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二百五十九章 天子又如何

第二百五十九章 天子又如何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朕是信任你,想要召你入朝辅佐,可你为何要提兵强行杀入皇宫,这难道也叫辅政吗?”刘协铁青着脸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身边有奸臣,臣强行率兵杀入,只是为除君侧而已。”陶商冷冷道。

    刘协一怔,“谁是奸臣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董承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凭什么说董爱卿是奸臣?”刘协瞪眼反问道。

    陶商目光一聚,冷笑道:“陛下你封我为大司马,令我执掌朝政,董承却暗中勾结刘表,想要趁我入城之际,伏杀于我,意图谋杀天子亲封的辅政大臣,这还不算是奸臣逆贼吗?”

    洪钟般的声音,喝得刘协身形一震,脸上更掠过一丝尴尬。

    定了定心神,刘协语气缓和了几分,“就算董承想要害你,你也当上表禀明于朕,由朕来处置他才是,为何要强行破城而入。”

    “由你来处置?”

    陶商冷笑一声,目光中陡然迸射出怒意,沉声道:“种辑早已招供,伏兵之计虽是董承所献,却得到了陛下你的默许,你们君臣狼狈为奸,一起想要算计我,你以为我会傻乎乎的等着你来主持公道吗,笑话!”

    陶商心有怒气,直接就撕破了窗户纸,点破了刘协才是幕后主使。

    当众被戳破了真相,刘协尴尬无比,仿佛被剥光了衣服般,所有的一切,都暴露在了空气中,竟让他有种羞愧到无地自容的地步。

    羞愧了半晌,刘协却恼羞成怒,从龙座上腾的跳起来,指着陶商怒斥道:“陶商,你休要血口喷人,朕什么时候想要害过你,那都是董承和种辑他们擅自作主,朕根本就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到了这个地步,真相已经败露,刘协为了自保,只能选择跟董承一众撇开关系。

    “怎么,这么快就跟你的那些忠臣们想撇清关系吗,这话要是让他们听到,就不怕他们寒心吗?”陶商冷笑着嘲讽道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刘协一时面红耳赤,无言以应,只能干瞪眼。

    这时,花木兰也步入了堂中,拱手道:“禀夫君,妾身已奉夫君之命,将夫君所拟名单上的吴硕、吉本、耿纪、韦晃等贼臣,统统都诛杀。”

    一道惊雷,当头轰落。

    刘协骇然变色,原本昂首傲立的身躯,一屁股跌坐回了龙座上。

    跌坐龙座的刘协,满脸惊恐错愕,以不可思议的目光,惊慌的望向陶商。

    那般目光,仿佛他看到的不是人,而是一个无所不能的魔鬼。

    他万万没有想到,陶商竟然残暴如此,一入城就对那些大臣们,大开杀戒。

    而且,陶商所杀的大臣,都是真正忠于他的大臣。

    刘协却不知,陶商身为穿越者,熟知历史,知道董承、种辑、吉本等大臣,在历史上都先后参与了反叛曹操的兵变,这些人都是不折不扣的顽固保皇派。

    陶商既然要挟天子以令诸侯,就干脆趁着大军入城,以乱军的名义,将这些隐患统统的诸杀,以绝后患。

    “我夫君料事如神,你以为,你的那点小把戏,能瞒得过我夫君么。”花木兰冲着刘协冷笑道,语气毫不掩饰对自己丈夫的引以为傲。

    刘协气息愤怒急促,有种将要窒息的错觉。

    许久,刘协才喘过气来,无力的向陶商道:“陶商,你威逼天子,擅杀大臣,难道,你真要学董卓和曹操,做乱臣贼子吗?”

    “拿我跟曹操还有的一比,千万别拿我跟董卓相提并论。”陶商冷冷道。

    刘协瞪着眼道:“你率兵杀入皇宫,骑在马上这样无礼的跟朕说话,还随意斩杀朕的心腹之臣,比之董卓还有过之而无不及,朕看你更残暴,更没有人性。”

    陶商却不以为然,淡淡道:“你错了,董卓不光威逼你,对你的大臣们残暴,他还纵容西凉兵,对百姓烧杀抢掠,我陶商却只对那些大臣残暴,对百姓,我可是秋毫无犯,这么关键的区别,你可千万别搞错了。”

    刘协身形又是一震,尴尬了片刻,又嘲讽道:“陶商,你以为你对百姓好点,就能够收买到人心吗?你这般威逼于朕,天下百姓看在眼里,谁人会服你?”

