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二百五十八章 阴我的下场

第二百五十八章 阴我的下场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城楼上,董承尚捋着胡须,得意阴冷的目光,凝望着城外,坐等着陶商上钩。

    可王子服去了许久,却迟迟不见陶商动静,这让他开始渐渐有些不安起来。

    莫非,陶商识破了他的计策,不肯上钩?

    董承的脑海中,忽然间迸出这么一个念头来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那姓陶的对天子志在必得,得知天子主动送上门来,应该激动的冲昏头脑才对,又怎么会起疑心,我的计策精妙无双,那小子绝不可能看破……”

    董承摇了摇头,屏弃了脑海中这种可笑的猜测,旋即脸上又恢复了从容淡定,还有丝丝的阴冷。

    正当董承得意时,异变突声。

    西门方向,杀声震天而响,似有千军万马,突袭西门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西门为何会有杀声?”董承吃了一惊,急是喝令士卒前去察看。

    就在士卒尚未回报之时,成千上万的陶军士卒,已穿破街道,如潮水一般,向着他所在的北门方向杀来。

    陶军,攻破西门!

    董承骇然变色,刹那间,一张老脸惊到目瞪口呆,仿佛看到了这世上最不可思议之事。

    看眼前这形势,分明是陶商识破了他的诡计,趁着他将兵马尽伏于北门之际,却暗中调动兵马,以绝对的优势抢先攻破西门,大军再内外合击,向他北门之兵杀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那小子怎么可能看破我的计策,难道说种辑出卖了我不成?也不可能啊,种辑乃天子忠臣,也是衣带诏的一员,他没有任何理由背叛我们,投靠那个姓陶的小子啊。”

    董承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茫然震惊中,百思不得其解,就在他骇然愣怔的片刻间,攻破西门的陶军,已狂杀而至,措手不及的杀向了蔡中所率领的五千荆州兵。

    破城的陶军,近有万人之众,且其中配备了最精锐的铁骑之师,突然杀至,荆州军军心顿乱,焉能抵挡,只片刻间便被杀得鬼哭狼嚎,纷纷溃散。

    “报——”一名斥候惊恐的飞奔上城,颤声大叫道:“禀车骑将军,荆州兵力战不敌,蔡中将军被一名叫作霍去病的敌将,一招生擒啦。”

    蔡中,被俘?

    董承心中再遭重创,惊得他是脸我扭曲,身形剧震,连连后退几步,方才稳住了身形。

    “陶贼……陶贼……”

    董承咬牙切齿,惊怒万分,却已失了分寸,不敢再停留半分,急是撤下城头,向着皇宫方向逃去。

    城外处,看着城头的混乱形势,陶商年轻的脸上,已浮现出嘲讽的冷笑。

    一切,正如种辑所招供的那样。

    天子刘协用董承之计,果然已经投靠了刘表,又忌惮于他的存在,便叫种辑假意前来封赏,好骗他放心大胆的入城,暗中却已叫蔡中在城中伏下五千精兵,准备伏杀于他。

    可惜,他们谁都不知道,陶商有系统这外挂,可以清楚的扫描出种辑的忠诚度,一顿毒打后逼他把所有的一切都招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夫君,你当真是神了,天子果然是没安好心,竟在城中埋伏了这么多兵马。”花木兰激动敬叹的望向陶商。

    “我还没有挟迫天子,他倒是想先害我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陶商一声狂笑,纵马如风,挟着威然之势,径向宛城杀奔而去。

    两千陶军钭士,轰然而动,追随着陶商直入宛城。

    城中的五千荆州兵,还有不足千余的御林军,已被霍去病杀的血流成河,陶商的兵马入城夹击,更是杀得他们望风而溃。

    陶军大举入城,轻易的夺下北门,陶商分令诸将去控制四门,封闭宛城,防止天子出逃,敢有抵抗者,格杀勿论。

    “主公,这是敌军主将蔡中,去病将他生擒获,交由主公处置。”霍去病将一员敌将,扔在了陶商马前。

    蔡中连滚带爬,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,浑身是伤,灰头土脸,怒狠狠的瞪向陶商。

    陶商刀锋一指,喝道:“我好歹也跟刘表联手对付过曹操,也算是半个盟友,我陶商跟他井水不犯河水,他为何想要害我!”

    蔡中胸膛一挺,瞪着陶商,大义凛然的骂道:“陶贼,你心存野心,意图劫持天子,篡夺大汉社稷,天子英明,早看破了你的野心,才下旨令我家州牧出兵灭你这奸贼,我荆州兵奉旨杀贼,天经地义。”

    “英明么……”陶商冷笑一声,“他要是真的英明的话,怎会被我看破他的诡计?”

