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二百六十章 杀的就是假忠臣

第二百六十章 杀的就是假忠臣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他没想到,陶商竟然能看破自己的心思。

    董承尚自错愕,陶商已目露杀机,挥手喝道:“把董承给我就地斩首,传首四门示众,给我震慑那些心存不臣之徒。”

    号令下,左右虎士一拥而上,将董承按倒于地,作势就要斩首。

    董承大骇,怒叫道:“陶贼,我乃天子所封的车骑将军,就算你要杀我,也得有天子的旨意,你岂敢杀我!”

    “你想要天子的旨意,很好,那我就给你。”陶商冷哼一声,喝道:“木兰,去叫天子拟一道旨来,盖了玉玺,速速送往城头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花木兰拱手一应,策马而去。

    不多时,花木兰便去而复返,翻身下马,将一道圣旨献于了陶商。

    陶商看也不看,直接就展开,扔在了董承眼前。

    董承颤巍巍的看了圣旨一眼,神色再次骇变,一张脸惨白如纸,精神显然是遭受重创。

    那圣旨上的诏命,乃是天子亲笔所书,斥责他为奸臣,还清清楚楚的盖了玉玺。

    显然,刘协已畏于陶商之威,对陶商的命令不敢不从,竟亲手写下这道诏书,要取他董承的脑袋。

    董承当然知道,这是刘协被陶商所逼,不得已而为之,心中却仍旧一阵钻心的痛,有种被天子抛弃了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陶商,你竟敢逼迫天子,擅杀忠臣,你想做第二个董卓,你不会有好下场的——”

    绝望羞愤之下,董承疯了心的,朝着陶商大吼大叫。

    “你们一个个说我说要做董卓,那老子就做给你们看,总有一天,我要杀光你们这些假仁假义的假忠臣。”

    陶商仰天狂笑,从侍卫手中夺过战刀,毫不犹豫的手起刀落,奋然挥下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董承的人头,飞落于地。

    当朝的车骑将军,天子所依仗的心腹忠臣,被陶商亲手所斩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,宿主对董承实施残暴,获得残暴点7,宿主现有残暴点43。”脑海中立时又响起了系统精灵的提示音。

    陶商没有留着董承,来作他残暴点的提款机,像这样的保皇派领袖,杀了他震慑人心的作用,远比收几个残暴点更大。

    亲斩董承后,陶商下令将他的人头,悬挂于行宫之前,以震慑那些妄图学董承,忠于汉室,想要谋害自己的朝臣们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陶商便尽调城外兵马入城,加固城防,准备应对刘备接下来的进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宛城东南,荆州军大营。

    刘表正高坐于帐中,闲观着一卷《论语》,表情淡若云轻。

    他是皇族,更是名动天下的儒士,平素每有闲时,便手不释卷,哪怕天塌下来,谁也不能影响他读书的心境。

    今天却是个例外。

    刘表翻来翻去,始终是读不下去,不时的抬头向着帐外望上一眼,焦虑全都写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“董承此计颇妙,又有蔡将军率我五千荆州兵相助,主公无需太过担忧,越相信,此计必成。”蒯越看出了他的心思,便从旁宽慰道。

    刘表微微点头,紧皱的眉头松了几分,却又道:“话虽如此,可听闻那陶商素来奸诈,麾下又卧虎藏龙,我这心里还是没有十足的把握啊。”

    “主公多虑了。”
末日边缘最新章节
蔡瑁冷笑道:“陶商是奸诈,这几年是风声水起,但所谓盛极必衰,今日就是他陨命之时。”

    刘表不说话了,微微捋着白须,脸上渐渐洋溢起丝丝自信,嘴角也咧出了几分笑意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,亲兵急入,大叫道:“禀报主公,我军大败而归!”

    一道晴天霹雳,当头轰下。

    刘表瞬间脸色惊变,仿佛耳朵听错了一般。

    左右蔡瑁和蒯越二人,跟着也是愕然变色,大帐中,顿时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刘表从震惊中清醒,二话不说,拨开帐帘,急急忙忙的奔往辕门。

    果然,一个个身上挂彩,丢盔弃甲的荆州士卒,正垂头丧气的进入大营,分明是兵败逃归的样子。

    而且,去时有五千精兵,逃回来的兵马,却不及两千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蔡中不但兵败了,竟然还折损了近四千多的精兵。

    “怎会这样?”刘表神情惊愕,目光中皆是茫然。

    蒯越也是一脸错愕茫然,喃喃惊道:“这不合理啊,董承的计策天衣无缝,为什么会被识破,这中间到底哪一环出错了。”

    蔡瑁却是焦急的叫道:“我二弟呢,我二弟他人在何处。”

    一众败兵中,几名蔡中的亲兵,却捧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头,哭哭啼啼的跪在了蔡瑁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二弟!”蔡瑁骇然变色,尖叫一声便扑向了自己弟弟的人头。

    刘表看到蔡中人头,更是惊得身形微微一晃,后退了半步,方才站住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哭的,到底宛城发生了什么事?”蒯越却还保持着几分冷静,皱着眉头喝道。

    那几名亲兵,便将陶商如何声东击西,趁机攻破西门,如何内外夹击,大败他们荆州兵的过程,以及如何生擒蔡中,并将其人头斩下,送回来警告刘表之事,统统都哭着道了出来。

    刘表是越听脸色越阴沉,拳头暗暗紧握,苍老的脸上,开始燃烧起丝丝惊怒的火焰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这个陶商的眼睛竟然这么的毒,董承的布局精妙到这种地步,竟然还能被他识破,这个人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蒯越是深深的惊叹,震动之下,已不知如何来评价陶商。

    蔡瑁却从失弟之痛中清醒过来,跪伏在刘表面前,悲愤的叫道:“主公,陶商挟持天子,实为国贼,他杀害我弟,乃我蔡家不共戴天的仇人,国仇家恨都在那奸贼的身上,请主公下令,让我尽率咱们荆州之兵,把宛城夷为平地,夺回天子,诛杀陶贼!”

    刘表沉吟不语,目光看向了蒯越,寻求这位首席谋士的意见。

    蒯越已然冷静下来,神情凝重道:“天子绝不能落在陶商手中,我们必须抢回来,我军虽折了数千兵马,却仍占有优势,当趁陶贼亲破宛城,立足未稳之时,全力攻破宛城,夺回天子。”

    蒯越都这样分析大局了,刘表还有什么好犹豫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,刘表立足荆州,蔡家为主要的支持者之一,今蔡中被杀了,他若不起兵为蔡家报仇,岂非寒了蔡家人的心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刘表再无犹豫,拍案而起,怒道:“陶商这国贼,竟敢犯上作乱,劫持天子,还敢杀害蔡中这样的忠义之臣,我刘表身为国之重臣,岂能坐视不顾,传令下去,动员全营将士,克日强攻宛城,解救天子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