    “这你就算错了。”

    陶商不屑一笑,用教小孩的语气道:“我告诉你吧,百姓们最关心的不是谁当皇帝,也不是谁威逼了你这个皇帝,他们只关心谁会给他们一口饭吃,你前边那几个皇帝,就是没弄清楚这一点,才招至黄巾之乱,天下数百万百姓群起反叛,你才会落到今天这种地步。”

    陶商声色俱厉,无情的揭穿了真相,把刘协问得脸色时青时白,竟生几分
神秘冷帝,来抢亲!小说5200
愧色。

    “陶商!你——你——”刘协被呛得浑身发抖,手指着陶商,却不知如何反驳陶商的狂逆之词。

    半晌后,他才喘过一口气来,朝着陶商歇厮底里的吼道:“陶商,朕不想听你的强词夺理,朕只告诉你,做乱臣贼子的,没一个好下场,董卓、袁术、曹操的失败,就是最好的例证,你学他们,早晚会众叛亲离,身败名裂!”

    显然刘协以以,凭陶商现在的实力,绝不是刘表的对手,更不是袁绍的对手,早晚也会死在这些诸侯手中。

    陶商冷笑一声,傲然道:“那咱们就走着瞧吧。”

    陶商再不屑跟他多言,拨马转身,向着殿外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望着这残暴的狂徒离去,刘协整个人一晃,虚脱一般,瘫坐在了龙座上。

    “这个奸贼,竟比曹陶商还奸险,比董卓还要残暴……”

    “来人啊,把陛下带出城,送往大营前去,不许任何人打扰。”花木兰冷冷的下令,打断了刘协的失魂落魄。

    一众亲兵武士,一拥上皆,一双双凶目,死死的盯着刘协,就像是在盯着一只猎物。

    局势已经很明显,刘协已彻底失败,他将就此变成陶商的傀儡,成为陶商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工具。

    而且,因为他勾结刘表,意图谋害陶商的举动,他在陶商这里,将无法享受曹操所给他的待遇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自己请吧,别逼姑奶奶我动手。”花木兰手一摆,沉声道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刘协也别地选择,为了保持最后的尊严,不被陶商的士兵强行拖走,他只能咽下这口恶气,颤巍巍的从龙座上撑起来,有气无力的走下了高阶。

    行宫之外,此刻已是天色大亮。

    硝烟散尽,喊杀之声渐渐沉寂,原本恐慌的宛城,终于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除了数千荆州兵,还有御林军,以及吉本等忠于天子的大臣被诛外,陶商早已严令,对宛城士民秋毫无范。

    正午时分,陶商已立于南门一带,准备应对刘表的进攻。

    蔡中的人头已被送去,荆州败兵也逃出了宛城,相信用不了多时,刘表就会知道事败的消息。

    无论是恼羞成怒,还是出于必争天子的目的,陶商相信,刘表必会向宛城发进大举进攻。

    这时,樊哙却策马而来,像提小鸡似的,手提着一人,冲上了城头,叫道:“主公,董承那狗贼想要趁乱逃出宛城,去投奔刘表,结果被我关路上给活捉啦。”

    说着,樊哙将夹在肋下的董承,重重的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干得好,给你记一大功。”

    陶商拍了拍樊哙的赤膀,大赞了一番,目光转向了正从地上爬起来的董承身上。

    这个人,就是衣带诏的发起人,保皇一派的头头,天子最信任的大臣,也是这次谋害陶商计划的策划者,车骑将军董承。

    陶商冷冷注视着他,喝斥道:“董承,你竟敢设计想要谋害我,你是想找死吗!”

    陶商看到他就气不打一处来,顺势踢出一脚,将刚刚爬起的董承,又踢翻在地。

    董承闷哼一身,身上剧痛,更觉尊严受到了莫大的羞辱,挣扎着从地上再次爬起来,咬牙冲着陶商骂道:“陶贼,我董承是车骑将军,天子未来的岳丈,你竟焉敢这般羞辱我!”

    陶商就火了,立刻骂道:“姓董的,你还有脸在这里拿官位压我,你勾结刘表,意图谋害我,我踢你一脚已经是轻的。”

    董承的脸上,瞬间掠过一丝羞愤,却故作慷慨道:“你跟那袁术一样,心存贼子之心,我董承乃大汉重臣,为挽救大汉社稷,诛杀你也是天经地义,只恨天不佑我大汉,让我计谋泄露,没能杀了你这奸贼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我心存乱臣贼子之心,老子不否认,你想杀我,大可大大方方的跟我开战,却用这等卑鄙无耻的手段,我看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。”陶商冷笑着讽刺道。

    董承脸色顿时一红,憋红着脸,狡辩道:“我这叫以暴制暴,以恶制恶,对付你这样的乱臣贼子,奸险小人,自然无需光明磊落的手段,一切都是为了我大汉的社稷。”

    “狗屁!”

    陶商却呸了他一口,“在老子面前,你还装什么大义凛然,装什么狗屁忠臣,你以为老子我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么,你无非是想借着杀我之功,得到天子的信任,将来再用同样的方法干掉刘表,夺了刘表的权力,将来就能仿效前代的外戚,专揽朝政,实现你权倾天下的野心。”

    一番话,揭穿了董承藏在内心中的野心,董承身形震怖,瞬间骇然变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