    “陶贼,你——”蔡中语塞,一时脸色羞愤。

    陶商手中的刀锋,却已缓缓抬起,目光中燃烧着复仇的怒焰,“我陶商有仇必报,刘表
火影忍术大宗师最新章节
想要害我,我今天就拿你的人头,给他一个血的教训。”

    刀锋扬起,就要取蔡中人头。

    蔡中这下就慌了,脸上的怒意瞬间瓦解,惊慌的举起手臂来抵挡,颤声叫道:“等等……我有话要说……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死吧!”陶商怒喝一声,战刀愤然挥下。

    鲜光飞溅,蔡中一颗人头飞落于地。

    “把蔡中的人头送去给刘表,让他知道想要害我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陶商一声厉喝,拍马而出,拖着滴血的长刀,率领着破城的大军,一路向着行宫方向杀去。

    御林军战斗力本就十分薄弱,数量又少,陶军这虎狼之师一杀入城中,消息传开,更是令御林军斗志土崩瓦解。

    陶商一路所过,几乎没有遇到任何像样的抵抗,铁蹄轰开皇宫之门,直往大殿而去。

    行宫中此刻已陷入一片恐慌混乱,宫女宦官们四处逃窜,生恐为乱军所杀。

    大殿中,此刻已是人去楼空,一众忠于天子的文武百官,恐被乱军所害,皆已四散而逃。

    天子的身边,只余下了几个忠心的老宫人。

    刘协面色惨然,僵坐在龙座上,一脸的惊愕,一脸的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,董承不是说他的计策天衣无缝,他不是说陶商贪婪,一定会上当么,为什么会这样?难道,朕注定就不能逃出那些奸贼的魔爪,注定要当一辈子傀儡吗?大汉的列祖列宗啊,你们的在天之灵,为什么不保护朕啊……”

    刘协仰天悲啸,向一抱怨自己的祖先之灵。

    咔嚓嚓——

    一声晴天霹雳,硕大的殿门,被一股巨大的力量,从外轰然击碎,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刘协吓了一跳,满嘴的哭腔立收,身子本能的向后一缩。

    如白昼般耀眼的火光,瞬间充斥了整个大堂,射得他睁不开眼睛来。

    刘协下意识的举起手臂阻挡,半晌后方才适应,勉勉强强的放下颤巍巍的手臂,睁开了眼来。

    当他视线重新清晰时,蓦然看见,一员身着黑色玄甲,背披赤袍的年轻武将,正手提着血淋淋的战刀,如魔神一般,立马于破碎的大门处。

    那巍怒之势,仿佛决堤的潮水一般,顷刻间填满了大殿。

    虽已入夏,却如凛冬已至,那彻底的寒意,瞬间令刘协心头感到深深的冰冷,禁不住打了个冷战。

    陶商,此刻此刻,就这么立马横刀,一双锐利如刀削般的眼睛,冷冷的注视着大汉天子。

    轻轻一夹马腹,他提着尚在滴血的战马,缓缓的步入了堂中。

    锵锵锵!

    身后百余名铁甲武士,迈着整齐的步迈,跟随着他踏入大殿,衣甲撞击发出恐怖的金属摩擦声,刺人耳膜。

    陶商就在刘协紧张的注视,策马缓缓入殿,踏上高阶,止步于刘协身前。

    他也不下马,就那么居高临下,冷冷俯视着身形颤栗的年轻天子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臣还活着,让陛下你失望了。”陶商冷笑道。

    陶商以“臣”自称,却不下马,更没有行拜见之礼,已是无礼已极。

    而且,他话中言外之意,分明是在讽刺刘协想要谋害自己失算。

    刘协有种被人打脸的羞意,羞愤之下,以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,颤巍巍的看着陶商。

    那眼神,仿佛不敢相信,眼前这年轻人,就是传说中的那个陶商。

    刘协虽为傀儡,深居许都宫中,却并非消息断绝,他早就听说了陶商的存在,听说了陶谦有这么一个了不得的儿子,养了一班奇人异士,喜好给这些门客改为古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这个陶商,更用这些奇人异士,为他四方征战,败刘备,破吕布,灭袁术,胜曹操,区区数年的时间里,以不可思议的速度,奇迹般的崛起。

    他一直在猜想,这个传奇般的陶商,究竟有何过人之处?

    如今真正瞧见了,他却惊愕于,陶商竟然如此年轻。

    惊证片刻,刘协才从羞愤中清醒,暗吸一口气,平伏下心情,沉声道:“陶商,你身为外臣,竟敢提兵杀入禁宫,见了朕也不下马下拜,难道你也想学那袁术一样,做篡国逆贼不成?”

    刘协到底还是见过世面的人,当年能在残暴的董卓手底下混过去,又能逃出李郭等西凉诸侯之手,还能在曹操的阴影下,安稳的混过了这么多年,临危不乱的本事,还是有几分的。

    面对天大义凛然的质问,陶商只却冷笑一声,“陛下真是好健忘啊,难道陛下忘了,是你自己封我做大司马,请我入朝辅佐的吗。”

    刘协脸一红,立时哑口无语。