤然敲响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已冲至敌军十余步的英布,陡然听到金声响起,脸色立是惊变。

    敌军就在几十步外,这时候若是掉头退兵,敌军趁势掩杀上来,他岂不必败无疑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这五千人要败,敌军一路辗杀,连着后面陶商统帅的五千中军也要被一并冲垮。

    “此时收兵,可是犯了兵法大忌,主公怎会这么糊涂?”英布不已,想破皮也想不通陶商是哪个筋抽住了。

    军令如山,他却没有质疑的权力,英布就算再有一百个不愿意,他也绝不敢违背陶商的铁律。

    “金声已响,全军撤退,给我撤!”英布无可奈何,只能一咬牙,拨马先退。

    他掉转马头,向北疾退而去,身后五千同样震惊的陶军将士
结仙行最新章节
,怒火也皆瓦解,纷纷跟着英布向着后阵退去。

    蔡瑁也变色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不是惊愕,却是惊喜。

    “临阵撤兵,兵法大忌,陶商啊陶商,你这是自取灭亡!”

    蔡瑁转眼已是欣喜若狂,拔剑大叫道:“擂鼓,全军给我趁势追击,一举灭杀敌贼,得陶商人头者,重赏千金。”

    蔡家乃荆襄第一大族,有的是钱,为了给自己的二弟报仇雪恨,蔡瑁这是下了血本。

    “蔡将军,陶商只以一万兵马殿后,本就可疑,今突然临阵撤退,此举颇为可疑,末将以为,将军不可贸然追击,只怕会中了陶商的诱敌之计。”

    身边,那出言提醒之将,正是荆北宿将文聘。

    蔡瑁身形微微一震,被复仇怒火冲昏的脑子,立刻清醒了几分,恢复了冷静。

    他立刻意识到,自己适才的命令,有些托大了。

    “哼,陶贼,你想跟我玩诱敌之计,我蔡瑁是谁,我岂会上你的当……”

    蔡瑁冷笑一声,旋即又喝道:“传令下去,全军不可追击太急,一定要给我保持阵形不乱。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三万余人的荆州军团,便没有裂阵肆意追击,继续保持着阵形,稳步向着败溃的陶军辗去。

    敌军不敢裂阵追击,速度自然提不快,这就给了英布军及时退兵的机会。

    五千号将士,一路顶着箭雨后退,在付出了七百余具尸体后,终于是退至了敌军的射程之外。

    “蔡瑁没有贸然追击,看来他身边有高人提醒,可惜啊,你们为了得到天子,只能被我牵着鼻子走,不追也得追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冷笑一声,抬头见英布军已退近,便拨马而走,率领全军向北撤退。

    一万“败军”,沿着大道一路北退,很快就撤至了数里外的淯水南岸。

    只要陶军撤过此水,就能利用地形,暂时迟滞敌军追击,便能趁机拉开与敌追兵的距离。

    淯水算不得大水系,夏日里只勉强行舟,水位看起来并不算高。

    陶商当即下令,全军涉水渡河,仓皇的逃向对岸。

    身后,蔡瑁的大军,如狼似虎般,很快已追至。

    “玩了这么多的花招,原来只是想诱我追过河,好给我来个半渡击之,陶商,你也太小看我蔡瑁了吧。”

    眼前河水拦路,蔡瑁恍然大悟,以为识破了陶商的“雕虫小技”。

    一番不屑的嘲笑后,蔡瑁却也不敢轻举妄动,派出一队兵马,前去打探水深几许。

    眼前陶军能涉水渡河,附近又没有船,蔡瑁便也想涉水渡河,进行追击。

    很快,斥候便回报,言河水只过了漆盖,并没有多深。

    “如此浅的水,就能挡住我的追击么,可笑啊。”

    蔡瑁所有的戒心便烟销云散,一声冷笑,便传令全军涉水过河,继续追击。

    号令传下,三万荆州军便是挽起了裤腿,涉入向对岸而去。

    不过,蔡瑁嘲讽归嘲讽,却仍没有忘记警惕,渡河过程中,严令士卒时刻保持阵形,不给陶商“半渡击之”的机会。

    百步外,已经过河的陶商,立于北岸一处高地,冷冷注视着正在过河的荆州军士卒,年轻的脸上,扬起了冷绝的诡笑。

    “时机已到,点起号火,给蔡瑁送上一份大礼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